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414章 老徐竟然去俞市了!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翟司默吐血,咆哮,“你们的良心不会痛么?!”

    “你这么激动,怎么,看上人家了?”楚郁笑得邪气,盯一眼翟司默。

    “哼,爷不好这口!”翟司默眯眯眼,瞅着战廷深,“我就是想啊,这么个美丽动人的花姑娘整天在你眼前晃悠,晃悠晃悠久了吧,就晃悠到心……”

    “有操心不可能发生的事的功夫,不如替我多盯着点谢云溪!”战廷深淡淡看了眼翟司默。

    翟司默低哼,“我是替相思操心好不?”

    “如果不是这样,你现在早就被我踹出去了!”战廷深冷冷。

    翟司默噎了下,默默把白眼往天花板上翻。

    徐长洋含笑看翟司默,“瞎操心,该!”

    “男人这个东西,万一呢。我这是替相思防患于未然,你们懂什么。”翟司默往沙发背一靠,撇嘴道。

    “得好像你不是男人一样!”楚郁踢他一脚。

    翟司默无语了,恨恨盯楚郁,“你怎么跟个娘们似的,动不动就动手动脚的。”

    “娘们!”

    楚郁咬牙,抓起靠枕猛地扑过去捂住翟司默的脸。

    “唔……四哥,四哥,手下留情,手下留情……”翟司默脸在靠枕下,难受的。

    楚郁狞笑,这才拿开靠枕,坐回了原位。

    翟司默瘫靠在沙发里,敢怒不敢言的盯着楚郁,喘气。

    战廷深看了看翟司默,冷清的面庞多了层严肃,“正事。”

    翟司默皱皱眉头,抖了抖身上的衣服,坐正。

    “从梁雨柔身上还是没查出什么吗?”战廷深看着楚郁。

    楚郁把一条腿放到茶几上,“谢云溪在梁雨柔死前曾给过她二十万,想帮她渡过窘境。这在圈子里都传遍了,人人都谢云溪有情有义。”

    “梁雨柔死亡当晚,谢云溪在哪儿?”战廷深道。

    “从下午与战瑾玟在茶厅分开,就回了谢家别墅,一直没出来。”楚郁回道。

    “白心微和陈屹宽。”战廷深盯着楚郁。

    楚郁凤眸轻挑,“那会儿应该正在忙着找把绑去的战瑾玟藏匿起来的地方。”

    “所以,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查出一点有用的消息?”战廷深抿唇。

    楚郁默了默,道,“那天谢云溪虽然回去后就没离开过,不过中途战瑾玟曾去过别墅一趟。”

    战廷深眸光微凝。

    “至于中间发生了什么,恐怕只有她们两个知道。”楚郁。

    “如果战瑾玟去谢家找过谢云溪,谢先生兴许不清楚,但谢夫人应该不会不知道。或许可以从她那儿能了解到一些当时的情况。”徐长洋看战廷深。

    战廷深黑眸转深,没话。

    “这个谢云溪掩藏的功力倒比她在钢琴演奏上的功力要强得多!”翟司默呲道。

    徐长洋垂垂眼,“谢云溪很聪明,思维严谨,逻辑性强,深谙应变之道,也足够冷静。这样的人犯罪,本就不好找她的漏洞。不过是人都有弱点。”

    徐长洋点到即止。

    战廷深三人彼此看了眼,也都心照不宣。

    战廷深眼廓微缩。

    看来要揪出谢云溪的犯罪证据,还不得不“麻烦”下他陆兆年!

    话到这儿。

    几人都沉默下来。

    几分钟后。

    楚郁放下腿,从沙发里站起,“我走了。”

    然后,就真的走了。

    翟司默想着他的新片马上就要开拍了,开拍前还有些事项需要他确认,也从沙发里起来,“我也走了。有事电话联系。”

    于是。

    翟司默也走了。

    楚郁和翟司默前后脚离开。

    徐长洋盯着门口看了会儿,挑眉看坐在大班椅上意味不明盯着他的战廷深,淡色的薄唇轻扯,“我今天没什么事,在你这儿多坐会儿。你不用管我。”

    顿了顿,笑,“放心,我也不会打扰你。”

    战廷深收回目光,拿过一旁的笔记本电脑翻开,“最近看你和林霰相处得不错,没事不去找她打发时间?”

    徐长洋怔住,奇怪的看着战廷深,清隽的容颜轻绷。

    “怎么?”战廷深双手合十放在书桌上,视线从电脑移开,落在徐长洋略显阴沉的脸上,“跟林霰闹不愉快?”

    徐长洋就那么盯着战廷深。

    战廷深同样看着徐长洋。

    两个男人彼此盯着,暗自较着劲儿。

    到最后。

    还是徐长洋先笑了下,那笑颇有点勉强,看着战廷深,“我知道,你是嫌我待在这儿打扰到你了,我走行了吧。”

    在几个兄弟中,外人看徐长洋的脾气最好,最温和,总是几个兄弟中闹矛盾打圆场的那个。

    实际情况,并非徐长洋性子多好。

    而是他足够重视这几个兄弟。

    所以凡是总是大度的忍让,不与他们计较罢了。

    这一点。

    外人不晓得。

    但战廷深几人心里是明白的。

    看着徐长洋姿态优雅却也难掩落寞的从沙发里站起,战廷深眼波轻动,道,“昨晚思思跟我商量,想去俞市一趟。”

    徐长洋伸手去拿外套的手顿住,背部还是侧对着战廷深没动。

    “理由是她那位好朋友夏姐最近看着不太对劲,人瘦得厉害。思思问她,她也含糊其辞不肯明。思思担心她,所以央求我,准她去一趟俞市。”战廷深浅声。

    徐长洋睫毛低低垂着,拿过外套放在臂弯里,侧转过身,面色无波的对着战廷深,语调也是平静到不能更平静,“是么?”

    战廷深黑眸幽深盯着徐长洋,隔了会儿,徐徐,“夏姐是思思最好的朋友,思思一向视她为亲姐妹。按理,思思担心她,我不应该阻拦她才对。不然就显得我太无情了。可是思思现在怀着孩子,为了她和孩子的安危,我还是不得不无情一回。”

    徐长洋凝着战廷深双瞳一会儿波涛汹涌,一会儿平静无波。

    半响过去,徐长洋只是扯了扯唇,什么都没,转身,步伐稳健朝办公室门口走。

    战廷深淡然看着徐长洋走出去,而后又淡定无比的收回视线,转移到笔记本屏幕上。

    ……

    晚上。

    战廷深吃了晚饭便去了书房,刚进书房不到五分钟,一道“圆润“的身影便悄咪咪的挤进了书房。

    战廷深朝书房门口睨了眼,面上一丝一毫的表情变化都没有。

    聂相思移到沙发坐下,随手从茶几拿起她下午看的一本书,翻开。

    书是翻开了,可她的眼睛却不在书上头,一直瞄着战廷深那边。

    战廷深懒得搭理她。

    “……三叔,你渴不渴?要不我去给你煮杯茶上来吧?”

    好一阵子过去。

    有人终于按耐不住,声开口道。

    战廷深从文件移开眼,淡清清盯了眼聂相思,“我不渴。”

    “噢。”聂相思抿唇。

    战廷深撤开眼,大约十多秒后,他嘴角莫名有了道浅浅的弧线。

    聂相思看到了,大眼闪过迷惑,傻乎乎的盯着战廷深。

    战廷深看她,黑眸里晕着缕缕无奈的薄薄笑意,哼,“聂相思,你除了年龄长了,其他的真是一点都没长。”

    “啊?”聂相思愣,“三叔,你是夸我呢,还是损我呢?”

    “夸。”战廷深勾着嘴角道。

    聂相思皱眉,怀疑的看着他。

    战廷深眼底的笑意渐浓,起身,绕过书桌,朝聂相思走来。

    聂相思望着他。

    战廷深坐到她身边,拿起她一只爪子把玩似的捏了捏,黑眸柔软看着她,“你想干什么,嗯?”

    “……”聂相思脸一热,这才明白战廷深刚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不好意思的撅了撅嘴,聂相思盯着他,“不能怪我不长进,是你太霸道太强势,被你压得都不敢长!”

    战廷深但笑不语。

    聂相思泄气般拉拉肩膀,身子软软的靠在战廷深身上,水润的眸子巴巴的锁着他,声撒娇,“三叔,你知道我想干什么。我真的很担心云舒,想去看看她。不然我整天悬着心,吃不好也睡不好。你看啊,我吃不好睡不着,直接影响到的就是我肚子里的豆芽。你不心疼我,难道也不心疼豆芽么?三叔~~”

    战廷深挑眉,伸手捏住聂相思的下巴,低头在她皱巴巴的鼻子上亲了下,含笑,“这世上,如果我连你都不心疼了,那基本就找不到能让我心疼的人了。”

    聂相思心里发甜,笑意便堆积到了她那双大眼睛里,软绵绵,“那三叔就同意我去俞市吧……”

    “正因为三叔心疼你。”战廷深抬手抚她的鬓发,“所以才不能同意。”

    聂相思有些失望的皱眉,但没什么,就那么无声的看着战廷深。

    战廷深抚摸她的脸,低声,“最近三叔走不开,不能陪你。其他人我又不放心。所以,你就乖乖的待在三叔身边,哪儿都别去。”

    “三叔……”

    聂相思还想争取。

    虽然她很感动也觉得很幸福,他对她的在意和保护。

    可是她也是真的很担心夏云舒。

    只是聂相思刚叫了声三叔,噗噗的手机震动声便从战廷深裤兜里传了出来。

    聂相思只好停顿下来。

    战廷深低头吻了下聂相思的脸,伸手进裤兜摸出手机,淡扫了眼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便将手机拿到耳边,接听,“五……”

    “廷深,你听我。我吧,我本来是想打电话给老徐,叫他出来喝酒。你猜怎么着?你猜!”

    翟司默语气很激动。

    战廷深动了下薄唇。

    却没等他发出声音,手机里又传来翟司默拔高的声音,“老徐竟然去俞市了!!”

    战廷深闻言,看向聂相思。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