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452章 认准了他这个女儿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去吧。”徐长洋终于松开了夏云舒的手,那只握过她手的大手微微攥成拳放进了裤兜里,俊脸上挂着的笑宛若清风拂进夏云舒的眼睛。

    夏云舒不自觉抽气,快速把自己的手背到身后,大眼轻闪,完全把徐长洋当长辈,尊敬的对他鞠了个躬,乖乖,“再见。”

    徐长洋接受得倒也坦然,含笑看着她,“嗯,再见。”

    夏云舒又看了他一眼,抓着包转身,噔噔的朝大门口快步走。

    徐长洋就微微往后倚在车身上,从裤兜里摸出烟和打火机。

    也就在这时。

    一辆车停在了他那辆宾利车后。

    徐长洋低着睫毛,嘴角浅浅上勾。

    “徐先生。“

    夏镇候从车里下来,笑着靠近徐长洋。

    徐长洋一手拿着烟盒抖了抖,递给夏镇候,挑眼看他,“伯父不用跟我生分,叫我名字就好。”

    夏镇候笑得更欢,从徐长洋手里的烟盒抽出根烟,夹在指间。

    徐长洋掀开打火机盖,一窜火苗顺势迸出,递向夏镇候。

    夏镇候一愣,看着徐长洋笑了两声,把烟放到嘴边,凑向徐长洋手里的火。

    夏镇候夹着烟抽了两口,春光满面望着徐长洋,“长洋啊,云舒从就倔,你要想跟她……需要耐心。”

    徐长洋盯着夏镇候,面上同样挂着“平易近人”的笑,“我这个人最大的缺点,就是耐心不好。若是夏夏真这样倔,那我免不得是要泄气的。”

    夏镇候夹着烟的手指就那么顿住了,怔怔盯着徐长洋。

    他以为他又是叫他“伯父”,又是对他大献殷勤,是认准了他这个女儿……

    他现在却这样,夏镇候倒摸不准了。

    徐长洋缓缓站直身,目光似是从别墅某处掠去了一眼,扯唇看着夏镇候,“不过今天这顿饭吃得很愉快!”

    夏镇候合紧唇,只得对徐长洋讪讪的笑。

    “那么伯父,告辞了。”徐长洋。

    夏镇候眯眼,微微提气,退让到一侧,“好。”

    徐长洋便绕过车头,拉开驾驶座车门,坐了进去。

    系上安全带,发动车子前,徐长洋倏地望向夏镇候。

    夏镇候一震,忙笑着看徐长洋,“徐先生路上心。”

    徐长洋便对夏镇候微微一笑,轻颔首,发动车子驶了出去。

    夏镇候站在原地,望着徐长洋的车子逐渐驶远,直到彻底看不见,他方猛地眯紧眼,朝别墅内大跨步走了进去。

    ……

    夏镇候走进别墅,客厅里余素华,夏朵夏阳正坐在沙发里看一档真人秀节目。

    看到夏镇候回来,余素华忙站起,就要朝他走。

    却不想,夏镇候换了鞋,就直接朝夏云舒的房间走了去。

    别墅是两层设计,夏镇候和余素华的主卧,以及夏朵和夏阳的房间都在二楼。而夏云舒和保姆汪珮住在一楼。

    汪珮是夏云舒生母赵婷姗从娘家带过来的。而汪珮在赵家以前是负责照料赵婷姗母亲的,赵婷姗母亲也过世得早,因为十分信任汪珮,在临终前把赵婷姗托付给汪珮照顾。

    赵婷姗很依赖汪珮,是以嫁给夏镇候时,便把汪珮带过来了。

    岂料,赵婷姗和她的母亲一样薄命。

    于是,赵婷姗便又将夏云舒交托给了汪珮。

    汪珮如今已经六十多岁,父母亲早已过世,兄弟姐妹也都没有再联系。而她自己也没有成家,至今仍是一个人。

    汪珮没有成家的原因,夏云舒也时常想,大约有她外婆的原因,也有她母亲的原因,更有,她的原因。

    余素华看着夏镇候头也不回的朝夏云舒的房间走,脸色登时变了变,冷哼了声,坐回了沙发里。

    夏镇候走到夏云舒房间,停了片刻,抬头敲门。

    不想,连敲了好几下,房间内都没传出任何动静。

    夏镇候皱眉,偏头盯着走廊尽头那间房看了半响,旋即抿着唇,走回了客厅。

    余素华看到夏镇候折回,眼睛眯了下,干什么呢?一回来就往那丫头房间跑,该不会闯祸了吧?“

    换作以前,余素华这般发牢骚,夏镇候听听也就算了。

    但现在情况到底不一样了。

    夏镇候瞪了眼余素华,哼道,“你就不能想她点好么?整天就盼着她出点什么事才好?“

    余素华愣了,瞪大眼盯着夏镇候,几秒没出话来。

    夏镇候又回头朝走廊尽头那间房看了会儿,抬步往二楼走。

    “镇候,你今天这是怎么了?“

    余素华回过神来,皱眉,起身追了上去,声音听上去倒是把她委屈了,“我什么了我,你就凶我?”

    沙发里的夏阳和夏朵看着夏镇候和余素华先后走进书房,兄妹两彼此看了眼。

    夏朵撅了撅嘴,从沙发里嗦下来,跑向客厅冰箱前,打开冰箱,轻踮起脚尖去那三层的水果。

    “干么呢你?又要去给夏云舒那个怪咖献殷勤了是么?“夏阳起身,走到夏朵面前,一把将夏朵好容易拿到手的水果给拖回去了,瞪着她道。

    “姐姐不是怪咖。”夏朵皱着眉毛。

    “不是不是不是。”夏阳翻白眼,把水果塞到三层最里侧,随即啪的关上冰箱门,指着夏朵,“我告诉你,不许接近她!夏云舒跟我们不是一路人。听到没?”

    “她是姐姐。”夏朵气呼呼的推了把夏阳。

    “诶你……”夏阳咬牙,上前长臂一探将夏朵夹在胳膊下,大步往二楼走,”夏朵,你要不是我妹妹,我揍不死你,敢对我动手,活腻了是不?“

    “啊……妈妈,妈妈救命……”

    “夏阳,你怎么回事?”

    余素华急匆匆从书房开门出来,一把将夏朵从夏阳胳膊下解救出来,抱着就朝书房走。

    书房门很快又关上了。

    夏阳看着书房门,翻了个白眼,回了自己房间。

    楼下,走廊尽头的那间房传来轻轻的关门声。

    房间内。

    夏云舒看着抓着她手,心疼盯着她汪珮,笑了下,“奶,您身体不好,早点休息吧。我回房写作业了。”

    汪珮抓紧夏云舒的手,眼圈红红的,“诶。”

    夏云舒抱了抱汪珮,开门走了出去。

    汪珮站在门口,看着夏云舒走进自己的房间,才在心里沉沉一叹,慢慢把房门关上了。

    ……

    第二天六点,夏云舒就起来了。

    简单洗漱了下,便拿着英语作文范本,打算到花园边运动边背一篇。

    本来她打工就花了不少时间,眼看着要二诊考了,她再不挤出点时间备战,二诊考的成绩单下来,一定惨得不能直视。

    只是。

    夏云舒刚到花园不久,穿着黑色运动服的夏镇候就朝她跑了过来。

    夏云舒盯他一眼,转身就朝前快走。

    “云舒。”

    夏镇候叫她。

    夏云舒没停,跟没听见似的。

    夏镇候皱眉,不得不加速跑追上。

    夏镇候身体素质在那儿,平时也不怎么锻炼,跑这么一段就已经气喘吁吁了。

    “云舒,爸爸叫你呢,你怎么不答应?”

    因为夏云舒仍在快走,所以夏镇候不得不保持跑的状态,喘着气从侧盯着她道。

    夏云舒瞥他一眼,“你叫我了么?我没听到。”

    夏镇候不与她计较,,“干么呢?”

    夏云舒不搭腔。

    她手里拿着什么,他看不见么?

    夏镇候脸微微沉了沉,语气仍维持着慈父的口吻,“云舒,爸爸整天忙着公司里的事忙得脚不沾地,你呢,又正值高三,学业繁重,也忙。所以我们父女两好长时间没能一块好好话了。”

    “哦。”夏云舒。

    “……”夏镇候脸抽动了下,看着夏云舒,“趁今天早上难得碰面,爸爸想跟你聊聊天。”

    夏云舒蓦地停下,几步走到一处草坪,一屁股坐了下来,盘腿,把范本隔她腿上,边看边读。

    夏镇候瞧着,脸上飘过一片黑,还不是得颠颠的跟过来,往夏云舒边上坐。

    “嘶~~”

    夏镇候一座下就嘶了声,半个屁股都腾空了,表情相当滑稽。

    夏云舒眼角扫见,嘴角冷勾了下。

    这大冬天的,一大早坐草坪上能不冷么?

    夏云舒……也冷。

    所以她麻利站了起来,往回走。

    夏镇候愣了,盯着夏云舒的背影,气血直往头上涌,没忍住喝道,“夏云舒!”

    夏云舒脸冷了,但也没再继续往前,停了下来。

    夏镇候见夏云舒停了下来,眼眸里闪过一丝意外,从草坪上站起,走到夏云舒面前。

    夏云舒将脸上的冷意很好的掩饰下,抬眼淡淡笑着看夏镇候,“夏镇候,大清早的你追着我,到底想干什么呀?”

    夏云舒这话,登时提醒了夏镇候,夏镇候那张脸就跟变戏法似的,一下又变得和蔼可亲,笑眯眯望着夏云舒,“你这孩子,怎么老是没大没。”

    夏云舒笑,“什么是大什么是我压根就不知道,因为没人教过我。”

    夏镇候眼眸快速凝了下,伸手想去握夏云舒的肩。

    夏云舒避开了,双瞳清澈却也锐利,直直盯着夏镇候,“夏镇候,你今天想要表演的**很强烈,我感受到了。但是呢,我这个人懒,所以你就不要在我面前表演慈父了,因为我实在懒得配合你。”

    看着夏镇候僵硬的脸,夏云舒挑眉,又幽幽哼补了句,“与其浪费时间看你表演,倒不如多背几个单词来得划算。”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