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406章 惯会说好听的话哄我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陆正国伸手捏自己的鼻梁,同样满脸的烦闷,沉声道,“你以为现在我就乐意让兆年娶战瑾玟么?可是战老爷子的意思,就是非逼着兆年娶战瑾玟不可!”

    “那怎么办?你是兆年的父亲,你得想想办法啊!”谢青媛面上急,心里更急。

    陆正国闭上眼,长吸口气,语气便又缓了下来,“战瑾玟现在重症监护室,她与兆年的婚事恐怕一时半会儿也提不上日程。至于以后的事,以后再吧!”

    谢青媛还想什么。

    陆正国睁开眼,眼神透着坚定,阻止谢青媛继续下去,“现在当务之急,是尽快找到残害战瑾玟的凶手!”

    陆正国这句话,倒也一下提醒了谢青媛。

    战瑾玟遭遇了这样的祸事,现在的确不适合继续谈论这个。

    毕竟,她也是女人,知道发生这样的事,对一个女人而言的伤害有多大!

    谢青媛心下依旧焦灼不安,但没有再继续就此下去。

    ……

    战瑾玟失踪一事,本身就没有大肆宣扬出去。

    因此知道战瑾玟失踪的人,并不多。

    战瑾玟的遭遇,不论是为了战瑾玟本人,还是战家或是陆家,都不宜传播出去。

    为此。

    战家和陆家做了完备的防止消息流传出去的保密工作。

    就连聂相思所知道的战瑾玟的情况也只是皮毛。

    所以,当聂臣燚主动给聂相思打电话,没几句,便提到战瑾玟失踪的事,聂相思还有些意外。

    不过转眼,聂相思就想通了。

    聂臣燚知道战瑾玟失踪的事,应该是聂怫然告诉她的。

    “妹夫最近在调查战四姐失踪的事。我这里倒有个消息,兴许有点帮助。”聂臣燚。

    “什么消息?”聂相思坐直身,问。

    “谢云溪是在当年榕城福利院院长犯罪事实曝光之后,被谢毅阳收养,搬去了潼市。谢毅阳只知道谢云溪是当年事件中受害的孩子,却不知道其实谢云溪是院长陈屹宽的亲生女儿。”

    聂臣燚声音极其平淡。

    聂相思却是大大的震惊,“谢云溪竟然是院长的亲生女儿?”

    “不仅如此,陈屹宽还有一个女儿,比谢云溪年长两岁,同谢云溪一样,在当年被潼市的某对夫妇收养。提到陈屹宽的这个女儿,我想你应该不陌生。”聂臣燚。

    “我认识的人么?谁?”聂相思惊奇问。

    “白心微!”

    “白心微?”聂相思惊得合不拢嘴。

    “我了这个人你不陌生。”聂臣燚浅浅。

    聂相思……确实不陌生。

    “陈屹宽在前不久刑满释放,我的人调查得知,在陈屹宽出狱当天,谢云溪和白心微都来了榕城,想必是专程来榕城接陈屹宽。”聂臣燚道。

    “……陈屹宽当年对那些无辜的孩子做出那样禽兽不如的事,警方为什么不关他一辈子,还放他出来干什么?”聂相思愤懑。

    聂臣燚顿了顿,没有和聂相思讨论这件事,,“妹,你把这个消息告诉妹夫时,也替哥跟妹夫捎句话。”

    聂相思微怔,“什么话?”

    “上次没跟妹夫一声,便擅自带走明西城,是我考虑不周。这次……也权当是我的赔罪。”聂臣燚这样的话,声音都过分冷静平淡。

    听到聂臣燚的话,聂相思眼睫轻闪,微微抿起嘴角,声音了,,“哥,都过去这么久了,还提它干什么呢?三叔不是气的人,他不会放在心上的。”

    战廷深有没有放在心上,聂相思心里比谁都清楚。

    但面对聂臣燚,聂相思能明么?

    是势必要战廷深没往心里去啊!

    聂臣燚轻笑了声。

    那一声笑飘进聂相思耳朵里,让聂相思半边脸都红透了。

    ……

    当天,战廷深一到家,聂相思便拉着他去了书房,把聂臣燚要她转告他的消息,都告诉了战廷深。

    战廷深听后,黑眸幽幽转深。

    对于榕城发生过的事,身为榕城人的聂臣燚调查起来自然比他们要容易彻底许多。

    像谢云溪与陈屹宽之间隐藏得如此深的关系,恐怕也只有身在榕城的聂臣燚才能这么快查出来。

    聂相思看着战廷深幽陷的黑瞳,在心里打了个腹稿,才,“除了这个,我哥还让我给你捎句话。”

    战廷深微皱眉,盯着聂相思。

    聂相思舔了口下唇,“我哥上次的事是他做得不好,没有考虑你的心情,回到榕城后越想越觉得对你不安,本来他早就想跟你表达他的愧意,但苦于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所以知道你在调查战瑾玟失踪的事后,他亲力亲为调查了谢云溪的背景,发现这个隐情,想着兴许有用。便打这通电话让我告诉你这个消息,也让你看到他道歉的诚意。希望你不要再介意上次他带走明西城的事。”

    战廷深双眼无波无澜,声线淡凉,“你哥让你捎的这句话,有点长。”

    聂相思,“……”微妙的尴尬中!

    战廷深望着聂相思不自然的脸,暗哼了哼,“上次的事已经过去,我没打算追究。因为你,我还能对付你哥不成?所以,你哥这道歉的表面功夫其实也没必要做。”

    聂相思咬咬唇,伸手捏住他的衣角轻轻甩,大眼巴巴看着他,“我当然知道你不会对付我哥。可我看我哥这歉道的,也不是你的表面功夫。他是真心的。”

    “随便吧。”战廷深颇有些傲娇的低哼,黑眸染着丝丝的妒火盯着聂相思,“反正在我和你在榕城的家人之间,你每回帮的也不是我!”

    “冤枉!”

    聂相思贴过去,抱住他,仰起脸表忠心的望着他,“在我心里,你始终是第一位的。而且我的家人不也是你的家人么?三叔,你这样,分得太清了,我很受伤。”

    战廷深咬牙,“你还倒打一耙!”

    聂相思瘪瘪嘴,踮起脚尖,在他下巴亲了亲,大眼清莹盯着他,软声细语,“我我哥是真心的,不是要帮他话,而是我真的觉得我哥是真诚的想表达他的歉意。我你在我心里是最重要的,是我始终放在第一位的,是我发自肺腑这样认为,没有丝毫的虚假。三叔,你是你,亲人是亲人,你不能拿来这么比较。毕竟,你们都是我在乎在意的人。”

    聂相思冲战廷深讨好的眨眼,“三叔,你也不想我夹在你和亲人中间为难吧?”

    战廷深皱紧眉,捏着她巧的下巴抬高,黑眸还有些愤愤不平,出口的嗓音却先柔和了下来,“你这张嘴,惯会好听的话哄我。”

    聂相思嘴角颤了下,望着战廷深的双瞳更挤出丝无辜来。

    战廷深提起,猛地低下头用力吻住她,低喘,“偏偏我就吃这套!这算不算,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聂相思纤细的双臂缠上他的脖子,在他火热的唇齿间轻吟,“不算。因为我跟你,永远是站在同一方的。”

    “呵。”

    聂相思的甜言蜜语,简直是专治战廷深不忿的良药,百试百灵。

    这样的两句话下来,战廷深心下所有的愤懑不平,通通都化成了酥软和满足,搂着聂相思,极尽温柔宠溺的缠绵长吻。

    ……

    自打谢云溪让陈屹宽放走战瑾玟,谢云溪却一直没等来战瑾玟平安的消息。

    这让谢云溪觉得怪异!

    耐着性子等了两日,谢云溪到底坐不住了,便匆匆收拾自己,去了陆家。

    公寓里惯常只有谢青媛一人。

    看到谢云溪,谢青媛才想起上次的事,心下怜悯。

    是也,谢云溪一坐下,谢青媛就握住谢云溪的手,手在她手背上轻轻搓着,“云溪,你受委屈了。”

    谢云溪心下明白谢青媛指的“委屈”是什么意思,轻轻摇摇头,“姑,没什么好委屈的。要我委屈的是战老爷子和战总裁。他们也是因为瑾玟失踪,太着急了。所以才轻易听信了那些谣言。”

    “你就是太爱替旁人着想,明明是自己受了委屈,还总是想理由替旁人开脱。就因为你这样,才让姑更心疼你。”谢青媛疼惜看着谢云溪道。

    谢青媛疼惜谢云溪,一来是因为谢云溪的身世;二来谢云溪被谢毅阳收养后,她便真心拿她当亲外侄女看待。所以看到她受委屈,才跟着不好受,心疼她!

    “我没有替战老爷子和战总裁开脱。姑,瑾玟是战老爷子的亲孙女,战总裁的妹妹。自己的亲孙女和妹妹失踪了,他们心里的着急可想而知。姑,您设想下,假若是我失踪了,您不着急么?“谢云溪扯唇道,好似真的一点也不介意。

    “别胡!”

    谢青媛突然反应激烈的瞪着谢云溪。

    谢云溪眉心跳了下,看着谢青媛,“姑,只是一个假设而已,您别紧张。”

    谢青媛摇头直叹气,“不是姑紧张,而是人心险恶。姑是连想都不敢想,要是你……所以云溪,以后出门在外,务必要多加心。这个社会,有时候可怕起来,是我们想都想不到的!”

    谢云溪双眼闪烁,盯着谢青媛,“姑,您突然这是怎么了?是被瑾玟这次失踪的事吓到了么?姑,您别太担心,我相信瑾玟吉人自有天佑……”

    “别了……”

    没等谢云溪完,谢青媛便闭上眼,满脸的惶意,“太惨了。瑾玟,太惨了。”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