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444章 甜番之吃醋记2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看得出来,战廷深这会儿的心情是极好的,强硬搂着聂相思亲了好一会儿才松开她的嘴,改而浅吻她的侧脸和头发。

    聂相思气喘吁吁,板着脸,抬眼瞪战廷深,“你没有什么要跟我的么?”

    “什么?”战廷深看着她,黑眸里荡着细细的笑纹。

    “你什么。”聂相思气恼的在他怀里挣,“男人果然没一个好东西!有钱长得帅的男人更不是!”

    战廷深箍着她用力摆动的胳膊,凝着她笑,“有钱长得帅的男人惹你了?”

    “你还笑?我的就是你!我看你好意思笑!”聂相思卯足了劲也挣不开,索性不挣了,仰着脸气不打一处来的盯着他道。

    战廷深干脆抱起聂相思隔他大腿上,一只手搂着她的肩,一只手箍着她的柳腰,眼瞳里含着薄笑睨她,轻声,“看,我怎么不是了?我做了什么?”

    聂相思也不忍了,手刷地指向办公室房门,还在抖,“我问你,那个狐狸精是谁?她为什么一大早从你办公室出去?你!我听你。”

    战廷深看了眼聂相思那手,笑得眼角的纹路都出来了,抓过她那只抖个不停的爪子攥在手里,看着她道,“她叫冉様,不叫狐狸精……”

    “你现在不解释,是在帮她话么?我叫她狐狸精你不高兴了,心疼了,维护上了是不是?”聂相思痛心疾首道。

    “……”战廷深始终淡淡笑着,看着聂相思,挑挑眉毛,“反应这么激烈,吃醋了?平时一口一个老男人的叫,我一个老男人,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你还知道你自己是老男人了?知道你还不安分。”聂相思哼道。

    战廷深黑线。

    “你别扯开话题。你还没告诉我她是谁呢。”聂相思皱紧眉毛,盯着战廷深逼问。

    战廷深无奈,捏着她软绵绵的爪子,“她是我的特助,不是你脑子里想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话到这儿,战廷深稍顿了两秒,再次开口时,眯眼盯着聂相思哼了哼,“你明知我不会。”

    聂相思听到战廷深的解释,一点没消气,“你不会不代表别人不会主动往你身上贴……”

    聂相思到这里,蓦地停住,黑亮的双眼一眨不眨的望着战廷深。

    战廷深抱着“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的心态,泰然接受聂相思的审视。

    “该不会,白特助突然离职,就是为了给你这个特助让位的吧?”聂相思跟破案似的,眯眼看着战廷深,慢慢。

    战廷深眼角一抽,抬手就给了聂相思一个爆栗。

    “嘶~”

    聂相思吸气,捂住自己的脑门瞪战廷深,“你还打我?”

    “打的就是你!”战廷深哼道。

    “……”聂相思不服气的故意出大气。

    战廷深叹气,拿下她蒙着脑门的手,用另一只手轻轻抚她的额头,缓缓,“一直没告诉你,白祁离职的原因,是因为觉得不值得再提。”

    战廷深这句“不值得再提”,倒让聂相思分不清他的是白祁这个人,还是白祁离职的原因。

    “白祁跟梁雨柔有过合作。”战廷深。

    聂相思怔,“白祁和梁雨柔?怎么可能?”

    在聂相思记忆里,白祁在战氏是战廷深的左膀右臂,得力干将,一直很受战廷深器重。

    并且白祁对战廷深也很衷心,任劳任怨。

    如果这话不是战廷深的,聂相思根本就不会相信白祁会跟梁雨柔合作。

    “事逢于姐车祸,妈又突然知晓战瑾玟不是她的女儿,且所有的证据似乎都指向战瑾玟才是策划那次车祸的背后黑手。梁雨柔想让战瑾玟尽快背下这个锅,了结这件事。”

    战廷深看着聂相思脸上浮现的伤感和阴霾,便更紧的握住了聂相思的手,声音更柔和了些,“因为于姐的事,你很伤心,那段时间一直消沉着。加上妈知道战瑾玟身世真相且被告知自己的女儿胎死腹中,那段时间同样悲痛欲绝。而这时,我既要顾及你们,那么公司里的事便要更多的交给白祁去办。”

    “不想,我连都没来得及,白祁便跟我提出休假的要求,而且态度坚决,非休不可。白祁一休假,公司的事我不得不亲自处理。家里和公司两头忙,我无暇深究这件事背后除了战瑾玟还有没有其他可能,就认定了是战瑾玟做的。那么,梁雨柔也就安全了。”

    听完战廷深的。

    聂相思沉思了片刻,蹙眉看着战廷深,“你的意思是,白祁突然坚决要求休假,是受了梁雨柔的指示。”

    战廷深点头。

    “可是为什么呀?”聂相思不能理解。

    “白祁在我身边待了很多年,在集团一直都是我的特助没有变过。”战廷深盯着聂相思,“白祁以为我不重用他,没有把他提拔到更高的位置。而梁雨柔就是利用这点,离间我和白祁,让白祁对我心生不满。”

    “白祁怎么会这么想呢?你之所以一直留他在身边,不就是你重用他的体现么?他在你身边这么久,怎么会这么轻易就被梁雨柔挑拨?”聂相思声音低沉,不知是遗憾还是愠怒。

    战廷深微微沉默,随后捏了捏聂相思的脸,,“有些事不好。罢了,不提那些了,都不重要。”

    聂相思看着战廷深,大眼里闪动着心疼,“你当时应该很失望很伤心吧?”

    “你当你老公真是铁石心肠,什么都感觉不到?白祁跟了我这么多年,我跟他自然是有些情分在的。出了那样的事,不遗憾是假。”战廷深掐着聂相思的手指骨节,含笑凝着她浅浅。

    聂相思抱住他,“你怎么不跟我啊当时?我要是知道,我尽管不能为你做点实质的,但我可以安慰你啊。”

    战廷深搂着聂相思的背,手掌在她背上轻轻抚着,“白祁离职后,我便让人事总监招聘特助。冉様是人事部招的,不是我。我之所以留她下来,也不过是看她能力尚可,又安分守己。别多想。”

    聂相思把下巴搁在他肩膀上,噘嘴,有点不舒服,“你觉得她好看么?”

    “我是来工作的,又不是来看她的,我不知道。”战廷深。

    “虚伪。”聂相思嘟囔。

    战廷深听到,握着她的肩把人从他身上微微拉离,看着她压抑不住郁闷的脸,温柔,“我对你如何,你还不知道?你把我的心肝都抓得牢牢的,以至于我眼里心里只有你。”

    聂相思脸红了,伸手捧住他的脸,噘嘴道,“那你昨晚没回家,她也没回去么?”

    “瞎!”战廷深掐她的嘴。

    “你为什么不回去嘛?”聂相思皱着眉,又是撒娇又是郁闷的。

    战廷深板起脸,“你呢?”

    聂相思瘪着嘴,盯着他不话。

    战廷深把她的嘴掐成扁扁的鸭嘴,眯眼道,“自从你重新上学,我跟你像现在这样话的次数一只手都能数得过来。哼,我从来没觉得一个人爱学习让我这么的讨厌!”

    “噗……”

    聂相思猝不及防的被战廷深最后一句话也逗笑了。

    尤其是战廷深是用一副极恨的口气出来的!

    “还笑!”

    战廷深严厉瞪她,“你自己,你这样,我留在公司还是回家,有什么分别?”

    聂相思水润的眼睛里晕着溶溶的笑,凑上去主动亲了亲他的薄唇,声气,“我从就沉迷学习无法自拔你又不是不知道。学习使我快乐。”

    “贫!”战廷深冷笑。

    聂相思不敢放肆,柔柔的搂着他的脖子,红着脸柔柔看着他,,“我那么拼命学习,你不知道我为什么么?”

    战廷深眉峰几不可见的挑动了下,“你热爱学习,我知道。”

    “……”聂相思抿紧唇,想笑又想气得盯战廷深。

    “不是么?”

    “我不跟你。”聂相思把头靠在他肩上,两条腿也就夹在他腰上,隔了会儿,她在他耳边轻轻,“我会用最快的速度修完学校的课,早点毕业,早点……”

    早点什么,聂相思没再下去,但她知道,战廷深一定明白她的心意。

    战廷深低头看着怀里的娇妻,心窝柔陷,黑眸里的浓情抑制不住的往外溢,“不着急,我等得起。”

    我想帮你!

    聂相思在心里。

    “我都明白。”战廷深搂紧聂相思,低头亲她的太阳穴。

    聂相思扬唇,在他低头的阴影里,抬高眼皮看他,“还生气么?”

    战廷深没回答,吻从她太阳穴一路滑到她脸颊和耳畔。

    聂相思大眼俏皮一眨,双手扶住他的脸,噘嘴,对准他的薄唇用力吻上去,盯着战廷深的大眼光芒灼灼,在他唇上声,“我想你。”

    聂相思这个时候的这句“我想你”,可跟咱们理解的我想你并不是一个意思。

    聂相思的这声“我想你”,分明夹杂着满满的邀请啊!

    战廷深一笑,咬住她的嘴,“妖精,生吃了你信不信?”

    战廷深话间,已经托抱起聂相思,阔步朝办公室内的休息室走了去。

    不一会儿,休息室内便传出各种少儿不宜让人听了感到羞羞的声音。

    当天中午,战廷深跟聂相思十指紧扣从集团大厅众目睽睽毫不遮掩的离开,登时又引起了集团内部一阵热议,有关总裁和总裁夫人吵架感情不睦的猜测不攻自破。人家夫妻俩好着呢!跟热恋似的。

    而第二天,不知道什么原因,总裁特助冉様,离职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