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410章 我娶!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我也不想喜欢你,爱你,可我就是喜欢上了,爱上了!凭什么就因为我喜欢你,就要被怀疑是恶毒的女人?兆年,你告诉我,凭什么?”

    陆兆年盯着谢云溪不忿委屈的脸,冷吸气,“表姐,你若是坚持否认,那就当我今天,没有多此一举要求亲自去别墅找你,半途停下来跟你这些。”

    “兆年,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笃定瑾玟的事就是我做的。但无论今天你有没有跟我这些,不是我干的,就不是我干的,本来就是无中生有的事,我谢云溪就是再喜欢你,也不会含冤受辱的承认这些莫须有的罪名!”

    谢云溪悲愤看着陆兆年,愤然哽声道。

    陆兆年绷紧唇,点点头,已是对谢云溪失望至极。

    将烟蒂扔出车窗口,陆兆年没再与谢云溪多一个字,猛地发动车子,急驶向前。

    谢云溪盯着陆兆年寒峭的侧颜,眼泪疯狂的往下掉。

    兆年啊兆年,我所做的这一切,至始至终只是因为一个你啊!

    所有人能憎恶我谴责我,可是你不能,绝不能!

    ……

    车子最终在警察局大门口停下。

    谢云溪隔着车窗盯着眼前森严威慑的建筑,双手指尖紧紧掐着掌心。

    “下车吧!”

    陆兆年面无表情道。

    谢云溪转头,眼皮浮肿抬着,盯着陆兆年,“你带我来警察局,是要逼我主动认罪么?可是我没有做过那样的事,你要我怎么认?”

    “下车!”

    陆兆年声音冷酷,没有与谢云溪解释,用力推开车门,抬腿跨了出去。

    谢云溪望着下车的陆兆年,眼睛又红了圈,嘴唇轻颤的用力抿了口,提气,抬高下巴,解开安全带下了车。

    陆兆年绕过车头,眸光阴沉看着谢云溪。

    谢云溪心痛如绞,却自带傲气的挺直背脊,含着泪冷笑,“兆年,你确定要逼我背下这个黑锅……什么都不顾了么?”

    “你坚定战瑾玟的事不是你干的,能证明你清白的地方,我想除了警察局,没有更合适的地方了。”陆兆年声音没有温度。

    谢云溪眼泪顺着眼角滑下,悲哀的看着陆兆年,沙哑道,“兆年,你是带我来警察局自证清白的,还是战总裁和战老爷子让你带我来这里伏罪的?”

    陆兆年眼廓轻缩。

    “你让我自证清白?我要怎么自证清白?我要证明自己是清白的,至少要有一个人是相信我,或者对这件事抱着怀疑态度的!可现在的情况并不是!你们所有人都一致认为,认定,事情就是我做的!战家是潼市是什么地位?陆家又是什么地位?你们都认为我有罪,我就是绞尽脑汁,干了口水,也不会再有人相信我,或者,没有人敢相信我。我今天踏进这警察局的大门,我还能走得出来么兆年?嗯?你告诉我,我还能走得出来么?”

    谢云溪道最后,声音便变成了失控的低低嘶吼。

    陆兆年沉皱紧眉,胸腔压抑着起伏,呼吸略有些粗浊,同样低吼,“你叫了我爸二十多年的舅舅,我叫了你二十多年的表姐,若是最后证明不是你做的,有我跟我爸在,你现在怎么进的警察局,就怎么出来,谁他妈也扣不住你!”

    “……”谢云溪噤声,颤抖的看着陆兆年。

    陆兆年磨紧后牙槽,阴厉盯着谢云溪,“但如果最后证明确是你做的,不仅我跟我爸,就算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你!”

    谢云溪蓦地咬住下唇,痛泣了声。

    ……

    警察局昏暗的审讯室内。

    谢云溪低着头跟着陆兆年走进审讯室时,战曜、陆正国、战廷深以及徐长洋坐在审讯室一侧的椅子上。

    当然了。

    徐长洋自然是以律师身份出现在这里的。

    警察局长则坐在战曜的身边的椅子上,看着很不自在。

    陆兆年走进审讯室后,便站到一边,沉着眸盯着谢云溪。

    谢云溪抓紧手,暗提口气,缓慢抬起头看着战廷深几人,身形依旧挺得笔直。

    战曜怒哼了声,眯眼道,“谢姐可认识她?”

    她?

    谢云溪偏转头,便看到了坐在审讯桌后椅子上,被扣着双手双脚,狼狈不堪的……白心微。

    谢云溪心尖钝痛,面上却露出震愕的表情,喃喃,“心,心微……”

    白心微披头散发,整个人气若游丝的坐靠在椅子上。

    听到谢云溪叫她,白心微便努力扯唇盯着她笑。

    那笑让谢云溪觉得刺眼,觉得疼!

    谢云溪更紧的握着手,几步走到白心微面前,惶然的上下看她,“心微,你,你这是怎么了?”

    白心微望着谢云溪的双眼里情绪很浓,出口的声音哑到极点,“云溪,对不起,姐姐只能陪你到这儿了。”

    谢云溪一颤,僵站着盯着白心微。

    “这么多年,你身边不乏优秀的男士追求,可你一个也没放在心上,我就知道,你是心里有人了。姐活着就是为了你。你是姐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牵挂。姐希望你能跟你自己深爱的人在一起,幸福的过完这辈子。”

    话间。

    白心微被手铐铐住的双手缓慢的抬起,握住谢云溪垂握在身侧的一只手,眼泪缓缓往下掉,“我知道你喜欢的人是谁。我也知道你因为喜欢他而备受煎熬。因为以你们现在的关系,你们不可能在一起。可是姐倒觉得,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你们又不是亲生的表姐弟,何必受那么世俗的束缚和禁锢。你那么爱他,就应该跟他在一起,跟他结婚!”

    “姐,咱们先别这些。你先告诉我,到底出了什么事?你怎么会……这样,出现在这里?”

    谢云溪颤抖的看了眼她手上的手铐,慌乱道。

    “云溪,事到如今,你就不要再装了!”

    陆正国面色很不好看,盯着谢云溪严肃道。

    事实上。

    确定谢云溪喜欢陆兆年的事实后,陆正国对谢云溪的心情就变了。变得有些烦躁,有些……嫌恶!

    谢云溪望向陆正国,眼神无辜而恐慌,“舅舅,我装什么了?”

    “你知道你这个姐姐昨晚干了什么吗?”

    陆正国掷地有声,语带愤然质问。

    谢云溪慌张吸气,去看白心微,“姐……”

    白心微轻咬唇,更紧的握着谢云溪的手,慢慢转头看向陆正国几人,语气坚定道,“一人做事一人当。这件事是我和我爸爸联手策划,云溪并不知情。我不允许你们把矛头对向她!”

    “你不允许?你现在有资格么?”战曜绷着脸,高喝道。

    白心微喉咙颤了颤,抬高脖子,无惧盯着战曜,“战家是潼市四大家族之一,威风赫赫,无人敢惹。也因此,像我这样的无名卒,连在战家的人面前,一句实话都不够格!是,我昨晚的确是想去医院杀了战瑾玟!并且,如果不是不巧被发现,我想我现在已经得手了!”

    “你丧心病狂!”战曜怒吼。

    “我不后悔!”

    白心微瞪大眼,眼珠子仿佛都要被她给瞪出眼眶来了,“战老爷子,你没发现么?人家根本就不愿意娶你们战家的四姐!是你们非逼得人家娶!我若是丧心病狂,你们战家就是欺凌比你们弱的土匪和强盗!谁也不比谁高尚!”

    “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谁准你在这里大放阙词!”

    不等战曜开口,陆正国猛地一拍椅把,指着白心微斥道。

    战曜怒得苍老的面庞都涨红了,呼吸也有些不稳。

    战廷深眸光清凉看了眼战曜,转向白心微和谢云溪时,眸光瞬间阴翳,冷哼,“第一次有人当着我的面我是土匪和强盗,呵,很好。那我不如就把土匪和强盗的头衔给坐实了。我现在就告诉你们,不论瑾玟如何,他陆兆年还非得娶了她不可!”

    陆正国一听这话,脸都白了,颤然望向战廷深。

    战廷深眯眼,“陆市长这么看着我……”

    战廷深盯向他,眸光几分锐利,“怎么,是想悔婚么?”

    “我……”

    “我娶!”

    没等陆正国开口,陆兆年道。

    审讯室内的人,便都看向陆兆年。

    陆兆年面色冷严,看着战廷深,“我娶!”

    战廷深眼眸眯了下,“陆公子表现得这么积极主动,那我们战家好似又不那么像土匪和强盗了!”

    陆兆年死死抿紧唇,脸上的线条根根绷直。

    谢云溪咬着牙关,含泪凄然盯着陆兆年,心口滴着血。

    白心微担忧的看了眼谢云溪,忽的皱紧眉,猛地看向陆兆年,愤声道,“陆兆年,你想好了么?战瑾玟现在都烂了,你要是执意娶她,就不怕被所有人耻笑吗?你父亲是市长,你又年轻有为,可你却娶了那样一个脏得不能更脏的女人,这恐怕将会成为整个潼市的一大笑柄。今后无论你和你父亲出现在什么样的场合,总会有人指着你们的脊梁骨讥笑议论你们陆家娶了一只破鞋,哈哈……“

    陆正国和陆兆年眼睛都赤红了。

    战廷深半眯着黑眸,幽冷盯着白心微猖獗笑着的脸。

    “你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要不是你们,瑾玟怎么会变成现在这幅样子?可你竟然还在这里侮辱她讽刺她嘲笑她!像你这样的女人,死一万次都不足以让我泄愤!“战曜勃然大怒,若非局长及时握住他的手,他恐怕已经将手里的拐杖送到了白心微的脑袋上。

    “那就杀了我啊!”

    白心微突然疯狂的瞪向战曜,大声挑衅。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