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400章 我是真的很喜欢你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听完,聂怫然满脸的担忧,突地啧了下,惊悚,“难不成瑾玟是被绑架了?”

    “不太可能!”战曜摇头,“如果是绑架,绑匪为何至今没有打电话索要赎金,毫无动静。”

    “这……”

    聂怫然皱皱眉,一一看了看聂相思和战廷深,“我就不清楚了。”

    聂相思看着聂怫然的双眼微深。

    战曜盯着聂怫然,目光中藏着几许焦灼,“怫然,爷爷这般问没有其他意思。你能不能跟爷爷仔细,那日你与瑾玟见面时的场景,你们了什么?”

    “老爷子,您这是哪里话。瑾玟毕竟也是我妹夫的妹妹……”

    “她不是!”

    盛秀竹冷冷。

    战曜抿唇,看了眼盛秀竹。

    虽然知道盛秀竹心下不痛快。

    但在此时,战曜也没有多余的精力去照顾她的心情,皱眉看着聂怫然道,“你。”

    聂怫然抿唇,叹气,“那天我是跟我几个朋友约着喝下午茶,在茶厅碰到瑾玟也是偶然。我见到瑾玟时,瑾玟其实是跟谢家姐在一起……”

    谢家姐?

    “这谢家姐是?”

    聂怫然笑了下,“爷爷您不知道啊,这谢家姐是陆兆年陆公子的亲表姐,名叫谢云溪,是出了名的钢琴演奏家,艺术家。”

    战曜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不过在此时,战曜倒是没有就谢云溪深想。

    聂怫然却在这时,深呼吸了口,两只眼皮跟着往上抬,,“老爷子,上次妹那个新闻闹得挺厉害的。而整个潼市,与我妹有冲突的统共也就两个人。一是梁雨柔,二是瑾玟。可是梁雨柔死了,那么那个试图伤害我家妹的人,也就只剩下一种可能性了。”

    战曜目光收紧,去看聂相思。

    聂相思微微抿着唇,面上没有露出多余的情绪,看着战曜。

    战曜双眼快速闪过一抹怜惜,,“上次的事,我也问过瑾玟,瑾玟跟我再三保证不是她所为,且这件事廷深也确认过,的确不是她做的。”

    聂怫然点点头,挑眉,“那天我跟瑾玟挑明了,也知道事情不是瑾玟干的……唉,也怪我。”

    战曜背脊微微挺直,看着聂怫然。

    就是盛秀竹也朝聂怫然看了几眼。

    聂怫然皱着眉,惭愧的,“最近有一些不好的传言传了出来,被我那几个朋友不心给漏了嘴,让瑾玟知道了。”

    “什么传言?”战曜问。

    “不过是一些不切实际的,荒唐的谣言,其实我都没当真。但瑾玟知道后,好像没这么想,看着像是当了真。”聂怫然铺垫道。

    战曜心下急得不行。

    偏聂怫然话也是一节一节的,故意卖关子吊胃口般。

    聂相思见战曜脸都急得胀红,心下不忍,看着聂怫然轻声,“姐,你直接吧,都是些什么传言。”

    聂怫然眨眨眼,“好吧,那我就直了。”

    接下来。

    聂怫然将所谓的圈子里“谣传”谢云溪和陆兆年的那番话与战曜累述了遍。

    “的确是荒唐!”

    战曜薄怒,“谢家姐与兆年是亲表姐弟,怎么可能会有不当的感情发生?况且兆年……”喜欢的人是相思……

    最后一句话,战曜及时打住了,绷着唇斜了眼聂相思。

    聂相思睫毛闪了下。

    战廷深则微沉了脸,暗暗盯了下聂相思。

    “老爷子,您息怒!这些人整日里纨绔惯了,的话十句有九句都当不得真的。比如,前两天甚至还传出谢姐其实不是谢家亲生的孩子这样的话。怎么可能不是亲生的,这不更滑稽更可笑了么?您是么?”聂怫然。

    战曜听话,却是顿住了,瞠目望着聂怫然。

    聂怫然面不改色,“老爷子,我知道您急急忙忙的叫我来是担心瑾玟。虽然我很想揪出背后造谣我妹的罪魁祸首,但我也不会随随便便找个人泄愤,我就是要找泄愤的,也必然是污蔑陷害我家妹的那个。瑾玟既然没做过这样的事,我也不会让瑾玟成为那人的替罪羔羊,替她承受这些莫须有的罪名和惩罚。这一点,您大可放心。”

    替罪羔羊?

    不是亲生的?

    谢云溪与陆兆年……

    战曜盯着聂怫然,提起的一口气,久久没放得下来。

    ……

    从聂怫然这里了解了事情的经过,战曜便火速赶去了警局。

    战廷深自然也不会跟家里心安理得呆着,总不能放任年迈的战曜独自承受这些吧!

    战廷深和战曜一离开,盛秀竹坐了没一会儿也走了。

    别墅里便只剩下聂怫然和聂相思。

    聂怫然大约也是猜到聂相思有话问她,所以才没走。

    “表姐,这些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聂相思满腹疑虑。

    聂怫然懒洋洋的靠在沙发里,面上浮动着若有似无的笑意,“看来他真是没打算让你知道。”

    聂相思疑惑。

    “是妹夫。”聂怫然笑笑。

    聂相思一双眼瞪圆了,“你战瑾玟的失踪是我三叔做的?”

    “你怎么会觉得是他?”聂怫然又是诧异。

    “……”不是她引导她往这方面想的么?

    聂相思费解的盯着聂怫然。

    聂怫然摇摇头,“战瑾玟突然失踪,我们也是意外。”

    聂相思迷惑,“姐,你就别跟我卖关子了,你们在做什么都告诉我吧。”

    聂怫然想了想,望着聂相思,“其实也没什么,上次我暗示你,谢云溪大约不是谢家亲生的。你让……楚郁调查。结果是,谢云溪的确不是谢家的亲生骨肉,而是谢毅阳在谢云溪三岁时从榕城的宁安福利院收养的。”

    “真的不是……”聂相思叹声。

    聂怫然扬扬眉头,“你或许不知道宁安的福利院当年发生的事,但在榕城,却是家喻户晓。”

    聂相思轻怔,“什么事?”

    “宁安福利院当年共有三十二个女孩儿,无一幸免几乎都被当时的院长猥亵过。而谢云溪就是其中一个。”聂怫然陈述这件事时,语气超出寻常的淡漠。

    聂相思听得心下一阵鼓包,愤怒本能的涌了出来,“禽兽!”

    听话。

    聂怫然望了眼聂相思,眼底仍是没有多余的感情,继续,“为了保护那三十二个孩子,当年的报导也没有曝光这些孩子,且领养人在领养这些孩子前,都会签下一份保密协议,不得泄露这个孩子在当年发生的事。”

    “那个院长呢?”聂相思愤愤。

    “他啊。”

    聂怫然幽幽低哼了声,“这样的事,放在现在,就是死罪!可在当年不知为何,只判了个二十年的有期徒刑。据调查,那个院长在前段时间已经刑满释放了。”

    “放了?”聂相思震惊,且难以理解!

    她不明白,这样的男人放出来干什么?继续危害社会么?!

    聂怫然看着聂相思愤懑的脸,沉静的心湖竟忍不住起了丝丝波澜。

    她起身,走到聂相思身边坐下,伸手握住聂相思的手,歪头看着她,淡淡笑着,“妹,你真的很善良。”

    聂相思蹙眉。

    “我可能是老了。”

    聂怫然伸手拨拨聂相思的头发,望着聂相思的目光盈闪着温柔,“现在,除了你,奶奶以及臣燚,还有……能影响我的情绪外,已经没有什么东西能触动到我的心。妹,我是真的很喜欢你,喜欢你的善良,喜欢你年轻的心。”

    聂相思被聂怫然突然的一番煽情弄得有些怔。

    “妹。”聂怫然手指轻勾着聂相思一缕发丝,目光定定盯着她,“以前的事是姐姐不好,姐姐没办法,太想自由了。所以对不起,真的。不过以后,姐姐会保护你,绝不会再做伤害你的事。”

    聂相思,“……”

    聂怫然眸光又深又温柔的望着聂相思看了会儿,突地吸了口气,松开手,言归正传,“谢云溪喜欢陆兆年也是事实。这次的舆论风波**不离十就是谢云溪在幕后操纵的。我猜谢云溪是想仿照梁雨柔,找战瑾玟做替死鬼。利用舆论风波诽谤中伤你这个陆兆年真爱的同时,还能解决掉即将成功嫁给陆兆年的战瑾玟。来个一箭双雕!只可惜,她太着急了,事情不但没有按照她设想走的,反倒弄巧成拙了。”

    陆兆年真爱这个称呼,让聂相思忍不住抽动了嘴角。

    聂怫然见聂相思不自然的模样,笑了笑,“不管是妹夫,还是陆兆年或明西城,无疑都是人中龙凤,社会的佼佼者。妹,若你不是我妹,我也会嫉妒你。也难怪梁雨柔、战瑾玟和谢云溪视你为眼中钉。”

    聂相思汗颜。

    没给聂怫然继续这个话题的机会,道,“战瑾玟突然失踪既然不是三叔所为,那有没有可能是谢云溪干的?”

    聂怫然盯着聂相思,好一会儿,她突然从沙发里站起,对聂相思似是而非的挑眉笑,“这个我就不好了。不过在陆兆年和战瑾玟领证在即的情况下,谢云溪急了眼,对战瑾玟做出什么来,也不是不可能。”

    聂怫然拿起包,婀娜生姿的朝别墅门口走,“妹,这件事妹夫不让你管,你就彻底放了心,安心养胎吧。虽然战瑾玟的失踪跟我们无关,但依战瑾玟之前对你做过的那些事,这一回,也算是间接替你出了口恶气。”

    聂相思看着聂怫然走出别墅,心下却是无法真的做到宽心。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