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440章 宝贝儿,我爱你 大结局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聂相思将谢毅阳脸上的犹豫看得很清楚,于是她没有再继续什么,过犹不及的道理她还是懂。

    谢毅阳看着聂相思,神情慢慢变得紧绷,他看了眼始终一言不发的战廷深,对聂相思道,“云溪没了,我和如烟年纪也都大了,我们需要这个孩子的陪伴。我可以对外宣称,孩子是我跟如烟领养的。”

    聂相思心下冷笑,表情不变,“我很理解你的心情。但是我觉得,您若是坚持留下孩子,无异于给孩子的母亲留希望,同时这也会是您未来的一个不确定的变数。所以我建议您,慎重。”

    “他毕竟是我的亲生骨肉。”谢毅阳沉着眉。

    聂相思挑眉,“我重申一遍谢先生,我真的只是跟您提个建议,最终的决定权还是在您手上。您放心,我可以给您百分百的保证,不会将此事泄露出去。”

    聂相思着,对谢毅阳莞尔一笑,“这样吧谢先生,您自己仔细考虑。如若您觉得我的提议可行,随时给我打电话,我很乐意为您处理这件事,绝不会让她成为您的后顾之忧。”

    “……”

    ……

    聂相思将自己的目的跟谢毅阳明后,还和战廷深同谢毅阳一起吃了顿饭,随后一同离开的明月阁。

    甚至于,聂相思亲自送谢毅阳上的车,看着他的车从眼前驶离,聂相思脸上维持着的微笑瞬间消失,只留下满脸的寒冷。

    “回家。”

    战廷深伸手握住聂相思的肩,将他往大衣里搂,低头吻了吻她的发顶,。

    聂相思盯着谢毅阳开车离开的方向,突然,“这是最后一次,绝没有下次。”

    战廷深轻顿,低头看聂相思。

    聂相思轻吸气,抬眼看战廷深,对他扯了扯唇,“从今以后,她的事,跟我无关。”

    战廷深用另一只手捏捏聂相思的下巴,半搂半抱着聂相思朝车里走。

    “老公,我好久没吃你煮的面条了。我刚没吃饱,你回家给我煮个面条好不?“

    “不好。”

    “……胖芽想吃。”

    “嗯。”

    “我这是失宠了么?”

    “你呢?”

    “……突然有点悲伤。”

    “……”

    ……

    聂相思和战廷深见过谢毅阳后不到两天,谢毅阳的电话便打了过来,告诉她,他接受她的提议。

    谢毅阳会接受在聂相思的意料之中,所以听到谢毅阳这样时,聂相思反应很平静,让谢毅阳放心,一切她都会安排好。

    在那次与谢毅阳的见面过程,聂相思只提到谢毅阳在外面女人,并且女人已经怀上了他的孩子外,只字未提谢毅阳将温如烟整容成他前妻的模样。

    她之所以不提,不是因为她不想提,而是知道,她提了,只会让温如烟更悲剧。

    从头到尾,聂相思只是提议让谢毅阳和外面的女人断绝联系,并没有干脆让他和温如烟离婚。

    如果同样的事发生在她身上,她真的会毫不犹豫的选择离婚。

    但温如烟不是她。

    而她又太了解温如烟软弱圣母的性子。

    如果让温如烟知道谢毅阳一直表现出的对她的在乎和爱,只是因为他把她当成了他的前妻,温如烟必然备受打击,一蹶不振,甚至会选择轻生终结这样的痛苦。

    在目前的情况下,温如烟根本不会跟谢毅阳离婚,任何人的强硬都没办法让她硬气一回离开谢毅阳。

    所以聂相思根本想都没想让谢毅阳干脆和温如烟离婚算了。

    而她只是想办法让谢毅阳彻底割断他和那个女人以及孩子的联系,希望温如烟的余生不会过得那么悲惨和辛苦。

    聂相思在这么做时,并不确定能不能彻底改变这样的局面,但她这是她现在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

    如果温如烟和谢毅阳后面的发展并没有按照她设想的方向,温如烟注定会被谢毅阳狠狠伤害,那她也能问心无愧!

    ……

    聂相思怀孕九个月,肚子大到逆天,走路都困难,顶着个加加加大号的大肚子,晚上休息别提多酸爽。

    眼看着一天天的快生了,容甄滟不放心,愣是“舟车劳顿”的让聂臣燚送她到潼市来了。

    盛秀竹和战曜也是紧张得不行,也跟着暂时搬进了别墅住着。

    聂相思登时成了家里国宝级的重点保护对象。

    就连励远时勤时聿几个家伙,放学回家也不想着游戏啊玩啊,就守着聂相思的肚子瞧。

    因为聂相思和战廷深并没有跟任何人透露肚子里怀的是男宝宝还是女宝宝,于是自打一大家子人住在一起开始,讨论聂相思肚子里的孩子是男是女便成了每天必不可少的话题。

    其中,三只的一致觉得聂相思肚子里的一定是个萌妹,而战曜盛秀竹以及容甄滟则觉得聂相思怀的是男孩儿。

    至于评判的依据么?咳咳,每天都在变!

    ……

    温如烟大约是事事如意了,离那日到别墅见聂相思诉苦已经过去一个多月,聂相思再没见过温如烟。

    聂相思对温如烟的这种行为已经看透了,偶尔想起温如烟,只是冷笑带过,心底并不起波澜。

    战廷深原是打算预产期前半个月便让聂相思住进医院,聂相思觉得半个月太夸张,和战廷深撒娇改成了提前十天。

    预产期前十三天夜里。

    聂相思晚饭吃得挺多,饭后还跟战曜盛秀竹以及容甄滟去花园散了半个时步,心情很是舒爽。

    夜里九点过,几个老人家和三个家伙都睡下了。

    聂相思在战廷深的帮助下洗了个澡,趁战廷深洗澡的时间,坐靠在床头摸着肚子跟胖芽聊天,打算等战廷深洗澡出来后一起休息。

    “胖芽儿,你两个哥哥在妈妈肚子里的时候都没有你一个大。所以哥哥们从妈妈肚子里出来时,很瘦,看着特别可怜。你是不是觉得哥哥们太可怜了,所以你在妈妈肚子里的时候就可劲儿吃,可劲儿长?”

    “胖芽儿,你这样可不行。妈妈跟你噢,胖容易,想瘦可就难了。”

    “哈,妈妈是不是操心太多了?”

    “还有,你肯定觉得你妈我是个唠叨鬼,哈哈~~”

    战廷深洗完澡从洗浴室出来,就见聂相思坐在床上傻乐。

    扬了扬长眉,战廷深走了过去,俯身便亲了下聂相思的唇,而后往下,在聂相思肚子上亲了口,,“别跟你妈妈一般计较,你妈妈年纪,所以难免幼稚一些,咱们不要嫌弃她,嗯?”

    聂相思,“……“好气啊!

    ……

    聂相思和战廷深睡的时候是十点左右。

    约十点半的样子,战廷深忽然听到耳边传来细细的嘤咛声。

    战廷深蓦地睁开眼,一下从床上坐起,啪的打开床头灯,去看聂相思。

    这一看不要紧,战廷深惊得心跳都快停了。

    聂相思满头大汗,一张嘴已经发白,嘴里唔唔的发着声音。

    战廷深大约前三十五年都没经历过这样的时刻,因为此刻,他大脑一片空白,转向聂相思的身体都处于半僵硬状态。

    聂相思很疼,疼得不出话,甚至疼得眼睛都睁不开。

    直到聂相思牙龈开始打颤,上下牙齿碰撞发出噔噔的声响,战廷深才猛地一个提气,终于醒过神来。

    战廷深当机立断掀开被子下床,鞋子都没穿,直接和着被子心翼翼将聂相思抱起,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朝门口冲了出去。

    在这个过程中,战廷深呼吸都是没有的,一张脸绷沉得像是要去砍人般。

    “张姨,张姨……”

    战廷深冲出房门,便沉沉叫张惠。

    张惠何时听到过战廷深用如此迫急的声音话,一听到,也是一下子从床上翻腾了起来,边扯衣服边跑了出去。

    张惠出来,只看到一抹黑影从她眼前掠过。

    接着,战廷深紧绷的声音从外传来,“打电话给闻青城,告诉他,让医院的医生都给我候着!”

    “是不是思思快生了?”

    盛秀竹和容甄滟几乎同时从房间出来。

    紧跟着战曜也出来了。

    再然后,励远时勤时聿也从儿童房出来了。

    张惠懵然的神经是在听到盛秀竹这话时,才骤然清醒,麻利儿的冲向座机,拿起座机拨出闻青城的号码

    ……

    聂相思十一点到逸合医院,十一点零五分进的产房,医生根据聂相思送进医院时的情况,果断决定采取剖腹产的方式。

    从打麻药到剖腹的整个过程,战廷深都陪在聂相思身边,亲眼目睹了剖腹的过程。

    如果要问战廷深当时的心理感受,只有四个字:触目惊心!

    零点零分零秒,孩子响亮的啼哭声充斥了整个产房。

    家伙不负众望,胖得像尊弥勒佛,两只胖拳头紧紧拽着,哇哇大哭。

    护士和医生看得直乐。

    护士将家伙清洗了,用干净的毯子包着,本想抱去给战廷深看看,可战廷深却只盯着手术台上意识朦胧的聂相思。

    护士只好作罢,抱着家伙走出了产房。

    产房外,容甄滟战曜盛秀竹以及翟司默楚郁等人的声音隐隐约约传来,每个人的声音都夹杂着喜悦和喜欢。

    战廷深却眼眶温热,一只手握紧聂相思的手,一只手轻轻抚聂相思苍白的脸,慢慢倾身,吻她的太阳穴,侧脸,最后将轻颤的薄唇印在她耳畔,“这是最后一次。宝贝儿,辛苦了,我爱你。”

    聂相思身体内的麻药还没完全散去,她脸动不了,双眼也只是微微拉开了一道缝,可战廷深的话,她一字不落的,听得很清楚。

    她在心里对他,“因为是你,所以无论多少个孩子,我都愿意为你生,我不怕疼。”

    “三叔,我也爱你!”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