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432章 三叔,我爱你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谢云溪,温如烟把你当成心头肉护着宠着,对你比对我这个亲生女儿还要好。你却用她当保命符,不管用就要她的命!她大概做梦都没想到你会这么狠心绝情的对她!”聂相思道。

    “她能在生死存亡的一刻扔下你这个亲生女儿,我为什么不能为了我自己牺牲她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母亲?”谢云溪眯着眼,理直气壮。

    聂相思阴着脸冷笑,“你要这么,那我无话可。谢云溪,我最后跟你一次,这一回,你绝逃不掉!”

    “聂相思,你当真对她无情至此么?温如烟跟我没有血缘关系,可她跟你,确是亲亲的母亲关系!怎么,有她温如烟才有你聂相思。聂相思,你这么善良正直,应该清楚什么叫‘百善孝为先’吧?”谢云溪在这一刻,还在试图利用温如烟服聂相思,求得一线生机。

    聂相思咬牙,双目通红看着谢云溪虽然极力掩饰,但仍止不住浮于脸上的紧绷和慌乱,沉声道,“鬼大哥,麻烦你一定要亲自送她去警察局,亲眼看到她被定罪!”

    “放心丫头。”鬼影郑重。

    谢云溪一张脸刹时苍白如雪,这次开口的声音,慌乱明显,“聂相思,你想清楚,你若是不管温如烟,她就死定了!”

    聂相思却不再理会谢云溪,脸轻绷着,冷若冰霜的转身,头也不回的朝病房门口走了去。

    谢云溪和鬼影只见聂相思走得干脆利落,却并不知道她此刻,内心所承受的煎熬。

    “聂相思,你最好别后悔!”

    看着聂相思走出病房门,谢云溪面容灰白,绷咬着牙根瞪着聂相思的背影道。

    聂相思走出门,轻轻闭了闭涨红的眼,转身便要朝楼层的电梯走去。

    不料刚一转身,视线一抬,便看到了双手插兜,笔直站在门侧墙壁前的高大男人。

    聂相思双腿登时僵住,一对眼睛倏然瞪得老大,震惊的盯着男人沉俊严酷的脸。

    这会儿看到战廷深,聂相思还没感觉到害怕,因为实在太意外,所以除了震惊,都忘了自己该有点别的反应。

    “现在好了么?”战廷深面色严肃,黑眸深沉凝着聂相思红彤彤的双眼,语气却淡淡的。

    战廷深完。

    约两三秒,聂相思才吞咽了咽喉咙,蓦地吸口气,声,“嗯,好,好了。”

    战廷深从裤兜里抽出一只手,伸开长臂,“那就回家吧。”

    聂相思看着战廷深展开的那条长臂,怔了,傻讷讷的没反应。

    战廷深眯眯眼,一步上前,从后抱住聂相思的肩背,直接将她横抱了起来,二话不,大步朝电梯的方向走。

    聂相思紧抿的唇微微张开,从下往上盯着战廷深,口吐气。

    “困了靠我身上睡吧。”战廷深垂眼看聂相思,轻声。

    聂相思本能的往他怀里偎了偎,睁着一双红润的猫眼懵懂的看着战廷深。

    大约也是有些奇怪,战廷深竟然这么平静,而且还抱她,话也这么温柔……

    ……

    聂相思没睡,不是不困,而是眼睛始终闭不上,心头被什么厚重的东西严密的堵着,令她有些喘不上来气。

    战廷深抱着聂相思乘坐电梯下楼,走出医院大门,径直走向停靠在马路边的gtr车旁,腾出一只手拉开副驾座车门,轻柔将聂相思放坐到座椅上,又走到后车座,打开车门,从里拿出一条薄毯,给聂相思盖上,低头在她眉心亲了口,替她扣上安全带,再亲了口,方关上车门,从车头绕过,坐进驾驶座。

    聂相思几分慵懒的靠着椅背,歪着脑袋一眨不眨的望着战廷深,眼神带着些许孩童的懵懂。

    战廷深系上安全带,发动车子朝珊瑚水榭的方向行驶,声线始终淡静,“折腾了大半夜,你不累孩子也累,闭上眼睡觉。”

    “……老公,你真好看,看着你我一点睡意都没有。”聂相思乖乖的。

    战廷深从后视镜睨了眼聂相思,很平静的,“我知道。”

    聂相思一愣,笑了,两只眼睛弯成了月牙,“你对你自己这么有自信啊?其实我只是随口而已。”

    “不可能。”战廷深挑眉。

    “噗……”聂相思头靠在椅背上,盯着战廷深直笑,“老公,我见过自恋的,还真没见过像你这么自恋的。”

    “那是因为自身实力不够。而我对我自己,绝对自信。”战廷深狂妄。

    聂相思从毯子里取出一只爪子,对战廷深比了个大拇指,“老哥,稳!”

    战廷深皱皱眉,“什么乱七八糟的?”

    聂相思吐吐舌头,“你见识少我不怪你。”

    战廷深抽了抽嘴角,实在没忍住,优雅的翻了个白眼,“闭上眼,睡觉!”

    “我睡不着。”聂相思看着他,任性道。

    “……”战廷深从后视镜盯着她,片刻,柔声哄,“乖,孩子困了,睡觉,嗯?”

    聂相思咬咬嘴唇,一副认真思考的模样,几秒后,她才冲战廷深眨眼笑了笑,“好吧。”

    战廷深便腾出一只大手摸了摸聂相思的脑袋。

    聂相思对他笑了会儿,旋即听话的闭上了双眼。

    只是没过几秒,她便将脸缓缓转向了车窗口的方向。

    战廷深见此,眼廓微微缩紧了。

    ……

    约莫半时,车子便停在了珊瑚水榭别墅门前。

    而几乎在同一时刻,聂相思睁开了双眼,一下将身上的毛毯拿开,低头解开安全带,推开车门下车后,便快步朝别墅内走去

    战廷深蹙沉着长眉,抿起薄唇,亦一把推开车门,抬腿下车,大步追了上前。

    在聂相思即将走到别墅门口时,从后蓦地抱起聂相思。

    聂相思惊得低呼,惶然瞪大眼盯向战廷深。

    战廷深双瞳寒肃,沉然看着聂相思,“走这么急干什么?”

    斥完这话,战廷深就抱着聂相思,一脚踢开别墅大门,走了进去。

    一进门,聂相思就,“上楼。”

    战廷深看了眼聂相思,薄唇抿得很直,倒也没什么,换了鞋往二楼主卧而去。

    ……

    刚进主卧,聂相思便轻轻挣扎着让战廷深把她放了下来。

    战廷深放下她后,她几步走到床头桌前,拿起桌面上的手机,打开解锁,快速翻开通讯录,拨出了鬼影的号码。

    鬼影很快接听,兴许以为聂相思想问谢云溪的状况,便没等聂相思开口问,就,“相思,我已经亲自把谢云溪押到警察局,把手里掌控的谢云溪的罪证都呈交给警方……”

    “鬼大哥,谢云溪把谢夫人藏起来的事你跟警方明了么?”

    没等鬼影完,聂相思便压着声音道。

    鬼影愣了下,道,“险些忘了,我这就。”

    “谢云溪很狡猾,如果她不主动出把谢夫人藏在哪儿了,警方或许真的如谢云溪所,根本找不到那个地方。所以最好是让谢云溪开口,主动出她将谢夫人藏匿的地方。”聂相思道。

    “放心吧相思。这件事除了警方会全力调查以外,我也会她跟进。现在谢云溪的犯罪证据已经全数掌握,这一次她绝无可能侥幸逃脱制裁。所以从现在开始,你就听你三叔的,好好养胎,别再操心这些事了,知道?”鬼影道。

    “……我知道了鬼大哥。谢谢你。”

    结束和鬼影的童话,聂相思反身坐在床沿,低头看着手心里的手机,怔怔出神。

    战廷深站在主卧,不远不近的地方,眸光遂然凝着聂相思。

    起码过去五分钟,聂相思一直保持垂视手机的姿势,仿似根本没察觉到战廷深一直凝落在她身上的视线。

    战廷深眯了下眼,许是觉得自己就算这么盯着她看一晚上,以她目前的状况,大概也注意不到他。

    于是迈动步伐,缓步靠近她,手一探,便将躺在聂相思手心的手机拿了过来。

    掌心一空,聂相思愣了下,这才眨着眼,恍然回过了神,抬起头看着站在她身侧的战廷深,“三叔……”

    战廷深盯着她,“谢夫人的事,我明天跟你四哥他们一声。看在你的份上,他们不会袖手旁观。”

    聂相思看着战廷深,眼眶就那么慢慢润了起来,伸手抱住战廷深的腰,“三叔,我爱你。”

    “嗯。”

    战廷深柔声应,抬手轻抚她的长发,“我也是。”

    “我早该想到,她从一回谢家就没了音讯,就已经隐隐约约透着蹊跷。可是三四天了,我都没想到。”聂相思闭着眼。

    “谢夫人对谢云溪确实不错,你只是没想到谢云溪会丧心病狂到对视她为亲生女儿疼爱的温如烟下手。”战廷深低头看着聂相思。

    聂相思双眼闭得更紧,表情隐隐透着难过和自嘲,“或许连她自己都没想到,谢云溪会这么对她。”

    战廷深停了停,握着聂相思的双肩,将她轻轻推开了寸,盯着她缓慢睁开的眼眸,“你为她担心,我能理解。但我不许你因此自责。”

    聂相思咬住下嘴唇,双眼浮出些恐惧,“要是联合警方和我们所有人的努力都找不到她怎么办?她真的会被饿死或是渴死么?”

    聂相思话一落。

    战廷深便凛然低哼出声,霸气道,“我就不信还真撬不开她谢云溪的嘴!”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