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422章 多你一个不会挤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聂相思收到慕卿窨微信回复是在翌日一早。

    聂相思看到慕卿窨的回复,高兴得都差点跳起来了。

    她以为还有几天好等。

    聂相思知道他们这些人自己虽然喜欢拐弯抹角,但却不喜欢别人对他们拐弯抹角,于是简洁明了的了自己的目的。

    消息发出去。

    聂相思也没悲催的再等一天,不到一个时,慕卿窨便给了她回复。

    回复的内容很简单,三个字“联系他”,加一串电话号码。

    收到消息,聂相思欣喜的回了个感谢的表情图片。

    ……

    昨天战廷深出门是去见徐长洋,但今天上午,战廷深却是真的出门去了公司。

    而战曜和盛秀竹是上午约十点到别墅这边来的。

    两人看到温如烟时,都的意外了下。但很快把这份意外掩去。

    战曜和盛秀竹来,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探望聂相思这个孕妇。

    所以,两人就只在看到温如烟时,彼此礼节性的打了个招呼。

    旋即盛秀竹和战曜便都主要集中在了聂相思身上,对她各种嘘寒问暖,嘱咐交代。

    在盛秀竹和战曜话的同时,聂相思始终笑眯眯的听着,特别耐心。

    其实。

    聂相思这般,是她面对战曜和盛秀竹时的常态。

    并非是因为温如烟在,她才这样。

    但温如烟看着聂相思与战曜和盛秀竹的相处,心下却是有些泛酸和不是滋味的。

    主要是,太和睦。

    而她们越是相处融洽,相亲相爱,就反衬得温如烟越是跟她们格格不入,尤其是跟聂相思。

    这让温如烟强烈的感觉自己就像被她们特意屏幕在外的外人!

    这样的感受,让温如烟倍感挫败和受伤。

    是以,刚开始还想要融入她们的温如烟,慢慢的就放弃了,闷不做声的坐在与聂相思战曜以及盛秀竹三人对面的沙发里,表情时而落寞,时而自嘲,时而苦涩。

    聂相思虽然面对着盛秀竹和战曜,但余光也在不动声色的看温如烟。

    看到温如烟脸上的表情,聂相思睫毛轻眨了下,继续笑着看盛秀竹和战曜。

    ……

    盛秀竹和战曜大概也是察觉到了温如烟的寂寞和封闭,吃了午饭,又拉着聂相思叮嘱了片刻,就离开了别墅。

    聂相思将将把盛秀竹和战曜送走,回到客厅。

    温如烟便立刻从沙发里站起,双手相互拽着,看着聂相思,“思思,我留在这里,会不会太打扰你们了?”

    聂相思停住,偏头盯着温如烟,轻皱眉,“别墅这么大,多你一个人也不会挤。”

    “……我,我是怕因为我,让你们觉得不方便。”温如烟讪讪道。

    聂相思抿了口唇,转过身面对着温如烟,清亮的眼瞳目不转睛盯着她,“你想回去就回去吧,不需要找借口。”

    “我……”

    温如烟双手拽得更紧,“我只是觉得,我跟你们,格格不入。”

    “所以呢?”聂相思道。

    温如烟看着聂相思冷淡的脸,眼睛忽然红了,“思思,我是你的亲生母亲。战老爷子一向对你很好,你跟他亲近我无话可。但是,为什么你能跟盛秀竹都那么亲昵,却……”

    “却偏偏不肯原谅你,偏偏坚定我跟你再也回不到四年前亲密的关系了是么?”

    聂相思盯着温如烟凄苦的脸,冷静的接下她的话。

    温如烟喉咙连续哽了好几下,望着聂相思不出话。

    “因为战瑾玟跟我不合,以及三叔对我的偏护,她一直都不是很喜欢我,对我有不少的偏见。可是那又怎么样呢?”

    聂相思笑了下,“我不在乎!因为我从未对她有过期待。你知道什么是最残忍的么?不是一个人从一开始就对你不好。而是这个人对你的这份好中,夹着戳心的利刃。”

    盛秀竹和温如烟终究是不能比的。

    聂相思从未对盛秀竹抱有太大的期待和期望,所以她在盛秀竹那儿所受的那些委屈和不公,只要没有伤及根本,聂相思都可以一笑而过。

    更何况。

    盛秀竹现在对她,对孩子们是真心实意的好。

    而温如烟呢。

    她哭求她原谅的每一回,哪一回不是殷殷切切。

    真的就好像她对她而言是不可或缺,是她心里最重要也最珍贵的宝贝。

    等到你将原谅赤城都奉到她手上时,她便在你面前,将你那颗饱满希望的真心,狠狠掷到地上!

    她把你的心摔伤了,等你好不容易愈合重新振作,她又来哭着求你原谅,又是那副真心悔过,殷殷切切的模样。

    比起盛秀竹。

    温如烟这样的,更残忍!

    “思思……”

    “我宁可你对我绝情到底你知道么?”

    聂相思看着温如烟眼里总是轻易便能蓄满的眼泪,冷声道,“我禁不起一次又一次,希望被打碎的绝望。所以请你不要为了让自己显得像个好人,而去做伤害别人的事了行么?”

    “我在你心里,就这么虚伪么?”温如烟声音沙哑。

    “你在我心里的定位,你自己应该比我更清楚。”聂相思道。

    温如烟猛地闭眼,眼泪像两条溪从她眼眶潺潺下滑,“我在你眼里,这么的不堪。好,思思,我尊重你。既然你这么不想跟我再有瓜葛,那么从今天开始,我不会再来找你,不会让你再看到我惹你心烦。”

    聂相思攥紧双手,冷酷的盯着温如烟。

    “最后……”

    温如烟睁开眼,忍泪看着聂相思,“麻烦战太太一件事。”

    战太太……

    这一刻。

    聂相思真的有自己的心被无形的力量狠狠撕扯开的疼痛感。

    她的脸无法克制的隐隐泛着白,双唇抿直成一条线,盯着温如烟。

    “我,我不会开车。麻烦战太太请您的司机,送我一程。”温如烟定定望着聂相思,“谢谢。”

    聂相思微微含了胸,在这瞬间,到底还是,泪湿长睫。

    ……

    张政送温如烟离开了别墅,在温如烟走之前,彼此都没再多一个字,母女之间,仿佛在这一刻,真结了仇般。

    “姐,你何必呢?”

    张惠见聂相思双眼赤红,呆坐在客厅沙发里,不忍心,上前叹息的看着她道。

    聂相思用力睁大眼,不想让眼眶里的泪掉出来,“张阿姨,了您别笑话我。”

    张惠摇摇头,“我笑话你干什么?”

    聂相思抿了抿发干的唇,看向张惠,“对她,我真的没有安全感。”

    “嗯。”张惠对聂相思温暖的笑,“张阿姨理解。这不是你的问题。不管是谁经历了你所经历的这些,都没办法在短时间内释然。我想,如果她能站在你的角度想,她应该会理解你的绝然。”

    聂相思盯着张惠,由衷,“张阿姨,做您的孩子,肯定很幸福。”

    张惠愣了愣,随即笑了笑,起身去厨房给聂相思弄水果。

    聂相思看着张惠走进厨房,面上的神情微微凝了凝,红润的双眼,慢慢转向座机。

    ……

    去谢家别墅的路上,负责开车的张政表示很尴尬。

    因为坐在后车座的温如烟,从离开珊瑚水榭开始,就一直不间断的发出啜泣声。

    张政想点什么安慰的话吧,又不知道从那方面着手。

    不安慰吧,又显得过于冷漠。

    张政为难的在心里一个劲儿的叹息。

    也就在这时。

    放在车内暗格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张政垂眼看了看,见是聂相思打开的,遂腾出一只手从暗格里取出蓝牙耳机戴上,接听,“姐。”

    不知道聂相思在那端了什么,张政眼皮微微垂下了,仔细看还能看出在轻抖。

    “您是四姐醒过来了,您要去医院看望四姐对么?”

    四姐……

    战瑾玟?

    原本还在暗自啜泣的温如烟听到这话,登时抬头朝驾驶座的张政望去。

    张政眼尾扫到温如烟望过来的视线,抿抿唇继续,“好的姐,我送谢夫人回去后,立刻回别墅接您去医院。”

    完这话,张政顿了两秒,才把蓝牙耳机从耳朵取下,放回了原位。

    双手继续抓稳方向盘,“若无其事”的往前开,嗯,顺便微微加了点速。

    “……不好意思,刚刚是思思打来的么?”温如烟微微伸长了脖子,看着张政问。

    张政飞快从后视镜瞄了眼温如烟,表情“镇定”,“是的,谢夫人。”

    “您刚,四姐醒过来?四姐,是战瑾玟战四姐么?”温如烟心翼翼问。

    “嗯。”张政。

    确定是战瑾玟醒了,温如烟轻吸气,眨了眨眼,没再继续问。

    得亏张政接了通聂相思打来的电话,之后的一段路,直到抵达谢家别墅,温如烟才没再哭了。

    “麻烦您了。”

    温如烟下车,看着张政道。

    张政对温如烟点头,“谢夫人不必客气。再见。”

    “嗯。”温如烟点头,往后退站了几步。

    张政立刻掉头,往别墅外驶了出去。

    温如烟望着张政的车驶远,垂眼在原地若有所思的站了片刻,又侧身,盯着“封闭”的别墅看了半响,随即转了身,抿紧唇快步朝别墅大门走了去。

    走到大门口,温如烟正要伸手开门,可没等她手抬起,房门便先一步在她眼前打开了。

    看着出现在门内,阴气森森的脸庞,温如烟整个人倏地僵凝。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