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390章 非她不可,非她不要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励远的声音带着孩童的稚气,可盯着那记者的双瞳却分外明亮,亮得人不敢直视,亮得人心虚!

    那记者双眼一闪,下意识的规避励远的视线。

    “有那样的母亲,生出这样没礼貌的孩子也不奇怪。”这时,一道压着嗓子的女声冷不丁从众记者堆里传了出来。

    众记者面面相觑,但脸上却似乎是有了赞同之色。

    励远眉头紧皱,脸紧绷。

    “聂姐从就是情场高手,读书的时候在学校处处留情,不到十四岁就生下了你。别的不,这一点,聂姐倒是真勇敢。就是不知道你的生父到底是姓霍,还是姓战?“那记者又阴阳怪气道。

    “你躲在阴影后面,连面都不敢露。你这样的人,连我妈妈一根头发都比不上。你没资格评论我妈妈!”励远抿紧嘴,提高音量道。

    “聂姐不仅驭男有术,连教育儿子都这么有手段。”女人讽刺道,“战总裁能力卓绝,在商场上运筹帷幄,是潼市名副其实的商界传奇。想必战总裁的儿子也必然非同凡响。可这个孩子……”

    女人引导性的话到这儿,便蓦地收住。

    其余记者听话,却仿佛突然被打了一桶鸡血,一拥而上,亢奋的将话筒一个劲儿的往励远脸上怵。

    提问一个比一个尖锐直白,一个比一个犀利毒辣。

    “据你母亲在学校时便与学校的多名男同学关系混乱,聂姐不到十四岁就生了你,聂姐怀上你的时候应该还在念中学。你有没有想过,自己不是战总裁的孩子?”

    “你跟战总裁长得不像,是不是因为你其实不是战总裁的亲骨肉?”

    “有聂姐这样的母亲,你的感受是什么?”

    “战总裁是不是也知道你不是他的亲生骨肉,所以才不让你姓战。毕竟只有自己的亲骨肉才配跟战总裁姓!因为你不配,所以战总裁不让你跟他姓的吧!”

    “你的其他两个弟弟姓什么?”

    “走开,你们都走开,走开……”

    这些人一个个像是一具具恐怖的丧尸,不停的朝他拥挤而来。

    头顶上覆压而来的像是一块块井盖,都在试图将他压死在深井当中。

    励远开始只是觉得呼吸不畅,血脉逆流。

    后来浑身抽搐,脸铁青。

    再后来,他感觉自己快要窒息,窒息……

    “啊……”

    “远,远……”

    哑声嘶吼的女声隔着人群洒来,在这一刻,像是封闭空间里突然洒进的阳光和滴进的新鲜空气……

    励远瞪大眼,突然开始挥动胳膊,“走开,走开……”

    众记者微微傻眼,却还是坚持着没有往后退一步。

    “走开啊,走开,走开……“励远大叫,一双大眼血红,一把嗓,都叫得哑了。

    “让开,让开……”

    张惠虽然年迈,但今年身子骨硬朗了许多,人也胖了不少,显得比几年前彪悍多了。

    看到这一重重堆积的记者,她怒得上前,威武的将那些还在拼了命往前拥挤的记者,扒抓着往一边丢。

    那些不妨被甩出去的记者,个个懵逼的看着张惠。

    “是聂姐,聂姐来了!”

    不知是谁,在这时突然高喊了声。

    顷刻间。

    围堵着励远的那群记者倏地转身,齐齐朝聂相思和张惠这边看来。

    聂相思脸冷得像块冰,眼里的怒意,折射而出便是一簇一簇的火焰,“滚开!”

    众记者果然滚开了,不过是从励远周围滚到了聂相思周围。

    不得不这群记者都非常有“职业道德”,一涌过来就开始激亢的问聂相思各种刁钻尖锐的问题。

    这些问题,统共无非是网络上的那些谣言。

    聂相思听都不想听。

    “你们让开,让开,妈,妈……”

    励远着急喑哑的声音从人堆外传来。

    聂相思冰凉脸上的神情有了丝变化,看了眼站在自己身边护着自己的张惠和张政,聂相思握紧掌心,努力平稳下自己的情绪,双眼泰然扫过周围还在喋喋不休发问的记者,心下暗暗冷笑了声,深呼吸道,“你们是不是很希望我网上传得沸沸扬扬的那些东西都是事实?”

    众记者听到聂相思开口,自然也就不了,听她。

    “妈,妈……”

    “姐。”张惠担心的看着聂相思。

    聂相思眨掉眼角涌现的红,眸光又冷了寸,“你们想知道的这些东西,我今天都会告诉你们!”

    众记者振奋。

    “不过在告诉你们之前,我是不是得先安抚下我受惊惶恐的孩子?”聂相思冷冷道。

    众记者心一颤。

    “聂姐,你不会借机离开吧?”有记者大着胆子问。

    聂相思嗤笑,“被你们这么围着,就算给我插上翅膀我都不见得飞得出去吧?”

    那位记者,“……”

    “妈……”

    励远着急的声音又一次传来。

    聂相思蹙眉,看着那些记者。

    那些记者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终究还在往两边退开了。

    “妈……”

    人群中自动腾出了空间,励远一下冲了进去,一把抱住聂相思的双腿。

    聂相思心很疼,伸手轻抚励远的脑袋,努力稳着情绪,温柔看着他道,“吓到我的宝贝了?”

    励远在聂相思大腿上摇头。。

    “对不起,妈妈来晚了。”聂相思哑声。

    “我们回去!”励远。

    聂相思抬眼看周围虎视眈眈盯着她的那帮记者,眼廓轻缩。

    伸手轻握着励远的胳膊,将他微微拉离自己跟前,缓缓蹲在他面前,看着他微笑,“远,你先去车上呆着,妈妈待会儿就过来,我们一起回家。”

    励远狠狠摇头,蓦地抱住聂相思的脖子,脑袋靠在她肩上,也不话。

    聂相思眼眶灼热,拥紧励远的身子,手从后轻轻摸他的脑袋。

    对他很愧疚,很心疼……

    她收养他,是想保护他,给他好的生活。

    可结果,却是带给他一次又一次的伤害……

    聂相思深觉得愧对于敏的同时,也恨自己没有保护好他,恨那些总是千方百计迫害她伤害她在乎的人的人!

    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聂相思硬是没有让它肆意的滑落。

    深深汲了口气,聂相思偏头,看着励远的脑袋,“远,你听话……“

    “天啦,你们看……”

    聂相思话刚开了个头,人群里又响起一道惊呼。

    聂相思眨眼,转头去看。

    可惜她是蹲着,后面又有一帮记者围着,根本看不见个什么。

    倒是张惠和张政带着喜悦和庆幸的声音同时响起,“战先生!”

    “爸爸!”

    励远一下从聂相思肩上抬起头,黑曜石般黑亮的大眼振奋的盯着聂相思。

    聂相思能从励远眼里看到崇拜、信任以及瞬间而来的安心。

    聂相思眼角温热,伸手轻柔抚了抚他的脸,又把他往怀里抱了抱。

    在她身后的一众记者也自从分到两边。

    战廷深面色黑沉,眸光阴鸷,宛若鬼府阎罗。

    而跟在他身后看到直播赶来的陆兆年徐长洋几人,个个脸色都沉鹜阴凉。

    看到这个阵仗,众记者都已经傻眼了。

    隐匿在众记者中间的女人,在这时不动声色的从人群里退出,转身快步离开了。

    陆兆年原本是盯着背对着他们蹲着的聂相思的,可眼角却不经意扫到了那抹身影,不知怎地,便觉得有些眼熟,就沉着眉,盯着那道背影收不回视线,直到那抹身影消失在眼前。

    陆兆年眼眸里藏着疑惑和沉思,缓缓转回视线时,就见战廷深已经将聂相思和励远揽进了怀里。

    励远直接叫战廷深给扛抱了起来,趴在他宽阔的肩上,虽然姿势有那么难受,但励远趴得开心,靠在他肩上就不乐意动。

    聂相思大半个人都被战廷深保护的围在怀中,他熟悉的气息,胸膛的温暖,以及抱着她的长臂的力量,让聂相思瞬间有种像是躲进了避风港里般的安然和踏实。

    战廷深目光如炬,盯着那些跃跃欲试想围过来的记者,掷地有声道,“昨天在晚宴上,我已经得十分清楚。从一开始就是我主动追求的我太太。我不知道是我表达得不够清楚,还是你们听得不够清楚!”

    聂相思垂下眼睛,鼻尖莫名酸涩。

    “既然你们没听清,那我再重复一遍!从头到尾都是我战廷深认准了聂相思,非她不可,非她不要!至于网上那些无稽之谈,我不想多言,因为我一旦回应,就已经是对我太太的侮辱!”战廷深凉声道。

    刚开始问题众多的众记者,碰到战廷深倒是好了,连一个问题都问不出来了。

    陆兆年疼惜的看了眼被战廷深护在怀里的聂相思,面上骤然划过一抹坚毅,往前迈了一步,“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我若再不出来点什么,枉为男人!更不配谈什么喜欢她!”

    战廷深长眉轻拧。

    对于陆兆年这只潼市商界黑马,在场的记者自是认识他的!

    只是刚开始看到他同战廷深等人一起出现,就已经让他们很是惊讶。

    如今再听他“喜欢她”,众记者,已经有些些的惊悚了。

    陆兆年攥拳,扬声道,“事实并非是聂相思喜欢我,而是我一直爱慕她,从高中开始就追求她,一直到现在,她都是我心中最特别最珍贵的存在!”

    众记者哗然!

    还不等众人从这一反转中理出个所以然来,一道妩媚的女声蓦地从前拂来,“我们榕城聂家的孩子都有人敢造谣生事,我看她是觉得我们聂家一直以来太低调,就觉得我们聂家是没脾气的,好欺负是不是?”

    所有人,“……”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