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395章 你红着个脸干什么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你到底是觉得对不起自己的女儿想求得她的原谅,还是仅仅只是,良心难安?”后来一直没开口的聂臣燚,在这时冷清清盯着温如烟,寒凉道。

    “我当然是觉得对不起思思,想求得她的原谅。”温如烟悲楚看着聂臣燚。

    “你为她做了什么,让你觉得她会原谅你?”聂臣燚声音依旧很淡,可也不啻于一针见血。

    温如烟霎时愣住。

    聂臣燚便眯了眼,缓缓从椅子上站起,没再看温如烟,望着悲愤的容甄嬿,“奶奶,走吧。”

    容甄嬿点点头。

    聂臣燚拉开椅子走到容甄嬿身侧,将她扶了起来,正要带她往包房外走时,容甄嬿忽的拉了拉他的手。

    聂臣燚停顿,转眼看向容甄嬿。

    容甄嬿却是直直盯着仓皇失措的温如烟,“你是不是认为,思思以前对你的原谅太轻易,所以便自以为是,这次也一样?”

    温如烟颤颤落泪,“我……”

    容甄嬿摆了摆手,阻止她再下去,亦再未与她讲一句话,让聂臣燚带她离开了。

    温如烟彷徨的看着聂臣燚和容甄嬿离开包房,双手捧着脸,失声哽泣。

    ……

    聂相思刚从洗手间出来,与战廷深正往包房的方向慢步走,聂臣燚的电话便打开了。

    告诉他,他和容甄嬿已经离开明月阁,此时正在车里等他们。

    结束电话,战廷深如实告诉了聂相思。

    聂相思心头便是猛地往下一沉,就要朝电梯走。

    战廷深及时拉住了她,眉眼亦是沉沉,“等我,我去包房拿东西。”

    聂相思往包房的方向望了眼,也知道自己不必急在这一时,抿唇点了点头。

    战廷深没耽误时间,松开聂相思的手,大步朝包房里走。

    战廷深走进包房时,温如烟正坐在位置上哭。

    听到脚步声,温如烟身形一顿,放下覆在脸上的手,隔着泪雾看到战廷深,她整个霍地站起,想跟战廷深什么。

    战廷深却火速拿起椅背上挂着的两件外套和聂相思的包,对温如烟轻颔首,离开了。

    温如烟流着眼泪追出包房门口,就见战廷深体贴的将外套披在聂相思肩上,搂扶着她朝电梯走了。

    看到这样的画面,温如烟只觉心痛无比。

    她好像,已经是那个被彻底遗忘和抛弃的人了。

    温如烟慢慢蹲了下来,大腿紧紧压着自己的胸口,心下所承受的疼痛,不亚于当初的丧夫之痛。

    ……

    回珊瑚水榭的车上,容甄嬿一直在哭,虽然她强忍着没有很大声,可呜呜咽咽的声音听得聂相思格外的心疼和难过。

    聂相思不停的些俏皮话想安抚她,可通通不奏效,容甄嬿只哭,不话。

    回到别墅。

    容甄嬿和聂臣燚也没做停留,拿起早已准备好的行李就上了车,离开了。

    聂相思站在别墅门口,看着聂臣燚和容甄嬿的车很快驶出眼帘,眼泪瞬间跌出眼眶,一转身,抱着战廷深也哭。

    战廷深心尖猛地被戳了下,拥紧聂相思,“等孩子出生,我陪你去榕城看望老人家,在榕城住一段时间也不是不可以。”

    “我明白奶奶不可能在这里住一辈子,可是我也不想她这样走。她一直在哭。”聂相思低哑道。

    战廷深蹙紧眉,抬手抚聂相思的长发,“有你堂哥在,他会开解奶奶的。”

    聂相思却是摇摇头,一下从战廷深怀里退开,脸上还挂着泪,可神情却很冷酷决绝,侧身,挺直腰杆朝别墅里走。

    战廷深眸光遂然看着聂相思的背,在她走进别墅后,方提步走了过去。

    等战廷深换鞋走到客厅,便听聂相思道,“谢太太,您到底想干什么?”

    战廷深眼廓轻缩,站在原地望着拿着手机的聂相思,深眸沉静如水。

    聂相思知道战廷深进来了,红着眼眶,也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整个人特别的冷。

    “……思思,以前是妈妈做错了,妈妈对不起你。妈妈求你,别这么跟我话,妈妈心痛。”温如烟哀求道。

    “你痛,别人就不痛么?凭什么你痛,就让所有人跟着你痛?”聂相思声音冷硬、无情。

    “我没有……”

    “你知道奶奶今天就要离开回榕城吧?你为什么非要在今天跟她这些?你知道她离开时是什么样的心情么?谢太太,早在十八年前你就已经做了选择,不要我了!是你不要的我!”聂相思捏紧拳,低吼。

    “呜唔……思思,求你,别这么跟我话,别这样……”

    温如烟哀凉的哭声像是带着回旋功能,不停在她耳畔循环。

    聂相思双眼殷红,上半身微不可见发着抖,“总是有这样一类人,他们以为只要他们足够坦诚,对自己所犯下的错和罪,通通毫无保留的对任何人坦白,就能让他们的良心得到宽恕。至于出来的后果如何,他们才不会管!”

    “这样的人,恰恰最自私,最不值得原谅!因为他们之所以选择出来,并不是因为他们想赎罪,想弥补他们所伤害的人,他们只是想自我救赎。哪怕这样,会把更多的人拉进痛苦里来,他们也都不在乎!”

    “思思,我不是那样,我是真的想弥补你,想要你的原谅……”

    “呵。”

    聂相思垂眼,苦涩笑了下,声线沙哑缓缓道,“能不能像当年决定不认我一样。从现在开始,你好好做你的谢太太,过你幸福安逸的生活。我们互不打扰,各自过活。”

    “不,不思思。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就一次,就一次……”温如烟嘶声哀求。

    聂相思努力睁大眼,不让眼泪坠下。

    将手机从耳畔取下,挂断电话。

    战廷深看着聂相思忍得通红的鼻尖,忍不住叹息,走上前,坐到她身边。

    聂相思自觉的把头靠在他手臂上,抬起红红的眼睛看着他。

    战廷深探臂,从后揽着她的腰背,另一只手抚上她轻轻颤抖的脸,黑眸幽深盯着她的眼睛,柔声,“想哭就哭吧。”

    聂相思摇头,一只软绵无骨的手抬起也放在他脸上慢慢的抚,对着他扯起嘴角笑。

    战廷深心房震痛,捧高她的脸,蓦地低头用力吻住她的唇。

    聂相思看着他闭着的双眼,才让卡在眼角的泪,放肆掉了下来。

    ……

    容甄嬿和聂臣燚下午走,到第二天早上才到榕城。

    聂相思接到聂臣燚报平安的电话,本想和容甄嬿话的。

    聂臣燚却,容甄嬿这一路晕车晕得厉害,吐了一路,这会儿让家庭医生看过了,正休息,睡得沉。

    聂臣燚大约也是不想加重聂相思的心事,故而省略了容甄嬿这一路上的郁郁寡欢。

    只是聂臣燚省略不,聂相思真就不明白么?

    结束和聂臣燚的通话,聂相思在沙发里坐着发了会儿呆,便上楼去了书房。

    走进书房,战廷深正坐在大班椅上讲电话。

    聂相思盯着他看了会儿,没打扰他,走到书架拿了本书,便靠坐进沙发里,翻开看了起来。

    战廷深看着聂相思,目光一瞬也不瞬,倒不知是看聂相思看出了神,还是听电话听得出了神。

    被他这样盯得久了,聂相思抬眼去看他,双眼通透干净。

    战廷深眸光这才浮动了下,沉沉对着手机应了几声,便挂了手机,放到书桌上,又轻抬起眼,望着聂相思。

    聂相思脸蹭蹭的涨红,咬了口下唇,,“你怎么这么看着我?我洗脸了啊。”

    “来。”

    战廷深对她伸手。

    “什么?”

    是这么,聂相思合上书,正要放到茶几上起身。

    就听战廷深,“拿着书来。”

    聂相思,“……”

    盯了眼手里的书,双眼轻转,忽的便有些懂了。

    只是懂了。

    耳尖倒更红了寸。

    战廷深看到,薄唇轻撩,“算了,还是我过来吧。”

    聂相思木了木,盯着他。

    战廷深从大班椅上站起,绕过书桌,几步走了过来,从她手里拿走了那本书,坐在她身边,长臂自然而然的从后伸展而来,勾住她的肩,将她往怀里搂,“我到今天才发现,你原来对金融方面也感兴趣。”

    聂相思窘,从他手里抢过书,抱在怀里,低着头不搭理他。

    战廷深低头看着她通红的侧脸,扬眉笑,“我不过你对金融感兴趣,你红个脸干什么?”

    聂相思吸气,抬起精致的下巴,大眼晶亮,带着些些的挑衅,“你那话分明就带着偏见。”

    战廷深勾着嘴角,似笑非笑的睨着她,“你倒是,我怎么就带着偏见了?我哪个字让你这么觉得了?”“因为我是女生,你觉得女生对金融感兴趣很奇怪,很意外,不是么?”聂相思哼。

    “倒不是。”战廷深抓了聂相思一只手儿握在掌心里揉着玩儿,“是你对这方面感兴趣让我觉得意外。我以为你可能对新闻比较有兴致。”

    聂相思想了想,挑眼看他,“那也是偏见!你见我之前从事的是编辑,就先入为主觉得我对新闻会感冒。新闻与金融又隔着十万八千里的差别,所以你看到我看有关金融的书就很意外。这也是你的偏见。”

    战廷深盯着她,那样的眼神极宠,“你了算。”

    聂相思从领子里露出的一段细长脖子也红了,哼哼的瞄了他几眼,咕哝,“你这样,好像你就是在让我一样。”

    战廷深轻笑出声,松开聂相思的手,捏着她的下巴左右摆,垂头在她唇上边啄边暗声,“知道就好!”

    聂相思,“……”她是该哭还是该笑!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