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401章 仗势欺人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聂相思看着聂怫然走出别墅,心下却是无法真的做到宽心。

    这厢。

    战廷深与战曜去过警局后,便直接去了陆家公寓。

    战廷深与战曜到陆家时,陆家只有一个谢青媛在。

    战廷深和战曜的突然登门,令谢青媛倍感意外,当下便让佣人联系了陆正国与陆兆年。

    更让谢青媛迷惑的是,在佣人通知陆正国和陆兆年后,战曜竟提出联系谢毅阳夫妇也来一趟的要求。

    约半时,陆正国与陆兆年前后脚回到公寓。

    谢毅阳一家三口五分钟后也到了公寓。

    陆正国一家三口,谢家一家三口,加上战曜与战廷深,一共八人坐在不算宽敞的沙发区域,登时将空间衬得益发的逼仄和狭窄。

    陆正国和谢毅阳等人皆是一脸迷惑的看着战廷深战曜两人。

    战曜面庞严肃,格外盯了眼谢云溪,语气沉重开口,“今天我唐突登门,是因为发生了一件令我措手不及的事。”

    陆正国与谢毅阳对视一眼,望向战曜。

    “老爷子,什么事啊?”陆正国问。

    战曜眯眼,蓦地盯向谢云溪,“瑾玟失踪了。”

    什么?

    除却战廷深战曜,包括谢云溪在内的六人俱是震惊非常的睁大了眼。

    战曜看着谢云溪,自然将她脸上和眼中惊异的微表情看在了眼里。

    战曜轻抿了唇,从谢云溪身上瞥转开目光,看向陆兆年,眸光在这时分外的严厉,“兆年,你是瑾玟的未婚夫,瑾玟失踪了三日,你也不知道么?”

    “我……”陆兆年哑口。

    “你这个未婚夫当得是不是太不称职了?”战曜掷地有声斥道。

    战曜此刻是真的动了怒。

    再过几天,他与瑾玟就要领证,他却对瑾玟的事一点也不热衷。

    就连刚才他瑾玟失踪了。

    他眼中除了震惊,却是连一丝担忧也没有!

    此番情境,不免让战曜寒心和失望!

    “老爷子,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瑾玟怎么会失踪?”

    为免战曜继续追究陆兆年,谢青媛忙一脸焦虑道。

    战曜绷着脸,忽地又瞥了眼谢云溪。

    谢云溪又不是没有感知能力。

    她一来,战曜的目光总是有意无意的瞥向她。

    谢云溪便知道,这件事战曜怕是怀疑到她头上了。

    谢云溪面上维持着惊讶,脑子却在快速的转动。

    “兆年我问你。当年你和瑾玟的婚事,是不是你亲口同意的?”战曜问。

    陆兆年锁紧眉,点头,“是。”

    “那我再问你,八月十号你跟瑾玟领证结婚,是不是你亲口答应的?”

    “……是!”

    “我再问你。如果给你一个机会,让你在瑾玟和谢姐之间做选择,你是选谢姐做你的妻子,还是瑾玟?”

    “……”

    战曜这个问题一出,场面霎时寂静无声。

    谢云溪的脸陡然变白。

    战廷深跟一座面无表情的石像般坐在战曜身侧,从头到尾一个语气词都没发出,望着陆兆年等人的眼神都没变一下。

    这些人中。

    倒还是陆兆年最先回过神来,蹙紧眉宇,“爷爷,您为何会这么问?表姐是表姐,瑾玟是瑾玟,她们……怎么能这么比较?”

    陆兆年这一开口,维护谢云溪的温如烟也望着战曜,轻声,“老爷子,云溪和兆年是亲生的表姐弟,瑾玟才是兆年未来的妻子。一个是亲表姐,一个是未来的妻子,这种选择本身就是不成立的。况且……老爷子,您这样问,实在是有些不合适。云溪毕竟是个女孩子,这样的话传出去,对她总归不好。”

    “不过一个的选择而已,谢太太何必这么上纲上线。”

    一直没开口的战廷深开了尊口,幽深的眼眸在瞥向温如烟时也轻飘飘的,“再,在座的在不久之后都是亲戚,又无外人在,谁会传出去?”

    温如烟听到战廷深发话,心下一顿,看向他。

    当看到战廷深幽寒的面庞时,温如烟掌心微冷,吸口气沉默了下来。

    战廷深本身只打算看戏来着。

    但现在他有些看不下去了,便敛沉了眸光盯向陆兆年,话锋直接得彻底,“陆公子身为男人,就没察觉到谢姐对你的感情有别于表姐对表弟的感情?”

    陆兆年瞠目,拳头也揉紧了,飞快看了眼谢云溪,微恼的盯着战廷深,“战总裁想什么?她是我表姐……”

    “表姐?”战廷深犀利看着陆兆年,“陆公子确定么?”

    陆兆年胸膛起伏烈烈,隐忍怒火道,“我当然确定!”

    “谢先生还要隐瞒到什么时候?”

    战廷深对话的对象猛然一转,盯着谢毅阳道。

    谢毅阳儒雅的面容变了又变,目光复杂而纠结的望了眼谢云溪,没话。

    谢云溪低着头,心跳异常的快,额头和鬓发两边都是汗。

    陆兆年见谢毅阳犹豫的模样,心头便狠狠沉了沉。

    “什么意思?难道云溪不是……”温如烟诧异的看着谢毅阳。

    谢毅阳闭了闭眼,还是没开口。

    但那副神情分明已是默认了战廷深的话。

    陆兆年目光震动,看着谢云溪。

    战廷深见陆兆年这时的样子,倒是有些相信,陆兆年的确不知道谢云溪对他的感情。

    战廷深抿了口薄薄的唇,轻然瞥了眼陆正国和谢青媛,声线冷漠而缓慢,“陆市长和陆太太不是从一开始便知道谢姐并非谢先生亲生的么?”

    被点名的陆正国和谢青媛面色都是一绷,看向战廷深。

    战廷深脸色沉稳,缓缓盯向陆兆年,“陆公子仔细想过了么?若是陆公子仔细想过,还是坚持认为谢姐对你只是普通的表姐对表弟的感情,那我当真是无话可。”

    陆兆年沉然望着谢云溪,一张俊脸在此时也微微透出丝苍白,没一个字。

    “是,你们得对。”

    就在这时,响起谢云溪颤抖紧绷的声音。

    于是。

    所有人的目光便聚焦到了谢云溪身上。

    谢云溪慢慢抬起头,一对眼睛已然血红,颤颤望向陆兆年,唇色苍白得像是打了几层粉底,“我不是我爸爸亲生的孩子,我是,我爸爸领养的。”

    陆兆年扣紧手指,即便事实已经确定,他脸上的表情依旧是难以置信。

    温如烟背脊一颤,软靠到沙发里。

    谢毅阳看着谢云溪,双眼复杂,也有掩饰不住的疼惜。

    “可是……”

    谢云溪眨动猩红的双眼望向战廷深和战曜,“不管旁人如何,我一直以来,只拿兆年当我的亲表弟看待。试问,我怎么会对我的亲表弟产生那样龌蹉的感情?”

    将自己对陆兆年的感情用“龌蹉”来形容,谢云溪现在心下恐怕已经痛得滴血了吧!

    可是,她却不得不这么!

    谢云溪深呼吸,高抬起下巴,坦荡的看着战廷深和战曜,“我跟兆年从一起长大,我们表姐弟的感情向来便比一般的表姐弟要好要亲近。而且,与其兆年是我的表弟,倒不如是我的亲弟弟。我对他的所有关心和爱护,不过是一个姐姐对弟弟的感情。”

    “我不知道这样的话是怎么传出去的,但那都不是事实。”谢云溪话到这儿,哽了声,含泪盯着战廷深和战曜,“老爷子,战总裁,瑾玟失踪,我听到同样震惊,痛心。我也理解你们担心瑾玟的心情。可是你们因为那些无稽之谈而怀疑是我让瑾玟失踪的,我真的觉得委屈。”

    谢云溪这通话下来,可谓声情并茂,情真意切,让人不得不相信,甚至为之动容。

    战曜皱眉,去看战廷深。

    战廷深除却眸光有些深以外,一张脸面无表情。

    战曜也无法辨认他是信了,还是没信。

    “爸妈,姑,姑父,事到如今我也不瞒你们了。事实上,前段时间我去韩国,就是去拜见我男朋友的父母亲。我原本打算再过几日,就将他带到你们面前,郑重介绍给你们。可是现在,我不得不改变计划提前告诉你们这个消息。”谢云溪语气坚定。

    闻言。

    战廷深垂下了黑软的睫毛。

    战曜眉峰霎时拧得紧紧的。

    陆正国几人都是错愕的看着谢云溪。

    谢云溪好似还是觉得委屈极了,牵强扯动嘴角时,眼泪也跟着掉了下来,沙哑,“我跟他商量好,半年后结婚。我很爱他。”

    陆正国几人吃了一大惊,面面相觑。

    陆兆年听话,却是在心下长长舒了口气。

    谢云溪眼睛虽望着陆正国等人,可余光却都在陆兆年身上。

    看到他紧绷的俊脸一点点舒展开来,她的心,疼得像是被人拿着钝刀,刀刀不见血的切割着。

    “云溪,你个傻孩子,都决定要结婚了,怎么现在才?”谢青媛一把拉着谢云溪的手,责备又心疼的。

    谢云溪用力吸了吸鼻子,忍着屈辱的眼泪,对谢青媛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来,“姑,你们总是在催我结婚,我一直不,不过是想给你们一个惊喜,谁知道,呵……”

    谢青媛也不由得红了眼,怜惜的更紧的握着谢云溪的手。

    谢毅阳提着气,挺了挺背脊认真的望向战廷深和战曜,“战老爷子,战总裁,谢某理解你们担忧着急的心情。云溪虽不是我亲生的,但云溪生世可怜,从我把她接到谢家开始,我便真心实意的拿云溪当我的亲生女儿看待。所以,也请战老爷子和战总裁理解我这个父亲心疼女儿的心情。原谅我们无法在这里继续待下去,失陪了。”

    随即,谢毅阳和温如烟便带着谢云溪忍着羞辱和酸楚离开了陆家公寓。

    现在的场景,倒颇像战廷深与战曜仗着身份,仅听一面之词,欺负了他们谢家一家般!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