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396章 我那叫情难自禁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时间如梭,眨眼间便到了七月末。

    这天,聂相思刚与容甄嬿通完话,聂怫然便来了。

    聂相思看到她,十分意外,“姐,你今天怎么来了?”

    聂怫然穿了件透视裙,透视裙下只有一件黑色的抹胸和黑色的四角打底裤,如果不是穿着走秀,平时这样穿走在路上,很打眼的。

    “干么露出一副意外至极的表情?”

    聂怫然身子一软,坐到聂相思边上,伸手轻轻抚她的肚子,“五个多月了吧?”

    提到肚子里的豆芽,聂相思一脸的温柔,“是啊。”

    “好大。”聂怫然看着她。

    “很大么?”聂相思摸摸肚子。

    “该不会又是双胞胎吧?”聂怫然笑。

    聂相思失笑,“双胞胎哪那么好怀?不是双胞胎。”

    “已经知道了?”聂怫然问。

    聂相思点点头,“很早就知道了。”

    “男孩儿还是女孩儿?”聂怫然似乎很有兴致,双眼闪光看着聂相思。

    聂相思神神秘秘的,“再过四个月就知道了。”

    聂怫然怔了下,旋即低头笑,“哟,还保密呢。”

    聂相思红了脸,但还是坚持没。

    聂怫然盯着她,“我昨天跟奶奶通电话,奶奶精神很不错,前些日子的抑郁完全感觉不到了。”

    “是啊。”聂相思对她笑了下,“我刚正在跟奶奶通话。也听出来了。”

    聂怫然点点头,转头看着不知道在鼓捣什么的张惠,“张姨,劳您给我杯水喝,喝死了。”

    “诶,马上就来。”张姨忙放下手里的活儿,风风火火去给聂怫然拿杯子倒水。

    把水送到聂怫然手上,才又去忙她的。

    聂怫然端着水,豪迈的喝了一大半,将水杯放到茶几上,突然就歪头看着聂相思问,“妹,陆擎集团的总裁陆兆年和明星钢琴演奏家谢云溪是亲表兄妹吧?”

    聂相思愣,不解的看着聂怫然,“姐,你怎么突然关心起这茬来了?”

    聂怫然撩撩头发,,“无聊,问问。”

    聂怫然不过在潼市待了半年不到,却将潼市大大的名流的都认识了遍。

    现在的聂怫然,在上层名流圈已经算是有名气,是人撞见都要给她三分薄面的人物了。

    这一点,聂相思表示不得不服!

    听到她这样,聂相思也没多想,“这个我倒是不清楚,不过,应该是吧。”

    “是么?”聂怫然嘴角挽着,却皱起了眉,似是而非的望着聂相思轻声,“是我看走了眼么?”

    “……怎么了吗?”聂相思茫然耸肩。

    聂怫然倾身,端起水杯又将身下的半杯水喝了。

    张惠瞧着这边,见聂怫然喝完了,立刻问,“然姐,您还要水么?”

    “不要了,谢谢张姨。”聂怫然对张惠抛了个眉眼。

    张惠略尴尬,悻悻笑。

    聂相思看了眼张惠,便盯着聂怫然。

    聂怫然见聂相思一脸的兴趣,不由轻挑了眉,打趣的看着聂相思,“妹,你该不会对陆兆年……”

    “姐,你快别胡。”聂相思耳尖飘过一缕红,急忙打断她。

    某人还在二楼书房,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出来了。

    要是让他听到这样的话,虽她完全对陆兆年不感兴趣,但依某人的性子,免不得又要吃一番飞醋,到时候遭殃的不还是她么?

    聂相思的紧张,倒是把聂怫然逗笑了,慵懒靠在沙发里,盯着聂相思咯咯笑。

    聂相思无语。

    聂怫然笑够了,便坐直身,亲亲热热拉着聂相思的手,才正儿八经,“昨晚有人约我去西东酒楼吃饭,陆兆年就在我们隔壁包房,和一些投资商还是什么应酬。后来喝得酩酊大醉,你猜是谁来接他的?”

    “谢云溪?”聂相思前后一想,觉得聂怫然的可能是谢云溪。

    “是她。”

    聂怫然眯眯眼,笑着,“据,谢云溪一来,瞧见陆兆年喝成那副,心疼得不行,眼睛都红了,跑上跑下的照顾他,那殷勤的模样,倒不像是表姐,更像是陆兆年的女朋友。”

    聂相思轻皱眉,“我知道陆兆年与谢云溪从便一起长大,感情很好。”

    聂怫然撇了下嘴,“姐姐我旁的不敢,单眼力,我到现在,就没看错过。”

    聂相思看着聂怫然,没话。

    聂怫然脸上保持着笑模样,斜看着聂相思,“你再猜猜,之后是谁接走了陆兆年?”

    “……不是谢云溪么?”聂相思疑惑。

    聂怫然笑出声,“可精彩了。”

    聂相思抽了抽嘴角。

    “你姐姐我为了证明自己没看错,就做了件好事。”聂怫然眯着眼,声音里透着几分阴森。

    聂相思背脊微栗,呼吸没忍住往下沉了沉。

    “我想着,身为陆兆年的正牌未婚妻,陆兆年喝醉这样的事,由她这个未婚妻来接,真真是责无旁贷,不是么?”聂怫然。

    “……你通知了战瑾玟?”聂相思低声问。

    “哪轮到我亲自通知她?我不过是让酒店的服务员帮忙打了个电话给战瑾玟而已。”聂怫然挑眉道。

    聂相思抿抿唇,看着聂怫然,“那后来呢?你的猜测得到验证了么?”

    聂怫然倏地转眼,直直盯着聂相思,“陆兆年对谢云溪是什么样的感情我不确定,但谢云溪对陆兆年的感情,绝非单单只是表姐弟这么纯碎!”

    话到这儿,聂怫然又轻松的舒眉,伸手拨弄自己的头发,,“所以我刚才问你,谢云溪和陆兆年可是真正的表姐弟。”

    聂相思微微沉默后,望向聂怫然,“战瑾玟去了酒楼后,发生了什么,让你这么肯定,谢云溪对陆兆年的感情不简单?”

    聂怫然又看向聂相思,与她目光相接,微笑,“傻妹妹,如果只是表姐,那么陆兆年正牌的女朋友到了,照顾陆兆年的任务是不是就该让他的女朋友来?可谢云溪一脸的不甘愿不放心是为什么?那样一个八面玲珑,温柔可人的女人在战瑾玟带走陆兆年时,竟然不顾在大庭广众之下就沉了脸,还能是为什么?如果我是谢云溪,有人接走了我手上的大麻烦,我高兴还来不及呢,转背我就跑去嗨了。怎么会像她那样,一脸的憋屈隐忍。”

    “……”

    ……

    聂怫然此行来,好似就是为了告诉聂相思这个,完没一会儿就借口走了。

    聂怫然离开后,聂相思在沙发里坐了会儿,便拿起手机拨出了楚郁的号码。

    接通后二十多秒,楚郁才接听,磁性的嗓音带了点点的喘,“相思,这么乖,主动给四哥打电话,想四哥了。”

    聂相思表示都习惯了楚郁时而正经时而抽风的某些行为了,在心里微微叹了口气,张唇,“四哥……”

    “你放开我楚郁!这里是办公室,你要死啊!”

    聂相思刚要,手机里便传来一道紧张到发颤的女声。

    聂相思光荣的懵逼了。

    四,四哥他在干啥?

    “做梦都想上你的床,快想死了。”楚郁吹了个口哨,邪气儿。

    “你,你,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我看错你了!”

    女人气急败坏道。

    聂相思听着,感觉人姑娘都快哭了。

    聂相思半边脸都在发烫,未免听到更多“少儿不宜”的话,深吸口气,默默把手机挂断了。

    还是等他“忙活”完给她回过来吧!

    ……

    约四十分钟,楚郁才回电过来。

    聂相思也是个大姑娘了好么?都四个孩子的娘了。

    这会儿也难免起了点“坏”心思,压着不好意思,“四哥,你这么久才回过来,你老实,你把人姑娘怎么着了?”

    楚郁似是心情极好,听话就开始哑着嗓音低低的笑。

    聂相思红着脸,哼道,“四哥,你太过分了,那时候你干么接我电话?我都替你不好意思!”

    “你四哥我那叫情难自禁……”

    “楚郁,你个臭流氓!”

    聂相思:

    好吧。

    她算是看明白了。

    他家四哥刚刚那一通笑,压根就不是对她,敢情人姑娘还在呢。

    “好了,正事。你刚给四哥打电话可是有事?”楚郁大约是见佳人怒了,清了清喉咙,正经人似的问道。

    聂相思也不敢再别的,直接道,“四哥,你帮我查查谢云溪。”

    “谢云溪?”楚郁尾音调高,有些疑惑,“查她什么?”

    “……我想知道她是不是谢毅阳亲生的。”聂相思声音低了低,。

    楚郁那端沉默了半响,笑,“行,没问题。”

    “谢谢四哥。”聂相思眼睛一亮,甜笑。

    “跟四哥客气什么!”楚郁哼道。

    “嘿嘿,那四哥,我就不打扰你跟我未来四嫂培养感情了。”聂相思坏笑。

    “胆儿肥了,敢取笑四哥了?”楚郁发狠的哼了句。

    聂相思可怕他反悔不帮她了,忙,“我错了四哥,再也不敢了。四哥息怒,一定要尽快帮我查这件事。”

    楚郁在那边都气乐了,没理聂相思,挂了电话。

    聂相思听到手机里的忙音,完全不担心楚郁生她的气,放下手机,起身就要上楼去书房找某人。

    不曾想,她刚站起转身,还没来得及往前走一步,就见某人站在二楼,居高临下的睥着她。

    聂相思一下顿住。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