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428章 鱼上钩了!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谢云溪双眼灼红得似是有火在烧,她用尽全力隐忍着,缓步走到沙发坐下,看着陆兆年放松的俊脸,“瑾玟怎么样了?”

    陆兆年盯着她,“表姐,如果我她情况不错,你信么?”

    谢云溪心尖一抖。

    “这样的事发生在任何一个女人身上,都会是伴随终生的噩梦和阴影。”陆兆年轻皱眉,语调中不难听出怜悯和怜惜,“瑾玟这次醒来变了很多,性子变得沉静了。不过她很坚强,这一点让我钦佩。”

    男人会因为一个女人可怜的遭遇而对其产生怜惜,甚至生出想保护的冲动,其实是很正常的。

    谢云溪看此刻的陆兆年,就是这样。

    谢云溪感觉自己身体内的血液在慢慢变凉,抓着裙子的手的手臂因为用力,骨头都在发出轻微的响声,她张口话,她知道自己了什么,可却听不到自己的声音,“你不讨厌她了?”

    陆兆年看着谢云溪,拧拧长眉,笑,“谁知道呢?表姐,我答应明天早上给瑾玟送早餐,所以我现在得回房休息了。”

    陆兆年浅笑着站起身,睨着谢云溪,“也不早了,表姐也早点休息。”

    谢云溪一张脸迅速变白,抿着的嘴唇打着颤,双眼通红看着陆兆年步伐明快的走进了他的卧室,将房门在她眼前关上。

    一口猩热涌到了她嗓子眼。

    谢云溪伸手扶住自己的脖子,拼命的将那口猩热往回咽。

    谢云溪不明白陆兆年和战瑾玟之间发生了什么,不过一个晚上,就让陆兆年对战瑾玟的态度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难道战瑾玟经过那件事,反而重生变了一个人了么?

    战瑾玟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谢云溪遇到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困惑,同时,又被蚀骨的疼痛包裹着。

    她抬起另一只手臂抱着自己,颤抖的倒躺进了沙发里。

    之后到天亮,谢云溪始终保持着这个姿势,且一整个,她的身体总在隐隐的发着抖。

    天亮了。

    她还是僵硬的爬了起来,去厨房给陆兆年准备早餐,尽管他从来只喝一碗粥。

    待陆兆年从房间出来,谢云溪如常,已经将早餐摆放到了餐桌上,笑盈盈的看着他。

    在这一瞬间,陆兆年内心是复杂的。

    试想一下。

    一个满脸苍白,眼帘下挂着浓浓青黑,分明疲倦至极满腹心思的女人,仍坚持在清晨为你准备了精致的早餐,她看着你笑……

    陆兆年握了握掌心,迈步走到沙发,将外套搭在沙发把手上,朝餐桌的方向走了过去。

    谢云溪望着他走进,伸手替他理了理衬衣衣领,温柔笑着,“坐下吃早饭吧。”

    陆兆年盯着她看了两秒,坐到了餐桌边的椅子上,低垂着黑长的睫毛,拿起勺子就开始喝粥,边喝边,“表姐,你做这么多早餐,我们俩也吃不完,你帮我打包一些,我给瑾玟送去。”

    谢云溪刚要往下坐。

    咋一听到陆兆年的话,谢云溪目光猛地窒了下,好似没听懂般,看着陆兆年。

    陆兆年端起碗,很男人的仰头喝。

    谢云溪目光便只能看到他的喉结上下滑动,很性感。

    然而此时的谢云溪,无心欣赏。

    陆兆年喝完,放下碗,勾唇看着谢云溪,“表姐,麻烦你。”

    谢云溪脸上的表情相当难受,明眼人都能看出的难受。

    陆兆年置若罔闻,从餐桌上放置的纸巾盒里抽出一张纸,看着谢云溪不紧不慢的擦嘴。

    “……好,我去拿保温盒。”谢云溪哽咽的丢下这句话,掉头快步朝厨房走了去。

    在谢云溪转身走掉的那一刻,陆兆年脸上的表情,顷刻消失殆尽。

    ……

    陆兆年出门时,谢云溪提着打包好的早餐送他到门口,将早餐亲手交给他,一句话没。

    陆兆年倒是对谢云溪笑笑,看着她的双眼似是有些深,又似是与平常无异,“谢谢。”

    谢云溪胡乱点点头,转身走了回去,坐到沙发里,背对着陆兆年,腰背挺得笔直。

    陆兆年轻眯眼,没有停留,带上门离开了。

    那道关门声后,宽敞的公寓,一瞬没了声响,寂静,却又仿佛飘动着隐约的阴气。

    谢云溪保持着挺直背脊坐在沙发里的姿势,许久都是一动也不动。

    ……

    珊瑚水榭别墅。

    聂相思拿着本书坐在客厅,翻开,却没怎么看。

    “姐,这本书你拿着快一个时了,我看你连翻都没翻一页。你要是不想看就放放。来,吃点水果。”张惠笑眯眯的,甚是无奈看着聂相思。

    聂相思懒洋洋的将双腿从沙发里放下,把书放到身边,接过张惠递来的叉子,叉了颗葡萄喂嘴里嚼。

    张惠好笑的看着聂相思,“姐,你魂飘哪儿去了这是?回神了。”

    聂相思看了看张惠,抿抿唇上沾着的葡萄汁,,“张阿姨,你有没有觉得咱们家战先生这几天怪里怪气的?”

    “噗。”

    张惠失笑,“先生要是知道你在背后他怪里怪气的,有你好受的。”

    “我又没当着他的面。”聂相思想了想,眯眼盯着张惠,“张阿姨,您应该不会打报告吧?我记得您只有一个儿子。”

    张惠老脸一热,“听不懂。”

    聂相思盯着张惠坏笑,“别以为我不知道。您以前那么帮着我三叔,不就是他帮您儿子解决了工作问题么?现在您儿子在战氏集团班上得好好的,您又没有其他的孩子需要三叔帮忙安排工作,所以我想,张阿姨现在应该跟我是站在一边的吧?”

    “……”张惠老不好意思了,悻悻,“那,那都是多久前的事了。”

    聂相思轻轻哼了下。

    张惠偷看了两眼聂相思,声咕哝,“都夫妻之间相处久了,脾气性子也会越来越像。这话一点不假。”

    聂相思偷笑,抬眼看张惠,“张阿姨,您想什么?”

    张惠盯着聂相思这坏样,叹息,“我想问你,中午想吃什么,我给你姑奶奶做。”

    “哈哈。”聂相思乐喷了。

    张惠见状,也是哭笑不得。

    ……

    中午,张惠做好午餐,叫聂相思吃饭,后又上楼去书房叫战廷深。

    聂相思早就饿了,一听饭好了就先去了餐厅等着。

    战廷深从二楼书房出来,习惯性的第一时间找某个女人的身影,结果没找到。

    战廷深抿唇,阔步朝楼下走。

    穿过客厅时,聂相思放在茶几上忘拿的手机适时震了起来。

    战廷深微微停顿,视线投向聂相思放在茶几上的手机。

    也没怎么犹豫。

    战廷深便走了过去,弯身从茶几上拿起了手机。

    双眼扫过手机上的来电显示时,战廷深表情露出丝丝的怪异。

    只见聂相思的手机屏幕上,清晰的印着三个数字:007.

    战廷深双瞳朝餐厅的方向瞥了眼,便把手机拿到耳边,接听。

    没等他开口,一道神神秘秘的男声便通过手机传了过来,“相思,鱼上钩……”

    “鬼影。”

    手机那端的鬼影,“……”

    鬼影是慕卿窨的影子,从不抛头露面,但只要慕卿窨需要他,他总会第一时间出现。

    白了。

    鬼影身为慕卿窨的影子只有一个职责:保护他。

    世人都知道慕卿窨身边有这么一号人,不过见过鬼影真人的却寥寥无几,便连慕卿窨手下几个得力干将都没见过鬼影的真容。

    而向来,除却慕卿窨要求,鬼影与慕卿窨都是形影不离的。

    思及此。

    战廷深骤然眯紧了眼。

    “张阿姨,三叔怎么还没来?”

    这时,聂相思等不及的嗓音从餐厅传来。

    战廷深沉凉盯着餐厅的方向,声线冷寒如冰,“你现在不必跟我什么,因为稍后我会再联系你。鬼影,听好,事无巨细我都要知道。”

    鬼影,“……”

    “我挂了之后你再打开。”战廷深完就挂,完全不给对方反应的时间。

    战廷深挂断电话后,大约十多秒,鬼影的电话再次打开。

    战廷深眯眼盯着聂相思手机屏幕上“007”这三个数字,冷笑。

    “先生。”

    张惠从餐厅出来看战廷深,见战廷深拿着聂相思的手机,愣了下。

    战廷深面色恢复如常,泰然拿着手机朝餐厅走。

    见此,张惠也就释然了。

    “张阿姨,三叔来了么?”聂相思的声音再次传出。

    张惠冲餐厅内点点头。

    张惠点完头不过几秒,战廷深的身影便出现在了餐厅门口。

    “三……”叔。

    “叔”字还没出口,聂相思就呆住了,瞪大眼惶惶然看着战廷深。

    战廷深双眼一闪不闪的盯着聂相思,走到她面前,将手机递给她,“007?”

    “嗝~”

    聂相思瞄了眼手机屏幕上的007,忍不住打了个“嗝”。

    “不接?”战廷深淡声。

    “……接,要接的。”

    聂相思紧吸口气,一下从战廷深手里拿过手机,放到耳边接听。

    战廷深就站在她身侧,垂眸凝着她。

    “嗯嗯。嗯嗯嗯。”

    聂相思一面对战廷深笑,一面对着手机话筒一阵“嗯”。

    那端的鬼影表示同情聂相思。

    好不容易“嗯”完,挂了电话,聂相思以为终于解脱了。

    不想就听某人冷不溜丢,“007……有点意思。”

    聂相思,“……”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