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442章 甜番之失宠记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聂相思坐完月子从月子中心离开时,特别有种“刑满释放”的感觉,就感觉外面的空气都是清新的,自由的,风从她肩膀拂过,聂相思真真是连想尖叫的心情都有。

    实在是她怀孕期间到现在坐完月子,聂相思都过着资深宅女般的生活。

    当然,并不是她自愿过的,而是被逼无奈。谁让她们家当家的管得严呢!仿佛她一出门,她和孩子就会有危险似的。

    战廷深带着聂相思和胖芽终于回到珊瑚水榭,因为没有提前告诉家里的三只。

    所以当放学回家看到战廷深和聂相思时,三只不要太惊喜。

    时聿时勤年纪比励远,放得开,撒欢的跑向聂相思,赖在她怀里求宠爱。

    励远晚一步,等他过去时,聂相思怀里已经没有他的位置。

    励远抿唇,看了看聂相思,又去看被晾在一边的战廷深,在心里叹了口气,“勉为其难”的走向战廷深。

    战廷深在孩子们面前虽然多数是严肃的,但偶尔还是会给他们一个爱的抱抱什么的。

    这会儿见励远比那子有良心多了,还记得他这个父亲,便奖赏般抱了抱大儿子。

    励远耳根飘过一抹红,在战廷深松开他,故作淡定得看着他,“芽儿呢?”

    “芽儿呢?”

    “胖芽呢?”

    听到励远问,时勤时聿纷纷从聂相思怀里探出头,先后问。

    战廷深皱眉,瞥了眼时聿,忒严肃,“妹妹不会叫?”

    时聿两只眼角往下一拉,耸耸肩膀,能屈能伸,“妹妹呢?”

    聂相思看着时聿那混不吝的模样,忍俊不禁。

    战廷深却是满意了,“我女儿睡着了,在楼上公主房,不许打扰她!”

    我女儿?

    exo?!

    励远,时勤时聿以及聂相思都默默的看着战廷深。

    战廷深一个冷眼扫过去。

    八只眼睛便齐刷刷转到了别处——集体失宠有木有!

    ……

    自从家里多了只胖豆芽,励远时勤时聿回到家的娱乐项目,除了玩儿就是逗妹妹。

    励远和时勤是真的想逗胖芽乐,时聿纯碎是为了娱乐自己,还总动不动故意做鬼脸吓唬胖芽,并且一吓一个准。

    最“令人发指”的行径是什么呢?

    时聿是负责吓哭胖芽,绝不负责哄她。

    而哄她的任务就交给了励远和时勤。

    嗯,准确来是交给励远,而时勤则去帮胖芽出头,教训时聿!

    也因为时聿总是弄哭胖芽,导致时聿很“荣幸”的成了家里剩下三个男人的重点”嫌弃“对象,所以很多时候,时聿都是被”孤立“的状态。

    时聿被“孤立”的时候就会去二楼书房找(fan)聂相思,各种装柔弱装可怜求安慰。

    每当这时候,聂相思都笑眯眯,和蔼可亲的听时聿“诉苦”,每次时聿完总以为聂相思要安慰他时,聂相思都会温和的问他一句“作业写好了么”。结果是,求安慰不成,反倒被重创!

    一个字:惨!

    ……

    晚上十点,聂相思洗了澡去胖芽房间,本以为是张惠陪着胖芽,不曾想进去一看,却是励远趴在床边盯着已经睡着的胖芽看,从侧望去,他脸上的表情不要太温柔,且薄薄的嘴角还微微的勾着。

    聂相思在励远身上看到了一层光,那道光把她的心也给温暖了。

    励远其实是非常内敛的性子,尽管对待家人,他会努力表现出自己对家人的在乎和爱,但他真的不是一个擅长表达情感的人,所以他每次笑,嘴角扬起的弧也都很,到几乎不仔细看看不出。

    但现在,她是真真切切看到励远在看着胖芽笑。

    聂相思这时想的是,励远不愧是家里的暖男大哥。

    聂相思轻手轻脚走进去,刚走到励远身边,励远整个身子突地震了下。

    聂相思惊了惊,低头看励远。

    励远仰起的脸一片红,望着聂相思的黑眸钳了丝窘迫和慌张。

    聂相思,“……”难道是她走路的声音太轻太轻了,他没听见,所以她突然走进,把他吓到了?

    这般想着,聂相思有些自责的蹲在励远面前,伸手默默他的脑袋,“对不起宝贝儿,我应该轻轻敲下门提醒你的,这样就不会吓到你了。”

    “……”励远看着聂相思温柔的脸,身子慢慢放松了下来,转眼盯向床里酣睡的胖芽,声,“芽儿好乖对么?”

    “是呀。”聂相思拉着励远的手,坐在床边的地毯上,目光柔软看着胖芽,“她都不哭……除了被聿那家伙吓之外。每天只要按时给她吃奶,她一个人也玩得很好,照顾起来一点也不磨人。”

    励远盯着胖芽掩着的那对长得逆天的睫毛,又快速扯动嘴角笑了下,“就是有点胖。”

    “噗……”

    聂相思怕自己控制不住笑声,忙用另一只手捂住自己的嘴,大眼里全身笑,低头看着励远,“宝贝儿,妈妈必须提醒你,这样的话千万别在爸爸面前,爸爸护短,听不了这个胖字。还有……胖芽是有点胖么?明明是很胖。”

    聂相思以为励远会跟她热情的讨论胖芽的“胖”。

    谁知聂相思刚完,励远就认认真真的抬起脸,盯着聂相思一本正经,“妈,您这样芽儿,芽儿会伤心的。以后不要再。”

    聂相思,“……”一脸的惊叹号!

    是他先胖芽胖的啊喂!

    励远从地上爬起来,伸手拍了下聂相思的肩,”你是个好妈妈。“

    whaaaaaaaat?!

    聂相思眼角抽搐,看着励远。

    励远最后看了看胖芽,就离开了房间。

    聂相思咬咬唇,有点委屈是怎么回事?

    ……

    胖芽现在还,白天就由张惠和容甄滟照看着,但晚上聂相思会抱她去主卧的婴儿床睡,方便照顾她。

    毕竟张惠和容甄滟年纪都大了,聂相思怎么忍心让她们晚上也照顾胖芽。

    聂相思平复心情,心抱着胖芽回主卧时,战廷深已经从书房回到主卧,刚洗了澡从洗浴室出来。

    看到聂相思抱着胖芽,便拿着擦头发的干毛巾干脆利落的擦了擦身上的水分,把毛巾随手一扔,就上前,一把将胖芽从聂相思怀里抱走了。

    聂相思噘嘴,看着人高马大的战廷深抱着胖乎乎的人儿在房间里踱步,隐隐觉得她的产后抑郁症可能要发作了。

    因为她真心觉得,她失宠了。

    励远以前对她多好多体贴,现在呢?

    再瞧瞧现在心肝宝贝似的抱着女儿的老男人……以前都是抱她的好不好?

    都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这还没三十年呢!

    聂相思跟木棍般杵着,嘴巴噘得都能挂茶壶了,两只眼睛睁大,怨念极深的盯着战廷深。

    战廷深抱着胖芽也感觉到了聂相思投来的视线,并且他还看了她几眼,但就是没开口表示下关怀。

    聂相思“失宠”的感受骤然上升到极致,于是,她故意用力踩着地板朝床边走。

    “声点,我女儿睡着了。”战廷深。

    聂相思,“……”可以休夫么!?

    聂相思回头狠狠瞪了眼战廷深,但往前迈的步子到底还是放轻了。毕竟,女儿她也有份!

    战廷深皱眉,看着聂相思走到床边,甩掉鞋子就背对着他躺在了大床,两片薄唇便抿紧了。

    ……

    聂相思都要气睡着了,战廷深才把胖芽心翼翼的放到婴儿床上,细致的给她盖上被子,方回头深看了眼床上躺着的聂相思,走到床边,躺到聂相思身边,抬手关了灯。

    战廷深平躺着躺了近一分钟,便侧转身,伸手搂着聂相思的细腰,把她勾到了他怀里。

    聂相思也挣扎了,但没起一丁点作用!

    聂相思睁开眼,心口起伏加剧,呕着气呢。

    “唉。”

    无奈的叹气声清晰的从后拂进耳畔。

    聂相思轻皱皱眉,忍着没回头看他,也没开口。

    “你这个当妈的,吃自己女儿的醋,好意思?”战廷深亲她的耳朵,浅声。

    聂相思脸蹭的热了,暗哼了声,没吱声。

    女儿是她的,她当然也疼。但她疼女儿的同时,也没忽略他们这几只啊。

    她们呢,心都偏到太平洋去了!

    反正,聂相思觉得自己在这个家的地位,不容乐观!

    战廷深的吻慢慢从聂相思耳朵滑到她柔细的颈子。

    聂相思啧了下,往前挪。但身体被战廷深占有性的箍着,她愣是一寸都没能挪开。

    “别白费力气了,也不想想,你什么时候挣出过我的手掌心了?”

    聂相思已经相当相当憋屈了,偏战廷深在这时候还专捡刺激她的话。

    聂相思一下子就飚了,故意大弧度的转身,仰起脸瞪他,“你……”

    聂相思这个“你”之后就没了声。

    为什么呢?

    嘴被堵上了!

    战廷深一手搂着聂相思的腰,一手捏着她的一只手腕,吻得非常勇猛有力。

    且在吻她的过程中,战廷深并没有闭眼,而是直直盯着聂相思愕然睁大的双瞳,将眼眸里的一片炽热火海通通递传给聂相思。

    聂相思心跳不受控制的加速,加之呼吸受阻,身子也跟着软了三分之二,软塌塌的窝在战廷深坚硬宽阔的胸膛。

    感觉到聂相思呼吸严重困难,再不松开她,她就会窒息般。

    战廷深才缓慢从她唇上移开唇,单手抚着她的脸,一双黑眸宛若旋涡深深吸附着聂相思,声音又性感又男人的,“我对你的在乎,你感受到了么?”

    “……”

    至此,聂相思光荣沦陷!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