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392章 战廷深黏着她,竟让她如此喜欢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三天后,战瑾玟从国外回来,将将出现在机场,便被横空出现的两个黑衣男人捂着嘴架走了。

    期间,战瑾玟愣是一点声音都没能发出。

    战氏集团,总裁办公室。

    战瑾玟几乎是被架着扔进了办公室。

    战瑾玟狼狈摔躺在地,趴在地上瑟瑟发抖,一脸蜡白。

    咣。

    办公室房门从外关上。

    战瑾玟整个人狠狠一抖,紧缩肩头望着伫立在落地窗前,背光而立,拿着手机讲电话的战廷深。

    战廷深身前似被一层黑光覆盖着,沉俊的面庞忽白忽暗间若隐若现,可那一双落在她身上的视线,如薄刀子般犀利。

    战瑾玟哆嗦着从地板上爬站起,双脚踩在地板上时都在发着抖。

    战瑾玟从黏战廷深,但同时也最怕他。

    从知道自己只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时,对他的惧怕就更甚。

    自己刚从国外回来,就被莫名带到这里。

    且那两个人对她十分粗鲁。

    战瑾玟就是用脚指甲盖想,就知道没什么好事,于是就更更恐惧。

    导致她现在完全无法抑制身上的颤栗。

    约两分钟,战廷深结束通话,走到办公桌旁将手机放到桌上,“有没有什么话想的?”

    战廷深声线淡凉。

    战瑾玟抓着自己的短裙,颤抖看着战廷深,“三,三哥,我知道,我知道我离开国内这几天,出了些事。但是,但是我发誓,这件事真的不是我干的。我在国外啊,我手没这么长。更何况,我现在哪敢做这些啊。”

    “那些爆料都是从国外发过来的。”战廷深走到老板椅前坐下,黑眸幽冷盯着战瑾玟。

    战瑾玟一张脸骤然添了层白,慌忙摇头,“不,不,三哥,真的不是我,真的不是我……你相信我,你相信我,我现在不敢的,我真的不敢!”

    “不是你,还有谁?”战廷深眯眸。

    “我……”战瑾玟摇头,眼泪刷的滚了下来,“我……会不,会不会是梁雨柔?”

    战廷深将背脊往椅背上靠了靠,“你把责任推到一个死人身上,不怕么?”

    死人?

    战瑾玟浑身一震,惶恐看着战廷深,“谁,谁死了?”

    “梁雨柔。”战廷深语气平静得可怕。

    “啊……”

    战瑾玟捂着嘴,整个人连连往后退了数步,惊恐万分的看着战廷深,“她,她死了?”

    “梁雨柔死了。你活在这个世上的,还有谁会对相思不利?”战廷深面色冷得像块没有感情的石头。

    “呜……”战瑾玟不知是被吓的,还是因为突然听到梁雨柔的死讯伤痛,站着那儿颤抖着哭。

    战廷深眸色无波无澜,“除了你,还有谁可能对相思不利?”

    战瑾玟听到这话,才猛然抬起头,几步冲上去,双手撑在书桌上,红肿着眼急迫的看着战廷深,“三哥,三哥,你信我,真的不是我?你想想,你好好想想,我现在还有什么理由针对相思?害相思?我下个月就要跟兆年结婚了,我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做这种事,我不会的,我不会啊。”

    “那你,还有谁?”战廷深道。

    “……会,会不会是梁雨柔……”

    “你想是梁雨柔在死前还安排了一出诽谤思思的戏?”战廷深声音蓦地一狠。

    “三哥……”战瑾玟摇头,几番惶恐犹豫下,还是绕过书桌走到战廷深身侧半跪下,含泪哀求看着他,“三哥,我没有理由再针对相思,我虽然不知道是谁做的,但真的不是我。三哥,真的不是,不是啊……”

    许是真的怕战廷深再把她关起来,战瑾玟哭得很是认真悲痛。

    战廷深看着她,眸光深幽,照不进一丝光亮。

    “三哥,三哥,我发誓,我发誓,如果这件事真的是我做的,我战瑾玟这辈子都不能嫁给我最爱的人,孤独终老,不得好死!”战瑾玟突然跪下,举起一只手,含着泪,诅咒发誓道!

    “好了。”

    战廷深突然转眸,侧脸冷酷,“你走吧。”

    战瑾玟反是愣住了,举着手僵硬的看着战廷深,“三哥……”

    “不是你做的,我信了。但是你最好时刻记得,不要招惹思思!”战廷深蹙着长眉,冷冷道。

    战瑾玟哽了下,用力点头,“我记住了。我不会的三哥。”

    战廷深没再开口。

    战瑾玟伸手擦了擦双眼,站起身,心翼翼看战廷深,“三哥,我,我走了。”

    战廷深依然没出声。

    战瑾玟心下也是疼的,她捏紧双手,慢慢朝门口走。

    走到门口,她伸手拉开办公室房门,抬腿正要往外跨时,她又忽然将腿收了回来,回头期待的朝战廷深望去,“三哥,下个月我跟兆年结婚。爷爷婚宴过段时间再补办,领证当天,我们一家人吃个饭。你,你会来么?”

    战廷深翻开一本文件看,“不会。”

    战瑾玟脸色煞白,睫毛颤动间,眼泪簌簌的往下掉。

    她动了动嘴唇,想什么,可到最后,她一个字都没能出来。

    她猛地转过身,快步走了出去。

    房门再次阖上的声音传来。

    战廷深面色沉稳拿起一旁的手机,拨出了一个号码。

    那边接听后,他语气温柔道,“中午回去陪你吃午饭,嗯?”

    ……

    怀孕快五个月,聂相思的肚子也大了起来,战廷深看着大约是觉得稀奇,每回和聂相思独处,总要抱着她的大肚子“研究”个半响。

    不仅如此,战廷深也越来越愿意往家里跑。

    应酬什么的能推的都推了。

    以往回到家,也会去书房加班三两个时,现在也少了,一有时间就跟聂相思身边凑。

    聂相思以前倒是没觉得,战廷深黏着她,竟会让她这么高兴,喜欢。

    当然,聂相思心里高兴,但是嘴上还是意思意思的让战廷深别只顾着陪她,也要紧着正事。

    这日,一家人吃完早餐,战廷深亲自送三个家伙去学校。

    容甄嬿和聂相思站在别墅门前望着车子开远。

    容甄嬿欣慰的拍拍聂相思的手,,“奶奶很庆幸,当初没有反对你和廷深在一起。”

    聂相思愣了愣,看着容甄嬿,“奶奶怎么突然起这个?”

    容甄嬿牵着她的手朝别墅走,“奶奶到现在也不瞒你了。其实这次到潼市来,一方面奶奶是真的想你和孩子们,另一方面也是不放心你和孩子们。”

    “你回潼市短短几个月,就前后出了几档子事,尤其是那次车祸,奶奶更是心惊胆战。奶奶倒不是不信任廷深的能力,奶奶是觉得廷深要掌管那么大的公司,平日一定比你哥还要繁忙,担心他不能及时保护你。”

    话到这儿,容甄嬿又顿了顿,望着聂相思微笑,“还有一方面,战老爷子我倒是不担心他苛待你,我主要是怕你婆婆对你不好……”

    “奶奶……”

    容甄嬿却笑着摆摆手,在聂相思的搀扶下走进别墅,坐进了沙发里,笑看着聂相思,“现在都不用再了。这么多天的朝夕相处,对于你婆婆,奶奶不全然了解,但还是有了一定的了解。你婆婆是个明事理的人,也许没那么大度,但绝对是个善良的人。所以奶奶倒不怕她无根无据的刁难你。且这段时间,她对你如何,对时勤时聿如何,对我这个老婆子如何,我都是看在眼里的。对你婆婆,我也没什么好不放心的。”

    聂相思笑着靠在她肩上,“奶奶,原来你是当侦探来了。”

    “你这孩子拿我打趣不是?”容甄嬿宠爱的点点聂相思的鼻子,隔了会儿,又叹道,“现如今,奶奶看到廷深对你的事事周到,也看到战老爷子对你的爱护,你婆婆对你的关心,奶奶啊,也没什么好不放心的了。”

    聂相思双眼一闪,从她肩上抬起头,紧张的看着她,“奶奶,您突然跟我这些,不会是……”

    “奶奶总不能留在这里住一辈子吧!”容甄嬿慈笑道。

    “为什么不能?你可以。”聂相思急道。

    容甄嬿伸手摸了摸聂相思的脸,“你现在有自己的家,有疼爱你的丈夫,尊重关系你的长辈,可爱听话的孩子。但是你哥哥和你姐还是孤家寡人。奶奶这不得回去操持操持么?我要是不见天的跟你哥面前念叨,你哥那个木头永远就不知道着急!奶奶是担心,奶奶要是哪日……你哥他就真的是孤家寡人了。奶奶想到这个,就急啊!”

    “奶奶,我明白的。”聂相思握着容甄嬿,虽不舍,但还是理解她。

    毕竟,她不是她一个人的奶奶。

    所以尽管很不舍,聂相思也强忍着没有再挽留的话,只哑着声音道,“奶奶,等我肚子里的豆芽出生,我就带孩子们过去看你。您就别奔波了,我心疼您。”

    容甄嬿反手抓紧聂相思的手,眼泪也在眼眶里盘着圈打着转。

    这一两个月,有她的陪伴,有时勤时聿励远这三个家伙的围绕,以及与盛秀竹时常唠嗑,每一天都过得很充实快乐。

    而一旦回到榕城,那么大的一栋别墅,就又常常只有她一个人枯坐。

    谁不想热热闹闹的过日子呢?

    可是家里那两个老大难不争气啊,总让她操心她有什么办法?

    容甄嬿重重叹息,满眼不舍看着聂相思,长长吐气,“相思,奶奶回榕城之前,还有一件事要做。”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