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419章 我知道你是心疼我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聂相思本以为这次见过温如烟后,在短时间内,应该是不会再见了。

    不曾想,聂相思一个不算踏实的午睡醒来,又见到了温如烟。

    并且还是异常颓靡狼狈的温如烟。

    聂相思站在二楼,看着坐在沙发里,双手合十放在嘴前,神情凌乱惶恐的温如烟,清明的眼眸闪过疑惑。

    聂相思在二楼站定,直到温如烟一个不经意的抬头看到她。

    温如烟倏地在沙发里坐直,眼眶里闪烁的泪光在这瞬间涌了出来。

    聂相思微不可见的蹙眉,抬步朝楼梯走。

    温如烟直直盯着聂相思,眼眸里有难以掩饰的难过,而更多的,是需要。

    此刻,她极度需要聂相思。

    聂相思下楼,走到沙发区域,隔着一张长几与温如烟面对而站。

    聂相思目光安静看着温如烟怆然的脸,声音很轻也很淡,“怎么了?”

    “呜……”

    温如烟狠狠哽了下,站起身,几步走到聂相思面前,一把抱住她。

    聂相思眼皮一跳,盯着温如烟。

    “芮芮死了,我没能救得了它。”温如烟泣声道。

    聂相思皱眉,“死了?”

    “……是,是云溪,云溪她为了报复我,打死了芮芮,活活打死了芮芮。”温如烟哭声渐大。

    聂相思心尖一栗,难以置信道,“谢云溪打死了芮芮?”

    温如烟整个身子抖得厉害,许也是被谢云溪疯狂的举动吓到了,“我从你这儿回去,四处找都找不到芮芮,我就想,芮芮会不会在云溪的房间里。于是我去找云溪问芮芮的下落,可无论我这么问,云溪都不答应,只有奇怪的声音从她房间里传出。那时候我就觉得诡异。我只是没想到,没想到那些古怪的声音,就是云溪在毒打芮芮……隔着一扇门,让我亲耳听到她是怎么一下一下对芮芮下手的。她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她怎么可以对我这么残忍……”

    聂相思低头看温如烟,却正好扫到她衣襟上已经凝固成黑块的血……

    聂相思眼底划过复杂。

    其实,从温如烟靠近她时,她就从她身上闻到了强烈的血膻味。

    聂相思双眼转动,微微吸口气道,“你跟谢云溪的关系不是很好么?她为什么要报复你?”

    温如烟顿住,只哭不话。

    聂相思眼廓缩紧,盯着温如烟,“因为我么?”

    “呜唔……”

    温如烟死死抿着双唇,哭得更悲恸。

    聂相思提气,眼底的光寒了,“她把她亲生父亲和亲姐姐的死怪到了你头上,为了报复你,就当着你的面把芮芮活生生打死了是么?”

    谢云溪真正怪的,当然不是温如烟。

    温如烟不过是她的出气筒和发泄桶罢了!

    因为她真正恨,真正怪的是她,是那人。

    可她一时又拿她们无法。

    而目前在她眼巴跟前的,只有一个与她有血缘关系的温如烟。

    于是。

    温如烟就成了代替她被她报复的最佳人选!

    聂相思暗暗咬紧牙槽。

    白心微和陈屹宽刚替她顶罪死了不过几天,她谢云溪还不知悔悟,这就按耐不住开始作妖作怪了是吧!

    聂相思看了眼伏在她身上痛哭不停的温如烟。

    双眼寒凉缩紧:谢云溪啊谢云溪,目前你报复的只是温如烟,再过不久,你是不是就又要开始把矛头对准我,抑或是我身边的其他人。

    经历了这么多,聂相思已经无法在劝服自己被动抵抗,见招拆招的!

    谁知道在等待她出招的过程中,会不会再有其他的受害人替她受罪!

    所以这一次。

    她不能再忍,也不能再等!

    思定。

    聂相思暗深呼吸一口,看着温如烟,“芮芮呢?”

    温如烟猛地一颤,大哭。

    聂相思拧紧眉。

    没有再问,虽也没伸手回抱温如烟。

    但同样没有将她从她身上推开。

    张惠站在远处,静静的瞧着,没敢走进。

    聂相思朝张惠的方向望了眼,“麻烦您再帮我煮杯茶。”

    “诶。”张惠答应,掉头快步朝厨房走。

    聂相思低头看温如烟,“坐着吧。”

    完,聂相思微微犹豫了下,才抬手握住温如烟的两只胳膊,带她一同坐到了沙发里。

    聂相思看着低头哭泣的温如烟,伸手从茶几上抽了纸巾,递给她。

    温如烟接过,用力擤了下鼻涕,把纸巾握紧在手里,抬起哭得肿浮的双眼哀凉看着聂相思,“我实在没勇气再面对那样的芮芮,所以芮芮我托付给兽医院帮我善后。”

    “您接下来有什么打算?”聂相思低声问。

    温如烟又是一阵悲从中来,呜咽道,“我不知道。”

    聂相思抿了口唇,“谢先生呢?您没联系他么?”

    温如烟眼泪大颗往下掉,“……我给他打电话,他正要演出,不能抽身。而且,演出后,他马上要和话剧组启程赶去外地。恐怕要有段时间才能回来。”

    聂相思不想否认,听到这里,她心头是有些堵的。

    出口的声音也明显冷了冷,“连抽个时间见你一面都没有吗?”

    温如烟含泪看着聂相思,那双眼里也有委屈和落寞,可她,“他在忙正事,我理解。”

    好吧。

    聂相思自嘲笑了下,把脸微微转到一边,不再话。

    温如烟心翼翼望着聂相思骤变凉的侧脸,哑声,“思思,谢谢你。”

    聂相思拧眉。

    “……我知道你是关心我,心疼我。”温如烟着,声音里又带了丝哭腔。

    听到她这样。

    聂相思心头反是更堵,脸也更冷了。

    温如烟见她这般,无措的握紧手,不知道该什么。

    这时。

    张惠端着煮好的茶上前,放到温如烟面前的茶几上。

    转身走开前,分别看了看聂相思和温如烟。

    聂相思看着张惠走远的背影,眼廓轻眯了下,斜睐了眼茶几上冒着热气的茶,淡淡,“喝口茶平复一下吧。”

    温如烟掩唇哽了两声。

    聂相思低了低睫毛,嘴角微有些涩然的扯动,“谢云溪报复你是因为恨我,起来也是我害了你,害了……芮芮。”

    温如烟眼泪成串往下滚,轻轻摇头,“她性子极端偏执。我早该料到她心里憋着一口气,不发出来始终是个祸端。在这种时候,我不应该放她一个人在家。如果今天我在家,她也许不会对芮芮做出这么偏激残忍的事来。都怪我,怪我。”

    聂相思闻言,这才转过头看向温如烟,“谢云溪今天做出的事,单单一个极端,偏执就能得过去么?我也见过极端偏执的人,可就没有一个人会因此下手残杀一条无辜的生命!”

    温如烟猛地怔住,盯着聂相思。

    聂相思双眼很冷。

    “思思,其,其实,云溪不极端的时候,她很好……这一次,她的亲生父亲和亲姐姐在同一天离世,又都是为了她,她心里很压抑,也很痛苦。所以她一时控制不住自己才会那么残忍的对芮芮。我,我想,她现在已经后悔了。”

    温如烟明明已经看出聂相思不高兴,可依然坚持替谢云溪辩解,洗白。

    聂相思眼角眉梢都爬上了冷笑,凌凌看着温如烟,“在谢云溪刚刚残害了芮芮的情况下,你这些为谢云溪辩白的话到底是怎么出口的?你对得起芮芮么?”

    聂相思是真的很生气。

    她不否认,有一大部分是因为温如烟对谢云溪无底线的包容和维护!

    温如烟一震,慌忙握住聂相思的手,急道,“思思,你,你别生气,别生气。是我不好,我不该这样的话。你,你千万别生气。”

    聂相思猛地闭眼,攥紧手指,“你害怕什么呢?怕我们继续‘误解’谢云溪,继续将害战瑾玟至今躺在医院里的罪魁祸首对准谢云溪么?你如果真的怕,今天就不该到我这儿来!”

    “思思,不要这样,你不要这样好么?”温如烟望着聂相思冷若冰霜的脸,无措得直掉眼泪。

    聂相思也明显感觉到自己体内的气血有些控制不住的逆流。

    她忙张开嘴,暗暗深吐息了几口。

    感到气血在往下压,聂相思才用力提了口气,盯着温如烟,语气恢复冷静,“你到我这儿来,是想我怎么样?”

    温如烟看着聂相思。

    她来,自然是想得到她的安慰,让她的心不再惶惶不安。

    聂相思见此,收回目光,顿了片刻,将手从温如烟手里抽出,,“我让张阿姨给你收拾一间客房,你先去休息吧。等你休息好了,你自己再决定是回去看着你的好女儿,还是继续住在这里等你丈夫回来。”

    聂相思话落,便从沙发里站起,对还是站在远处的张惠道,“张阿姨,麻烦您了。”

    张惠远远的对聂相思点头。

    随即。

    聂相思从沙发处离开,径直朝二楼走。

    温如烟看着聂相思头也不回的上楼,浓浓的悲楚爬满了她的双眼。

    ……

    聂相思上楼后,直接去了书房。

    原本以为某人在书房,不想进去后发现,书房里根本没有某人的身影。

    聂相思怔了怔。

    她去睡午觉的时候他还在书房……他什么时候离开的?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