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426章 老公,我帮你擦头发吧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聂相思心头没来由有些重,看着陆兆年道,“陆兆年,我不想夸赞你,因为我觉得这样的话,你应该听过不少。我只是觉得你应该多给自己一些机会。你值得拥有那些美好,值得被珍视。”

    “谢谢你的祝福。”陆兆年只是笑笑。

    聂相思抿抿唇,“那,我不打扰了。”

    陆兆年直直盯着聂相思,喉结上下滑动了下,艰难的点了下头。

    聂相思伸手关了视频,看着视频在她面前跳闪,聂相思忍不住吐了口气。

    其实。

    她不想将陆兆年牵扯进来,只是这件事,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陆兆年都是关键。

    可以。

    如果没有陆兆年,这件事根本没办法实施。

    聂相思也是有过纠结的。

    但她想,每个人大约或多或少都是自私的。

    最终,她还是为了自己,为了自己想保护的人,为难了一个无辜的人。

    “相思,如果真的是你的那样,这件事我应该负大部分的责任。因此,于情于理,我都不该置身事外。”

    看到微信框里弹出的消息,聂相思轻声叹了声。

    谢云溪筹谋的这一些列疯狂狠毒的事,白了,不过因为一个陆兆年。

    尽管陆兆年对这些事情并不知情,尽管他也无辜。

    可有一点他确是对了。

    他的确有责任去终止谢云溪继续以他爱之名去作恶。

    聂相思想回点什么,可思来想去,都不知道该回什么好,索性便也不强迫自己回复。

    吃完晚饭,陪三个家伙看了电影时间已是不早。

    加之聂相思又在书房跟某人缠磨了半响,此刻在房间里也待了些时间。

    毕竟是怀孕快六月的人,聂相思有些乏,伸了伸腰,关掉电脑,起身离开了卧室。

    回到主卧,聂相思本以为某人还在书房。

    岂料,她一进主卧,就见某人披着浴袍,拿着干毛巾边擦拭滴着水的短发边从洗浴室出来。

    聂相思眼珠子瞪圆,登时有丢丢心慌,谄笑着步朝战廷深走,“老公,你今天这么早就处理好那些公事啦?”

    注意。

    战廷深是披着浴袍出来的,浴袍两襟大大敞开,浴袍又长,偏还是质感的丝绸,丝绸若有似无的往他身上贴,隐隐约约将他身上紧实漂亮的肌肉熨帖而出,看着格外的魅惑人心。

    聂相思走到他跟前,两只大眼定格在他脖子以上,跟个贞洁烈女似的,绝不往下看一寸,“老公,我帮你擦头发吧。”

    战廷深倒也没拒绝,将手里的干毛巾扔给聂相思,自己分开两条大长腿坐到了床沿。

    嗯……其实他浴袍底下,只穿了一件贴身的平角裤。

    聂相思慌里慌张的接住毛巾,本来想站到他身侧给他擦头发。

    却没等她行动,就被他一把捉着扯到了他腿间站着。

    聂相思脸蹭的红成了是熟透的石榴色,傻不拉几一手捏着毛巾,一手羞涩的勾自己的耳发。

    战廷深抬眼淡看她。

    “咳。”

    聂相思舔舔唇,佯作若无其事的伸手给他擦头发,再装作若无其事的,“老公,你身材真好。”

    战廷深眉骨突了突,浅幽幽睨她,“喜欢?”

    “……”聂相思脸都快滴血了,却还是诚实的弧度点了点头。

    战廷深望着她的手肘,把人往前拉了拉,盯着她低声问,“喜欢哪儿?”

    聂相思长睫毛羞涩的一个劲儿眨,含着粉唇声气,“哪儿都喜欢。”

    “哼。”

    战廷深突然冷邦邦哼了声,吓了聂相思一跳,一秒变脸训道,“不要忘了你现在是孕妇,动不动浮想联翩对身体不好,不知道么?”

    对身体不好?

    聂相思脸抖了抖,想把自己挖个坑埋了!

    抿着唇,幽怨的瞪他。

    谁浮想联翩呢?能怪她浮想联翩么?

    明知道她是孕妇还穿成这样故意在她面前现,还把她拉到他中间站着,辣么明显,她一低头就看到了好么?怪她咯!

    “好好擦!”

    战廷深盯着她。

    聂相思眯眼,想把毛巾扔他那张老脸上!

    不过也只是想想,谁让她心虚呢?

    好吧,不心虚的时候也不敢!

    聂相思闭眼,一脸的“忧桑”,在驭夫这一块,她真的是太失败了。

    看了眼聂相思“惆怅”的脸,战廷深黑眸快速浮动了下。

    ……

    深夜,一名装扮简单头戴鸭舌帽的年轻女人走进了逸合医院。

    医院咨询台。

    女人将帽檐压下,露出半张脸和一双大红的唇,“不好意思,我想请问下,战瑾玟战四姐在哪个病房?”

    值班护士奇怪的看着女人,“战四姐是我们医院的重要病人,很抱歉我不能告诉您。”

    “我跟她是很好的朋友。”女人镇定。

    护士还是摇头,“对不起。”

    女人见此,微微停顿,“我很担心她,您能跟我她目前的情况么?”

    “您不用担心,战姐已经没有生命危险,现下已从重症监护室移到vip病房。相信过不了几天就能痊愈出院。”护士道。

    “出院?这么快?”

    女人似是询问,又似自言自语。

    护士看着她,“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我也是无意间听的。不过战姐确实已经醒了。”

    一个的护士,知道得更多,恐怕就有些不正常了。

    女人轻抬起下巴,透过帽檐看了眼那护士,随后又低下头,“谢谢您。”

    护士微微笑了下,“不客气。”

    女人在原地停顿了片刻,方转身埋头朝医院出口快步走了出去。

    看着女人彻底消失在门口。

    护士抿唇,拿起前台的座机,快速拨出了一个号码。

    ……

    女人离开医院,坐进车里,方抬手将头上的鸭舌帽取下扔到了副驾座。

    没了鸭舌帽的遮掩,女人一张脸完整的暴露了出来。

    是谢云溪!

    谢云溪平时的妆容一般比较素雅,像今天这样的浓妆加大红唇,在之前,几乎没有过。

    别,这样妆容的她,乍一看,还真有点不像她谢云溪了。

    谢云溪坐在车里,一手抓紧方向盘,目光幽幽望着医院的方向,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就这样坐了半响。

    谢云溪拉上安全带,开车离开了医院,直奔陆兆年所住的单身公寓。

    到了公寓大楼。

    谢云溪先去了一层公用的洗手间,将脸上的浓妆和红唇都仔细的卸了个干净,随后又站在镜子前,认真的从上到下检查了翻。

    许是满意了。

    谢云溪从洗手间出来,乘电梯去了陆兆年公寓所在的楼层。

    ……

    和聂相思视频通话后,最近本就有轻度失眠症状的陆兆年,今晚是彻底的没了睡意。

    公寓房门被从外打开时,陆兆年正坐在客厅窗台喝酒。

    门开了,陆兆年也没回头望,只从玻璃反光面盯着那个怯然站在门口的女人。

    杵站在门口的谢云溪,此刻满眼泪光。

    她本以为,在他得知她喜欢他后,他会换锁,没想到,他并没有。

    在谢云溪打开房门的那一刻,她激动得险些泪崩。

    谢云溪用力咬了口唇,心翼翼将房门带上,在门口换了鞋,慢步走了进去。

    陆兆年拿着一贯啤酒猛地往嘴里灌,双眼却紧锁着缓缓朝他这边走来的谢云溪,眼眸幽沉。

    谢云溪走近陆兆年,目光贪婪的盯着陆兆年颓废不失帅气的脸,双唇紧紧抿着,不敢开口。

    “战瑾玟醒了。”

    陆兆年忽然。

    谢云溪一颤。

    陆兆年转过头,脑袋低垂着,也没看她,从窗台拿起一瓶啤酒递给谢云溪,“陪我喝点。”

    谢云溪僵缓了好几秒,才伸手接住陆兆年递过来的啤酒。

    “坐。”

    陆兆年看了眼自己对面宽敞的窗台空间。

    谢云溪双眼闪烁,坐到窗台上,抓紧手里的啤酒,看着陆兆年。

    陆兆年再次仰头往自己灌啤酒时,目光才落到谢云溪身上。

    将没入口中的冰凉液体咽进喉咙,陆兆年放下手里的啤酒灌,伸手,“啤酒给我,我给你开。”

    谢云溪心跳很快,尽管她没表现出来。

    默默将啤酒递给陆兆年。

    陆兆年动作熟练的打开啤酒,递回给谢云溪,便眯着眼盯着谢云溪,“这么晚怎么过来了?你一个女人,多危险。”

    谢云溪蓦地捏紧手里的啤酒罐,怔然望着陆兆年。

    似乎没想到,陆兆年还会关心她。

    陆兆年移开眼,拿起啤酒喝。

    谢云溪凝着陆兆年看了许久,才僵硬轻扯嘴角,“你去见过她了?”

    “没有。”

    陆兆年摇头。

    谢云溪眼皮抖了抖,“为什么不去看看?”

    “是要去的。”陆兆年偏头看谢云溪,“不过不是现在。过两天吧。”

    “过两天?”

    “最近有些忙。”陆兆年漫不经心。

    谢云溪盯着陆兆年,“兆年,对不起。”

    陆兆年皱起眉,看着谢云溪,“不关你的事。一切都是白心微和陈屹宽做的。你没必要觉得抱歉。”

    “……可是,他们到底是我的父亲和姐姐。”谢云溪表情难过,哑声。

    “他们已经死了。那件事,已经过去了。既然是过去的事,就不要再提了。”陆兆年语气平淡,没有丝毫的波澜,仿佛这件事,在他这里,真的已经没有任何影响。

    谢云溪盯着陆兆年,声音很轻,“那你,会娶她么?”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