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408章 可以让我托付终身的男人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而接下来谢云溪的这番话,便让白心微情绪更加的失措和崩塌。

    “战廷深本就怀疑战瑾玟的失踪跟我有关。如果让他知道我们与他的关系,战廷深不可能不查他。而且,也会很容易查到他的下落。一旦他落到战廷深手里,就相当于这个世上再也没有他这个人了!”谢云溪凄然的笑,声带发抖。

    “云溪……”

    白心微掐着谢云溪的掌心,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他们不会知道我们跟爸爸的联系的,对么?”

    谢云溪盯着白心微,眸光发冷,“姐姐,你忘了么?如今榕城的聂家是聂相思的娘家!聂家一家都拿聂相思当宝贝。战廷深和聂相思是夫妻。聂家要是知道战廷深在查我,聂家会袖手旁观,不插手么?以聂家在榕城独一无二的地位,他们若是仔细查,会查不到我们和他其实是父女关系么?”

    “那怎么办?云溪,怎么办?”白心微无助又害怕的看着谢云溪,“我们得想办法让爸爸赶紧离开潼市才行……”

    “离开?”

    谢云溪突兀的甩开白心微捉着她手的手,双眼阴冷,“现在各个出入潼市的关卡都有警察把守,以及战廷深的眼线。一旦有可疑的人出现,都会被第一时间带去盘问确定。我们带他出得去么?”

    白心微被谢云溪甩开的手发麻,连眼泪都忘了掉了,怔怔盯着她。

    谢云溪目光残忍,“我只是让他看着战瑾玟,等到八月十号过去,就放她出来。那时,战瑾玟安全无恙,战家和陆家兴许还不会太过追究,耐心等风头过去,也就平安了。”

    “可是他做了什么?他不仅侵犯了战瑾玟,而且还用了那么残酷残忍的方式。就算战廷深如今再不在乎战瑾玟这个战家的子孙,可是这么大的挑衅,战廷深能放任不管,能咽得下这口气么?”

    “你看,现在倒好了!不仅战家,就连陆家也决心不会放过伤害战瑾玟的人。所以这一次,我很明确的告诉你,他要么等着被抓进监狱坐一辈子牢,要么就立刻死!除了这两个选择,没有其他的生路!”

    “云溪,可他是我们的亲生父亲……”白心微白着脸,盯着谢云溪冷酷的脸,声音哑得不能更哑。

    谢云溪蓦地闭上眼,冷冷笑出声,“姐,你担心什么呢?不定很快我就要下去陪他了。”

    白心微背脊狠狠一震,瞠大眼恐慌望住谢云溪。

    谢云溪眼泪顺着眼角往下掉,“战廷深抓到他,那么紧跟着,我就曝光了。我因为深爱着兆年,不想他娶战瑾玟,而抓了战瑾玟藏起来的罪名就成立了。这一点一旦被确定。以前我所做的每一桩每一件都会曝光。”

    “四年多前我特意告诉梁雨柔,我们要带聂相思去观音庙祈福,才给了梁雨柔绑走聂相思的机会。四年后我雇人撞死了聂相思的替死鬼于敏,在网上发布聂相思的谣言,以及我弄死梁雨柔等等,所有都会曝光。别这么多的罪名,就是其中一个罪名,就够构成战廷深恨不得杀我千万次的理由。”

    谢云溪含泪盯着白心微,“所以我的姐姐,我现在自身难保,我要怎么帮他?他把我的计划全都毁了,把我也毁了!”

    白心微用力摇头,眼泪甩得到处都是,“云溪,你想得太悲观了!首先战廷深现在并不知道我们与爸爸的关系。其次就算战廷深知道了,他们也不见得能抓到爸爸。退一万步讲,就算战廷深他们真的抓到爸爸,爸爸也会把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绝不会牵连你。云溪,我们现在不能消极以待,我们必须要振作起来!”

    “我有预感!已经来不及了。所有的一切都来不及了。”谢云溪把一只手臂放在眼前,低低笑着。

    “不会来不及的。我们现在就来计划,我们现在……”

    白心微话到这儿,忽地停顿了几秒。

    旋即一把抓住谢云溪的手,道,“云溪,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去找爸爸,现在就去!”

    谢云溪皱眉,双眼包着泪盯着白心微。

    白心微点头,“云溪,相信我,相信我……”

    谢云溪望着白心微的双眼,缓缓凝住。

    ……

    这天傍晚,谢云溪如常回到谢家别墅。

    谢毅阳近来常不在家,家里只有温如烟、芮芮以及刘妈。

    回来前,谢云溪情绪做过调整。

    因此,温如烟看到谢云溪时,并未看出什么异样。

    吃饭时,温如烟跟平时一样,体贴的照顾谢云溪,给她夹菜,舀汤,叮嘱她多吃。

    谢云溪也表现得很依赖她,乖巧的跟她话。

    谢云溪这样对她,温如烟自是高兴的。

    吃完饭,谢云溪主动挽着温如烟的胳膊从餐厅出来,边往客厅沙发走边,“妈,我过几天要去法国表演,我男朋友会跟我一起去,你要跟我去么?”

    温如烟惊诧,不敢相信的看着谢云溪。

    谢云溪对她眨眨眼,“您不好奇我男朋友长什么样子么?我还想着趁这个机会,让您帮我观察观察,看他是不是个可以让我托付终身的男人。”

    “云溪,你认真的么?”温如烟激动的盯着谢云溪。

    “妈。”

    谢云溪撅嘴,拉着她坐进沙发里,“你干么表现得这么意外啊?我以为做家长的都喜欢帮自己的孩子考察未来的另一半。”

    “我只是意外,你会让我跟你一块去法国。”温如烟声音沙哑,模样有些酸楚。

    “这有什么。只要您愿意,以后我去哪儿都带着您一块去!”谢云溪亲昵的靠在温如烟身上,。

    温如烟低头看着谢云溪,“从四年前你知道我有女儿后,你跟我无形之中就好像多了一层隔阂。”

    “您误会我了。”谢云溪从温如烟身上离开,抬起头看着温如烟,“刚开始突然知道您有女儿,我的确很受刺激,我受刺激并不是因为别的,而是我感觉自己被欺骗了。但是后来我接受相思开始,就真的是接受了,没有任何的不甘。其实,我以为我对相思的欢迎在四年前就已经表现得很明显了。难道您还没看出来,我是真的接受我有个妹妹的事实了么?”

    温如烟拍拍谢云溪的手,“我知道你当时是真的接受了相思。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近几年,总觉得你在疏远我。我想,应该是我自己多想了吧。”

    “……妈,其实这几年我对相思一直很愧疚。也许正因为我对相思的愧疚,让我不太敢面对您。我怕想起相思,想起我曾为了保全我自己,而抛下了她。”

    到“动情”处,谢云溪声音哑了下来。

    望着温如烟的双眼写满了歉疚和悔恨。

    听到谢云溪这样。

    温如烟忽然之间就理解了。

    温如烟深呼吸,眼眸亦是闪动着泪光,“我又何尝不是。我这个做母亲的为了自保,都舍下了自己的亲生女儿……我比你,对相思更愧疚,更不敢面对她!我不是一个称职合格的母亲!”

    “妈,不是您抛下了相思,是我将您从车里拉下来的。所以该自责的人是我。在我心

    里,您是最好的母亲,无人能替代您的位置。”谢云溪真挚的看着温如烟,“真情流露”道。

    “云溪,你是个好孩子,妈妈一直知道。”

    温如烟温柔的抚了抚谢云溪的脸,苦涩道,“你不用给我找理由推脱责任。不论如何,我的确是对相思做了不可原谅的事。她恨我,不肯认我,都是我自找的。”

    “妈,我相信早晚有一天,相思会原谅您。”谢云溪握着温如烟的手道。

    温如烟没有底气的笑了笑,“希望吧。”

    谢云溪抱住温如烟,撒娇,“不管怎么样,您还有我这个女儿,我永远都不会离开您,永远都爱您!”

    温如烟也轻轻回抱着谢云溪,抚她的背,“傻孩子,再过半年你就要嫁人了。嫁夫随夫,到时候,你必然要搬出去跟你丈夫住,哪能一直陪在我身边。不过你有这份心,妈妈就知足了。”

    “谁我结婚了就要搬出去?我答应跟他结婚的前提,就是结婚以后,他得搬进来,跟我们一块住。他要是不答应,我现在也不会同意跟他结婚。”谢云溪。

    温如烟怔了下,几秒后就笑了,“看来我的这个未来女婿,是真的很在意你。否则也不会答应你这个要求。毕竟,他若是搬进来,在旁人眼中,可就是入赘我们家了。”

    “如果他不在意我,我也不可能答应嫁。”

    “瞧瞧我的女儿,多骄傲。”

    “您也是您的女儿,当然该骄傲些。哪能轻轻易易就嫁了。”

    “哈哈。”温如烟由衷大笑,伴随着她这声笑,她眼角眉梢的慈爱,便逐一显露了出来。

    只是不知道,若是叫聂相思看到此刻的温如烟,会作何感想。

    谢云溪垂着眼睛,耳边是温如烟的笑声,而她掩在睫毛下的一双眼睛,宛若厉鬼般,森冷可怖。

    ……

    谢云溪和温如烟聊到夜里十点过,温如烟才含着笑回房休息去了。

    谢云溪随之也阴凉着脸起身回了房。

    但她并没有休息。

    她知道,谢毅阳在凌晨两点过才回到家里,两点半上楼去了房间。

    她知道,刘妈六点起床开始打扫,七点准备早餐。

    而不到七点半,别墅外传来一阵急促的汽车引擎声,以及车轮迅速摩擦过地面的刺耳声响。

    站在窗台前的谢云溪,垂在身侧的一只手,大弧度抖了抖。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