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425章 我不可能拒绝你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战廷深以为聂相思在主卧,不想推开主卧房门,却没看到聂相思。

    战廷深轻蹙长眉,转向主卧旁边的卧室,没有犹豫伸手去拧房门,不曾想竟是拧不开,房门被从里反锁上了。

    战廷深黑眸掠过轻诧,旋即眉宇蹙痕更深。

    “思思,开门。”

    战廷深用脚尖踢了下门,耐着性子道。

    聂相思没回应。

    战廷深下颔绷了绷,黑瞳幽幽盯着房门看了几秒,转身便大步去了主卧。

    不消一分钟,战廷深拎着一串备用钥匙从主卧出来,直接用钥匙打开房门,走了进去。

    只是,战廷深将往里走了两步,便倏地微微顿住了。

    此时。

    聂相思坐在电脑桌前,伏趴在桌上,用后脑勺对着战廷深这边,似是睡着了。

    战廷深眼眸不减深沉,反手将房门轻柔带上,朝聂相思迈进的双腿到底还是放轻缓了些。

    走到聂相思身侧,战廷深浅睨了眼电脑桌上已经黑屏的电脑,并没有去碰。

    约十几二十秒。

    战廷深微躬下身,探臂将聂相思从椅子上抱了起来。

    来也是神奇。

    战廷深踢门聂相思没听见,那么大动静开门她也没反应。

    这会儿战廷深还刻意放轻了动静把她抱起来,人却是一落到他怀里,就揉着眼睛醒了过来。

    战廷深便抱着她不动,垂眸静谧盯着她。

    聂相思脸红扑扑的,不知道是刚醒来的缘故,还是……心虚。

    聂相思眨着眼睛,作出刚睡醒时几分惺忪的模样柔柔看战廷深,“老公,你回来了。”

    战廷深神色不变,“不然,你以为我是幻觉?”

    “……”聂相思一对黑眼珠子凝了下,在他怀里坐直身,伸手搂他的颈子,“下午跟云舒视频,不知道怎么就睡着了。我现在好饿,是不是可以吃晚饭了?”

    战廷深长眉微不可见的挑动,“我就是上来叫你吃饭的。”

    “那我们赶紧下楼吃饭吧。”聂相思仿佛真是饿坏了般,急急。

    战廷深看着聂相思不话。

    聂相思睁大眼跟他对视。

    战廷深便突地笑了下,什么都没,抱着聂相思朝门口走。

    聂相思从下往上盯着他分明坚硬的下颔,一颗心,狂跳。

    ……

    整个吃晚餐的过程中,聂相思都提心吊胆的。

    不为别的,实在是某人时不时就盯她一眼,那一眼,莫名让聂相思心头惴惴的。

    其实战廷深平时也这样,动不动就看她。

    有时候她甚至觉得,他在看别处的时候,也在看她。

    那会儿她没啥感觉,已经习惯了。

    可现下就是不安极了。

    聂相思想,大约是因为做了“亏心事”的缘故。

    ……

    吃晚饭,聂相思待在客厅陪三个家伙玩儿。

    按照往常的惯例,战廷深吃了晚饭,稍作休息,便会上楼去书房“加班”。

    今天吃完饭,战廷深在客厅里跟尊威严的菩萨似的,都坐了半时了,还没有要上楼的迹象。

    聂相思眼珠子快速转动,突然对时勤时聿和励远,“我好久都没陪你们看过电影了,不如我们现在去影音室看动画片怎么样?”

    时聿:“我不想看。”

    时勤:“我可以拒绝么?”

    励远:“……我随便。”

    聂相思扶额,蜜汁尴尬。

    三个家伙看着聂相思,脸都带着坏笑。

    聂相思皱鼻子,故作生气的哼了声。

    她现在是发现了,家里的四个男人共同的乐趣之一就是逗她!一个个都那么坏!

    之后,三个家伙到底还是和聂相思去了影音室。

    从头到尾没收到任何邀请的战廷深表示感受到了丝丝缕缕的“嫌弃”之意。

    当然。

    人都没邀请他,战廷深是谁?

    怎么可能厚着脸皮跟着过去?不符合他霸道高冷的人设啊是吧?

    所以战廷深蹙着两道长眉,表情相当阴郁的……继续坚守在客厅。

    于是。

    聂相思带着三个家伙看完一部动画片从影音室出来,发现某人依旧坐在客厅沙发,似乎连姿势都没变一下。

    聂相思眼角狠狠抽动了几下。

    时勤时聿和励远看着战廷深的眼神也充满了惊奇。

    战廷深面容严肃,看着聂相思和三个家伙,声音冷冷的,“看完了?”

    “……”很显然是看完了。

    聂相思和时勤时聿励远盯着战廷深。

    战廷深面不改色,“好看么?”

    “……”讲真,还不错!

    聂相思眨着眼睛,分别看看时勤时聿励远,没敢吱声。

    毕竟,明眼人都瞧得出来,大总裁心情很不爽啊!

    “这个家,看来有我没我都没什么差别。”

    战廷深冷冷扔下这句话,起身便上了楼。

    聂相思和三个家伙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个个脸上的表情都相当“精彩”!

    聂相思哪敢迟疑,赶紧的追了上去。

    战廷深和聂相思前后脚进了书房。

    书房门关上的一刻。

    楼下客厅响起时勤迷惑的嗓,“爸爸生气了?”

    “为什么?”时聿撇撇嘴,嫩呼呼的脸又是无语又是奇怪的表情。

    励远想了想,分别摸了下时勤时聿的脑袋,一本正经,“爸爸没生气,他是在跟妈妈撒娇。”

    撒娇?

    时勤时聿一脸惊恐的看向励远。

    励远抿着薄薄的嘴,看着时勤时聿煞有其事的点头。

    “嘶……受不了。”

    时聿搓搓自己的胖胳膊,一蹦三跳的冲到沙发,把自己摔了上去。

    时勤也打了个噤颤,“老师,人不可貌相,原来是真的。”

    励远绷着脸,黑润的大眼却渗出点笑来。

    ……

    书房,聂相思跟战廷深的尾巴似的,寸步不离的跟在战廷深身后,在书架里穿梭,“老公,你是我们家的顶梁柱,是我们家的天,怎么会有你没你都没差呢?”

    “你对我来是不可或缺的,对时勤时聿和励远来更是。你自己都想象不到,你对我们而言有多重要。”

    “老公,我了这么多,你理理我好不?”

    “你找什么书啊?我帮你好吧?”

    “老公,老公……”

    “你妨碍我找书了!”

    战廷深蹙眉,不耐的盯着聂相思。

    聂相思,“……”

    “老公,我想不明白,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根本没道理啊。”聂相思委屈巴拉的看着他。

    战廷深眯眯眼,“你继续待在书房,我要找的这本书,大概就找不出来了。”

    聂相思黑漆漆的大眼凝着战廷深,声,“那你要我出去么?”

    战廷深无声无息的看着她。

    聂相思垂垂眼,佯作失落的叹了口气,道,“好吧,我就不继续留下来妨碍你找书了,我出去了。”

    战廷深心头冷笑。

    聂相思瞄了眼战廷深,在原地停顿了几秒,便挺着大肚子转身,一步三回头的往书房门口走。

    战廷深无言,黑眸漆深盯着聂相思。

    聂相思表现得念念不舍,可人一走到书房门口,便立刻拉开门走了出去,犹豫都没犹豫一下。

    书房门带上的一刻。

    战廷深板着脸吸气,“臭丫头,你怎么不去学表演!”

    ……

    聂相思离开书房,将三个家伙交付给张惠,自己便去了她以前睡的卧室。

    进门后,聂相思犹豫了下,还是将房门反锁上了。

    快步走到电脑桌前坐下,聂相思打开电脑,登陆微信。

    果然有n条消息立刻弹了过来。

    聂相思一一点开。

    电脑屏幕上的白光投映到她脸上,将她的脸映衬得分外严肃。

    将这些消息一一回复之后。

    聂相思在沙发里静坐了几秒,还是不放心。

    点开其中一页微信对话框,在心头暗暗打了个腹稿,方将双手放到键盘上,敲字,“很抱歉让你做这样的事。如果,我是如果,你觉得为难,或是不方便,你可以拒绝我没关系。”

    聂相思这条微信消息发出去,那端没有回复,而是直接弹了个视频邀请过来。

    聂相思怔住了,盯着屏幕。

    随即,对话框里跳出一条文字回复:“相思,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只是觉得,这件事我们或许该当面谈。我知道你现在不方便出来,所以我想我们可以开视频谈谈。”

    聂相思轻咬唇,同意了视频邀请。

    视频连接后,很快,视频框里出现一张英俊却也忧郁的脸庞。

    聂相思看着他,眼波轻闪。

    “看到你,感觉像做梦一样。”陆兆年眸光压抑盯着聂相思,苦笑。

    “……陆兆年,刚才我跟你的,都是认真的。如果你觉得……”

    “我不可能拒绝你。相思,你的计划,我会全力配合你。”陆兆年道。

    聂相思微愣,半响,对陆兆年礼貌笑了下,“谢谢。”

    陆兆年一双眼始终没从聂相思脸上移开。

    聂相思垂着眼皮,表情看着自然,却也不那么自然。

    “相思,虽然先前你明确,跟我不可能成为朋友。但是在我心里,始终有一个位置……有一个朋友的位置是独独留给你的。”陆兆年深深凝视着聂相思,沙哑着嗓音缓缓。

    聂相思抬起眼皮看了眼陆兆年,不知道该什么。

    “你面对我,真的不需要有任何负担。我是个成年人,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所以不管我决定做什么,责任全权在我自己。”陆兆年盯着聂相思,笑道。可是那笑,分明也藏着无尽的压抑。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