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446章 甜番之你是我的新娘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熬了半年,聂相思肩任战廷深特助一职才算真正步入轨道,至少夫妻俩可以做到同进同出,聂相思不用拖后腿每天加班加点的熬夜。

    战廷深也不愧是个好老师,对聂相思的指点相当用心,提的建议和观点句句精辟,聂相思表示这半年虽辛苦,但在他手下工作也真的是获益匪浅。

    战廷深和聂相思夫妻同心,事业和家庭两手抓,日子过得不要太让人羡慕!

    这不,战廷深和聂相思过得太滋润,就有人看不惯上门找膈应来了。

    战廷深和聂相思一身职场商务装扮坐在沙发里,两人脸上的表情出奇一致的淡漠,看着坐在他们对面沙发的“不速之客”。

    “你穿这一身,比我在电视上看还要漂亮。”明西城穿着休闲,一手搭在沙发把手敲着,一手放在腿上,眯着一对桃花眼带着欣赏看聂相思。

    聂相思闻言只是挑挑眉毛。

    战廷深抓着聂相思的手,黑眸冷清看明西城,出口的嗓音意味不明,“如果我是明二少,我今天不会出现在这里,甚至连这个城市我都不会再踏足。”

    明西城手指弹了下,望着战廷深笑得很是慵懒不以为意,“战总裁这话听得我很纳闷。我为什么不会踏足潼市,又为什么不会出现在这里?战总裁,我想你大概是不清楚我这次来的目的。其实我这次来目的很单纯,就是祝福。”

    祝福?

    战廷深似笑非笑盯着明西城。

    明西城冲战廷深无害的咧唇笑,“战总裁不是不信我吧?”

    战廷深扬了下长眉。

    明西城保持脸上的笑模样,去看聂相思。

    现在的聂相思褪去几分少女的青涩稚嫩,多了丝职场女性的干练和特有的气质妩媚,整个人简直是个多面体,他是指,美得很多面。

    这时候的聂相思比之前的聂相思,更容易让男人为之怦然心动。

    明西城脸上的笑意便深浓了些,双眼一眨不眨的盯着聂相思看,“哎呀,禾欢,你现在真是越来越迷人了。你知道吗?我现在看到你啊,就特别后悔当初没有把你绑到更远更偏僻的地方。这样,谁都找不到你,我跟你就能永远在一起了。“

    “明西城,我看你是脑袋上的伤没好完全,留下后遗症了吧?”聂相思眼底没有情绪,看着明西城。

    “啧。”明西城潇洒的笑嗔,“还呢,那会儿你下手忒重了,幸好我命大,要不真死在你手里了。”

    “是啊,那会儿怀着孕,身体虚,力气。要换作我现在往你脑袋上再砸一下,你真活不成。”聂相思似笑非笑。

    明西城眯起眼瞅着聂相思,摇头,“禾欢,你变了。”

    “你一点都没变。”聂相思笑眯眯的,跟只笑面虎似的。

    其实有时候一个人“一点都没变”不见得比一个人“变了”更有杀伤力。

    明西城面庞一抽,提口气,把架在腿上的腿放下,又看着聂相思笑起来,“禾欢,身为男人,我必须及时的提醒你一句,在男人面前适当的服软,女人一点,更能抓住一个男人。虽然职场精英女性同样很有魅力,但她们过于独立,锋芒毕露,会让男人有压力,觉得这样的女人难以驾驭,甚至是无趣。”

    “你看战总裁,正直壮年,有钱有权有势,喜欢战总裁的漂亮姑娘一抓一大把。你得有危机意识,别把自己包装得跟职场女魔头似的尖锐,不好。”

    明西城得颇为苦口婆心,不知道还真以为他这些是为聂相思好呢。

    聂相思就听听,完全没往心里去。

    但坐在她身边的男人不干了。

    战廷深哼了声,“明大少爷接管明氏集团之后,明二少这是闲得发慌了吧,跑潼市管人夫妻间的事了。明二少如果真是无事可做,我倒是不介意给明二少在非洲啊什么的安排个职位。”

    聂相思抿起嘴角,酒窝都笑出来了。

    某人这张嘴平时金口难开,一旦惹急了,也是毒得不要不要的。

    明西城一口气险些没上来,脸上的笑越是灿烂,看向战廷深,“战总裁真是慷慨……”

    “我这个人一向如此,乐善好施。”战廷深冷盯着明西城。

    明西城脸上的笑登时绷不住沉了下来。

    乐善好施?

    敢情他把他当叫花子打发呢!

    明西城暗咬牙,”战总裁行事话一直都这么我行我素么?“

    “也不。看人。”战廷深答。

    明西城,“……”

    聂相思默默低头,嘴角和眼角皆憋不住的在颤抖。

    明西城看到聂相思抖动的嘴角,脸都青了,哼哼笑了两声,看那样子是还想挣扎着点什么。

    但战廷深却并不想给他机会,在他出口前,抓着聂相思的手起身,居高临下睥着随着他们起身而抬起头看着他们的明西城,“我跟我太太不比明二少清闲自在,我们还得赶去公司给孩子们赚学费赚钱买房什么的,就不陪明二少了。“

    赚学费,赚钱买房?

    明西城一张脸直抽抽,有这么气人的么?啊?!

    他是不是不该来?香菇!

    ……

    眨眼间,快到聂相思二十七岁生日。

    前几年的生日,都是一帮好友聚在一起吃吃饭,聂相思在收个礼物什么的,就算过了。

    所以这个二十七岁生日,聂相思也没想要独出心裁的过,照着往年过就行了。

    不想在她生日前三天,聂臣燚却带着容甄滟从榕城亲自过来,是给她过生日。

    聂相思喜出望外,高兴得不得了。

    是以翟司默“顺嘴”一,今年既然大家聚得这么齐,不如开个型的生日宴会,大家一块乐乐吧的时候,聂相思一高兴就答应了。

    而且她真的只以为是……生日派对!

    到了生日当天。

    甘心夏云舒以及乔伊沫(慕卿窨的官配)早早的给她送来一套礼服,是她们三儿精心给她准备的生日礼物,“强迫”她今天必须穿上。

    聂相思无可奈何,只好穿上。

    “礼服”上身是露肩背心的设计,上头的背心镶嵌着银色滚珠,下身的裙摆是蓬松公主裙样式,裙摆遮到脚背处,穿在聂相思身上,很合身,很有气质,也很美。

    但就是莫名让聂相思觉得不像礼服,更像是……婚纱!

    聂相思穿上礼服后,夏云舒三人又开始给聂相思捯饬头发,妆容,每个人分明明确,像是提前就分工好的。

    聂相思有些蒙。

    直到头发弄好,上妆,夏云舒把一顶头纱戴在她头上……

    聂相思脸上登时露出匪夷所思的表情,“那个,谁能告诉我,为什么礼服还有头纱?”

    夏云舒甘心乔伊沫三人相似一笑,没回答聂相思,而是默契的转身,离开了聂相思的房间。

    聂相思眨眨眼,伸手就要撩起眼前的头纱。

    “这个是身为你丈夫我的权力。”

    男人低醇磁性的嗓音适时从门口拂来。

    聂相思手一顿,站起身,转向房门的方向,隔着薄薄的头纱看向盛装出现在门口的男人。

    聂相思眼廓不自觉睁大,心脏在左心口怦怦乱响。

    战廷深穿着郑重精良的西装,黑色的西裤笔直熨帖着他的两条大长腿,西裤上没有一丝的褶皱,他脚下的皮鞋昂贵不染纤尘,跨动着,朝她一步步走来。

    聂相思都不知道为什么,双眼就润了,甚至于她看眼前的事物都模糊了。

    战廷深走到她跟前,隔着一层纱,直直盯着她,“今天你是我的新娘。”

    话间,战廷深蓦地在她面前单膝跪地。

    聂相思眼皮狠狠一跳,眼泪都蹦出来了,胸口快速起伏着,低头看向跪在她面前的男人,“三,三叔……”

    战廷深抬手。

    聂相思就看到一枚红色的盒子出现在他的掌心。

    他看到他指腹似是按了盒子上的某处,紧跟着盒子便在她眼前砰的打开了,而出现在盒子里的,不是别的,正是一枚精致而且……大得巨夸张的钻戒。

    聂相思看着有她两个大拇指大得钻戒,眼泪直掉,嘴角却控制不住的咧大,“三叔,你敢再买大点的么?”

    战廷深扬扬长眉,“他们都女人就喜欢这样大的。”

    聂相思一猜这个“他们”就是徐长洋楚郁他们几个!

    聂相思哭笑不得。

    “聂相思,你愿意嫁给我么?”战廷深盯着聂相思,声线低沉,认真。

    聂相思吸吸鼻子,“我有拒绝的权利么?”

    “你呢?”战廷深眯眼。

    “噗……”聂相思笑,把手伸过去,“给我戴上。”

    战廷深这才扬起嘴角,将聂相思中指上戴的戒指心取下,再把钻戒从盒子里拿出给聂相思戴上。

    正当他垂眼把取下来的戒指放到盒子里时,就听聂相思,“哎呀,好重……”

    战廷深抽抽嘴角,抬眼看聂相思。

    就见聂相思正举着她那只带着大钻戒的手对着门口嘚瑟的摇呢。

    战廷深失笑,站起身,转身看向堵在门口的夏云舒徐长洋等人。

    “聂相思,你就秀吧!”夏云舒咬牙,又气又好笑道。

    聂相思无辜脸,“真的重。不信你让徐叔给你买一个戴上试试。”

    “买!”夏云舒还没啥呢,徐长洋立刻高声道。

    “臭不要脸,谁要嫁给你了!”夏云舒瞪他一眼,扭身就出去了。

    徐长洋叹气,紧跟着追了出去。

    聂相思看到,低低笑看向战廷深。

    战廷深扬唇,摊开大手递给她,“聂相思女士,婚礼快要开始了,咱们该走了。”

    聂相思笑,边把手放到战廷深手里边,“战廷深先生,你要一辈子对聂相思女士好。”

    “遵命,我的女王!”

    战廷深握着聂相思的手放到他唇边亲了下,。

    聂相思咯咯笑,“走吧战先生。”

    战廷深挑眉,一个弯身一把抱起聂相思朝门口冲了去。

    “啊……哈哈……”

    房间里,幸福的笑声,久久回荡~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