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402章 给点颜色就想开染房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现在的场面,倒颇像战廷深与战曜仗着身份,仅听一面之词,欺负了他们谢家一家般!

    谢毅阳一家离开后,陆正国与陆兆年倒还好,谢青媛对战廷深和战曜心下却是有些微词的,虽没,但面上或多或少表现出了一些。

    战廷深与战曜心理素质更好,更过硬,就跟没事人似的,继续与陆正国和陆兆年战瑾玟失踪的事。

    直到战廷深和战曜离开陆家,坐进车里。

    战曜方沉下脸,长吐口气,看着战廷深道,“照现在的情形,我们好像真是冤枉了谢家姑娘。”

    “是么?”战廷深语气淡淡的。

    战曜讶异的盯着战廷深,“难道不是么?你没听到谢家姑娘,她已经有要结婚的对象。”

    “她有就真的有么?”战廷深冷清道。

    “……我现在不管有还是没有。瑾玟失踪三四天了,到现在一点眉目都没有。若是瑾玟有个差池,你我怎么跟你死去的父亲交代?”战曜沉声。

    战廷深抿唇,目光在顷刻间拉长。

    响起战津临终时与他的话。

    他要他答应他,在有生之年不得因为任何事为难战瑾玟,在战瑾玟遇到任何困难时,无条件出手帮她。

    如若战廷深不答应,他死不瞑目!

    不论战津生前做的事多么不像一个父亲,可他的确是他的亲生父亲,两人的父子关系,是无论如何都否认不了,也斩不断的。

    所以。

    战廷深答应了战津。

    不过他的允诺,是有前提的。

    这个前提自然是聂相思。

    如果战瑾玟不再做伤害聂相思的事,战廷深是可以不再为难战瑾玟,且在必要的时候出面相帮。

    但要是战瑾玟死不悔改,一意孤行与聂相思作对,战廷深同样不会留情面!

    因此,听到战曜的话。

    战廷深微微沉思后,道,“现在警方也在展开调查,查寻战瑾玟的下落。我稍后也会联系楚郁长洋他们帮忙。只要战瑾玟人还在潼市,相信过不了多久就会有头绪。”

    “我想不通,如果不是绑匪绑架了瑾玟想要求赎金,到底还有什么理由绑走瑾玟,他们的目的是什么?”战曜眸光凝重道。

    “等找到战瑾玟,事情自然就水落石出了。”战廷深道。

    战曜听话,沉沉叹了声,忧心忡忡的皱着眉,没再开口。

    ……

    战廷深到做到,将战曜送回老宅后,便电话联系楚郁几人帮忙查寻战瑾玟的下落。

    随后,战廷深回了珊瑚水榭。

    战廷深回去时,已是快晚餐的时间。

    时勤时聿以及励远也放学被接了回来。

    看到战廷深回来,时勤时聿一下冲了过去,分别抱住了战廷深的一条大腿。

    战廷深扬眉,伸手摸宠物似得摸了摸两人的脑袋,随即抬臂,一左一右抱起两个家伙朝客厅沙发走。

    聂相思坐在沙发里,望着战廷深的清亮双瞳夹带着丝丝询问。

    战廷深走到沙发,将时勤时聿放到沙发坐着,睨了眼励远,坐到了聂相思身侧,“雨露均沾”也摸了摸聂相思的大肚子和脑袋。

    聂相思抿抿嘴角,挑着眼皮盯着战廷深。

    在家时,战廷深虽算不得温和,却也比在外时要柔软,看着绝不是不严厉,只是没那么不近人情而已。

    “不记得我跟你过什么了?”战廷深斜瞧了眼聂相思,。

    聂相思撅了撅嘴角。

    她哪敢不记得他过的话!

    不就是让她别管这件事么?!

    聂相思主动往他身上靠了靠。

    哪知,她刚往他边上坐了一寸,他就往另一侧挪了寸。

    聂相思瘪嘴,委屈的盯着他。

    战廷深不看她,从沙发里起身,对励远,“快用晚餐了,带弟弟洗手去。”

    “好的。”

    励远看了眼委屈巴拉坐在沙发里的聂相思,大眼快速闪过一丝笑意,牵着时勤时聿的胖爪子去洗手间洗手去了。

    战廷深望着励远带时勤时聿走进洗手间,才低垂了垂眼皮,轻睨着聂相思。

    聂相思一手撑着腰艰难的站起。

    不知道是不是肚子大了的缘故把聂相思衬托矮了分,还是聂相思真的矮了。

    战廷深现在每每看到聂相思,都很想把“矮子”这三个字送给聂相思当称呼,前提是,某个丫头不炸毛的话!

    聂相思站在战廷深跟前,高高仰着细瘦的颈子,猫眼清莹透净看着战廷深,傻不愣登的,“三叔,我最近总有种你二次发育,又长高了的感觉。”

    战廷深抿住嘴角,黑眸定定盯着聂相思。

    硬是忍住了想“不是他长高了,而是她缩水了”这句话。

    不过看着聂相思这副傻乎乎特招人骗的模样,战廷深心下也软成了一汪水。

    大手拖起她软绵无骨的手儿,指腹不自禁的捏她细细的骨节,牵着她慢慢朝洗手间走,薄薄的嘴角卷了点点温绵的笑,“我也带着我的丫头洗手去。”

    聂相思惯有顺竿上爬的尿性,见战廷深面有悦色,把握时机,问道,“三叔,战瑾玟的下落,有眉目了么?”

    战廷深偏头看聂相思,黑眸浩瀚幽深,“我看你是给点颜色就想开染房!就不能对你笑了是不是?”

    “我没有想管,我只是好奇,想知道。”聂相思贴过去,娇软的身子在他手臂上轻轻蹭,仰起的一张脸,白白净净,水水嫩嫩的,看着纯碎又无辜,让人心软。

    战廷深盯着她看了几秒,把人直接扯进怀里搂着,低头亲亲她的太阳穴,望着她绵长浓密的长睫毛,缓声,“罢了,省得你抓心挠肺的好奇,索性都告诉你。”

    聂相思立马换上一张谄媚的脸,笑嘻嘻,“老公最好了,么么哒。”

    么么哒……

    战廷深一对长眉,呈现怪异的一高一低状,黑眸深暗看着聂相思,“是不是我告诉你了,就有……”

    “嗯?”聂相思大眼睁大了大,没弄很明白。

    战廷深扯唇,头低下,薄唇贴近她耳畔,男人性感磁性的嗓音徐徐拂来,“么么哒。”

    聂相思耳膜都要炸了,贴着他滚烫唇瓣的耳朵不到一秒便红了个透。

    太想知道了,聂相思分明的大眼含着羞涩的水汽,盯着他,声,“可以啊。”

    战廷深那双深不见底的眼眸便浮现出明显且浓稠的笑意来,嘴唇在她耳边重重贴了下,才伸直背,将他与战曜去陆家,当面与谢云溪对峙以及谢云溪如何辩驳的经过都告诉了聂相思。

    “谢云溪她有结婚的对象,并且准备在半年内结婚?”聂相思惊讶。

    “嗯,她是这样。”战廷深道。

    聂相思抬头看着他,“三叔,你觉得她这话是真是假?”

    “假。”战廷深一口咬定。

    聂相思虽然也怀疑是假的,但也只是怀疑。

    所以战廷深用这样肯定的语气出来,聂相思表示有些吃惊,“为什么你觉得是假的?”

    “直觉。”

    聂相思黑线。

    好吧。

    他这个答案,聂相思表示服。

    于是直接跳过这个问题,道,“三叔,你觉得战瑾玟失踪,跟谢云溪有关么?”

    战廷深眼廓缩了缩,盯了眼聂相思,没有回答她这个问题。

    而是一把抱起她,放坐到洗手台上,回身将洗手间的房门关上,反锁。

    走回到聂相思面前,从她双腿间挤了进去。

    两道修长有力的臂膀撑在聂相思身体两侧的洗手台上,俯身盯着她,哑声,“目前的情况我都告诉你了。现在换你兑现你的承诺。”

    聂相思看了眼关紧的洗手间房门,很不好意思,脸也红了。

    慢吞吞的伸手抱住他的脖子,慢慢凑近他,在他嘴角矜持的啄了下。

    “就这样?”战廷深看着退开的聂相思,眯眼,不满的轻哼。

    聂相思想了想,又凑过去在他唇上亲了两下,随即自我感觉良好的盯着战廷深,“这样总行了吧。”

    “你确定没有敷衍我?”战廷深蓦地凑近,薄薄的两片唇就悬在聂相思微张的粉唇上方,喷吐着浅浅的热气。

    聂相思一颗心,瞬间怦怦的跳了起来,目光落到他唇上,就舍不得移开了。

    他那双唇,削薄,看着软软的,润润的,没有一丁点的杀伤力。

    可每次吻她的时候,却那么有力。

    聂相思盯着盯着,双眼不知不觉泛起迷蒙,在他脖子上的两只胳膊情不自禁的圈禁她,缓慢的垂下纤长的睫毛,将自己的唇慢慢送了过去。

    不再像之前两次的稍纵即逝,聂相思这次全然贴了上去,全心感受着他唇瓣的温软,和每一次细微碾转带给她的情难自已和心跳加速。

    就在聂相思感觉自己就要彻底陷进这种似幻非幻的美妙情境中去时,洗手间的房门突地从外砰砰敲响。

    聂相思眼底的迷乱登时消散得一干二净,双手松开,攀在战廷深肩膀上,慌乱就要退开。

    战廷深环在她后背的双臂却猛地收紧,聂相思刚撑起的身体又被他给带趴了回去。

    战廷深的吻如疾风骤雨铺天盖地而来时,时聿偷笑的嗓隔着门板飘了进来,“爸爸,张奶奶,你们再不出来吃饭,菜都要凉了。”

    “你个坏蛋,我什么时候过这样的话。”是张惠又气又无奈又好笑的声音。

    聂相思羞死了,一双秀眉皱成了麻花状,放在战廷深肩上的两只纤白手更卖力的推他。

    战廷深无奈,只得松开聂相思,却是沉着脸,瞪向洗手间的房门,低喝,“皮痒了是不是?”

    而后,就是一蹿噔噔噔速度跑远的脚步声。

    聂相思、战廷深,“……”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