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430章 不得不刮目相看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战瑾玟不知是怕还是怒,嘴唇剧烈的抖动,“我现在都这样了,你还想怎么样?”

    “我想怎么样?”谢云溪用刀尖在战瑾玟的颈动脉滑动,“战瑾玟,我实在想不到,你继续活在这个世上的理由。你这种人,活着就是一出荒诞剧,悲剧!”

    “你是三所生的私生子,你瞧瞧现在整个战家还有谁管你?他们巴不得上次你失踪是死在哪个角落了。再看看你如今的模样,你被人玩得进重症监护室了!”

    谢云溪到最后一句话时,语气蓦地重了重,带着耻笑,“如果我是你,还拼命醒来干什么?不如死了算了。”

    “谢云溪,你欺人太甚了。”战瑾玟发着抖道,“虽然你哪个禽兽父亲和姐姐把绑架我欺辱我的罪名都揽在自己头上,看似跟你一点干系都没有。可是我知道,你才是背后指使的那个人!是你要害我!”

    “是我。”谢云溪有恃无恐的承认,眯眼盯着战瑾玟哼笑,“就算你知道是我,可是你有证据么?有么?”

    “在我失踪前我曾去谢家找过你,与你发生过争执。如果我把这些告诉警察,你觉得他们看在战家的份上,会置之不理,不查么?”战瑾玟悲愤道。

    “我跟你发生争执?呵,有谁可以证明?有谁看到我跟你争执了?嗯?”谢云溪抬了抬下巴,冷笑。

    战瑾玟一直在发抖,“我自己可以证明。难道我会谎么?”

    “我喜欢兆年,你为了兆年诬陷我也不是不可能。”谢云溪。

    “谢云溪,人在做天在看。你我都是女人,你让你父亲这么对我,你就不怕日后相同的事十倍百倍发生在你自己身上么?”战瑾玟痛苦哽咽。

    “你以为我跟你一样蠢么?”谢云溪着,眯眼看了眼房门,冷哼道,“我进来有段时间了,未免他们起疑,还要麻烦你战四姐帮我跟他们找个借口,让我能在里面多陪陪你。”

    话间,谢云溪猛地将刀尖抵在战瑾玟的颈动脉。

    刀尖的微凉惊得战瑾玟倒抽了口冷气,惶恐看着谢云溪,“我,我怎么?”

    “你就你身上不舒服,想让我帮你擦擦身子,让他们别担心。”谢云溪信口拈来。

    战瑾玟顿了两秒,压住喉咙的颤抖,对着门口道,“我有事让护士姐帮忙,你们别进来,也不用担心。”

    “好的四姐。”门外很快传来保镖刚硬的声音。

    战瑾玟吸气,目光转向谢云溪,“现在你满意了么?”

    “做得很好。”谢云溪挑眼看战瑾玟。

    “……你这样来,到底想干什么?”战瑾玟哑声道。

    谢云溪像一个幽灵,缓慢低下头,用另一只手拿起战瑾玟枕边的针管,眼眸里闪着莫测的寒笑,“我也不知道我想干什么?”

    战瑾玟恐惧的看着她手里的针管,“那是什么?”

    谢云溪皱了下眉,好笑的盯着战瑾玟,“你怕什么?安眠药而已。”

    “……”战瑾玟压根不信。

    谢云溪挑眉,“你别不信。我只是怕到时候我离开这里的时候你突然大叫,守在你病房门口的两个保镖察觉到异样,还能让我平安离开么?”

    战瑾玟将信将疑的看着谢云溪,“真的只是安眠药?”

    “我为什么要骗你?难不成你以为我敢杀人么?”谢云溪惊讶的盯向战瑾玟。

    “……你为什么不敢?你都能让你父亲对我做那样的事,你还有什么是做不出来的?”战瑾玟战战兢兢道。

    谢云溪撇嘴,“我爸那样对你,你为什么会觉得是我让他这么做的,而不在你自己身上找找原因呢?你看你平时的穿着,多风骚,不是诱人犯罪么?”

    “谢云溪……同为女人,你出这样的话,真让我大跌眼镜!”战瑾玟哽咽道。

    谢云溪目光凝在昏暗夜色下,战瑾玟那张朦胧柔弱的脸,面上浮出几分缥缈的冷笑,“果然是变了呢?难怪兆年来见你一次后,就生出了想要保护你的念头。战瑾玟,其实发生的那件事,你也不亏。”

    战瑾玟已经气得不出来。

    谢云溪用凉凉的细针在战瑾玟脸上滑动,从她眼底折射而出的光益发的阴鸷,“你虽然瘦了,但看着还真比以前好看多了。我怎么就这么不喜欢呢?你为什么啊?“

    “……什,什么?”战瑾玟盯着她。

    “你为什么执意要嫁给兆年?他跟我一样,非常不喜欢你,厌恶你!战瑾玟,你真脏!”谢云溪声音里蓦地多了丝恨意。

    战瑾玟用力咬唇,“谢云溪,你是特意来羞辱我的么?我为什么变成现在这样,是谁造成的?”

    “呵……”

    谢云溪笑了,那笑声宛如刚从棺材里蹦出来的女尸伏在她耳边喘息的声音。

    战瑾玟不寒而栗。

    谢云溪没话,握着针管的手忽的抓着战瑾玟肩上的病号服往下扯,露出一截白皙的肩头,她将针管直直落在她肩下方,就要扎进去。

    “等等。”

    战瑾玟在此时陡然慌张道。

    谢云溪蹙眉,抬眼冷冷看着她。

    战瑾玟抬高下巴喘息,“有一件事我不明白。”

    谢云溪眉头皱得更紧,盯着她,“对发生的事,你什么时候明白过。”

    “我是不明白,但这件事,你肯定明白。”战瑾玟道。

    谢云溪默了几秒,又挑唇笑了下,“无所谓了,反正……呵。行,你有什么不明白的就问吧。”

    “前不久聂相思在往上那些无根据恶毒的绯闻是你让人传出去的吧?”战瑾玟问。

    谢云溪略显奇怪的看了眼战瑾玟,但还是,“没错,是我。”

    “聂相思的绯闻出来的时候我正在国外,而放出那些消息的人正好也在国外。你是想栽赃到头上对吧?”

    “战瑾玟,人果然是要经过一翻磨难和波折,脑子才能开光,你现在聪明多了。”谢云溪。

    “但是……”战瑾玟盯着谢云溪,“就算我在国外,但出了这样的事,三哥首先想到的却不会是我,而是曾对聂相思下过杀手的雨柔姐身上。你巧不巧呢?聂相思的绯闻一出,雨柔姐恰好就在当晚死了。”

    谢云溪听战瑾玟完,倒是对战瑾玟露出几分“和蔼可亲”的笑来,“不错不错,总算不像个蠢货了。”

    “所以,雨柔姐她真的是死于亢奋剂,而不是有人刻意加大了亢奋剂的成分?”战瑾玟道。

    谢云溪盯着战瑾玟,“我不得不怀疑,你不是战瑾玟!”

    战瑾玟眼廓轻缩,眼含泪光看着谢云溪,凄婉道,“如果你经历了我所经历的那些事,还能保持一层不变,我敬佩你!”

    谢云溪眯起眼,又低头看了眼手里的针管,微微伸了下腰,懒散的抬抬眼皮望着战瑾玟,“梁雨柔先前调查过我,知道我是当年从宁安福利院临走的孩子,她要是继续活着,我心里始终放心不下。”

    “梁家落魄了,梁雨柔年纪也大了,过惯了锦衣玉食珠光宝气生活的她,怎么可能甘心过普通人的生活。所以我利用她这个心理,让人给她介绍了一些‘富豪’啊,‘富二代’什么的,做做生意。”

    “那些人有多会玩你应该比我清楚。”谢云溪嗤笑看着战瑾玟,“吃药增加性趣再寻常不过。梁雨柔这辈子是没有翻身的机会了,而她对我而言也就剩下最后那点替我将聂相思的事嫁祸给你的作用了。”

    “其实我在她药里增加了刺激神经亢奋的药分,让她死于过度兴奋,对她来,也算是恩赐了。至少她死前还爽了。你呢?”

    “你杀了人,还在替自己开脱。”战瑾玟不可置信的盯着谢云溪。

    “她的人生已经没有期望了,早死抑或晚死有什么分别吗?”谢云溪浑不在意道。

    战瑾玟看着谢云溪,停滞了几秒后,突然激动的摇头道,“不对,不对……”

    “什么不对?”谢云溪默默的拿着针管在战瑾玟肩膀的皮肤下打着转。

    “我知道你和雨柔姐一直都在利用我对付聂相思。可是四年前聂相思的绑架,以及四年后的那场车祸,难道都是雨柔姐干的么?当时兆年喜欢的人是聂相思,你的继母又对聂相思疼爱有加,以你的性格,你对聂相思的痛恨,绝对不比雨柔姐少。是不是,这两件事,其实是你和雨柔姐联手干的。而事后,你们只是把罪名都扣在我的头上,让我给你们当替死鬼!”

    战瑾玟难以接受的摇头,“那时候,我是真心实意拿你和雨柔姐当姐妹看待。你们怎么可以这么对我?”

    谢云溪抿紧唇,紧紧盯着战瑾玟悲伤愤恨的脸,缓缓眯着眼,“战瑾玟,你的头脑突然变得这么灵敏聪慧,让我不得不对你刮目相看。”

    “以前是我完全信任你们,我有脑子不用。但是我现在清醒了,因为上次的事,我清醒了。”战瑾玟悲愤道,“在知道你喜欢的人是兆年,你又对我对聂相思做了这么多。再联想以前发生的那些事,很容易便想明白了。”

    战瑾玟目不转睛的看着谢云溪,“如果那两件事不是你和梁雨柔联合做的,那么就是像上次聂相思的绯闻事件一样。你躲在黑暗里掌控着一切,在梁雨柔对付聂相思时推波助澜。这样,事情一旦败露,你因为没有任何要这么做的动机,所以根本不会有人怀疑到你头上,从而让梁雨柔也替你背了锅。我有错么?”

    听战瑾玟分析完,谢云溪猛地眯紧了双眼。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