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399章 失踪了!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战瑾玟满眼的怒火和憎火,在听到聂怫然的话时,骤然浮涌出一丝慌乱,轻压着气息,盯向聂怫然。

    聂怫然直直盯着她,“我来潼市之前,就知道瑾玟你与我妹不和,处处针对她。至于你针对我妹的原因,我想不过两点,一是因为我妹夫;二是马上要成为你丈夫的陆兆年。”

    战瑾玟蹙了眉,对此没有否认。

    聂怫然轻眯眼,“瑾玟,其实我很欣赏你敢爱敢恨的性子。无论你是爱一个人还是厌恶一个人,都会分明的表现出来,不像某些阴险之人,只会躲在背后偷偷算计。换成我,我也不屑于背后算计。要对付就光明正大的来。”

    聂怫然此刻对战瑾玟的这番话是真是假,可就看个人以为了。

    战瑾玟绷着脸,面有不忿,“怫然姐,我从来没否认过我很讨厌聂相思这件事,我针对她做过什么,到现在我也不会否认。但我没做过的,我一样都不会承认!”

    “好样的!”

    聂怫然撩唇,望着战瑾玟,“那么瑾玟,上次在网上恶意诽谤我家妹的那些消息可是你买通那些大v传播出去的?”

    战瑾玟心一紧,忽而急切起来,“不是我!上次我三哥已经问过我,我的答案也是一样的。那件事并不是我做的!并且,三哥已经相信不是我做的。你要是不信,可以去问我三哥。”

    聂怫然垂下眼,半响,掀起睫毛看着战瑾玟,淡淡的笑,“不是你就好。正如我当初的,我一定会揪出那个蓄意伤害我家妹的人,以牙还牙!”

    话到这儿,聂怫然话锋一转,睨向战瑾玟突地,“可是,不是你又会是谁呢?梁雨柔已经死了,所以害我妹的不可能是她。除了她也就只有你有这个动机。而且……”

    战瑾玟有些紧张,“而且什么?”

    “而且当时你人就在国外,爆料人也是在国外,你不觉得太巧了么?”聂怫然盯着战瑾玟,语速要多慢有多慢的。

    战瑾玟愣住,双瞳里缓缓浮出一丝恐慌。

    “我明白了!”

    聂怫然忽地一拍手,一脸的恍然大悟。

    战瑾玟眉心紧跳,咽动喉咙道,“明白什么?”

    聂怫然直勾勾看着战瑾玟,“有人想栽赃嫁祸!”

    “……”战瑾玟心律失衡。

    “听怫然姐这么一,仔细想想还真有这个可能。梁雨柔死了,唯一可能对付战太太的人就只剩下战四姐了。而战四姐人又那么恰好的就在国外……”

    “天啦,太可怕了。到底是谁这么恶毒,竟然想出如此阴毒的招数对付你?”

    “战四姐,你仔细想想,你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这个人得多恨你啊,这么害你!”

    “战太太可是战总裁的心尖宝。如果战总裁相信了那人的栽赃陷害,认定了就是战四姐你做的……天啦,我都不敢想下去!”

    “……”

    其他几个女人适时的开口,你来我往的成功将氛围给吵得诡异和阴谋丛丛。

    战瑾玟一张脸青白交加,一对眼珠子左右晃动,那模样也是十分的惶恐和后怕。

    聂怫然瞄了眼那几个女人。

    那几个女人便相继住了嘴。

    聂怫然在这时,“瑾玟,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啊。你还是仔细想想,你曾得罪了什么人,或是跟你利益相悖的人。毕竟,总不能一次又一次的给人当替死鬼还不自知吧?之前是运气好,之后再被人拉着当替死鬼,可就不见得能一直幸免了。”

    战瑾玟猛地一个战兢,瞪大眼惶然盯着聂怫然。

    聂怫然眯紧眼,凝着战瑾玟的双眼不可谓不诡谲。

    战瑾玟由身到心,冻了个彻底!

    ……

    聂怫然在茶厅见过战瑾玟后不到三天,就出事了。

    不过出事的却不是谢云溪,而是战瑾玟。

    战瑾玟失踪了。

    不是被绑架也不是其他,就是莫名其妙失踪了。

    发现战瑾玟失踪的还是战曜。

    因为战瑾玟与陆兆年领证的日子越来越近,领证后,战瑾玟便要和陆兆年生活在一起。

    如今会管战瑾玟,约莫也只有战曜了。

    战曜算是代行战津的父责,想与战瑾玟叮嘱些嫁进陆家后需要注意的事情。

    不想去了战瑾玟的别墅,发现战瑾玟根本没再别墅,打她的电话也不通。

    战曜在当下那一刻并未多想,没找到战瑾玟便回了老宅。

    第二日再去别墅找战瑾玟,遇到的还是相同的情况。

    战曜心下生了些不好的预感,果断的报了警。

    也就是,战瑾玟兴许还并不是三天后出的事,也许在与聂怫然分开的当天,就出了事。

    战瑾玟毕竟是战家的四姐,战四姐出了事,又是战曜亲自报的警,警局自要拿出十二万分的重视。

    警局当下就调查了各种出入境的信息,确定战瑾玟并未离开潼市。

    后又调查了战瑾玟失踪前最后出现的位置。

    从监控上反应,战瑾玟最后出没的地方,正是茶厅。

    且最后遇见的人,就是聂怫然以及与聂怫然一道的几个女人。

    聂怫然的身份同样特殊,警方也不敢轻易便“请”聂怫然到警局协助调查,只好为难的请示战曜本人。

    事关聂相思和整个聂家,战曜也不好直接要求警方按照程序办事。

    于是离开警局后,战曜立刻去了珊瑚水榭。

    战曜去的时候很不凑巧,盛秀竹偏偏也在。

    聂相思也有好几天没见到战曜人,见他来,心下喜悦,倒也忽略了他脸上的凝重,拉着他坐在沙发里话。

    战廷深没去公司,这会儿也坐在沙发里。

    聂相思没注意到战曜情绪的差异,他却注意到了,只是不动声色。

    聂相思了一阵,战曜回得也是心不在焉。

    久了,聂相思就是反应再迟钝,也发现了战曜的魂不守舍。

    聂相思便也安静了下来,迷惑的看了看战廷深,又盯着战曜,眼眸疑惑。

    盛秀竹关切的看着战曜,“爸,您是哪里不舒服么?”

    战曜心情沉重,脸上的表情尽力掩饰也掩饰不住,紧紧拢着眉毛,分别看了看聂相思三人,语气低沉,“瑾玟失踪了。”

    战曜不想当着盛秀竹的面儿提起战瑾玟。

    因为知道提到战瑾玟,盛秀竹便会想起她“胎死腹中”的亲生女儿。

    可是现下情况紧迫,他实在是,不能再拖着不了。

    果然。

    盛秀竹一听是有关战瑾玟的事,一张脸刷地变了个色,阴沉得可怕。

    战廷深和聂相思闻言,眼底都闪过微讶,彼此对看了眼。

    战曜心思深重,望了眼脸色难看的盛秀竹,重重叹了口气,对聂相思和战廷深,“瑾玟到现在,恐怕已经失踪三日了。”

    聂相思皱眉,看着战曜。

    战廷深眸光深敛,“报警了么?”

    战曜点头。

    战廷深轻眯眼,“警方如何?”

    战曜下意识看向聂相思。

    聂相思心口微凸。

    战曜伸手放在聂相思手背上,难以启齿般犹豫了半响,还是开了口,“警方调查了瑾玟最后出现的地方以及最后见过的人。结果是,瑾玟最后去的是一家露天茶厅,最后见到的人是……你堂姐。”

    “我姐?”聂相思怔住。

    战廷深黑眸快速闪了下,盯着战曜。

    战曜脸庞印出为难,“思思,爷爷不是怀疑你堂姐。瑾玟最后见的人毕竟是你堂姐,所以我想请你堂姐过来一趟,了解下当日的情况……”

    话到这儿,战曜停顿了数秒,才提着气,“当然,你要是不同意,就当爷爷没有提过,好么?”

    战瑾玟的失踪竟然牵扯到了聂怫然。

    聂相思心下不是没有忐忑和疑惑的。

    若是她足够了解聂怫然,聂相思一定会毫不犹豫的联系聂怫然过来。

    可问题是。

    她对聂怫然行事的风格也摸不透……

    若是……

    聂相思轻咬唇,一时之间也下不了决定,去看战廷深。

    战廷深眼廓轻缩,在接收到聂相思犹豫的眼神时,当机立断,“只是了解情况而已。不如就请她来一趟吧。我现在就让张叔过去请。”

    聂相思目光凝了下,盯着战廷深。

    战廷深面色平平,起身便走出别墅,吩咐张政去聂怫然的住所接人。

    聂相思不自觉抓紧手,暗暗低下睫毛。

    ……

    一个时后,张政接着聂怫然过来了。

    聂怫然到后,战曜语气委婉的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聂怫然听后,一脸的惊讶,“我,我没听错么?瑾玟失踪了?”

    实则,聂怫然在来之前,战廷深便嘱咐张政将战瑾玟失踪的事透露给了聂怫然。

    所以,这会儿见聂怫然脸上夸张的惊愕表情,战廷深不免锁了眉头。

    聂相思看着聂怫然,心下的疑虑更重。

    不由得想。

    莫非战瑾玟的失踪,真跟聂怫然有关?

    战曜望着聂怫然脸上的错愕,张了张嘴,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回。

    聂怫然见没人回她,自顾焦虑的叹了口,“瑾玟怎么会失踪呢?她,她会不会不是失踪,而是去什么地方游玩,没有跟您而已?”

    “再过几天就是她与兆年领证结婚的日子,我断定,瑾玟绝不会在这个时候还不分轻重的出去游玩。”战曜盯着她。

    听完,聂怫然满脸的担忧,突地啧了下,惊悚,“难不成瑾玟是被绑架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