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407章 他是别人口中的魔鬼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没等谢云溪完,谢青媛便闭上眼,满脸的惶意,“太惨了。瑾玟,太惨了。”

    谢云溪心头猛地一个翻滚,暗捏紧拳头,诧异道,“姑,您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有瑾玟的消息了?”

    谢青媛抓紧谢云溪的手,慢慢睁开眼看着谢云溪,语气里带着丝丝的颤意,“这种事,姑只在新闻里看到过,从没想过哪一天,同样的事会发生在我身边的人身上。”

    谢云溪心下千回百转,浅蹙着眉头,“姑,我听不明白。”

    谢青媛稳了稳情绪,盯着谢云溪望了片刻,摇头道,“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省得你跟我一样惶然。”

    “……姑,您刚叮嘱我让我日后出门在外多加心,可您还没跟我,让我心什么呢?”谢云溪双眼微闪,道。

    谢青媛看着谢云溪,想了一阵,咬咬唇,“算了,还是告诉你吧。有时候害怕也不见得是一件坏事。”

    谢云溪呼吸放轻。

    接下来。

    谢青媛将战瑾玟的遭遇告诉了谢云溪,到战瑾玟现在的状况,谢青媛牙龈都在打颤。

    谢云溪听完,整个人呆住,一张脸忽青忽白,两只眼睛瞪得老大,看着谢青媛。

    谢青媛自己完,又害怕了一阵。

    缓过神来时,蓦地察觉到自己掌心下握着的那只手,冰冷。

    谢青媛惊得去看谢云溪。

    发现谢云溪张着惨白的唇,表情震惊且惶遽。

    这时。

    谢青媛只以为谢云溪是害怕,低低叹息了声,握着她冰冷的手在掌心里轻轻搓抚着,,“瑾玟现还在重症监护室,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彻底渡过危险期!”

    “怎么会?”

    谢云溪艰难堪动双唇,声音得即使谢青媛与她面对面挨着坐着都没听到。

    谢青媛迷惑的看着谢云溪,“云溪,你刚什么?”

    谢云溪表情失控,那张脸就像不是她自己的般,难以掌控那上面浮现怎样的情绪,“姑,您的这些都是真的么?千真万确么?瑾玟她真的……经历了那样的事?”

    “姑也希望这是假的。可是你姑父和兆年是亲眼所见,亲耳听医生这般讲的,错不了。”谢青媛。

    “天啦。”

    谢云溪一只手颤抖的覆在自己唇上,一双眼霎时通红,好似轻轻眨一下眼睛,便会立刻从她眼眶里滚出两行血珠子来。

    谢青媛皱眉,沉默的包着谢云溪那只手搓了半响。

    她才突然想起先前陆正国对她的叮嘱。

    谢青媛眼皮轻跳,连忙抓着谢云溪的手,盯着她的眼睛,认真道,“云溪,你听我,这件事你知道便知道了,万不可给别人听,懂么?”

    谢云溪看着谢青媛,颤颤点头。

    她当然不可能把这件事出去,死都不能出去啊!

    若是把战瑾玟的遭遇传出去,必然会引起轰动,以及又一场舆论风暴。

    而风暴的中心,不仅有战瑾玟和她背后的战家,还有身为战瑾玟未婚夫的陆兆年以及陆兆年背后的陆家。

    陆正国是潼市的市长,一举一动都在接受市民的监督,一举一动也都代表着整个潼市。

    战瑾玟的事传出去,肯定会收获大量的同情和怜悯。

    战瑾玟和陆兆年有婚约在先。

    哪怕陆家因为战瑾玟身上发生的事,已经蒙生了悔婚的念头,到时候在市民一双双眼睛的关注下。

    陆正国必然也不敢提出解除婚约这样的话。

    反而会为了陆家的形象,他的形象,而让陆兆年尽快把战瑾玟娶了,以显示他们陆家的宽仁和度量。

    因此,就是单单为了这个,她也不允许自己将此事出去。

    ……

    谢云溪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陆家离开的。

    她只觉得,自己脚下踩着的,并不是坚硬的地面,而是虚软的浮云。

    她觉得自己整个都是轻飘飘的,仿佛已经没了驱壳,只剩一副游魂。

    谢云溪走到车前,拼尽全力才将驾驶座的车门拉开,而她自己,几乎是爬着钻进了驾驶座。

    她颤抖的伸手拉上车门,靠在椅背上时,她不经意扫到自己印在后视镜上的那张脸,白得像鬼一样的脸!

    谢云溪吞了吞喉咙,手像是被电击般剧烈抖个不停。

    她抬手擦脑门上的虚汗,呼吸短促湍急,随时可能呼吸不过来般。

    她就这样擦着脑门上的汗,擦着擦着,眼泪突地成串从她眼眶涌了出来。

    “呜……”

    谢云溪掌心撑着湿润的额头,痛苦的弓着腰背,呜咽出声。

    她在驾驶座上左右扭动,那样子,好像某个地方疼痛难忍,折磨着她!

    “呜……不可能,不……”

    谢云溪咬住自己的手背,汗水和泪水不停的往下滴落。

    “不可能!不可能,绝不可能……”

    “呜唔,一定不是这样,一定不是。”

    “他是被冤枉的,所以这不可能是真的,不可能是真的!”

    “啊……”

    所有的情绪好似瞬间涌到了喉头,谢云溪的情绪,骤然间崩溃,她双手猛地捶向方向盘,失声痛哭!

    “不是这样的,绝对不是!不是……”

    ……

    白心微接到谢云溪电话,赶来见谢云溪时,谢云溪整个躺在后车座,两条手臂垂在椅座前的空隙,双眼臃肿,眼球里布满了红血丝,一眨不眨的盯着车顶。

    浑身上下不见一丝一毫的人气。

    就像是,死人!

    白心微心弦紧颤,拉开车门跨了进去。

    不想。

    还没等她靠进谢云溪。

    谢云溪幽灵般低凉的声音突地响起,“这么多年,你有没有想过,那件事根本就是真的?”

    白心微刚跨进车里,整个人还保持着弯曲的姿势。

    听到谢云溪的话,白心微蓦地顿住,抬头看着谢云溪。

    谢云溪面上始终保持着白心微赶来时看到的表情,脖子却机械的转了转。

    那画面,很渗人。

    白心微抿抿唇,垂眼坐到谢云溪腿外侧的椅座上,转头望谢云溪,“你怎么了?”

    “姐姐,你还记得时候跟我们一起住在宁安福利院的那些孩子么?”谢云溪。

    白心微眼波闪动。

    谢云溪慢慢转动眼睛,盯着白心微,“那时候她们全都口径一致,指控爸爸猥亵过她们。到现在,我们都还记恨着那些孩子,不是么?”

    “是!”白心微皱眉,“爸爸对她们那么好,甚至比对你我都好。可她们却不知感恩,反而联合起来谎诬陷爸爸!她们中,大多数也许并不知道自己的指控会对爸爸造成什么影响。可也是她们的懵懂让爸爸做了二十多年的冤狱!我永远都不会原谅她们!正如不会原谅那些愚昧的警察和判定我爸爸有罪的法官!”

    谢云溪看着白心微脸上的愤怒,眼角缓缓滑下两行泪,“战瑾玟现在逸合医院重症监护室,人事不省。”

    白心微震住,瞪大眼盯着谢云溪。

    “医生战瑾玟被送到医院前,曾被残酷的虐打,和**过。全身多处骨折,身上没有一寸完好的肌肤。甚至那里,都因为撕裂严重不得不缝针!”谢云溪哑了声音。

    “……怎么会?”白心微惊白了脸。

    “战瑾玟现在这副样子住在医院里,姐姐,你,会是谁干的?”谢云溪嘴角诡异的勾着,像哭又像笑。

    白心微张着唇,满目惊惶,不出话来。

    “战瑾玟从失踪开始,就一直由爸爸看管。战瑾玟的身边,除了他,还有别人吗?”谢云溪哽声道。

    “不,不可能,不可能!”

    白心微慌张摆手,拒绝相信这样的事实。

    “我也希望不可能,我也希望只是我的胡思乱想,可是事实就摆在眼前,容不得我不相信,也容不得我欺骗我自己。”谢云溪攥紧拳头道。

    白心微捂住自己的耳朵,死死闭着眼,努力屏蔽谢云溪的声音。

    她不会相信的!

    她不会相信!

    谢云溪盯着白心微,眼泪大汩大汩的淌,“我们坚信他是无辜的,是被陷害,被冤枉的,坚信了整整二十多年!我们一直在等他刑满释放,从未放弃过等他。终于,我们把他等回来了。可同时,他也把这个残酷的真相带了回来!他,他就是榕城人人口中猥亵儿童罪大恶极的变态,魔鬼!他就是!我们错信他……”

    “别了,别了!”

    白心微崩溃的抱着头嘶吼,“我不相信,我不相信爸爸是那样的人,我不相信……”

    白心微着,苍茫松开手,抓住谢云溪的手,疯狂掉着眼泪,哀求的看着谢云溪,“云溪,你也不要相信,你也不要信。这一定又是阴谋,一定又是另一个诬陷爸爸的诡计!我们不要上当,不要相信……爸爸不是,他不是!”

    “你忘了么?爸爸对我们有多好了么?他若是别人口中的恶魔,他怎么可能对我们那么好?不可能的,绝不可能的云溪。”白心微迫切的想要得到谢云溪的附和。

    也迫切的需要谢云溪认可她的这些话。

    她接受不了自己眼中的慈父,伟岸高大的父亲形象,竟真的是当年报纸报导的那样不堪,那样穷凶极恶!她会崩溃的!

    事实上。

    白心微现在就已经很崩溃了!

    而接下来谢云溪的这番话,便让白心微情绪更加的失措和崩塌。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