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450章 徐叔叔,放过我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夏云舒一愣,随即脸就拉沉得更厉害,愠怒盯着徐长洋,“你别过分!”

    徐长洋就冷飕飕看着夏云舒,表示他的坚决。

    不知道是不是被他抱得很紧的缘故,还是她没吃饱,夏云舒突然觉得胃疼,咬着牙根撤开视线,“是不是我不答应,你就打算一直这么抱着我不撒手?”

    “是!”徐长洋道。

    夏云舒怒得脸直抽抽,一颗心憋恨得厉害。

    慕止熙一张脸也是难看到极致。

    他以为他在夏云舒面前,脸皮已经厚得够够的了,没曾想徐长洋比他更厚!简直就是无赖嘛!

    夏云舒暗暗深呼吸了几口,咬咬牙,看着慕止熙,“公寓附近有家咖啡馆,我带他去那儿。”

    慕止熙盯着夏云舒,脸庞紧绷着。

    徐长洋亦看着夏云舒,脸色同样不好看。

    夏云舒瞥徐长洋一眼,“现在可以了么?”

    徐长洋轻眯着眼,搂着夏云舒就朝门口走。

    徐长洋带着夏云舒从慕止熙身侧擦过的一刻,慕止熙蓦地闭上了双眼,额头上的青筋都蹦了出来。

    ……

    从公寓出来,走进电梯,夏云舒立刻挣动身体道,“放开。”

    徐长洋垂眼看着她,尽管不舍,但到底还是松了手。

    夏云舒快速拉了拉蓬松的裙摆,走到电梯一角,与徐长洋拉开一段距离。

    徐长洋扣紧双手,凝着夏云舒清癯的侧脸,“怎么瘦了这么多?”

    夏云舒垂着眼皮,面色冷若冰霜,没有回答他的话。

    徐长洋蹙眉,抬步就要朝她走。

    “你别动。”夏云舒道。

    徐长洋顿住,脸上的表情蒙上了一层凉,清眸紧锁着夏云舒的脸。

    “现在我人已经跟你出来了,你就你想怎么样吧。”夏云舒话的口气带着丝丝的发泄和不忿。

    “我今天专程从潼市过来找你。”徐长洋盯着她,嗓音或多或少有那么点可怜兮兮,似是在埋怨夏云舒对他漠然的态度。

    电梯在这时到达一层。

    夏云舒吸气,看向徐长洋,“所以,你找我干什么?”

    徐长洋看着夏云舒冷漠的脸,心脏宛若被片片切割着,扣紧的双拳捏得更紧,声线低哑,“担心你。”

    夏云舒不知道自己脸上的表情是怎样的,但她觉得心疼。

    她能感受到自己的嘴唇不受控制的在轻颤,也能感受到喉咙里的刺痛穿透进她的大脑感官。

    她抬高眼皮,蓦然转开视线,走出电梯,“徐长洋,你很可笑。”

    他担心她?

    呵呵。

    可她没有感受到一丝来自于他的担心。

    因为在面对他时,她所有的注意力和感受能力,全都集中到他带给她的痛苦上。

    他为什么,要出现?

    徐长洋望着走出电梯的夏云舒的背影,眼瞳里隐约染过一缕红,抬步跟了上去。

    ……

    走出公寓大楼,夏云舒看了眼前方不远的咖啡馆,用力呼吸了几口,便要朝咖啡馆所在的方向走。

    手臂却突地被从后捉住。

    夏云舒握紧手,回头看站在她身后的男人,眼眸里,仿佛总带着些许冷笑。

    徐长洋拧眉,握住她的胳膊就朝车里走,“上车!“

    “……”夏云舒怔了怔,便道,“咖啡馆就在前面不远,不用开车!”

    “谁我要去咖啡馆?”徐长洋拉开副驾座的车门,回头看夏云舒。

    夏云舒当下就沉了脸,“徐长洋你什么意思?”

    “上车!”徐长洋把她拉过来,弯身抱起她就把她塞到副驾座上。

    ”别的地方我不去!徐长洋,要么就在前面的咖啡馆,要么就在这里。我是不会跟你去别的地方的!“夏云舒又惊又急,边用爪子推搡徐长洋边。

    徐长洋拉过安全带就要给夏云舒扣上,却在拉着安全带划过夏云舒的肚子时,猛然顿停住,背脊在同时狠震了震。

    慌张的夏云舒没有立刻察觉到徐长洋忽然间情绪的转变,抓着他的肩,用了吃奶的劲儿往后推,“徐长洋,你让开,我……”

    “我”字后面,夏云舒激烈的嗓音猝然消止。

    不止是她的声音,便连她周围所有的声音,也都无法在传进她的耳朵里。

    除了一个地方,夏云舒全身上下都仿似被冻结了,什么都感知不到。

    她唯一能感受到的,是隔着衣料传递到她肚子上的温度。那样的滚烫,好似要将她整个焚烧般。

    “生病了?”

    徐长洋寒冽的声音犹如地底下夹杂着呼啸寒风传来。

    夏云舒低掩的睫毛跟结了冰渣子般,动都不能动一下。

    倏尔,放在她肚子上的那抹滚烫骤然往下摁压了寸。

    夏云舒登时惊慌失措,苍白着脸伸手慌忙抓住她肚子上的那只大手,颤抖抬起睫毛,看着面前完全没有表情的一张脸,从她嘴里喘出的气息都裹着战栗。

    徐长洋盯着夏云舒,那双眼在此刻像极了恶魔的眼睛,黑如子夜的天。

    他放在夏云舒肚子上的那只手,还在往下摁。

    “不……”夏云舒脸白如纸,轻颤往后缩,直到整个背脊完全贴到椅背上,再也无法后退。

    “生了什么病?”徐长洋又开口,声音阴鸷得不像正常人。

    他看起来是那么的平静,却又,极端危险!

    太突然,夏云舒整个人很慌乱,尤其面对的男人,此时让她联想到悬疑片里的变态杀手。

    她脑子里都是乱的,思维彻底被打散。

    “夏夏,我在问你话。”徐长洋直直盯着夏云舒惶恐缩抖的眼睛,视线像逮人魂魄的钩子,让人恐惧,偏生他的声音冷得像是从急冻室里飘出来的,便更叫人汗毛直立。

    夏云舒紧紧抓着他不停往下使力的手,望着徐长洋的双眼像是刚从红色染缸里捞起来似的,出口的每个字音都在颤,“你,你别这样……”

    “你是不是生病了?“徐长洋在这个问题上固执着。

    温热的液体从夏云舒眼角滑了下来,浅浅的啜泣声也从她喉咙里缓缓溢出,“别这样……”

    徐长洋突地叹了口气,眼皮仿佛疲倦之际的掩了下来,他软软看着夏云舒因为用力撑着他的手不让他落下的手腕剧烈抖动着,他的心也跟着被摁进疼痛的罐子里腌着。

    “夏夏,你生病了,你应该告诉我的。”徐长洋声音很轻很轻。

    夏云舒泣出声,手腕酸疼,可她却不敢放松。

    她心看着徐长洋似疲累似恍惚的脸,哑着声音声叫他,“徐叔叔……“

    徐长洋垂着眼皮,隔了许久,才轻轻应了她一声,“嗯。”

    夏云舒眼角的泪珠在瞬间汹涌,从她喉咙里溢出的哽咽带着清晰的水声,“放过我。”

    徐长洋始终保持着躬身的姿势,他看着夏云舒高高隆起的肚子,痴痴看着。

    没有人懂,没有人懂,他心里的疼。

    这抹疼已经远远超出他所能负荷的范围,所以他承受得很累,所以他没有力气话。

    “徐叔叔,放过我。”夏云舒泪眼模糊,卑微央求。

    徐长洋感觉自己的眼角是有什么东西快速滑落了,但他没去探究究竟是什么。

    他蓦地抓住夏云舒颤抖得快要支撑不下去的手腕,用指腹一下一下碾揉着她手腕细腻柔软的肌肤,他,“孩子,是我的么?”

    夏云舒一震。

    徐长洋自己完便笑了,“我已经快四年没碰过你,孩子怎么可能是我的呢?那是谁的?你要给谁生孩子?嗯?夏夏,你告诉我,除了我,你要给谁生孩子,给谁?告诉我,给谁?!”

    徐长洋越到最后,声音越冷,越沉鹜,到最后,甚至已经癫狂。

    夏云舒吓得耸高肩,另一只手却不忘护住自己的肚子,惨白着脸看着徐长洋发狂的脸,摇着头发不出声音。

    徐长洋阴翳盯着夏云舒,像是恨不得生吞了夏云舒般,“夏云舒,我恨你!”

    徐长洋那一声恨,竟然比四年前夏云舒意识到他不爱她,还要让她疼!

    夏云舒眼泪几乎将她的双眼糊住,睫毛打湿黏成一撮一撮的挡在她眼前,她其实已经看不清他,可她仍努力去看,她,“正好,我也是。”

    ……

    四年前。潼市。

    潼市的冬天很冷,至少十八岁正上高三的夏云舒是这么觉得的。

    所以当她把自己裹成一颗球去赴“鸿门宴”被以衣衫不整为由挡在一家高级法国餐厅门口时,夏云舒很无语,“哥哥,我只是穿得多了点而已,哪里衣衫不整了?你是不是看我年纪好欺负,故意刁难我?”

    迎宾哥嘴角抽搐,冷漠脸看夏云舒。

    其实夏云舒真不能只算穿得多一点,而是她穿得相当,相当接地气。目测她全身上下没有一件超过两百块。

    而且搭配得也很**。

    她驼色的大衣里是蔚然高中宽大的校服,校服里是一件黑色的半高领毛衣,目测,在校服和毛衣之间还夹了间薄款的羽绒背心。且她下身就穿着肥大的校服裤。

    她脚上踩了一双驼色雪地靴,校服裤的裤腿被她塞进了雪地靴里,弄得她的校服裤跟灯笼似饱鼓着。

    实话实,要不是夏云舒颜值撑着,她这身打扮真的很难让人t带美感。

    这也就罢了,偏她还把包潇洒的跨在肩上,一只手插在驼色大衣兜里,一条腿还在抖,不知道嘚瑟个什么劲儿。

    哥看到夏云舒抖着的腿,脑袋上方登时飘出几坨黑线团。

    暗啧:哪家跑出来的女流氓!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