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424章 只是心口有点疼而已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温如烟先是一怔,随即悚然盯向谢云溪。

    那样子好似在质问谢云溪,这件事也是你做的么?!

    谢云溪欣赏般看着温如烟震惊惊恐的脸,扬着眉头道,“你聂相思是不是太好命了?都这样了还死不了。”

    “疯了,你疯了!”温如烟只觉自己所有的认知和三观都被谢云溪狠狠的冲击了翻。

    她难以相信,世界上竟然还有这样疯狂的人存在!

    “不是我疯了,是你们一个一个都太蠢!”谢云溪嗤笑。

    “等等……等等。”

    温如烟颤抖的伸手抱抱自己的头,双眼殷红盯着谢云溪,“你,你梁雨柔的死,也是你干的?”

    “没办法。如果梁雨柔不死,我怎么把在网上爆料聂相思那些充满冲击性谣言的罪名扣到战瑾玟头上?”谢云溪撇嘴。

    温如烟猛地往后退,望着谢云溪的目光,就像在看一个没有人性可言充满罪孽的恶魔,“上次相思的流言也是你弄出来的?谢云溪,你太不可理喻,太可怕了。”

    “如果我不这么做,我想不到更好的办法,刺激战廷深对战瑾玟出手!聂相思是战廷深唯一的软肋,只有真正伤到聂相思,战廷深才会失控,才会暴怒!”

    谢云溪无谓眯眼,“只不过我还是失算了。因为我没想到,战廷深竟然没有按照我设想的对付战瑾玟,他甚至相信不是战瑾玟做的。战廷深不对付战瑾玟,战瑾玟势必要跟兆年结婚的。”

    谢云溪冷酷看着温如烟,“我怎么能眼睁睁看着我心爱的男人娶一个他根本不喜欢,甚至厌恶至极的女人?我做不到啊!”

    “所以你就绑架了她,毁了她,让她再不能跟兆年结婚了是么?”温如烟失望又惶然的看着谢云溪道。

    “不不不。”

    谢云溪蓦地几步走到温如烟面前,伸手一把拽住她的手。

    “啊。”

    温如烟吓得低呼,耸高肩恐惧的看着她。

    “我那时候并没有想过毁掉战瑾玟,我只是想让我爸爸将战瑾玟藏起来,等到她和兆年约定领证的时间过了,再将战瑾玟放出来。她们错过了那次领证,自然不会匆匆忙忙就决定领证,肯定是要重新挑一个日子再去民政局结婚。可那段时间,谁知道又会发生什么呢?我还有时间准备不是么?”

    谢云溪一脸的遗憾,“都怪我爸,他骗了我,也骗了我姐,我们都被他给骗了你知道么?”

    温如烟,“……”怕得要死!

    “原来当年福利院的事是真的,我爸他真的是猥亵儿童的变态,警察没有冤枉他,他一点也不冤。战瑾玟其实还是很漂亮的是不是?她就在我爸眼皮子底下,我爸就,就……呵。”

    谢云溪到这儿,突然对温如烟露出一个阴测测的笑。

    温如烟心脏抖得快碎了。

    谢云溪摇摇头,丢开温如烟的手,往后边退边,“我爸他现在虽然死了。可是,是他毁了我!如果不是他,我不会暴露得这么快,兆年也不会因为知道我喜欢他而躲避我,甚至已经开始厌憎我。我这里很疼的。”

    谢云溪眼底有了丝泪光,指着自己的心脏道,“好疼好疼。我爸和我姐都离开了我,兆年厌恶我。你呢,你也紧巴巴的去巴结讨好你的亲生女儿。没有人再关心我的死活,这个世界再也没有人关心我!”

    温如烟闭上眼,眼泪猛然往下滚。

    她对相思做了那么多残忍狠毒的事,她还要她怎么关心她?

    不可能了!永远都不可能!

    谢云溪含泪看着温如烟,“我知道战廷深根本就不信战瑾玟的事跟我无关,就算我姐和我爸替我认错替我去死,他还是不会相信。他现在之所以没有对付我,不过是在找新的证据。等到证据充足,他一定会立刻对付我!可惜,我是不会给他抓到我把柄的机会的!”

    听到谢云溪这样。

    温如烟莫名胆寒,望着谢云溪的双眼微微瞪圆。

    她不会再给战廷深抓到他把柄的机会,可她却将她犯的罪,一条条的都告诉了她……难道仅仅只是想找个倾诉的人么?

    越想,温如烟越惶恐。

    噹。

    温如烟双手一握,抬眼看去。

    就看到令她毛骨悚然的一幕。

    谢云溪已然转了身,正用手指拨弄着刀架上的刀……

    温如烟看到这个画面,脑子里冒出的一个词竟是:杀人灭口!

    温如烟脑门上的汗和眼角的泪同时滚了下来,惶恐喘着气,往后退,直退到后背与墙壁贴在一起。

    谢云溪拨弄了会儿,回头对温如烟笑了下,那笑让温如烟打从心底发憷。

    咣——

    谢云溪抽出了一把长水果刀。

    温如烟眼皮紧跳,道,“战瑾玟醒了。”

    谢云溪握刀的手蓦地收紧,转身看着温如烟,那双眼里滋滋冒着冷气,“我没听清,你再一遍。”

    温如烟不动声色斜了眼谢云溪手里的刀,用力咽动了几下喉咙,,“战瑾玟醒了,就在一两个时前。”

    谢云溪脖子机械的转动了下,直直盯着温如烟,“你怎么知道?”

    温如烟知道自己之前去谢青荛那儿住了一晚,谢云溪压根没信。

    在这一刻。

    她索性不瞒了,道,“昨天我没去你二姑家,而是去了珊瑚水榭找相思,在那儿留宿了一晚。我因为放心不下你,担心你,所以让战家的司机送我回来。在半路,司机接到了相思的电话,相思让他送我回来后立刻回别墅接她去医院,因为,战瑾玟醒了。”

    “战瑾玟醒了,聂相思赶去医院看她?聂相思跟战瑾玟一向不合,聂相思会有这么热心去医院看望战瑾玟,别搞笑了。”

    谢云溪看着温如烟,模样却是将信将疑。

    “是真的。司机挂了电话,我还特意向司机求证了一遍,的确是战瑾玟醒了。”

    温如烟着,又看了眼谢云溪手里的刀,咬咬牙,站直身朝谢云溪走了过去,犹豫的伸手握住了谢云溪一只手,看着她的眼睛道,“还有一件事我要告诉你。”

    谢云溪簇紧眉,询问的看着温如烟。

    “昨天我去珊瑚水榭找相思时,战廷深问了我一件事。他问,战瑾玟失踪前曾到这里找过你,问我知不知道战瑾玟找你是因为事。因为当时我带着芮……在花园,所以并不知道你跟战瑾玟之间发生的事。我回答他,也是这么回答的。”温如烟。

    谢云溪双瞳漂移。

    温如烟双眼不自觉的朝她手里的水果刀看,她不知道自己怎么做到,这么近的跟她站在一起,自己是怎么保持不颤抖的。

    但她知道,她的心,正被寒冰厚厚裹食。

    温如烟暗暗深呼吸,睫毛轻颤抬起,看着谢云溪陷入思考的脸,缓缓,“云溪,那天战瑾玟来找你,你们没什么不该的吧?”

    谢云溪眼眸紧缩,盯着温如烟,没回答,而是问,“你为什么告诉我这个?”

    温如烟掐了掐手心,对谢云溪苦涩笑了下,“云溪,从我住进这个家的第一天起,我就认定你是我的亲生女儿。我早就知道相思被战家收养,可为了你,我放弃了去战家找她相认的念头。”

    “云溪,我还是相信你本性良善。你之所以做这么多极端的事,不过是因为你爱兆年入骨。爱情本来就有叫人生叫人死的魔力。云溪,我很心疼你。孩子……”

    温如烟伸手轻抚上谢云溪的脸,殷殷看着她,“如果兆年不是你姑的儿子,你就不会爱得这么辛苦,这么压抑。”

    感受着温如烟落在她脸上的力道,谢云溪双眼微微闪动,起了片片恍惚。

    趁此。

    温如烟咬咬牙,干脆抱住了谢云溪,“云溪,我的好孩子,你受苦了。”

    感受着这一刻从温如烟身上渗透而来的温度。

    谢云溪眸光竟是一颤,垂眼怔怔盯着紧紧抱着她的温如烟。

    ……

    从温如烟离开别墅后,聂相思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也不知道在忙活什么。

    下午。

    时勤时聿励远放学回别墅,聂相思都没有从房间出来。

    战廷深在三个家伙到家后半时回来的。

    战廷深站在玄关换鞋,黑眸掠过客厅,开口就问,“思思呢?”

    “姐在房间里。”张惠从厨房跑出来回,回话后又没立刻折回厨房,停顿了几秒,几步走到战廷深跟前,压低声音,“先生,姐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个下午了。”

    战廷深墨眉登时一拧,盯着张惠,“出了什么事么?”

    张惠便把下午温如烟跟聂相思之间发生的事,跟战廷深大致了遍。

    在张惠看来,聂相思之所以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个下午,是因为温如烟难过了。

    战廷深抿紧薄唇,“我知道了。张姨,晚饭还有多久?“

    “还差一个汤,很快就好。”张惠。

    “嗯。”战廷深径直把外套递给张惠,路过客厅时,看也不看巴巴坐在沙发里瞅着他“求宠爱”的六双大眼,大步流星朝二楼走。

    备受冷落的三个家伙彼此看了看,都耸了耸肩膀:其实也没什么,他们都习惯了,只是心口有点疼而已。嗯,没什么。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