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411章 你刚刚偷看了我很久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白心微突然疯狂的瞪向战曜,大声挑衅。

    “你以为你做出这种事,还能有善果么?白姐,你情绪如此激动,到底是无所畏惧,还是有心遮掩?”徐长洋冷勾嘴角,那抹弧度,不明显,却也让人无法忽视。

    白心微闻言,将那双瞪大的眼睛倏地转向徐长洋,表情阴狠,“遮掩?我有什么好遮掩的?被你们逮了个正着,我就知道自己没活路了。反正无论我是卑躬屈膝还是懦弱狡辩,你们都不会放过我,我何必让自己在最后还活得如此没有尊严!”

    “白姐也有尊严?”徐长洋嗤笑,“白姐对同为女人的战四姐极尽侮辱之事,我想白姐大概是连心都没有!白姐如今跟我们谈尊严,岂止可笑!”

    “战瑾玟她活该!”

    白心微狰狞的瞪大眼笑,“她明知道陆兆年不喜欢她,还想方设法不要脸的往上贴,简直就是我们女人的耻辱!还有,你们以为她战瑾玟就是什么好女人么?我听她以前在国外留过学,像她那样生性放荡的女人到了那样一个开放的国家,大约比在国内要如鱼得水了吧?被谁睡不是睡?不定她战瑾玟很享受……”

    “住口!你给我住口!”战曜到底没忍住,猛地将拐杖朝白心微扔了过去。

    不过没扔到白心微身上,拐杖落到审讯桌上,嘭的声,又顺着桌面滚到了地上,发出一连窜的咚响声。

    “老爷子,您息怒。”刘局长吓了一大跳,忙忐忑的盯着气得喘息都困难的战曜道。

    谢云溪流着眼泪摇头,仓惶的看了眼战曜,哽声对白心微,“姐,我还是不明白,我还是不明白……”

    白心微梗着的脖子机械的往下垂,猩红的双眼在看向谢云溪时,浮现一丝柔软,“云溪,你不明白没关系,你也不需要明白。你只要记得,姐姐都是为了你!所以,以后你一定要好好的照顾自己,别让自己受委屈。喜欢什么就大胆去追求。人生苦短,不要让自己留下遗憾。还有……”

    白心微宛若交代临终遗憾般,声音低低切切,“人活着才是最要紧的。在生命面前,什么都不重要,什么都可以放弃。爸爸和姐姐走后,你切记,不要再做傻事。”

    “傻事”这两字,白心微想表达的其实是另外一层意思。

    就是不知道谢云溪能不能体会过来!

    “姐……”谢云溪跪在了白心微面前,望着她的脸哭得停不下来。

    白心微最后抬手摸了摸谢云溪的脸,对她笑了笑。

    便转过头看向陆兆年,眼神在此刻没有戾气,也很有阴毒,却有一重哀求和交付,“陆兆年,错事都是我一个人做的,跟云溪没有关系。她跟你二十多年的姐弟情分,我相信你自有你的判断。”

    “我活到现在二十多年,除了云溪,我没有感受到这个世界对我的一点善意。我跟云溪童年不幸,云溪比我运气好,被你舅舅那样儒雅善良的男人收养,视若亲生女儿和掌上明珠疼爱,也因为你舅舅,云溪善良大方,积极阳光。不像我。”

    “当初收养我的夫妇,其实是一对赌鬼,在我十六岁那年借了高利贷还不上扔下我跑了,至今下落不明。他们跑路后,我每天都要面对高利贷的人用各种恐怖吓人的方式逼我还钱。我甚至险些被逼到夜总会卖身。后来,还是云溪找到了我,拯救了我。”

    “我承认我内心阴暗,因为这个世界除了云溪,没人给过我一点光亮。云溪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重要最重要的人,为了她,我什么都愿意做!包括杀人!”

    “呜唔……”

    谢云溪似再也忍不住,捂嘴痛哭。

    白心微一张脸青白得像鬼,双眼透着绝望的混沌看着陆兆年,“陆兆年,云溪对你如何,不需要我多。她对你,是情不自禁,她自己也控制不住。就像你喜欢聂相思一样。将心比心陆兆年。如果就因为你喜欢聂相思,而被扣上你们今天扣在云溪身上的罪名,你作何感想?”

    战廷深到现在才明显皱了长眉,黑眸幽冷盯着白心微。

    并不喜欢她在这时,提到“聂相思”这三个字!

    陆兆年目光沉然,看不到一丝一毫的浮动。

    白心微脸上的表情倏地慢慢专为虚无。

    她一点一点垂下眼皮,脸部表层的皮肤呈现只有在死人脸上才能看到的死气。

    战廷深和徐长洋都是拧了眉,彼此对看了眼。

    而就在他俩对看的这一瞬。

    “嗯……”

    咚——

    “啊……”

    闷哼声,皮肉撞到桌上的响声,女人惊恐的叫声……

    这三道声音,几乎在同一时间响起。

    战廷深和徐长洋双眼同时一沉,蓦地朝白心微看去。

    可他们看到的,却只有白心微撞到桌面的头颅,以及缓慢从她侧脸两侧渗出的浓血……

    审讯室内,出现将近一分多钟的寂静无声。

    就在这时。

    审讯室的房门迅疾的从外推开,“刘局不好了,陈屹宽咬舌自尽了!”

    那名警官急匆匆撞进门来,就冲局长喘着粗气急道。

    局长,“……”

    警官完,好几秒过去,发现审讯室内的几人都没发现,愣了,迷茫看着局长,声音低了低,重复,“局长,陈屹宽自杀了……”

    “啊……啊……”

    警官一完,一道疯狂的身影朝他冲了过来。

    警官吸气,带着迷惑迅速的让到一边,才没让那道身影径直撞到他身上来。

    战廷深沉哑着眉,盯了眼徐长洋。

    徐长洋面容严肃,起身便朝外走了去。

    战廷深亦起身,几步走到白心微身侧,抓着她的肩将她从桌上拉起,让她整个靠在椅背上。

    直到这时,警官才注意到白心微。

    白心微脑袋被撞破了,嘴吧四周都是血,跟另一间审讯室内的陈屹宽的情况,犹如复制粘贴。

    警官背脊骨一寒,呆立在门侧。

    战廷深盯着白心微看了两秒,方伸手放到她的鼻息前。

    当完全察觉不到白心微的气息时,战廷深抿直薄唇,看向战曜。

    战曜显然还没从这突如其来的反转带给他的震惊中缓过神来,一张脸僵木着。

    陆兆年是第一次亲眼看到有人用这样残酷的方式跟这个世界决裂,心头的震动可想而知。

    陆正国从震惊中回过神,转头便开始跟局长商量接下来处理相关情况的事宜。

    ……

    另一间审讯室。

    谢云溪撕心裂肺哭着冲跑进去时,陈屹宽就歪斜的靠在椅背上,不仅脸上都是血,浑身上下都是,尤其是裤裆的部位,血贴着他裤子的布料,仿佛永远都干不了了。

    看到这幅画面,不用想便知道陈屹宽在被押送进警察局前,必定经历过一段异常残酷可怕的时间。

    “啊……”

    谢云溪一跑进来,看到陈屹宽那副样子被拷在椅子上,当即一个跄踉,跪在了审讯室中央的地板上,一只手抱着自己的胸口,大受刺激和惊吓的大哭。

    徐长洋后到,看到谢云溪跪在地上歇斯底里大哭的样子,只是眉心皱了下,便凉凉站在门口,冷眼看着。

    谢云溪抱着自己的心口哭了一阵,便开始疯狂的抓扯自己的头发和脸,仿佛已经彻底崩溃。

    “啊……啊……“

    徐长洋靠在门框边沿,眯眼盯着椅子上的陈屹宽。

    陈屹宽的死状不可谓不恐怖,可徐长洋就那么看着,愣是眼皮都不带眨一下的淡定。

    陆兆年隔了许久,才从审讯白心微的那间审讯室出来,走到徐长洋这边,站在门口,双眼遂然盯着审讯室内哭到一个字都不出来的谢云溪,开口的声音极沉,“陈屹宽和白心微都已经承认了罪名。现在他们落得这样的结局,也算是罪有应得!”

    徐长洋觑了眼陆兆年,淡色的薄唇挑动了下,“陆公子这意思,是想这件事到此为此?”

    陆兆年抿唇,转头看着徐长洋,“不到一个时,警察局就死了两个人。徐先生你是律师,你应该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嗯。陆公子提醒得有道理。现在白心微和陈屹宽都一口咬定此事与谢云溪无关,并几乎同时自杀伏法了。看起来这件事到这里已经告一段落了……”

    徐长洋若有似无的看了眼审讯室内的谢云溪,幽哼,“至少在今天,就算再不想到此为止,也不得不到此止住!不过陆公子,假的成不了真,真的总有一天会自己浮出水面,我们拭目以待。”

    徐长洋着,抬抬下巴指了指审讯室内的谢云溪,“那么陆公子,你的这位表姐就交给你了。”

    陆兆年看着嘴角嚼着一缕似有若无的讽笑从他身边擦过,一双手,暗暗拽紧了。

    ……

    战廷深是在下午近五点才回到珊瑚水榭。

    回来时,聂相思穿着雪白干净的长袖孕裙坐在沙发里看书,那样子,美好得纯碎。

    战廷深换了鞋,就站在玄关盯着聂相思看了好半响。

    直到聂相思笑盈盈的抬起头,朝他望来时,战廷深方挑挑长眉,往客厅走了去。

    聂相思合上手里的书,在他坐到自己身边时,便伸手拿起他的长胳膊往自己肩上搭,柔软的身子歪靠近他的怀里,仰着头冲他弯着眉眼得意的笑,“战先生,你刚刚偷看了我很久噢~”

    战廷深眯眼,两根修长的手指捏着她的下巴,低头就吻住她,黑眸深浓盯着她嘚瑟的大眼,哑声,“看你,我从来都是光明正大!”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