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429章 无法无天了还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战廷深好似只是随口一,完便走到聂相思对面的位置坐下,拿起筷子时,看了眼聂相思,“不饿了?吃吧。”

    聂相思慢吞吞在位置上坐正,眼神心看着战廷深,“007是我以前在榕城杂志社的同事,因为特别喜欢看这部电影,所以杂志社的同事就给他取了这个外号。之前从杂志社离职太突然,一些工作上的交接也没做,他打来是问工作上的一些事。”

    “我知道了,吃饭吧。”战廷深如常给聂相思夹菜,声线清和。

    聂相思垂眼看着碗里的菜,抿抿嘴唇,默默拿起筷子,吃了几口后,忍不住又抬头看着战廷深,“很快就好了。”

    战廷深没话,沉默给聂相思夹菜。

    聂相思双瞳轻闪,也没再什么,低头吃饭。

    这时。

    战廷深才抬眼,看向聂相思,眼眸微深。

    ……

    午饭后,战廷深又去了书房,聂相思方才回到二楼房间,给鬼影回电。

    “没事吧?”鬼影第一句话就问。

    聂相思眼角抽了下,“鬼大哥,你是慕叔身边的第一保镖,高手中的高手,要是让外人知道你这么八卦,真的好么?”

    “丫头,你要么叫我大哥,要么叫我名字。鬼大哥?我听着怎么这么别扭?“鬼影。

    “我还觉得你的名头跟你的形象完全不符呢?你自己咋不改个名?”聂相思笑。

    “行了,我认输。我这个大老粗不过你这个丫头。咱们正事。”鬼影哼道。

    聂相思抿唇,脸上的笑意通通转为严肃,“你。”

    “一切都在你的预料之中。那个人已经暗中买通医院的领导,知道了‘战瑾玟’所住的vip病房号,掌控了医院轮班的流程,以及战瑾玟每日服用药物的时间。我猜,是这两天,她就会有所行动。”鬼影道。

    聂相思眼底浮出冷笑,“她一向做事谨慎,在她行动前,她一定会再三确定。”

    “你放心。医院这边已经安排妥当,有我盯着,绝不会出任何纰漏,绝对让她找不到破绽。”鬼影自信道。

    聂相思扯唇,“我当然相信鬼大哥的实力。”

    “……丫头,这件事真的不告诉你三叔?”鬼影顿了顿,。

    听鬼影提到战廷深,聂相思一下忧愁了,皱眉,出口的语气一下泄了几度,“还呢。刚才你打电话来,我手机忘客厅了,恰巧三叔刚好经过客厅,就拿着手机到餐厅找我,问我007是谁,方死我了。”

    “啥?”

    鬼影直接喷了,“你给我的备注名是007?”

    “……是呀。”聂相思憋笑。

    “你行啊丫头,哈哈,太逗了你。”鬼影哈哈大笑。

    聂相思抿唇哼了下,“鬼大哥,注意你英武的形象,你这么笑会让人看你的。”

    鬼影人高马大,一身的腱子肉,脸虽然也是帅的,可咋一看会给人无尽的压迫感,面相实在不是好接触的那类。谁能想到私底下的他,却是个逗比欢脱的属性。

    简而言之,他的外貌和他的性子,不要太违和!

    “我看谁敢看老子,老子分分钟撬了他的大牙!”鬼影桀狂道。

    聂相思黑线,“鬼大哥,这件事要告诉我三叔,最好的时机其实是我在决定做这件事的时候。当时三叔不允许我擦手,我脑子也是没转过弯,只想着三叔不让我擦手,所以脑子一热就瞒了他。现在计划已经开始实施,这会儿选择告诉我三叔,指不定会怎么样呢。而且……”

    “而且什么?”

    “我想我自己也能做点什么。我不希望遇到什么事,都躲在我三叔身后,看着他在前面为我披荆斩棘……当然,我也不是不甘心被三叔保护。我和三叔未来还很长,我可以这样在三叔背后再躲十年,甚至二十年。可是后面还有第三十年,第四十年,是个人都会累吧。所以我想,通过处理这件事让三叔看到,我长大了,我可以跟他共同面对以后的风风雨雨。而不是让他一个人受累。我想做的,想证明的,也只是这样。”聂相思真情流露道。

    鬼影听完聂相思这番话,沉默了许多,后笑着突然,“我想,你的心意你三叔会收到的。”

    聂相思微愣了愣,后弯起眉眼笑了声,没多想。

    与此同时。

    书房。

    矗立在窗台前的伟岸身姿,蓦地发出一道哼声,随即将手机从耳边拿下,“别以为两句好听的话,我就动容心软不治你!无法无天了还!”

    聂相思要是听到这句话,估计要骂某人一句“铁石心肠”啦!

    ……

    当晚,深夜。

    聂相思许是觉得这晚总会发生点什么事,又或者,谢云溪在今晚就按耐不住付诸行动了,是以躺在软软的床上,怎么也无法入睡。

    约凌晨两点,聂相思放在床头桌上的手机突地亮了起来。

    聂相思蓦地提气,忙身后拿过手机,见是鬼影打来的,聂相思飞快看了眼身边“睡熟”的战廷深,悄然下床,赤脚走到落地窗前,把手机放到耳边接听。

    未免战廷深警醒,聂相思接电话时都是面对着大床的方向,两只在夜里尤显晶亮的大眼眨也不眨的锁着战廷深,声,“鬼大哥。”

    “相思,我在别墅楼下,方便下来么?”

    聂相思是为了怕吵醒战廷深,所以刻意压低了声音。

    鬼影听到,出口时也把声音压得极低,害得聂相思险些没听明白。

    聂相思抽抽嘴角,“发生什么事了?”

    “那个人去了医院。我想这个时候你大概想过去看看。”鬼影。

    聂相思眼皮紧跳。

    没想到谢云溪这次竟然真的这么沉不住气!

    聂相思轻咬唇,看着战廷深犹豫了……三秒,,“好,我马上下来。”

    “我等你。”鬼影。

    聂相思挂了电话,悄咪咪的走到床边,双手撑在床沿,盯着战廷深,“三叔,三叔……”

    喊了两声,战廷深都没反应。

    聂相思吐口气,轻手轻脚的去了衣帽间。

    待她再次从衣帽间出来时,已经穿戴整齐。

    聂相思看了看战廷深,大眼闪过迷惑,不放心的又走到床边,“三叔……”

    战廷深依旧没给她任何反应。

    聂相思这便放了心,哆手哆脚的朝卧室门口走了去。

    不一会儿。

    房门打开又轻然阖上的细微声响传来。

    这时。

    原本闭着双眼陷入沉睡的战廷深,蓦地睁开了双眼,蹙沉着眉从床上跃起,去了衣帽间。

    不到一分钟,穿着黑色长衫和黑色长裤的战廷深疾步从里走了出来,阔步朝门口迈了去。

    ……

    深夜三点多。

    一名护士装扮,佩戴着白色口罩的护士推着医疗推车缓缓朝有两名身着统一服装的保镖守护的vip病房走去。

    护士推着推车走到两名保镖面前,“战姐该换药了。”

    两名保镖退让到两边。

    护士对两人点点头,上前推开病房房门,走了进去。

    走进去后,护士反身将房门关上,并轻然落了锁。

    随即,她推着推车一步一步朝病房中央的病床走去。

    “是来换药的么?”

    护士进来时没有开灯。

    护士往前迈的双脚微微停下。

    到现在,她是真的一点也不怀疑病床上躺着的并不是她战瑾玟。

    因为,这道声音就是她战瑾玟啊!

    谢云溪口罩遮挡下的唇冷扯,重又往前跨去,并没回答“战瑾玟”的话。

    “你为什么不开灯?”战瑾玟又问,嗓音里带着虚弱。

    谢云溪将推车推到病床尾,从推车底层用胶布黏贴着的水果刀扯了下来,又从推车里拿起一枚已经射入药水的针,三两步走了过去。

    在将针管放到战瑾玟枕侧的同时,她飞快坐到病床边,一手猛地捂住战瑾玟的嘴,一手握着水果刀抵在战瑾玟的颈侧,阴测道,“答应我,不要发出一丁点声音,否则我就把我手里的刀插到你喉咙里去!”

    “唔唔。”战瑾玟立时害怕得直发抖,发出轻微的唔唔声,一个劲儿的点头。

    谢云溪缓慢的松开战瑾玟的手,借着从窗口透入的微弱光芒看着战瑾玟。

    战瑾玟似是瘦了很多,脸微微凹陷了进去,可从她的双眼和唇部还是能依稀看出战瑾玟的影子。

    也是。

    出了那样的事,要现在还长得珠圆玉润,那她的心未免太大了。

    谢云溪暗呲,眯眼盯着战瑾玟,“知不知道因为你,我爸爸和我姐都死了。”

    “战瑾玟”压根不敢开口,双眼包满了恐惧的泪珠,不停的看病房门口。

    可惜,病房门是实木的,并非那种上面玻璃下面木质的房门。

    “战瑾玟,你本来就是个烂女人,在这之前不知道跟多少男人苟且过。跟谁睡不是睡,何必装得跟贞洁烈女似的?你该庆幸还有男人愿意碰你!”谢云溪鄙夷的看着战瑾玟,“可是我爸爸却因为碰了你这样的女人死了。我爸爸死得冤!”

    “你,你是谢云溪?”战瑾玟哆哆嗦嗦的开口。

    “你才知道啊。”谢云溪猛地将手里的刀往战瑾玟脖子里送了寸,冷蔑道,“战瑾玟你真是个猪脑子你知道么?战家人的智商你一点没遗传到。像你这种愚蠢又冲动的女人,活该被人当枪使!”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