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412章 三叔不会舍得伤害你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战廷深眯眼,两根修长的手指捏着她的下巴,低头就吻住她,黑眸深浓盯着她嘚瑟的大眼,哑声,“看你,我从来都是光明正大!”

    聂相思在他嘴里笑,“不害臊。”

    战廷深松开她的下巴,大掌捧住她半边脸,垂下黑软的睫毛,很认真的吻她。

    聂相思轻吸气,两只胳膊不自觉往上,攀抱住他的脖子,低喘,“战瑾玟的事查得怎么样?”

    战廷深微蹙眉,睁开黑瞳,看着聂相思,眸光幽邃。

    “……怎么了?”聂相思眨眼,柔软的指腹轻轻抓抚着他的后颈,声问。

    战廷深垂眼,盯着聂相思艳嘟的唇,一下一下的浅啄,声音沙哑,“你不会想知道的。”

    聂相思双眼微凝,看着战廷深。

    战廷深抬眼,沉静凝视聂相思清秀迷茫的脸。

    聂相思深呼吸,唇从他薄唇退开,脑袋往一边歪了歪,探寻的看着他,“我想知道,你告诉我。”

    “确定么?”

    战廷深搂着聂相思的背,大手从后抚着聂相思的长发,柔声问。

    聂相思缓慢点了下头。

    战廷深抿唇,“谢云溪的父亲和姐姐白心微今天上午在警察局的审讯室畏罪自杀。都死了。”

    聂相思一口气顿住,眼廓倏然往外扩散,“什么?”

    白心微……死了?

    战廷深摸了摸聂相思微微僵白的脸,薄唇贴到她耳边啄了下,抱起,朝二楼走,“陈屹宽和白心微承认联合策划绑走战瑾玟,原本打算等八月十号后便放出来。十号过后,他们打算放战瑾玟出来时,突然想到如果就这么放了战瑾玟,这个八月十号躲过去了,可还有九月十号,十月十号。他们总不能次次都用绑架的方式来阻止战瑾玟和陆兆年领证。所以最后,他们选择毁了战瑾玟。”

    “……毁了?”聂相思惊疑的盯着战廷深。

    战瑾玟的经历,战廷深并未告诉聂相思,因为太过惨烈。

    所以聂相思到现在都不知道战瑾玟经历了什么。

    因此战廷深现在这样的话,聂相思也是一知半解。

    战廷深盯了眼聂相思,没回答。

    聂相思心惊肉跳,“你的意思是,这件事只是陈屹宽和白心微联手做的,没有谢云溪什么事对么?”

    战廷深抱着聂相思走进二楼书房,将她放到沙发里,自己则走到书桌后的老板椅坐下,黑眸深沉看着满脸怀疑望着他的聂相思,“目前看来,是。”

    “你信么?”

    聂相思皱眉,心头莫名的胀起一股愤怒,盯着战廷深问。

    战廷深抿紧薄唇,看着聂相思没话。

    聂相思脸冷沉了沉,但并不是针对战廷深,“陈屹宽做了那样禽兽不如的事,死有余辜!但是白心微……”

    聂相思盯着战廷深,“我之前在星尚杂志上班时,与白心微有过几次交涉。白心微非常清高,或许她是有些愤世嫉俗,但我并不觉得她是会筹划这种事的人。”

    “人不可貌相。”战廷深低眸,拿出一本文件翻开。

    “就算人不可貌相,但我看人的眼光也不会偏差这么多!”聂相思拧紧眉尖。

    战廷深没出声。

    聂相思咬牙,有些不忿的望着状似认真看文件的战廷深,“三叔,这件事根本没这么简单!白心微显然是替人背了锅!我都看得出来,我不相信你看不出来!”

    “终于承认自己没那么聪明了?”

    战廷深终于开口了。

    只是话里的意思却让聂相思狠狠噎了下,脸都红了,气恼的瞪战廷深。

    战廷深双眼从文件移开,这才盯着聂相思,拿出几分认真来,与聂相思分析这件事,以及他的态度和打算,“陈屹宽和白心微一口咬定事情是他二人干的,警察局里有她们的笔录。而我们如今能掌控的证据也就只有陈屹宽和白心微。可是她们现在都死了,死无对证。所以接下来我们必须找出新的证据,证明谢云溪才是幕后的真凶。否则,即便我们所有人都认定这件事就是她谢云溪做的,也不能拿她怎么样。”

    其实战瑾玟失踪这件事,从一开始就没有惊动警察,兴许现在处理起来,便没那么束手束脚以及受到各种限制。

    也或许。

    谢家与陆家没有那一重关系,事情倒也更好办了。

    不过谢云溪犯罪是事实,就算她侥幸逃过这一次的审讯。

    可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新的证据早晚会出现,谢云溪的破绽也迟早会暴露。

    不是有这么句话么: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所以,我们现在只有干等着么?”聂相思道。

    战廷深这样,聂相思心下也明白,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已成定局,不能操之过急。

    其实她倒也觉得这件事通过法律的途径来解决更为合适。

    毕竟,无论是谁,都不能把自己的个人意志凌驾于法律之上。

    只是,聂相思内心莫名的焦灼。

    在她心里,白心微或许也并非完全无辜,可是她落得这样的下场,未免太严重。

    冤有头债有主。

    本该承受这些的,该是她谢云溪!

    凭什么让其他人替她遭受这些!?

    “放心吧,你四哥和徐叔已经在着手调查收集谢云溪犯罪的证据,谢云溪不会置身事外太久。”战廷深眯眼,沉声道。

    聂相思看着他,提气让自己略有些激动的情绪平复了些,低了声音道,“战瑾玟怎么样了?还在重症监护室么?”

    战廷深黑眸微闪,“嗯。”

    聂相思皱眉,“不知道为什么,对战瑾玟的讨厌在这件事后,突然变得没那么强烈了。”

    战廷深眼眸掠过一抹轻诧,看着聂相思。

    聂相思抿抿唇,却没再什么,起身,“三叔,你工作吧,我不打扰你了。”

    战廷深挑眉,“过来。”

    “干么?”聂相思脸腮忽然飘过一缕红。

    “来。”战廷深朝她伸手。

    聂相思垂了垂长长的睫毛,矜持的含了口下唇,慢吞吞的走了过去。

    走到战廷深身侧,聂相思脸都红透了,也不知道为什么。

    战廷深转动老板椅,面对聂相思,两条大长腿很man的分开,“坐。”

    聂相思羞涩的歪头,大眼瞄过他的大长腿,明知故问,“坐哪儿?”

    战廷深黑眸溶着笑,“哼。”

    聂相思细长的脖子都粉了一截,挺着大肚子还是坐到他硬邦邦的大腿上,“你软点,坐着不舒服。”

    “是。”

    战廷深忍着笑,放松了大腿紧绷得肌肉。

    聂相思大眼水灵灵的瞅着战廷深,“叫我过来干么?”

    战廷深一只大手放到聂相思高高隆起的肚子上,另一只手托搂着她的腰背,俊脸慢慢凑近她颈边,勘动鼻翼轻嗅了嗅,“知道我现在最期盼的事情是什么吗?”

    聂相思一只爪子放到战廷深头上,一下一下的抓,不疑有他的低头看着他问,“什么?”

    “这只家伙赶紧从你肚子里出来。”战廷深吻她的脖子、锁骨,再慢慢往下。

    聂相思冷不丁吸气,“现在才五个多月,六个月都没有,你想她多早出来?”

    战廷深撩起聂相思的裙子,没有阻隔的吻她圆滚滚的大肚子。

    聂相思呼吸密集,一只手心微微握紧了,盯着战廷深,“三叔,够了。”

    战廷深蓦地抬起头,吻住聂相思,放在她肚子上的手,也顺势下移。

    “三叔……”聂相思在他唇上惊呼。

    战廷深搂紧她,更深的吻她,深凝着聂相思的黑眸,在此刻灼亮得惊人,低低哑哑,“相信三叔,三叔不会舍得伤害你,放心。”

    聂相思望着他深如大海的眼睛,紧绷的身子慢慢松软了下来。

    “乖女孩。”战廷深便笑,温柔吻她的脸。

    聂相思到底没能离开书房,马上就到吃晚饭的时间,战廷深也没急着处理公事。那之后便抱着聂相思一同坐到沙发里,平复激跳着的心脏。

    这段时间,两人都没有话,却不会显得气氛冷清,反而格外的温馨美好。

    晚上吃完晚餐,战廷深便去了书房。

    聂相思在楼下陪励远时勤时聿,直到三个家伙去三楼游戏房,方也起身去了二楼,打开电脑,与夏云舒微信视频。

    当夏云舒的脸出现在电脑屏幕上时。

    聂相思眼睛便瞪圆了圆,盯着夏云舒。

    夏云舒好像在忙,电脑前摆着一本厚厚的书籍,她一只手边翻书边,“出来工作了才发现,自己几年大学白上了,不懂的太多,我现在正在恶补法语,苦命啊!相思,你你的啊,不用担心我不能一心二用。”

    夏云舒到这儿,抬起头得瑟的冲聂相思笑笑。

    聂相思有一次清晰看到夏云舒的脸。

    聂相思暗吸气,伸手抚上屏幕,“云舒,微信视频现在是有什么特殊功能么?”

    “……特殊功能?”夏云舒没抬头,“什么特殊功能?”

    “显瘦功能。”聂相思皱皱眉。

    “什么啊。”夏云舒笑,还没意识到聂相思的什么。

    聂相思盯着夏云舒的脸,顿了几秒,突然,“云舒,你站起来我看看。”

    闻言。

    夏云舒翻书的手猛然停顿,抬头看着聂相思,表情有些紧张的微绷着,悻笑,“干嘛啊?”

    “你先别问,站起来。”聂相思。

    夏云舒直愣愣盯着聂相思,舔了舔下唇,却是,“我不。”

    聂相思愣。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