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418章 胖就胖吧,我养得起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温如烟心痛如绞,含泪看着聂相思,颤声道,“那,现在呢?现在,我在你心里,还是么?”

    聂相思静静看着她,“您是。因为这不是我否认就能更改的事。”

    “只是身份而已。就算你承认我依然是你的母亲,但你不会再跟我亲近,我对你而言,不过是挂着母亲头衔,却无关紧要的人。是么?”温如烟几乎是一字一颤。

    “你看。”

    聂相思突然低头看自己隆起的肚子,掌心温柔的抚摸,“五个多月了。”

    温如烟愣住,闪烁着泪光的双眼慢慢垂下,看聂相思的肚子。

    聂相思嘴角淡出柔软的笑,“我猜不是豆芽,而是胖豆芽。”

    温如烟怔忪的移开目光,去看聂相思。

    聂相思明澈的双瞳不知觉又暗了寸。

    心下自嘲叹了声,聂相思抬起眼看着温如烟,“我要怎么办呢?我要怎么相信,您不仅仅是因为内疚良心不安所以才来求我这个女儿的原谅?”

    “思思……”温如烟反应不过来。

    “就不时勤时聿了吧。单单我肚子里的家伙。从怀孕到现在,五个多月,您见我的次数也许不多,可每次见面,您只是一昧的求我原谅,倾诉您这几年过得有多么的愧疚多么的悔恨。可是到现在为止,您哪怕一句关怀我的话都没有。我肚子里的孩子,您问过一句吗?上次我……”

    上次那次绯闻闹得足够轰动了吧?

    可聂相思没有收到她一句宽慰的话。

    她要怎么相信,她是因为真的悔悟,真的在意她这个女儿?而不是,只求心安。

    聂相思伸手抚了下额头,勉强笑了下,“算了,都是过去的事,不提了。”

    “思思,我……我不是。我一看到你,就想不起别的。对不起思思,我不是不在乎的。他们是我的亲外孙啊!我怎么可能不在意。”温如烟焦灼解释。

    “无所谓了。”聂相思盯着她,“谢夫人,我们就别在彼此勉强了行么?您真的没有那么在乎我。而我,也是真的放下了。我现在很幸福,真的很幸福。我真的没有那么多的精力去怪谁,怨谁。”

    “呜唔。”

    温如烟用力捂着嘴低声恸哭。

    聂相思轻闭眼,把脸转到了一边,没再看温如烟。

    ……

    这种情况下,温如烟自然不可能留下来吃午饭。

    温如烟离开后,战廷深从二楼书房下来。

    聂相思还是低着头,神色不分明。

    战廷深下来,在聂相思跟前站了会儿,随后伸手摸了摸聂相思的脑袋,柔声,“难过?”

    聂相思把头靠到他大腿上,没吭声。

    战廷深往后抚着她的长发,“我一直在。”

    聂相思瘪了瘪嘴,把整张脸贴到他的大腿上轻轻蹭。

    “刚我听谁……胖豆芽?”战廷深眸光清软凝着聂相思的脑袋,磁性的嗓音里嚼着淡到不易察觉的笑。

    聂相思伸手抱住他的腿,瓮声瓮气,“你偷听?”

    “在我自己家,还用偷听?”他只是进书房关门时,不心没关紧,而他又刚好有兴致在门口多站了片刻罢了。

    “哼。”聂相思从鼻间发出一声轻哼,“肯定是颗胖豆芽!你看才五个多月,我肚子就这么大了,瘦不了。”

    战廷深胡乱揉揉聂相思的头发,“胖就胖吧,我养得起。”

    “先生,姐,午饭好了,可以吃了。”

    这时,张惠的声音从餐厅方向传来。

    战廷深抚了下聂相思的耳朵,“走。”

    聂相思轻闭上眼睛,抱着战廷深的大腿靠了两三分钟,方松开他,把手塞进他的大手里,由他牵着去了餐厅。

    ……

    温如烟失魂落魄的从珊瑚水榭离开,回到谢家别墅。

    满屋的昏暗让她倍感窒息。

    她浑浑噩噩的走到沙发坐下。

    看着客厅四周的窗户都被厚厚的窗帘拉封着,如若不是她开了两盏壁灯,跟夜里没什么区别。

    温如烟躬下身,摊开手蒙住肿胀酸楚的双眼,心头的悲凉在一点一点放大。

    原本以为,随着年龄增长,谢毅阳空闲的时间会越来越多。

    可最近的一年,谢毅阳反倒益发的忙了。

    之前不管多忙,夜里无论多晚总是要回来的。

    然自从知道谢云溪并没有所谓的未婚夫,且她喜欢的人,竟然是他的亲侄儿,以及谢云溪与她的亲生父亲和姐姐早有联系开始,他便常常夜不归宿。

    打电话问。

    他也总在剧场忙。

    谢毅阳一天不着家。

    就意味着温如烟要独自面对情绪始终处于崩塌边沿的谢云溪。

    谢云溪的偏激和极端,温如烟是早有领教。

    所以这些天温如烟待在家里,总是胆战心惊,惶惶不安。

    便连保姆刘妈都因为害怕请假回家了。

    于是。

    这偌大的别墅,就只剩下她,谢云溪,以及芮芮。

    芮芮……

    温如烟放下蒙在双眼上的手,猛地看向芮芮的狗窝。

    芮芮最是黏她,只要她在家,总是摇着尾巴要她抚摸,赖着她。

    今天她回来也有一阵子了,却不见芮芮主动凑上来。

    温如烟很奇怪,“芮芮……”

    温如烟站起,一面叫芮芮一面朝狗窝走去。

    温如烟走进狗窝,掀开房顶盖看,却没看到芮芮。

    “芮芮……芮芮……”

    温如烟皱紧眉,开始在别墅四处找芮芮的踪迹。

    除了谢云溪的房间,温如烟将别墅里里外外都找了遍,都没找到芮芮。

    温如烟怔怔站在客厅,抬头朝二楼谢云溪的房间看,心跳莫名的快。

    ……

    温如烟在客厅徘徊犹豫了半响,终是压制不住对芮芮的担心,咬咬牙,快步上了二楼,站定在谢云溪的卧房门前,“云溪,我在找芮芮,它在你房间里么?”

    咚,咚——

    谢云溪没回答。

    却从她房间里突然传出一阵诡异的咚咚声响。

    温如烟后背微微发麻,不自禁往自己身后看了眼。

    见没什么东西,温如烟握了握手,收回视线,抬手敲了敲房门,声音忐忑,“云溪,我把别墅四周都找遍了,都没找到芮芮。芮芮是在你房间么?如果在,我就不找了。”

    咚咚咚——

    回应温如烟的。

    又是这道诡森的声音。

    温如烟咽动喉咙,呼吸加密,“云溪,什么,什么声音啊?你,你没事吧云溪?”

    咚咚咚——

    温如烟捏紧自己的一截手指,后颈的寒毛根根竖起。

    “云,云溪……”

    嘭!

    房门蓦地震响。

    温如烟吓得肩头一颤,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盯着在她眼前颤动不止的房门。

    踏踏踏…

    随即。

    房门里传来缓慢的脚步声。

    温如烟没来由的心惊肉跳,双脚本能的往后移退。

    倏地。

    脚步声停在门板后。

    温如烟睫毛猛地闪动两下,看着房门,“云溪……“

    声音刚出。

    温如烟忽然惊恐的瞪大双眼,全身激烈的抽颤了两下,双腿虚软的往后跌腿,直到靠到栏杆上。

    她张大嘴,死死盯着靠近地板的门缝。

    看着浓红的血,像是某种可怕的生物,缓慢的从门缝里渗出……

    吱扭——

    房门在此时从里打开。

    温如烟因为恐惧屏着呼吸。

    而房门在她面前打开的一瞬。

    她首先看到的,是一根滴着血的棒球棍……

    其次,是一片被血渲染的白色丝绸。

    “啊……”

    温如烟抑制不住惊悚的哑叫了声。

    可下一秒,她目光微微偏移,便看到了那根棒球棍旁浑身是血,奄奄一息躺着的芮芮……

    “啊……啊……啊……”

    温如烟崩溃的抱着头,大声尖叫。

    芮芮被封着嘴,四条腿,两两用丝带紧紧的捆绑着,脖子上拴着温如烟前几天给芮芮买的狗带,箍得很紧。

    芮芮几乎被打得皮开肉绽,浑身似是被血染了一重。

    它躺在地上,两只眼睛都带着血,一眨不眨的盯着温如烟,那样的眼神,足够温如烟撕心裂肺。

    “芮芮……啊……为什么,为什么……”

    温如烟甚至不敢靠近芮芮,她嘶吼着盯向谢云溪,“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疯了,你疯了!!”

    谢云溪脸上溅着芮芮的血,双眼冷得像是刚从十八层地狱爬上来浑身爬满恶虫的厉鬼。

    听到温如烟的咆哮。

    谢云溪冷笑了声,抡起手里的棒球棍狠狠挥向地上的芮芮。

    “不……”

    “啊……啊……”

    温如烟看到血从芮芮身上飙出来,芮芮大弧度的颤了下,便又了无生气的躺着。

    它的双眼还是看着温如烟,仿佛是依念,仿佛是求助……

    “啊……”

    温如烟冲了过去,颤抖的去解芮芮脖子上的狗带,和四肢上缠绑的丝带,每个动作都显示出她的急切、恐惧和悲伤。

    芮芮陪了温如烟四年,自从芮芮到别墅开始,便一直和温如烟亲近。

    对温如烟而言,芮芮不单单只是一条狗,她也是她的“孩子”,她的慰藉……

    谢云溪冷冷站在一旁,居高临下盯着温如烟,“痛么?”

    温如烟泣不成声,只顾着解芮芮身上的丝带。

    谢云溪像个木头娃娃,歪了歪头,冷血看着温如烟,“看看你心痛的模样,真让人不忍。可是啊,你现在所承受的痛,连我万分之一都比不了。你失去的不过是一条狗而已。而我,失去的却是在这个世界上唯一跟我有血缘关系,我至亲至爱的两个人。你怎么跟我比啊。”

    “芮芮,乖孩子,你坚强点,我这就带你去医院……”

    温如烟痛苦的拧紧眉,心抱起地上的芮芮,脚步急促而踉跄的朝楼下冲。

    谢云溪盯着温如烟冲下楼,看着她跑出别墅,眼眸里没有一丝一毫的波动,将手里的棒球棍扔到门外,便若无其事的关上了房门。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