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423章 我心爱的男人爱的不是我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谢云溪冷幽幽盯着温如烟,不声也不响。

    温如烟脚底心控制不住的窜起一股寒意,想起昨天谢云溪活活打死芮芮的场景,想起她恨意满满问她那句“痛么”。

    温如烟心惊胆寒,“……云,云溪,你吃午饭了么?没吃我现在就去给你做。”

    谢云溪没什么,只是无声无息的往门一侧让了让。

    看着她让出来的空间,温如烟恍然觉得自己的睫毛都在一根一根冻僵。

    温如烟极慢的走了进去。

    她换鞋时,谢云溪就站在她身后目不转睛的盯着她。

    那丝丝缕缕的目光,像是根根冰针往她背上戳。

    温如烟换鞋的双脚都在发抖,暗自吸气,“云溪,你想吃什么……”

    “我还没吃过狗肉,不知道味道怎么样。那就给我做炖狗肉吧。”谢云溪。

    “……”温如烟套上的一只棉拖险些抖掉在地上。

    温如烟用力吞了几口唾沫,什么都没,匆忙换了鞋,快步朝厨房走了去。

    不想她刚踏进厨房,客厅便传来大门被猛力摔上的声音。

    温如烟拽紧发凉的手指,甚至都不敢回头看,几步走到冰箱前打开,胡乱从里抱出一堆菜,放到橱台上。

    温如烟脑子很乱,心头莫名的惶恐,令她根本没心思想做什么菜好。

    这时。

    谢云溪的声音幽灵似的飘了过来,“要我帮忙么?”

    温如烟蓦地朝声音传来处扭头望去,就见不知何时已经走到厨房门口站着的谢云溪。

    温如烟捏紧一只手,一张脸不受控制的轻颤,“不用了,你去客厅坐着看会儿电视吧,我做好了叫你。”

    完,温如烟便转过了头,拿起一只青瓜放到水龙头下洗。

    谢云溪没有去客厅,而是缓缓走进了厨房,朝温如烟一步一步逼近。

    那模样,宛若行尸走肉。

    温如烟握着青瓜的双手一个劲儿的抖着,深呼吸了好几口,她方将水龙头关了,拿出砧板,将青瓜放到上面。

    谢云溪已经走到了她身后两三步的距离,“你去哪儿了?”

    温如烟白着脸,苍茫回头看了眼谢云溪,,“没去哪儿,在你二姑家住了一晚。”

    二姑?

    谢云溪站定在温如烟身后。

    温如烟后背阵阵发冷,心下早已惶恐无边,却不得不保持镇定。

    温如烟潜意识觉得,今天的谢云溪,比昨天打死芮芮时的谢云溪,更阴诡,更可怕。

    她忽然有些后悔,后悔不该回来!

    她现在,太危险,就像一个定时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引爆了。

    倏然。

    两只冰凉的手放到了温如烟的肩上。

    温如烟惊得呼吸陡然上提,面部倏地紧绷。

    “骗人!”

    谢云溪缓缓靠近温如烟耳边,。

    温如烟心跳僵滞,“我,我的确在你二姑家。不信你打电话问你二姑。”

    “你知道现在我是不会打这个电话的。”

    谢云溪诡异的歪头,从侧凛森看着温如烟越来越白的脸。

    温如烟不敢看谢云溪,一颗心被未知的恐惧煎熬着。

    “你为什么这么紧张?”谢云溪放在温如烟肩膀上的双手微微抓紧,“你的肩膀绷得像石头一样硬。”

    “……”温如烟深吸气,眼皮慌乱的眨动,“云溪,你饿坏了吧,我这就开始做饭,很快就好了。”

    “我以为经过昨天,你不会回来了。”

    谢云溪自顾。

    温如烟僵顿住,慌张闪动的双眼移向谢云溪。

    谢云溪松开她的肩,从她身后饶向前,背靠在橱台边沿,盯着温如烟,“其实昨天的事我事后想想挺后悔的。我太冲动了。”

    温如烟眼睛一润。

    谢云溪看着她的眼睛,“芮芮陪了你四年,在你心中,芮芮不单单是一条狗,她也是你无聊时的玩伴,你孤单寂寞时心灵的抚慰。”

    原来她是知道的啊!

    温如烟抿紧嘴唇,忍着心里的难过,对谢云溪道,“我知道那样对芮芮不是你的本意,你只是因为失去了两个至亲之人,心里痛苦压抑。所以才会一时失了本性。”

    “呵。”

    听到温如烟这么,谢云溪尽是笑了笑。

    那笑似嘲似讽,似鄙夷,似可笑。

    温如烟怔然盯着谢云溪。

    “呵呵呵……”

    谢云溪看着温如烟迷茫疑惑的模样,又禁不住发出一串诡异的笑。

    温如烟攥紧了自己的手指,“云溪,你,你笑什么?”

    “我笑是因为你可笑。”谢云溪。

    温如烟皱眉。

    “我或许,可以跟你一些往事。”

    谢云溪站直,朝温如烟走近,直到两人之间不到一根手指的距离才停下。

    温如烟望着逼近她的谢云溪,背脊隐隐颤栗。

    谢云溪垂眼盯着温如烟伤心且悲苦的眼瞳,“你不想听,也要听。”

    温如烟猛地吸气,一张脸明显的颤起来。

    谢云溪看见,满意的笑了笑,,“这几年你一直心心念念忘不掉的那次绑架……嗯,就是你亲生女儿被绑架那次。其实我从一开始就知道我们带聂相思去观音庙会发生点什么。”

    温如烟震住,难以置信的看着谢云溪,“你,你什么?”

    “去观音庙祈福,严格来,还是我提议的。”

    谢云溪撇撇嘴。

    温如烟双眼一闪,“你不会,不会想,是你安排的人绑架了相思?”

    “当然不是我!”谢云溪一脸“无辜”,“怎么可能是我呢?我有那么蠢自己亲自动手么?绑架聂相思的人是梁雨柔和她的情郎,呵呵,我呢,只是很不心的跟梁雨柔提了一嘴,要带聂相思去观音庙祈福的事。”

    温如烟死死盯着谢云溪,完全陌生,完全震惊的目光。

    谢云溪看着温如烟摇摇头,“起来你真是让我好意外。我都佩服你了。”

    温如烟悲愤望着谢云溪。

    “我真的以为在那种情况下,你死都会陪着她聂相思的。毕竟,你演得那么疼爱她珍惜她。谁知道啊,你为了你自己活命,抛弃了你的亲生女儿。”

    谢云溪咯咯笑,“我谢云溪这辈子没同情过谁,聂相思是唯一一个。她好可怜啊。”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温如烟悲怆低吼,满眼憎恨。

    “到现在你还不明白么?”

    谢云溪盯着温如烟,冷笑,“我心爱的男人爱的不是我,是她聂相思,她该死!”

    “可是这关相思什么事?兆年喜欢相思,是兆年的事,关相思什么事?你不觉得你这么对她,太恶毒太狠了么?”温如烟因为愤怒,字字有力。

    谢云溪嘴角连冷笑都没有了,皱起眉,摇头看着温如烟,“你不会明白的。因为你这辈子没有爱过一个人胜过爱你自己!你这么的自私,你怎么可能明白我的心情。”

    温如烟低下头,脸上的神情十分痛苦,“我真的没有想到……我以为你只是比较偏激,可你内心是善良的。可是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做出这样的事?!”

    “一个在生命攸关的时刻抛弃自己已经怀孕的亲生女儿的人,没资格教训我!”谢云溪呲声。

    温如烟心脏像是被人重重锤了数拳,生疼,“我这辈子都对不起相思,我欠她的!”

    “你并没有觉得对不起谁,你只是良心不安。你也不需要任何人的谅解,你需要的,仅仅只是你自己。”谢云溪不屑道,“其实我原本想对付聂相思绝大部分原因是因为兆年,但有部分原因是因为你。你跟聂相思母女相认,在我面前大演母女情深。你们那么的好,好到我都嫉妒了。”

    话到这儿,谢云溪顿了顿,看向温如烟,“实话,以前我是真的拿你当我的亲生母亲看待。所以看到你跟聂相思的相处,我才会嫉妒聂相思,更希望聂相思消失。可是从聂相思被绑架,你抛下她那刻开始,我对你也慢慢灰心了。你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能舍弃,对我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继女还能仁慈么?”

    温如烟心如刀割,凄楚看着谢云溪,“我对你,是真情实意。我是真的,把你当成我自己的女儿在疼爱和关心。云溪,我自问没有做过任何伤害你苛待你的事,你何必这么伤我?”

    “伤?我倒是没觉得我在伤你,我不过是实话实罢了。”谢云溪往后退一步,又靠到橱台边沿,盯着温如烟的双眼透着些许捉摸不透的凉意,“我就是怕这些事情我不,就世上就再也没有人知道了。我不知道你能不能懂这种寂寞。”

    她怎么可能懂?

    温如烟用力盯着谢云溪,“这些事情?除了绑架这件事,你还做了做了什么?”

    谢云溪忽然仰头大笑,笑得眼泪都掉了下来。

    她伸手慢慢拭去眼角的泪,扯着唇角看着温如烟,“别着急,我慢慢告诉你。”

    温如烟握紧双手。

    “在弄死梁雨柔之前,我利用战瑾玟,让梁雨柔背锅,安排了一次车祸,想撞死聂相思。”谢云溪望着温如烟,脸色冷静得仿佛在一件无关紧要的事,口味也是平铺直述的闲淡,“到这儿,我真是不得不感慨,聂相思命真大,连死都有人抢着替她去!”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