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441章 甜番之取名记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聂相思生了个九斤多的胖姑娘,姑娘比两个哥哥刚出生那会儿加起来的体重就轻了不到半斤。

    聂相思生产后伤口缝合好转到病房,麻醉药效完全散去醒来,战廷深把姑娘抱来给她瞧,看到姑娘的第一眼,聂相思脸上的表情相当一言难尽。

    那一眼后,聂相思就笑场了,笑得她伤口上的疼意直窜到脑仁。

    讲真!

    实在是太胖了!

    她们家的胖芽绝对是她在现实生活中见到的刚出生的婴儿中最结实最胖的,几乎脖子都看不到,胳膊上的肉都是一节一节的堆着,别提多喜乐。

    战廷深见聂相思笑得手放在腹部,眼泪直掉,知道她是又疼又被姑娘逗乐得不能自已,担心她把刚缝合的伤口笑裂了,战廷深赶紧把姑娘抱走了。

    ……

    聂相思已经不是第一次剖腹产,生时勤时聿时,她本身的情绪很低,整个人有些木讷,身体的感知细胞像是坏了,或者她沉浸在自己悲观的情绪中无法自拔,所以倒真没觉得有多疼。

    但是这一次生完胖芽,聂相思是真疼,头三天疼得她一口水都喝不下去。

    第四天就得下床走动。聂相思实在六七天后才感觉疼意才慢慢降低。

    一个礼拜后,聂相思出院,战廷深直接将聂相思接到了高级月子中心坐月子。

    从聂相思生产到聂相思坐月子期间,战廷深几乎都陪在聂相思身边,寸步不离,简直是完美男人的典范!

    胖芽还是很胖,且白得逆天,好在五官慢慢开了,显出大眼睛翘鼻子殷桃嘴来,倒也跟粉团子似的,特招人逗。

    聂相思每天不用花费心思找乐子,只要把胖芽往她身边一放,她光是看着她就能乐上一天。

    聂相思在坐月子期间,除了战曜盛秀竹以及容甄滟,战廷深是严禁其他人来月子中心看望聂相思的。

    为什么是除了战曜三人?

    很显然的。

    她们三个完全不关心战廷深的意见。

    战廷深就是不准她们来,她们也照来不误。嗯,就是这么任性!

    这天,战曜容甄滟盛秀竹三人又约着喜滋滋的来了。

    战廷深眉头明显的皱了下,但被战曜三人集体无视,一股脑的堆在婴儿床周围看胖芽,你一言我一语的逗她。

    “哎唷,我们家的公主真可爱。老夫人您看,这双眼睛多漂亮,随我们家老三。”

    “是么?我觉得像我们家思思多一些,又大又圆,你看看,哎呀,睫毛好长,哎哟哟,太奶奶的宝贝儿对太奶奶笑了,她赞同我的诶。”

    盛秀竹,“……”

    聂相思扶额,无奈又幸福的笑。

    “芽儿,我是太爷爷,还认得太爷爷么?”

    ”咿呀呀呀……“姑娘伸出一只嫩嘟嘟的爪子隔空抓战曜,粉粉的嘴角边还淌着口水。

    “哈哈。”战曜乐得啊,赶紧把自己的手指塞到姑娘软嫩嫩的掌心里。

    姑娘立刻抓紧,还咿咿呀呀的摇着战曜的手。

    “爸,您看芽儿多喜欢您。”盛秀竹笑着给姑娘擦口水,满眼的慈爱。

    “呀呀……”

    像是为了应和盛秀竹的话,姑娘呀呀的冲战曜叫了两声。

    战曜心都要化开了,真是恨不得把心都挖给这嫩呼呼的姑娘。

    围着胖芽逗了会儿,三人才转到聂相思床边坐下。

    “相思,真是辛苦你了。”盛秀竹感念的握住聂相思的手,慈爱。

    聂相思望了眼在一旁杵站着颇有点想撵人的战廷深,微微扯唇,看向盛秀竹,“妈,这样的话您每来一次,都要上一次。胖芽是我的女儿,我真的不觉得辛苦。”

    “刚剖腹那几日你都难受成什么样了?疼得吃不下也睡不好,妈看着心疼。”盛秀竹真心道。

    聂相思傻气的笑,“现在已经没那么难受了。”

    “你呀,总是这么会宽慰人。”盛秀竹叹息。

    “我的是真的。”聂相思对她眨了下眼。

    盛秀竹便拍拍她的手,慈和的笑。

    “对了,励远时勤时聿这几天怎么样?”聂相思看容甄滟。

    “有你婆婆和战老爷子坐镇,几个家伙乖着呢。就是每天会轮番问你们什么时候回去,想你们得紧。”容甄滟笑眯眯。

    聂相思也笑,对战曜和盛秀竹道,“爷爷,妈,让你们操心了。”

    “都是一家人,客气的话就省了。”战曜摆摆手,眼角眉梢都挂着宠爱,“你啊,就安安心心的坐月子,其他的事就交给我们几个家长。”

    “是啊是啊。”盛秀竹和容甄滟同时附和。

    聂相思大眼盈盈带笑,看着战曜三人,打从心里觉得自己真的很幸运,很幸福。

    “对了廷深。”

    战曜突然坐正,双手规整的放在大腿上,望向战廷深道,“芽儿的名字你想好了么?“

    战曜这话一出,其余六只眼睛也齐齐瞄向战廷深。

    战廷深很淡定,挑眉一个一个看过去,最后看着战曜,眼廓轻然缩动,“我暂时还没有想好。爷爷有什么好的提议么?”

    “我呀?”

    战曜咳嗽了声,故作深沉,故作矜持的皱眉想了想,,“我倒是有个想法。当然,只是我个人的想法。”

    战曜话到这儿,还故意卡住不往下了。

    战廷深就盯着战曜不话。

    倒是容甄滟忍不住了,问道,“老爷子您的想法是?”

    “……”

    战曜看看聂相思,见聂相思睁着一双明净大眼期待的看着他,登时那什么有点被瞒住了。

    于是清了清喉咙,“芽儿的名有了,芽儿。”

    聂相思其实是想叫胖芽的,但被包括战廷深在内的所有人否决了。

    没办法,胖芽胖是事实,但他们选择视而不见,觉得胖不适合胖芽。

    而且胖不用也就算了,还非得把胖改成,叫芽儿~~

    对此,聂相思微笑脸。(芽儿:感觉不是亲妈!)

    所有人都看着战曜。

    战曜很是享受目光聚焦在自己身上的感觉,又故意的停顿了会儿,感觉差不多了,才继续,“我在家闲着无聊,就随便翻了翻字典,想了几个大名,其中有三个我自己是比较满意的。”

    “哪三个?”盛秀竹问。

    “着急什么!”战曜乐。

    盛秀竹,“……”

    “咳咳。”战曜又把背打直了直,道,“战梓菍,战思葶,战时烟。“

    战曜刚完,便睁大双眼看着聂相思几人,眼神里折射而出的期待不要太强烈。

    “战梓菍,这个名字?”容甄滟不解道。

    “是这样,我给你们解释一下。芽儿呢,正好是凌晨零点零分出生,也就是子时。这个梓谐音子,菍谐音聂,思思的姓氏。”战曜道。

    “噢噢,明白明白。”容甄滟笑了,“我觉得这个名字不错。”

    盛秀竹也点点头,问战曜,“战思葶里的思,是相思的思,葶谐音廷深的廷吧?”

    战曜笑了笑,给了盛秀竹一个欣赏的眼神,“没错。”

    “噢~那我觉得也是不错的。”盛秀竹是对聂相思的。

    看样子,容甄滟是比较倾向战梓菍,而盛秀竹则似乎更喜欢战思葶,可能战思葶听着要斯文些。

    但是聂相思自己,倒更喜欢战时烟这个名字。(某十一:我肯定不会承认取这个名儿我是有私心哒,哈哈)

    毕竟时勤时聿都有个“时”,姑娘的名字里有个“时”正好跟哥哥们合上了,这三名字旁人一听就知道三兄妹。

    聂相思抿抿嘴唇,去看战廷深。

    她心仪战时烟这个名字,但容甄滟和盛秀竹又各有偏好,她怕了不利于和谐。

    所以像这样不利于和谐的事,还是交给某人去做吧。咳咳。

    战廷深挑挑眉,尽管聂相思只是看着他没话,但她心里藏着的九九战廷深却是清楚的。

    战廷深便看向战曜,“爷爷,在这三个名字你应该都找人算过吧?

    战曜,“……”被发现他根本不是随意翻的字典,而是认认真真翻了好多天字典取的!而且这几个名字他确实也都请大师……算过。

    战曜脸上的表情有那么丝丝的不自然。

    毕竟他这个当父亲的又没有委托他取孩子的名字,他积极个什么劲。

    战廷深把战曜脸上的不自然瞧得清楚,薄唇几不可见的挑动了下。

    “老爷子,您还去算过啊?您真是有心。”容甄滟惊喜的看着战曜,对战曜此举相当的感觉。

    “嘿……”

    战曜抿抿唇,不太好意思的瞄一眼战廷深,,“芽儿是我曾孙女,给她取名字我这个当太爷爷的不能不上心。”

    “芽儿有您这样替她着想的太爷爷,是她的福气。”容甄滟。

    战曜脸都被夸红了。

    聂相思温暖的看着战曜,“爷爷,我替芽儿谢谢您。”

    “嗨……”

    战曜摆摆手。

    “那爸,您去算之后,这三个名字中,哪个最好啊?”盛秀竹盯着战曜,期待问。

    战曜立刻兴致勃勃起来,望着几人,“其实吧,这三个名字都挺好的。用哪个名儿都不用。不过要最好的,当属战时烟!”(某十一嘚瑟的抖腿)

    聂相思一听,一双眼登时放光,两边嘴角控制不住的往上扬,去看战廷深:三叔,听到了么,听到了么,是战时烟诶。

    战廷深看着聂相思那兴奋样儿,也是忍不住扬眉,伸手摸了下聂相思的脑袋。

    容甄滟和盛秀竹虽都丢丢失落,但都很快接受了,毕竟什么都比不了将来孩子好。

    于是乎,胖芽的名字就这么定下了,就叫:战时烟!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