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420章 想得心都痛了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她去睡午觉的时候他还在书房……他什么时候离开的?

    聂相思也就纳闷了下。

    他是战氏集团的总裁,掌管着整个战氏,公司临时有事他赶回去处理也很正常。

    聂相思走到书房沙发坐下,手肘撑到沙发把手,支着头,轻闭上眼,陷入沉思。

    如今。

    谢云溪喜欢陆兆年这件事是确定的。

    陈屹宽罪有应得,没什么好的。

    白心微却是实实在在的替谢云溪顶了罪名。

    现在死无对证。

    活着的人没办法再让已经死的人出事情真相。

    对了……

    聂相思垂掩的长睫毛微颤了下。

    她上午听那人问温如烟,战瑾玟失踪前曾去过谢家别墅,问她可知道战瑾玟去后发生了什么。

    这么来。

    战瑾玟失踪前是去谢家别墅找过谢云溪的。

    至于具体发生了什么。

    温如烟不清楚,但谢云溪和战瑾玟两个当事人却是知情的。

    同时。

    战瑾玟曾被陈屹宽藏了数天,不定从陈屹宽那里也了解到了一些东西。

    然而战瑾玟现在依然在医院昏迷不醒……

    聂相思眉毛缓缓拢紧。

    她要怎么从战瑾玟那儿获得那些信息呢?

    又或者。

    她该怎么从战瑾玟这儿着手,让谢云溪“主动”坦白?

    思及此。

    聂相思睁开双眼,起身离开书房,去了卧室。

    回到卧室。

    聂相思打开电脑,登陆微信。

    她本是想用微信联系慕卿窨。

    不想微信刚登陆,便收到了夏云舒的微信信息。

    看到夏云舒的头像,聂相思心尖一紧。

    因为温如烟上下午的这么一搅,她都忘了要联系夏云舒的事。

    聂相思抿唇,赶紧点开。

    “相思,听慕止熙你昨晚找我了。”

    “他也把你们的聊天内容都告诉我了。”

    “我不是故意要隐瞒你,而是还没想好怎么告诉你……”

    “好吧。其实我自己现在也很犹豫。我……还没有明确给慕止熙答复,我只是我会认真考虑。”

    “我知道听到这个消息,你一定很震惊,很意外,也很奇怪,我为什么突然跟慕止熙发展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

    “……我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解释。你给我点时间想想好么?”

    这条消息过后,大约十多分钟,她又发了一条:“……我见到他了。”

    他?

    徐叔么?

    聂相思皱皱眉,双手放到键盘上,快速敲动:“云舒,你不是一个鲁莽的人。你不会心血来潮便去做某件事。你你会认真考虑慕止熙的求婚,那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觉得你喜欢慕止熙,所以想跟他结婚?又或者是,有不得已的苦衷,让你不得不考虑慕止熙的求婚。”

    聂相思将这条消息发过去后,停顿了将近一分钟,才又将手指放到键盘上,敲动,“对不起云舒,徐叔这次之所以突然到俞市找你,是因为我担心你出了什么事,跟我三叔请求让我去俞市看你。三叔担心我和肚子里的孩子,没同意。但我实在是不放心你,就装作不经意泄露给了徐叔。徐叔才马不停蹄的赶去了俞市。”

    “云舒,现在你已经在跟慕止熙谈论结婚的事,不管是出于什么立场和原因。我也不应该在跟你这些。可是……我能感觉到徐叔真的在意你。”

    聂相思将这几条消息发出去,双眼复杂的盯着自己发出去的那几条消息看了半响,随即在心下低叹了声,关掉了和夏云舒的微信对话框,在好友列表里找到慕卿窨,点开。

    聂相思看着与慕卿窨的微信对话框,心下思考了翻,方将双手放到键盘上,慢慢的敲,“慕叔,我需要您的帮助。您看到后立刻回复我一下。”

    慕卿窨属于那种“老古董”,不喜欢一切现代科技的东西。

    当然。

    他只是不喜欢,但都会用。

    却奇迹的是,几乎每个网络社交平台他都知道,而且有账号。

    不过有归有。

    至于什么时候会登陆,嗯……随缘!

    问聂相思为什么不用电话联系?

    答案很简单。

    因为她没有他联络方式。

    以前是有的。

    不过这次回来,聂相思没有想起存他的号码。

    主要是,慕卿窨这人比闻三哥还不喜欢“抛头露面”。

    整个潼市。

    恐怕除了战廷深几人偶尔去他的地盘强刷下存在感,其他人一年到头都见不到他两回。

    因为不常联络,聂相思大约也是觉得存了白搭,所以也就一直没想起问战廷深要慕卿窨的号码。

    好吧。

    她也可以问战廷深或是翟司默几人,慕卿窨的联系方式。

    但她突然问起,他们那几个人精,肯定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不对劲。

    告不告诉她还另。

    她被刨根究底的盘问一番肯定是免不了的。

    因为战廷深坚决不让聂相思插手谢云溪的事,如果让战廷深知道她的打算,他不仅会阻止她,还会……发火。

    所以聂相思一定不能找战廷深几人询问慕卿窨的联系方式。

    现在。

    聂相思只有祈愿慕卿窨早点看到她给他的留言。

    ……

    下午近六点,战廷深亲自去纯钇接了时勤时聿和励远一同回到了别墅。

    战廷深车子停在别墅外,一左一右抱着时勤时聿,身后还跟着励远这只尾巴往别墅里热热闹闹的走来时。

    聂相思和温如烟正相对无言坐在沙发里。

    听到别墅外传来的孩子软糯的嗓,温如烟面上是有些激动和期待的。

    聂相思看了温如烟一眼,便将目光投向了门口。

    也就在她目光投去的同时,高大的身影威武的抱着俩娃跨进了门口。

    “欢欢……”

    “妈……”

    时勤时聿一进门,就扯开嗓子叫聂相思。

    聂相思眼底有一闪而过的温柔,撅着嘴角,撑着腰,慢吞吞从沙发里站起,看着那两只胖纸,“宝贝们,回来了。”

    “你的宝贝儿子我想你想得都不能好好学习。”

    时聿两只肥腿蹭掉鞋子,战廷深便将他放下,家伙跻上拖鞋就朝聂相思委屈的蹦了过来,一把抱住她的双腿,仰起脸看聂相思。

    只是聂相思的大肚子实在有些挡光。

    时聿嘴角抽了下,腾出一只白呼呼的爪子摸聂相思的肚子,“欢欢,这个什么时候出来?”

    聂相思轻轻拍拍她的胖爪子,又温柔捉进手里握着,含笑哼道,“什么这个那个?”

    “欢欢,我好想你,你想不想我?”

    时聿撒娇鬼上身,抱着聂相思腻歪。

    聂相思乐,摸他的脑袋,“想,想得心都痛了。”

    时聿盯着聂相思,好几秒后,特冷静的,“欢欢,你好夸张。”

    “有么?”聂相思差点大笑。

    时聿给聂相思表演死鱼眼。

    聂相思轻轻捏他的脸,大眼笑得晶亮去看战廷深。

    战廷深挑挑长眉,在聂相思看向他时,将目光瞥向局促站在一旁的温如烟。

    聂相思眼瞳缩动了下。

    “妈,这个阿姨是谁?”

    时勤站在聂相思身边,奇怪的打量温如烟。

    温如烟难掩激动的看着时勤时聿。

    他们,太可爱了!

    聂相思睫毛垂低,柔软看着时勤,低声,“她是姥姥。”

    “姥姥?”时聿盯向温如烟,“姥姥是欢欢的妈妈么?”

    聂相思点了下头。

    “姥姥好年轻。”时聿看着温如烟。

    温如烟四十好几,这十多年来养尊处优,又注重保养,因此丝毫看不出老态,她三十都有人信。

    是女人都喜欢听夸赞自己的话。

    尤其是时聿这句“年轻”,完全是下意识出口的话,便显得更真。

    温如烟瞧着时聿又白又嫩还漂亮,嘴又甜,也是喜欢极了。

    情不自禁便朝时聿伸了手,“时,时聿,来姥姥抱抱。”

    时聿抬眼看聂相思。

    聂相思对他笑了笑,但没表态。

    时聿有些奇怪,所以站着没动。

    温如烟伸出的双手发僵,低落的看着聂相思。

    聂相思垂着睫毛,假装没感觉到。

    温如烟眼圈便狠狠一红,颤抖的将双臂收了回来。

    时勤时聿看了看聂相思,又看了看温如烟,最后溜溜的将目光落在了战廷深身上。

    战廷深黑睫轻闪,偏头看身边的励远,柔声,“远,晚餐快好了,带弟弟们去洗手。”

    励远看看聂相思,点头,对时勤时聿道,“时勤时聿,洗手了。”

    时勤时聿便转身跟励远去洗手间洗手去了。

    温如烟眼巴巴的看着励远带时勤时聿去洗手间,脸上有无法掩饰的落寞和凄凉。

    对于温如烟再次出现在别墅,战廷深没有在此刻多问,面上也没表现出丝毫的异样。

    ……

    晚餐后,温如烟没有提出离开,聂相思亦没主动提及。

    战廷深吃完晚餐,如常去了二楼书房。

    几个家伙坐在客厅地毯上拿着一堆遥控玩具不知道在研究什么。

    温如烟则坐在沙发里,上半身前倾,眼热的瞅着坐在地毯上的几个家伙,想上前,却又顾忌着什么。

    聂相思当然知道温如烟在顾忌什么。

    聂相思眯眯眼,从沙发里站起,撞见温如烟骤然疑惑看向她的双眼,什么也没,转身朝二楼走去了。

    温如烟望着聂相思上楼,打开其中一扇门走了进去,并将房门关上,她脸上便闪过一记放松的喜色,毫不犹豫的起身,朝时勤时聿和励远三儿走了去。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