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403章 如此绝望卑微的爱着一个人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谢毅阳与温如烟带着谢云溪从陆家离开回别墅,行到半路,谢云溪接到“男友”电话,没两句,便哽咽了起来。

    通话不到两分钟,谢云溪挂了电话,就让司机靠路边将车停了下来,是她男友稍后会来接她,让谢毅阳和温如烟先回别墅。

    谢毅阳和温如烟是第一次听到谢云溪交了男朋友这样的话。

    对于她这个男友,自是万分好奇。

    只是谢云溪此时一脸的难受和委屈。

    谢毅阳和温如烟即使有心停留等她男友来看一眼再走,也不好在这时,便都嘱咐宽慰了谢云溪几句,让司机开车回了别墅。

    谢毅阳和温如烟离开不久,一辆车停在了谢云溪面前。

    谢云溪也不做确认,拉开后车座的车门就坐了进去。

    车里,除了一名带着黑色鸭舌帽背部微驼坐在驾驶座开车的男人外,便只有一个白心微。

    但谢云溪上车后,那男人和白心微都没开口什么。

    车子寂静无声的往前行驶。

    车子驶出五六分钟左右。

    谢云溪倏然抬眼盯着驾驶座的男人,“爸,战瑾玟人呢?”

    陈屹宽放在方向盘上的一只黝黑大手快速将遮住他额头的帽檐往上推了推,从后视镜看谢云溪,那双眼,蕴藏着太多的浑浊,甚至都看不清他眼眸本来的颜色,声线透着不正常且诡异的粗粝,“她在一个任何人都找不到的地方。”

    谢云溪跳动的双眼眯紧,绷着下颌道,“十号以前,绝不能让人找到她!”

    陈屹宽定定望着谢云溪,“放心吧。”

    谢云溪闭眼,背部猛地靠到身后的椅背上,眉头和鼻梁都皱着,声音里裹着疲惫和紧张的沙哑,“现在我不是谢家亲生的事,已经暴露了。”

    陈屹宽眉骨猛地一跳,看着谢云溪,“那怎么办?”

    白心微同样焦心的盯着谢云溪,“云溪,你的暴露是指?”

    谢云溪还是闭着眼睛,一张脸暗沉,“战廷深,战曜,兆年……该知道的都知道了。”

    白心微心尖揪着,恐然睁大眼。

    “战曜和战廷深知道战瑾玟失踪的事后,直接杀到了陆家,让姑立刻通知姑父和兆年的同时,也联系了我们立即赶过去。之后,战廷深当着姑一家三口和我……养父母的面,揭穿我喜欢兆年的真相,还暗指是我为了阻止兆年和战瑾玟领证,才使得战瑾玟突然失踪。”

    “你怎么?”白心微紧张道。

    谢云溪睁开眼,郁郁看着驾驶座的陈屹宽,苦笑,“那种时候,我还能怎么?我除了否认,根本没有别的办法。”

    白心微嗓子眼颤了颤,伸手握住谢云溪的手,眸光里隐着心疼。

    谢云溪想起不多时前自己陆家否认自己喜欢陆兆年的那番话,心脏就疼!

    “心微,你知道我为了证明自己不喜欢兆年都了什么吗?”

    谢云溪哀凉看着白心微,“我我怎么可能对自己视若亲弟弟的男人产生那种龌蹉的感情……我我自己龌蹉,我把我自己对兆年那样心翼翼的爱,贬低得一文不值,而又肮脏鄙夷。你知道我被逼出这样的话时,我的心情吗?”

    谢云溪高高的扬着嘴角,双瞳却猩热似血,出口时颤抖沙哑的嗓音里,每一截呼吸仿佛都带着撕裂的疼,“千刀万剐!我只觉得我自己的一颗心,正在经受千刀万剐的折磨!我疼啊,好疼!”

    “云溪……”

    白心微捏紧谢云溪的手,眼泪也在眼眶里打着转,“我明白的,我明白!”

    “你怎么会明白呢?你没有像我一样这么绝望这么卑微的爱过一个人,所以你不会明白我的感受。”谢云溪身子轻颤着,红着眼,虚弱的看着白心微。

    白心微看着现下孤绝又脆弱的谢云溪,心里很难过,很心疼,却同样也,无言以对。

    的确。

    她没有如谢云溪爱陆兆年那样爱过一个人……不,应该,她到目前为止,除了陈屹宽和谢云溪,没有爱过其他任何一个人!

    她只知道。

    在这个世界上,陈屹宽和谢云溪,对她而言,便是她最重要的两个人。

    其他任何人,都比不得她们在她心里来得重要!

    “一切都是爸爸的错!要不是爸爸……你们现在也不用过得这么辛苦,被人逼得这么紧!”陈屹宽用力抓紧方向盘,声音悲愤,重重。

    谢云溪睫毛颤了下,看向陈屹宽,对他努力一笑,“爸,跟您没关系。当年的一切,本就是有人栽赃抹黑,我和心微那时不过还,没有能力,所以才让某些人得逞,让您蒙受冤屈,坐了这么多牢。可是现在不同了,我跟心微都长大了,也有能力了。您放心,那些诬蔑您的人,我和心微一个都不会放过!等这件事平息后,我和心微就跟那些人好好算算总账!”

    “云溪得没错。爸,你平白蒙冤这么多年,不能就这么算了!那些人必须受到应有的惩罚!”白心微捏着拳头,愤愤道。

    陈屹宽听到谢云溪和白心微的话,浑浊的双眼却是一闪,抿紧嘴唇,下巴也只是微不可见的往下点了点,什么都没。

    ……

    谢云溪没让陈屹宽开车去他现在暂居的地方,而是在街上转了几十分钟,便让陈屹宽把她送回了谢家别墅。

    回到别墅。

    令谢云溪万万没想到的是,陆兆年竟就坐在客厅的沙发里。

    谢云溪一颗哀恸的心,在霎时间又热烈的跳动起来。

    她双脚定站在玄关口,双眼在不自觉间通红,就那么盯着坐在沙发里,同样望着她的帅气男人。

    只是这样彼此看着彼此而已。

    谢云溪便觉得心头悄然溢满了感动。

    谢毅阳和温如烟也在客厅沙发里坐着。

    见谢云溪又是红了眼又是一脸复杂情绪的,只以为谢云溪是难受,并未作他想,都相信了,谢云溪其实并不喜欢陆兆年这件事。

    大约是觉得谢云溪和陆兆年两人需要单独相处的空间,谢毅阳和温如烟“体贴”的站起,离开客厅去了二楼,将客厅偌大的空间留给了谢云溪与陆兆年。

    ……

    谢毅阳和温如烟去了二楼,谢云溪和陆兆年四目相对好一会儿。

    陆兆年才缓慢扬起嘴角,还是那副毫无芥蒂俊朗阳光的模样,“表姐,你要在那儿站多久?脚累不累?”

    谢云溪听着这把与往日无异的生硬,苍茫垂下头,没让自己掉眼泪的样子被陆兆年瞧见。

    她僵硬的抬动双脚,慢吞吞的换上拖鞋,才仰起脸去望陆兆年,“瞧瞧这是谁来了?稀客啊!”

    陆兆年扬扬眉头,“表姐现在是越来越红了,红得连我这个表弟都快不认得了么?”

    “论红,在陆擎集团总裁面前,我这个弹钢琴的可就逊色多了。现下在潼市,哪还有比陆擎集团的总裁更出风头的人存在?”谢云溪走到沙发出,把手里的包放到沙发里,红肿着双眼看着陆兆年,端着笑柔柔。

    可这笑里头吧,分明又夹着委屈和苦涩。

    陆兆年落在谢云溪脸上的双瞳微微一定,倏地轻轻笑,宽阔的背贴靠在沙发背上。

    谢云溪望着陆兆年从裤兜里娴熟的摸出烟和打火机。

    又看着他自如的抽出根烟叼在唇间。

    咔——

    打火机在他修长的两指间窜起艳红的火焰。

    谢云溪就那么看着陆兆年点燃香烟,一口一口的嘬。

    灰白的烟雾从他唇间和鼻息喷涌出,在半空中盘着圈往上,越来越薄。

    谢云溪暗暗掐了手心,盯着陆兆年那张在薄薄烟雾下看得不甚分明的俊脸,努力扯动嘴角笑,“什么时候开始抽烟了?”

    陆兆年几分慵懒的眯着眼,抬抬棱角分明的下巴,示意谢云溪坐下,“没多久,几个月前吧。”

    几个月前……

    谢云溪往沙发里坐的身子有些僵硬,掩着睫毛,低声,“这么来,从相思回潼市没多久,就开始抽了?”

    陆兆年没话。

    谢云溪也没抬眼,双手握在一起放在膝盖上,“你对相思情根深种。为数不多的醉酒经历,每一次却都是因为相思。现在因为相思,烟也开始抽了。”

    陆兆年蹙眉,一张脸在这时又变得冷硬、薄凉。

    谢云溪抬眼看到,双手握得紧了,“次次跟你到相思,你都像变了个人似的,让我总有好像从未认识过你的感觉。”

    陆兆年一根烟这么会儿功夫已经抽得差不多。

    他倾身将猩红的眼底杵熄在烟灰缸里,刚抽了烟,出口的声音带着微微的沙哑,“今天的事,表姐不要在意。”

    谢云溪凝着陆兆年的双瞳绷紧了紧,一眨不眨的看着他。

    陆兆年又靠回沙发里,架起长腿,望着谢云溪,嘴角勾着几缕缥缈的笑,“不论旁人怎么误解,在我心里,表姐只是表姐。而我也相信,在表姐心里,是真的只拿我当亲弟弟对待。我们彼此心里坦荡,完全就没必要在意别人如何看待我们。表姐呢?”

    谢云溪皱着眉,盯着陆兆年坦率到刺目的眼睛,心下便狠狠的翻滚起来的。

    所有的不甘蠢蠢欲动的在她胸口跳跃。

    她突然忍不住想问一问他。

    如果战廷深的都是真的,不,不对,他的本来就是真的啊!

    那么,知道她对他的感情之后,他会怎么做?

    有没有可能……接受她,像战廷深不顾世俗眼光坚定要聂相思一样?!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