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437章 你这样会失去我的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离开监狱,陆兆年在门口抽了根烟,便开车去了逸合医院。

    战瑾玟醒来已经快半个月,她的身体已经恢复如常,没有大碍。但整个人的神经状态很紧绷,很敏感,一丁点声响都有可能刺激到她,令她崩溃发狂。

    因此,战瑾玟所住的病房楼层必须保持绝对的安静,连原先住在这层楼的病患都被医院安排到别的楼层。

    陆兆年到病房时,战瑾玟抱着枕头缩坐在病房角落,整张脸掩在枕头后,连根头发丝都没露出。

    陆兆年在病房门口站了半响,方抬步朝战瑾玟走去。

    尽管他已然刻意将脚步声放轻,可房间里太过寂静,他的脚步声仍是惊到战瑾玟。

    战瑾玟躲在枕头后开始瑟瑟发抖,口出发出惶恐的呜咽声。

    陆兆年握了握掌心,走到战瑾玟面前,蹲了下来,“别怕,是我。”

    这大约是陆兆年认识战瑾玟以来,对她过最温柔的一句话。

    战瑾玟整个大弧度一颤,旋即扔掉手里的枕头,一下扑冲到陆兆年怀里,用力抱住他的腰。

    陆兆年背脊倏地僵硬,双手攥得更紧,垂眸看着靠在他胸膛,仰着惨白的脸,惶惶盯着他的战瑾玟。

    战瑾玟一双唇颤抖得厉害,望着陆兆年的眼神充满了害怕和胆怯。

    陆兆年眸光轻顿,攥紧的双手缓缓松开,抬手握住战瑾玟的双臂,扶着她从地上站起,坐到病床上。

    在这个过程中。

    战瑾玟始终没有放开陆兆年,抱他抱得很紧,好似将陆兆年当成了拉她出恐惧深渊的那根结实绳索。

    陆兆年也看着她,眸光虽也不温和,但少了些厌恶和疏离。

    或许并不是少了,只是他将这份厌恶和距离,很好的掩饰下了。

    抱着陆兆年的战瑾玟从始至终都没有话,而陆兆年亦是保持着沉默,病房内的画面,安静得像是被时光定格住了。

    ……

    第二天,谢云溪已经被执行死刑的消息传来,聂相思既不觉得高兴也没有觉得唏嘘或是可惜,她只是很平静的接受了这个消息。

    据,谢云溪在执行死刑前,已经害怕得不能动,话都不出来,脸色青白,抽搐着,到她强制注射安乐死药剂的那一刻,她双眼已经开始翻白,身体大弧度的颤抖,好似药剂还没起作用,她自己便会因为极致的恐惧窒息而亡。

    谢云溪好歹是知名钢琴演奏家,她突然“凭空消失“不可能没有人探究。

    于是,有关谢云溪“消失”的各种帖子,传言开始在网络上此起彼此的出现。

    在谢云溪死后半个月,战瑾玟出院了,据是陆兆年亲自去医院接的她。

    且之后,聂相思经常在新闻上看到陆兆年和战瑾玟成双入对的出现。

    于是,网络上又开始有称颂陆兆年和战瑾玟感情甚笃,恩爱有加的声音。

    这些声音中,时常也会听到聂相思的名字。

    毕竟陆兆年前不久曾对媒体公开表示,他喜欢的是聂相思。

    聂相思看到陆兆年和战瑾玟频繁出现在媒体视野前,再看到网络上与之相关的一些评论,心头有些疑惑,亦有些些凝重。

    事实上。

    在谢云溪落入法网后,聂相思曾在微信上联系过陆兆年,对他的配合表示感谢。

    但到今日,陆兆年都没回过她。

    聂相思倒不是介意陆兆年不回她信息。

    她只是觉得,奇怪。

    这天。

    战廷深去了趟战氏集团回来,聂相思就焉怏的赖在他身上,难得的粘人。

    战廷深惯常跟聂相思肚子里的胖芽“沟通”了下,才敷衍的亲了亲聂相思,想把人从他腿上挪开。

    聂相思抱着他的脖子,死活不下去,“老公,你这次是不是气得太久了点?都一个月了快,你对我还爱答不理的。你再这样下去,你会失去我的。”

    其实本来可以不用这么长的。

    但聂相思的那套方法用错了。

    “敌”不动我不动的这套不仅没顶用,反而让战廷深下定决心这次非得好好调教她一番不可,省得她一天天的恃宠而骄。

    聂相思心里其实还是有点郁闷的。

    她根本没觉得自己会有那种想法有什么错的。

    在她看来,夫妻之间就应该有商有量。

    若不然,一个家庭,不论大事事她都做不了主,而且连知情权都没有,那她还有什么地位可言?她对这个家的意义又在哪儿?是吧?

    所以聂相思觉得,战廷深这次气这么久,实在是大大大的过了。

    战廷深听聂相思这般,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看着她的黑眸也冷冷淡淡的,“我有生气么?”

    聂相思翻白眼,“你没有生气么?”

    “你既然坚持认为我在生气。那我倒要听听,我是怎么生气的。我没理你,没跟你话,还是更甚跟你分床睡了?”战廷深。

    “……”聂相思眨眨眼,“虽,虽然你没有不理我,但如果我不主动找你,你绝不会找我。我不跟你话,你也不会主动跟我一句话。还有,我们现在是还没有分床睡,你也会抱我,但你却不让我抱你。”

    不仅如此。

    就连亲亲,都是只能他亲,她主动就一定会被拒绝!

    聂相思表示她这一个月的心理阴影面积不是一般的大。

    “我不主动找你不跟你话是因为我忙得没时间找你没时间跟你话。我不让你抱我,是因为你这样不方便。”战廷深从善如流道。

    借口!

    聂相思在心里暗戳戳的想。

    “好了。我要去书房办公了。”战廷深着又要将聂相思从他腿上抱下去。

    聂相思眼珠子快速一转,忙更紧的勾住战廷深的脖子。

    战廷深挑眉,静静看着她。

    聂相思抿抿唇,“我有事想。”

    “什么?”战廷深淡淡问,态度非常的敷衍。

    聂相思瘪瘪嘴,黑润的大眼盯着他,声道,“老公,陆兆年和战瑾玟会结婚么?”

    战廷深眼廓快速缩动了下,随即便恢复如常,眉梢挂了丝凉笑看着聂相思,“你很关心陆兆年和战瑾玟会不会结婚?”

    “哈哈,我哪有。我只是随口问问。”聂相思尬笑。

    战廷深眯眼,“我想起来了。陆兆年一直中意的是你,对你可以是情根深种。”

    聂相思继续尬笑,“老公,陆兆年那会儿喜欢我纯碎是年少无知,这点我懂,我明白。”

    年少无知?

    战廷深都不由得想给聂相思点个赞了!

    也不知道陆兆年知道聂相思把他对她的喜欢归结为年少无知,会作何感想。

    “陆兆年和战瑾玟的婚事我以及爷爷都不会再插手管。是结婚,还是到此为止,全凭他陆兆年自己的决定。”战廷深。

    听话,聂相思目光轻闪,点了点头。

    既然这人和爷爷都不会强硬让陆兆年娶战瑾玟。

    那这么来。

    近来,陆兆年之所以和战瑾玟出双入对,全是他自己的意念。

    只是他的意念中,有多少是出自真心,有多少是出自旁的,那就不得而知了。

    聂相思微吸了口气。

    不过这些都不是她所能管的,只要不是因为这人或是爷爷便好。

    战廷深将聂相思的神情看在眼底,知道聂相思大概是觉得陆兆年和战瑾玟最近的新闻,是他或者战曜给陆兆年加注了压力,是以陆兆年才刻意与战瑾玟一同出现在媒体面前,为他们结婚铺垫。

    聂相思之所以关心这个,也不过是因为感念陆兆年之前出手相帮。

    如果真的是被他或是战曜逼迫,聂相思估计也是想替他两句话的吧。

    ……

    眨眼间,聂相思已经怀孕八个多月,她与战廷深之间的“冷战”不知不觉就破冰了,不像以前,总需要有个仪式什么的,才算真正“和解”了。

    时隔两个多月,温如烟再次到别墅来这天,聂相思心情并不好,是因为在一个礼拜前,夏云舒出事了,她很担心她。

    所以在看到盯着一双哭肿的眼睛出现在她面前的温如烟时,聂相思情绪很低,脸色也不太好看。

    温如烟却似完全没有注意到聂相思情绪上的异样,一到就开始坐在沙发里掉眼泪。

    聂相思倚靠在沙发里,整个人慵懒,也冷,看着温如烟,声线冷静,“哭够了么?”

    温如烟一怔,抬眼看向聂相思,表情凄苦,委屈。

    聂相思一只手撑在沙发把手,拳头抵着自己的太阳穴,目光清冷盯着她,“哭够了就吧,出了什么事?”

    “……”温如烟便是一个剧烈的哽咽,捂着嘴泣道,“我昨天才知道,他之所以这大半年总是往外跑,不是因为什么话剧演出,而是在外面有女人了。”

    有女人?

    聂相思双眼里的冷意更深,蹙眉道,“你确定么?”

    “确定!”

    温如烟重重点头,愤懑道,”那个女人只有二十多岁,很年轻。可是她这个年纪,都可以当他女儿了!他怎么,怎么做得出这种事。“

    “他在外面有女人这件事,是你发现的,还是他主动告诉你的?”聂相思声音沉沉。

    闻言,温如烟眼泪突然成串的往下掉,愤恨道,“不是他告诉我的。是那个不要脸的女人打电话到别墅,跟我挑衅,还嘲笑我是黄脸婆,反狠话让我主动退出,跟他离婚。她还……”

    “还什么?“

    “还她已经怀了他的孩子,九个月,马上就要临盆了。”温如烟话到这儿,蓦地哭出了声。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