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436章 ,你非常好!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聂相思没发现,在她完这句话后,战廷深凝着她的眸光不自觉添了点柔,低哼的那声,仿佛都带着几分傲娇,“看!”

    聂相思犹豫,“老公,在之前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

    “你觉得你现在有资格跟我谈条件?”战廷深。

    “你要是不答应我,我不敢。”聂相思声道。

    战廷深黑睫轻掩了下,“什么条件?”

    聂相思看着他,“无论我待会儿我什么,你都不能跟我生气。”

    战廷深皱眉,“嗯。”

    聂相思深呼吸一口,天真的信了,道,“以前不管什么事,你都自作主张,从来不会过问我的意见,你想做什么就做了。并且事后丝毫不觉得你这样有什么不妥,你一丁点也体会不到我那时候的感受,我不满,你甚至还会觉得我不懂事,无理取闹。所以这次,我也想让你感受下我的心情。”

    几个意思?

    为什么她现在的,跟他几天前在电话里听她跟鬼影的不一样?

    战廷深拢紧眉,盯着聂相思的双瞳里滋滋冒着冷气。

    很好啊!

    敢情她之所以不事先告诉他,是想报复他,让他也尝尝被人先斩后奏的滋味?!

    “聂相思,我还真是看你了!”战廷深拂开聂相思的爪子,冷声道。

    聂相思看着他黑如锅底的脸,悻悻的吞口水,“老公,你了不生我气的。”

    “我没!”战廷深耿直的否认。

    聂相思,“……”纳尼?

    前一刻跟她承诺的是鬼么?

    “聂相思,你行,你非常好!”战廷深怒极反笑,点着头道。

    聂相思,“……”

    “我现在终于体会到你当时的感受了,怎么样?高兴么?”战廷深咬着后牙槽。

    “……不高兴。”聂相思憋着嘴,要哭不哭的看着战廷深。她现在只是后悔,她竟然相信他了。

    “你刚刚不还得意洋洋的么?”

    “……我刚刚并没有得意洋洋。”她很方!

    “你有!”

    “……我没有。”

    战廷深瞪她。

    聂相思可怜兮兮的看着他,贼委屈的,“我真的没有。“

    战廷深盯着聂相思无辜的脸,胸膛急剧起伏。

    他觉得,他人生每一次被气得够呛,都是因为他面前的这个女人。

    本以为她会出一番令他动容感动的话来,谁曾想感动一丁点都没感受到,反而被她气个半死。

    简直就是个魔星!

    ……

    接下来的二三天,聂相思过得很“郁闷”。

    那人分明答应她不生气。可是他不仅生气了,而且还打破了他生气的时长记录。

    这几天,无论聂相思如何讨好他,厚着脸皮主动在他面前晃悠,战廷深愣是没搭理她一下。

    聂相思知道,这次事情“大发”了。

    于是。

    聂相思放弃之前的方针策略,打算重新制作一个哄某人的计划。

    聂相思的计划就是——“敌”不动我不动!(感觉战廷深会气一辈子!)

    ……

    谢云溪犯罪累累,证据确凿,不到一个礼拜,法院的判决书就下来了:死刑!

    不是死缓,而是在一个工作周内,直接执行死刑。

    直到谢云溪执行死刑的前一天为止,包括谢毅阳和温如烟在内,没有任何人来看望过她,为她“践行”。

    谢云溪待在昏暗的单独牢房里,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人生来孤独”这句话。

    此刻的谢云溪对死亡并不感到恐惧,她只是迷惘,甚至有些恍惚分不清现实与虚幻。

    也可以,她对自己真的快死了这件事,没有概念。

    怎么呢?她对自己快要死了这件事感到空白和不真实。她现在明明活得好好儿的,怎么会死呢?为什么会死?她还活着啊!

    咣咣——

    监牢的铁门蓦地从外敲响。

    谢云溪双眼空茫的转向铁门。

    狱警拿着警棍威风赫赫的站在铁门外,另一个狱警正在开门。

    门打开,其中一名狱警道,“3258,有人来看你了,出来吧。“

    一个人只要进了监狱,是没有名字的,有的只是一串冰冷冷的数字代号。

    谢云溪怔着,好似根本没听明白狱警的话。

    狱警不耐,“3258!”

    谢云溪一个激灵,抓着囚衣衣摆慌忙站起,朝门口走了去。

    狱警看着谢云溪,冷哼了声,“像你这样的人还有人来看你!”

    对于狱警的话,谢云溪完全没有感觉。

    ……

    谢云溪到了之后,在看到隔着玻璃坐在凳子上的男人时,往前迈的双腿陡然踉跄了下,惹得站在她身后的狱警忍不住皱了眉。

    谢云溪狼狈站稳,眼泪就滚了下来,手铐铐住的双手更紧的抓着衣摆,目光痴痴盯着男人。

    陆兆年平静看着谢云溪。

    她是谢云溪,可又仿佛不再是她。

    以前的谢云溪,优雅得体,举手投足都透露着她良好的修养。

    现在的谢云溪,一身囚服,头发干枯蓬乱的绑着,一张憔悴恍惚,整个似老了十岁。

    谢云溪亦步亦趋的走到陆兆年对面的椅子坐下,泪流不止的看着他,颤抖道,“兆年,你终于来了。”

    “嗯,我来给你送行。”陆兆年。

    送行?

    谢云溪心头狠颤,眼泪在这一刻凝住。

    陆兆年这一句轻飘飘的话,让谢云溪终于,终于意识到“死亡”的概念是什么。

    死亡就是,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她这个人,她生活的痕迹也会被抹去,她就像不曾存在过的一抹虚无。

    谢云溪脸色煞白,整个人不受控制的抖了起来。

    陆兆年眸光无温看着谢云溪青白蠕动的唇,“你还有什么未完成的愿望么?”

    谢云溪瞳孔一震,盯着陆兆年。

    她有,她当然有没有达成的愿望!

    她最大的愿望,就是能陪在心爱的男人身边一辈子!

    “兆年,兆年我不想死,我真的不想死。”

    谢云溪突然握紧双手,惶恐摇着头道。

    “你不想死,梁雨柔想死么?于敏想死么?温如烟想死么?”陆兆年声音很平静,而恰恰是这抹平静,倒映出了他的冷漠。

    谢云溪低头彷徨痛哭,“兆年,我好害怕。我不想死……”

    “没有人想死。”陆兆年。

    “兆年,你救救我吧,哪怕是坐一辈子的牢……”谢云溪眼神里飘动着对生的极度渴望,声音嘶哑的哀求。

    人兴许只有真的在伸手便可触碰到死神的那一刻,才会幡然醒悟,自己对活着,有多么强烈的渴望和盼望。

    陆兆年脸上没有丝毫波动,“我救不了你,也不想救。这是你应得的下场。”

    “我都是为了你。做这些我都是为了你。兆年,我真的很爱很爱你,我比这世上所有人更爱你。没有人比我更适合留在你身边。除了我,所有女人都不配得到你的爱,更没有资格嫁给你!”谢云溪哑声哭道。

    “你你做的这些残忍狠毒的事都是为了我,是想让我因此对被你们所害的那些人愧疚一辈子么?谢云溪,你让我厌恶!”

    陆兆年目光如冰凉的刀子,盯着谢云溪道。

    谢云溪抱着自己剧烈发抖的身体,眼眶猩红,狼狈不堪的看着陆兆年绝情的脸,“兆年,我是因为太爱你,太害怕失去你,所以才做了这些事。任何人都可以仇恨我,恶心我,但是你不能。你绝对不能!”

    “我为什么不能?事实上,我比那些被你残害的人更痛恨,更厌恶你!”陆兆年一字一字道。

    “为什么?为什么?没有人比我更爱你,没有人!你为什么要恨我,为什么讨厌我?”谢云溪用力摇头,无法接受陆兆年痛恨她厌恶她的事实。

    陆兆年依然毫无所动,“你以爱之名先是差点害死我心爱的女人,后又让我的未婚妻被你亲生父亲凌辱。而你做的这些事,都标榜着是为了我的名义。那这些事到底是你做的,还是我做的?谢云溪,我有什么理由不恨你?”

    实则。

    陆兆年此刻对谢云溪的恨,远比不上对自己的。

    他怎么也想不到,因为我,曾害他心爱之人几次陷入生死绝境。

    第一次的绑架,第二次的车祸,第三次的绯闻……

    聂相思经历的这些,通通都是因为他!

    陆兆年很痛苦,因为他这一辈子大约都没有勇气出现在聂相思面前!

    再一句喜欢她,再一句想跟她成为普通朋友的资格都没有。

    而导致这一切的,是她谢云溪!

    他一直百分信任,从一起长大,视为亲表姐的女人!

    因为谢云溪,陆兆年所受的打击和创伤,远超过谢云溪的想象。

    也许会有人懂他的痛苦和绝望,但绝没有人知道这道痛苦和绝望加注在一个人身上,有多沉重!

    “她们都不值得!聂相思不值得你爱,战瑾玟更不值得你娶!只有我,只有我是真心爱你!兆年,你看看清楚,在这个世上,只有我是……”

    “够了!”

    陆兆年冷声打断谢云溪的话,“你知不知道你每一次爱我,都在加重我对你的恨意?!谢云溪,你就安心的接受法律对你的制裁吧。等你去了之后,我会结婚,会有孩子,我们一家会幸福的,一辈子在一起。”

    “啊……”

    谢云溪捂住自己的耳朵,崩溃大叫,“我什么都没听到,我什么都没听到……”

    陆兆年眯眸,忽然撑在台上,隔着玻璃凑近谢云溪,阴鸷道,“我会尽快删除我脑子里关于你的记忆,一点不剩的删除。”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