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398章 内心很暴躁!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战瑾玟蹙眉,盯了眼地上的杯子,又去看此刻难掩惊惶的谢云溪,眼里闪过沉疑。

    杯子摔碎的刺耳声响好似也刺醒了谢云溪。

    谢云溪怔怔盯着地上的茶杯,好半响,她突然起身,叫来服务员收拾。

    服务员收拾妥帖,又给拿上新的杯子。

    谢云溪方坐了回来,给自己斟了杯茶喝了口,自然的转开了刚才的话题,看着战瑾玟,“你跟兆年结婚后,是打算跟姑和姑父住一起,还是你搬到兆年独居的公寓?”

    “都不。”战瑾玟眯着眼睛,望着谢云溪的双眼始终深讳,“我跟兆年在城北买了一套别墅作为我们俩的新房,目前已经装修得差不多了。不过刚装修好的房子不太适合立刻住进去,所以结婚后,兆年先搬到我那儿住几个月,我们再搬进新房。”

    “新房?”谢云溪颤了下。

    “是啊,新房。”战瑾玟端起茶杯,边喝边看谢云溪,“表姐跟兆年关系这么好,怎么,兆年没跟表姐提过我们买新房的事?”

    谢云溪掐着掌心,“这是你们……夫妻之间的事,兆年怎么会事事都跟我。”

    “噢。”战瑾玟皮笑肉不笑。

    谢云溪看着战瑾玟,暗自深吸口气,,“我三点约了个朋友在星辰见。”

    战瑾玟抬手看了眼手腕上的腕表,笑,“现在两点四十了,表姐再不去,就要迟到了。”

    “嗯。”谢云溪低下头收拾,“你一个人没问题吧。”

    “没事。”战瑾玟疑窦丛丛盯着谢云溪,“我待会儿还要去新家看看。”

    谢云溪僵了秒,拉上包,从位置上站起,“那我走了。”

    战瑾玟抬抬下巴,算是回应了。

    谢云溪便离开了。

    战瑾玟眯眼盯着她走出茶厅,脸上佯装的笑意也在刹那消失得点滴不剩。

    而就在这时,一道大红身影蓦地出现在她眼前。

    战瑾玟拧眉,抬眼看着突然出现在她面前的女人,“聂大姐。”

    聂怫然冲战瑾玟妩媚一笑,委身坐下,拿开之前谢云溪喝的那只水杯,笑眯眯看着警惕盯着她的战瑾玟,“我跟我朋友来喝下午茶。”

    战瑾玟垂了垂眼,将面上的疑惑都掩下了,扯唇看着聂怫然明艳的脸,“聂大姐是相思的堂姐,相思又跟我三哥是夫妻,照这样算,我还得叫聂大姐一声姐姐。”

    “称呼而已。”聂怫然用手托着下巴,风情万种的睨着战瑾玟,“你高兴,怎么叫都行。”

    战瑾玟心里有些发毛。

    实话,聂怫然这个样儿若是在男人面前,无异于隔靴搔痒,光是看着就让人欲罢不能。

    可要是在女人面前,是真的很挑战人的承受能力。

    战瑾玟微抽了抽嘴角,“怫然姐的朋友在哪儿?”

    “喏。”

    聂怫然往一处看了眼。

    战瑾玟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就见几名衣着艳丽的女人坐在那儿,盯着她们这边笑。

    不得不,不愧是聂怫然的朋友,一个个都是“妖艳贱货”那款的。

    战瑾玟自己就是个非主流。

    可瞧着聂怫然那几个朋友,却是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聂怫然这双眼睛最毒,一眼就看出战瑾玟的不屑,暗暗闷笑了声,打直腰板,竟是冲那几个女人招了招手。

    战瑾玟:什么鬼?!

    那几个女人看到聂怫然的召唤,起身就往这边呼啦啦的来了。

    战瑾玟看着一个个扭腰甩臀的过来,脸微微发绿。

    不一会儿。

    各种香水味扑鼻而来。

    战瑾玟被她眼中的一众“妖艳贱货”给围在了正中间,内心很暴躁啊!

    但为了照顾聂怫然的面子,战瑾玟强忍着。

    “怫然姐,这位是谁啊?”其中一个女人嗲声嗲气道。

    战瑾玟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聂怫然低低笑,“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就是传中的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战四姐,未来的市长儿媳,现在发展如日中天的陆擎集团总裁陆兆年的未婚妻子,战瑾玟。”

    聂怫然这一番介绍后。

    战瑾玟已经做好心里准备,等着“万民朝拜”。

    不想聂怫然话落后,场面竟是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战瑾玟讶然的锁眉,抿紧嘴唇看着在座的几人,心下鼓包。

    她们这是什么鬼表情?

    是可怜她么?

    可怜?这不笑话么?!

    这几个身份,单挑一个出来,就是她们几辈子都修不来的好么?

    她们凭什么在她面前露出一副可怜她怜悯她的模样?!

    有毛病吧!

    战瑾玟一张脸架不住有些难看。

    聂怫然轻挑了下眉头,声音微微沉了,“你们这是干什么?平时总我没给你们介绍像战四姐这样有身份的人。现在介绍给你们认识了,你们又这幅样子,想让谁难看呢?”

    “怫然姐,你先别生气了。我们没有其他意思。能认识战四姐,我们当然很高兴。只是……”

    “只是什么?”

    这话倒不是聂怫然问的,而是战瑾玟自己迫不及待问的。

    聂怫然斜觑了眼战瑾玟,嘴角淡出丝笑,看着那女人,“是啊,只是什么,你。”

    那女人和其他几个女人互相看了眼,欲言又止。

    “让你你就,婆婆妈妈的干什么?浪费大家时间。”聂怫然不太满意的。

    战瑾玟看了看聂怫然,也皱了眉,抿唇盯着那女人。

    女人脸上的表情很为难,但还是看着战瑾玟,慢慢,“战四姐身份显赫,平时这样的话,肯定不敢让战四姐听到,战四姐不知道最近圈子里盛传的流言,也是正常的。”

    “你想什么?”战瑾玟又愣又懵又急。

    那女人下定决心般,深吸口气,,“今天是怫然姐在这儿我才敢……最近圈子里总是时不时传出有关战四姐,谢姐以及陆公子的流言,是,是你们三角恋。战四姐和谢姐都喜欢陆公子,彼此都在较劲,明争暗斗呢。还陆公子其实心里是偏向谢姐的,不过因为和谢姐的表姐弟关系,陆公子没办法之下,才忍痛舍弃了谢姐,选择了战四姐你。”

    “这到底是谁在胡八道!”

    战瑾玟猛地一拍桌子,脸都铁青了。

    话的女人吓得一窒,含紧双唇,不敢再开口了。

    聂怫然不动声色看了眼四周朝她们这边望来的目光,伸手轻轻放在战瑾玟捏紧的拳头上,软身细语,“瑾玟,公众场合,你注意下。”

    “战四姐,其实你不必在意这些流言蜚语,毕竟谢姐和陆公子是亲亲的表姐弟。虽然不知道这样的谣言是怎么传来的,不过应该不是真的吧?”另一个女人适时。

    亲亲的表姐弟关系?

    战瑾玟绷着脸冷笑,看着桌边的这些女人,“除了这个,还有其他传言么?”

    聂怫然快速给了其中一个女人一个眼神。

    女人接收道,不忍的看着战瑾玟,“战四姐,只是这样你都受不了,其他的,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免得受打击。”

    战瑾玟心脏揪紧,双眼赤红看着那女人,声音绷得有些哑,有些愤,“都到这里了,想什么就,吞吞吐吐什么意思?“

    聂怫然眉骨动了下,轻睨了眼那女人。

    那女人眯眯眼,配合氛围似的,把声音压低了低,“她们,谢姐和陆公子早就发生关系了。就陆公子现在住的那套公寓,谢姐只要人在潼市,几乎每天都要去公寓那里,每每都很晚才出来,有时候,甚至一整晚都不出来。”

    战瑾玟攥紧手指,整个人气得直发抖,“她们?她们怎么知道谢云溪进出兆年公寓的事?难不成她们在谢云溪身上还安了追踪器不成?”

    “战四姐,谢姐和陆公子都是潼市的名人,是一举一动都被人看在眼里也不为过。”

    “我认为,因为谢姐和陆公子有表姐弟这重身份挡着,所以新闻才没报出来。”

    “对啊对啊,所以流言才只是在圈子里传传罢了。”

    “……”

    几个女人你一言我一语,越越玄乎,越越像那么回事!

    战瑾玟要是不知道谢云溪有可能不是谢毅阳的亲骨肉,兴许这样的话只会让她不舒服,倒不会多怀疑。

    可现下。

    她再联想起,谢云溪对陆兆年的种种,便越觉得谢云溪对陆兆年的感情不一般!

    “……龌蹉,无耻!”战瑾玟咬着牙根,愤愤嘶吼。

    原本还在议论的几个女人,至此,在安静了下来,惶惶的看着战瑾玟。

    聂怫然低着头,手指拨弄着一旁的茶杯,听着耳畔战瑾玟隐忍喘着粗气的声音,嘴角缓缓上翘,“这种话,不过是圈子里打发时间意淫的话罢了。怎么,谢姐和陆公子都是亲亲的表姐弟,谢姐哪会真喜欢陆公子?除非两人不是亲生的,我还可能信。”

    “呵呵。”

    聂怫然这话一落,战瑾玟便冷笑涟涟。

    聂怫然轻撇嘴,娇柔慵懒的抬起修长的颈子,看着战瑾玟,“之前围绕着我家妹闹得沸沸扬扬的那些新闻,瑾玟你知道的吧?”

    战瑾玟满眼的怒火和憎火,在听到聂怫然的话时,骤然浮涌出一丝慌乱,轻压着气息,盯向聂怫然。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