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409章 可我就是喜欢了,爱了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站在窗台前的谢云溪,垂在身侧的一只手,大弧度抖了抖。

    随后,谢云溪转身去了衣帽间。

    出来时,她已经焕然一新,穿着优雅质感的无袖白色西装样式的套装,齐肩的长发披散在锁骨前,她慢步从衣帽间出来时,倒真有几分艺术家慵懒高贵的气质。

    而她将将走出衣帽间,卧室房门从外叩响。

    谢云溪站定,冷得失了生气的双眼静静盯着卧室房门。

    “云溪,你起了么?”

    直到门外传来温如烟的声音,谢云溪才缓慢扯了扯唇角,开了口,“妈,我刚听到有车来了,这么早,是有谁来了?”

    门外。

    温如烟顿了几秒,再次出口的嗓音明显紧了几分,“云溪,你醒了就赶紧收拾一下出来吧,我们在楼下等你。”

    谢云溪低下眼,走到梳妆台处拿起桌上的腕表,停顿了快两分钟,方动作匆忙的边戴手表边脚步匆匆的朝门口走。

    房门打开时,谢云溪手表还没扣上,迷茫的看着仍站在她房门口等着她的温如烟,“妈,谁来了?”

    温如烟望着谢云溪的双眼透着不安。

    谢云溪眼眸一闪,视线错过温如烟,朝楼下望去。

    当看到赫然矗立在客厅,眉目幽沉盯着她的陆兆年时,饶是做足了心里准备的谢云溪,还是没能逃过从她心尖用力穿透过的冷风,叫她背脊骨都冻得狠狠一颤。

    ……

    “兆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你要带云溪去一个地方,又是哪里?”

    温如烟拉着谢毅阳急急忙忙追着,一脸沉晦是要带谢云溪去一个地方后拽着她的手臂往别墅外拖的陆兆年道。

    谢云溪同样恍然的看着陆兆年,眼底写着和温如烟如出一辙的迷惑和忐忑。

    陆兆年没看谢云溪,也没看温如烟。

    抓着谢云溪走到车旁,便打开车门,用从未有过的粗鲁方式,直接将谢云溪甩进了副驾座。

    不等温如烟和谢毅阳上前,陆兆年沉着脸,猛地摔上车门。

    半斜歪在副驾座的谢云溪心尖发颤,抓紧手心,隔着车窗去看,刚从车前绕到一半便被温如烟和谢毅阳堵住的陆兆年,嗓子眼隐隐跳动。

    “兆年,你倒是话啊!你这样,我跟你舅舅心里没底。”温如烟一面拉着陆兆年的手,一面焦灼的去看车里坐着的谢云溪,声音急躁。

    “兆年,你大早上来,脸色就不对。你跟舅舅透露下,到底发生了什么?”谢毅阳急得整个身体都在动。

    陆兆年目光透着丝丝缕缕的阴寒,整个人跟温如烟和谢毅阳心目中阳光清逸的陆兆年,判如两人。

    温如烟和谢毅阳在面对现在浑身上下都透着阴煞之气的陆兆年,心下甚至是有些怯的。

    “兆年……”

    “舅妈,舅舅,不是我不告诉你们,究竟发生了什么,而是我自己现在也不清楚。我现在带表姐去的地方,就是想知道发生了什么。所以,你们若想知道,等我一一弄清楚,我再来告诉你们。”陆兆年面庞冷硬,语气里却渗着不容置喙。

    温如烟和谢毅阳望着陆兆年,两人眼中尽是不知所措和深深的迷惘,以及莫名的焦虑。

    陆兆年没再与温如烟和谢毅阳什么,只对两人轻颔了颔首,便越过两人,走到驾驶座旁,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在温如烟和谢毅阳忧虑的注视下,面色沉着,快速发动车子离开了谢家别墅。

    ……

    车子从发动以后,便一直飙着高速。

    起码二十分钟,谢云溪始终靠车窗缩坐着,惶然且迷蒙的盯着侧脸严峻的陆兆年。

    整个给人特别无辜,又将那股子迷茫的害怕恰到好处的显露在她的脸上。

    吱嘎——

    忽然。

    车子在路边停了下来。

    谢云溪心脏猛地往上提紧,而后瞬间又急速向肚子里沉去。

    陆兆年停的地方是人流量较大的街道路边,车窗外人来人往,很是热闹。

    谢云溪咽动喉咙,双眼闪动,在车窗外的行人和陆兆年身上微妙的转动。

    在这样的氛围下。

    谢云溪张唇,声音下意识的往下压,“兆年,你要带我去的地方,就是这里吗?那,那我们要下车么?”

    陆兆年蹙眉,不到二十三岁,可他的神情却再也找不到一丝朝气,反而比三十几岁的男人更成熟内敛,以及,冷漠。

    冷漠似是已经渗进了他的骨髓里。

    二十几岁的脸,配上三十几岁事业有成思想成熟的男人气质,甚至比罂粟更能让女人沉迷。

    谢云溪跳跃的眼眸就那么悄然凝在他脸上,那一瞬间,所有隐藏的情绪,就是拼尽了全力,也还是会一点一滴的泄露出来。

    谢云溪的目光,慢慢变得痴迷,爱意满满以及……激烈。

    就在这时。

    陆兆年突地转眸,冷锐的视线宛若利剑刺向谢云溪。

    谢云溪呼吸猛烈颤动,慌错的垂下眼皮,脸上的表情因为控制不住的抽搐而分辨不清。

    “别这么看我!”陆兆年声音紧绷、既憎又怒。

    谢云溪闭眼,双手攥得死紧。

    可是不过几秒,谢云溪慢慢松开手,闭上的双眼也缓缓打开,抿紧嘴唇,抬眼颤栗的看向陆兆年,眼眸里有红润,也有痛苦。

    陆兆年盯着她的双眼像是要吃了她般怒恨,“我的表姐,你知道我有多信任你么?”

    谢云溪下巴轻抖的抬了下,那一下很微妙,像是极力忍耐着什么。

    而她的眼眶,此刻已经蓄满了哀伤的眼泪。

    “我从来没有隐瞒过你什么,甚至可以,你是这个世界上了解我最多的人。旁人不知道的事,你知道,我父母不知道的事,你知道,景衍不知道的事,你同样知道!我这么的相信你!”

    陆兆年瞪着谢云溪的星眸渐渐充红。

    谢云溪喉咙蓦地颤了下,她抓紧双手,努力睁大眼,阻止眼眶里的泪溢出,深呼吸急切的看着陆兆年,“兆年,你今天是怎么了?你能告诉我么?不然,我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你?”

    “装!”

    陆兆年笑,却也不是真的笑,那抹笑里,藏着他的愤怒、憎恶以及失望。

    “兆年……”

    “好!”

    陆兆年猛地抽回视线,松开方向盘,摸出一根烟点上,猛力吸了两口。

    任谁都开得出。

    陆兆年在尽他最大的努力克制着自己快到临界点的情绪。

    谢云溪心脏揪疼着,“兆年,你,你别这样,我心疼……”

    “闭嘴!”

    陆兆年低吼,像一头暴怒的狮子凶狠的瞪向谢云溪。

    谢云溪眼泪终是没忍住,掉了下来。

    她没伸手去擦,掉着眼泪难过的看着陆兆年,哽咽,“我要怎么做,才能让你不这么难受?”

    “你想知道怎么做是么?“

    陆兆年点头,把脸转到另一边,将烟蒂放到嘴边叼了下,间或伸手拿下,又偏转过头,双瞳漆黑如墨盯着谢云溪,绷着薄唇,“告诉我,战瑾玟的事,是不是你干的?”

    “不是我。”谢云溪直直盯着陆兆年,想也没想就。

    陆兆年眼中的黑,浓稠了分,望着谢云溪脸不红心不跳的模样,禁不住冷笑了声,“不是你?”

    谢云溪看着陆兆年,依然坚定,“不是!”

    陆兆年目光定在谢云溪脸上,“你喜欢我么?”

    谢云溪眼里的泪,忽然掉得汹涌,痛苦和卑微一瞬挤满她的眼眶,堆积在她脸上。

    陆兆年捏紧双手,“喜欢?”

    “呜……”

    谢云溪低下头,猛地用双手蒙住脸,压抑的哭。

    陆兆年看着谢云溪,心中生出一股不出的难受。

    那抹难受让他有些喘不上气来。

    至少五分钟,车内只有谢云溪时不时溢出嘴角的恸哭声。

    陆兆年靠在椅背上,脖子上挂着的领带被他扯到一边,松松的垂搭着。

    他脸上的憎恶和愤怒,被清冷淡漠取代,两片唇颇显无情的抿着,声线沉暗,“我喜欢你,信任你,是因为我们从一起长大,源于亲情。我跟你不分你我,跟你亲近,也是因为这个。”

    谢云溪啜泣,缓慢放下蒙着脸的双手,红肿的双眼转向陆兆年,“因为知道我喜欢你,所以你刚刚才大发雷霆么?”

    “你觉得只是因为这个么?”陆兆年寒凉看向谢云溪。

    谢云溪酸楚看着他,“你也跟战总裁和战老爷子他们一样,认为我喜欢你,所以绑走了战瑾玟么?”

    陆兆年面无表情,“你还要狡辩么?”

    “兆年,从你出生开始,我就一直陪着你。其他人不了解我,所以误解我,你也不了解我的为人么?难道在你心里,我是那种无所不用其极,手段卑鄙狠毒的女人么?”

    谢云溪盯着陆兆年,满眼痛心和委屈,质问。

    陆兆年看着谢云溪,没有让自己的情绪泄露一丝一毫,“如果我没有十足的证据,我今早就不会去别墅找你!”

    “呵……”

    谢云溪闭上眼,脸上全是悲凉和自嘲,“证据?你所谓的证据,就是我喜欢你么?可我喜欢你有什么错?我不过是喜欢你,我就活该被扣上心狠手辣歹毒的帽子么?”

    陆兆年皱眉,沉沉盯着谢云溪。

    谢云溪闭着双眼,眼泪仍汩汩往下淌,“如果我能控制住自己的一颗心,我怎么会让自己自讨苦吃的喜欢你?我明明知道不可以喜欢你,不可以……可是我控制不住我有什么办法?”

    “我也不想喜欢你,爱你,可我就是喜欢上了,爱上了!凭什么就因为我喜欢你,就要被怀疑是恶毒的女人?兆年,你告诉我,凭什么?”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