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389章 你敢告诉我你的名字么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聂相思挂了电话,见盛秀竹和容甄嬿还看着她,眼底浮出迷惑,张了张嘴正要什么时,刚挂的座机,又一次响了起来。

    盛秀竹和容甄嬿瞬间又紧张了起来。

    聂相思看见,眼中的迷惑更甚,瞥了眼座机,将座机拿到耳边接听。

    “没事吧?”

    刚接听,话筒里便传来一道急切的老人声音。

    是,战曜。

    聂相思看向盛秀竹和容甄嬿,眉尖微微拧了起来,“爷爷。”

    “……是思思啊。”

    聂相思都能提到战曜骤然提了口气的声音。

    聂相思不动声色垂下眼,“爷爷,您刚刚没事吧是……”

    “没,没什么。”战曜道。

    聂相思睫毛眨动了几下,“您打电话来,是有什么事吧?”

    “也没什么紧要的。”战曜轻吐着气。

    聂相思抬眼又看向容甄嬿和盛秀竹,喃喃,“是么?”

    ……

    聂相思结束和战曜的通话,也没再去查看网络,在容甄嬿和盛秀竹所坐的一侧沙发坐下,双手轻轻交握着放在腿上,双瞳清明看着两人。

    盛秀竹和容甄嬿微讪,竟都有些不敢看聂相思的眼睛。

    聂相思将两人反常的神情看在眼里,眼波微动,声音平缓,“奶奶,妈,你们有事瞒着我么?”

    “胡,我们能有什么事瞒着你啊。”容甄嬿立刻道。

    聂相思抿唇,点点头,笑,“既然没事,您这么激动干么?”

    容甄嬿怔了。

    聂相思睫毛快速的闪动,分别看了看容甄嬿和盛秀竹不自然的表情,道,“我知道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你们不肯告诉我,那我只有想别的办法了。总之肯定能知道的。”

    “欢欢……”容甄嬿无奈,也确不是会撒谎的人,为难道,“欢欢,之所以不让你知道,是为了你好,你就别犟了,啊?”

    “你们不想让我知道的事,跟我有关吧?”聂相思双目透彻盯着两人,缓缓。

    盛秀竹和容甄嬿不话。

    聂相思吸了口气,“难怪云舒急得打别墅的座机找我,难怪爷爷电话打来一开口就是关心我有没有事。”

    出了这样没有根据瞎编乱造的新闻。

    盛秀竹和容甄嬿各自也都愤懑不平,怒火焚烧。

    在他们看来,能凭空捏造出这种恶毒谣言的人,简直不配为人!

    聂相思看着容甄嬿和盛秀竹脸上露出的愤懑,轻抿了抿下唇,坚定道,“奶奶,妈,你们就直接告诉我吧,究竟是什么事?你们放心,只要不是三叔不要我或是时勤时聿励远出了什么事,我都能扛住。”

    “相思……”

    “妈,现在我已经知道出了事,你们要是坚持瞒我,反而更让我胡思乱想,内心不安。倒不如直接告诉我的好,起码我知道究竟出了什么事。”聂相思盯着盛秀竹,坚持。

    容甄嬿和盛秀竹皱眉,但见聂相思固执的样子,便知道事情瞒不住了。

    盛秀竹轻叹了声,只好将事情一五一十告诉了聂相思。

    聂相思听后,一张脸极沉,一双灵动的眼眸也闪动着丝丝缕缕的冷光。

    容甄嬿看了眼聂相思紧握的拳头,心疼安抚道,“欢欢,你别担心,这件事,廷深已经在着手处理,我也告诉了你哥,你哥也会帮忙的。我相信有他们在,这件事很快就会被压下去的。”

    “是啊相思。本来这些就是谣言,谣言如何都站不住脚的!”盛秀竹也软声安慰。

    聂相思分别看了看容甄嬿和盛秀竹。

    知道她们是担心她,便努力对她们笑了下,“奶奶,妈,你们放心吧。以前发生了那么多事我都过来了,现在还会怕这些假的东西么?“

    听到聂相思这样,盛秀竹和容甄嬿反倒愣了愣。

    聂相思眼角扫过电视机,眼廓微缩动了下。旋即倾身,拿起放在茶几上的遥控板,打开了电视。

    盛秀竹和容甄嬿倒抽了口气,看着聂相思。

    聂相思没看两人,只盯着电视机屏幕。

    不过她的运气也太好了,刚打开电视,台都不用调,正好看到有关她和她家三叔的新闻。

    容甄嬿和盛秀竹忧心的看着聂相思,生怕她被这些新闻刺激到。

    可聂相思面无表情,拿着遥控板目不转睛的望着电视机屏幕,好一阵子,表情都没变一下。

    容甄嬿和盛秀竹彼此对看了眼,那一眼,莫名中又带着些许不安。

    “据战总裁在昨晚的生日晚宴上宣布啊,他与他的太太聂相思姐已经孕有三子,但知情人士透露,战总裁和聂相思姐的第一个孩子如今已经快九岁。而聂姐今年不过二十二岁,照时间推算,聂姐生下她与战总裁的第一个孩子时,只有不到十四岁,十四岁……编到这里,真有些汗颜了。我们先来看看网友是如何评论的。“

    女主播的画面一切,便是一张放大的微博评论截图。

    “十四岁,毛都没长齐就开始勾引抚养自己的叔叔,天生的婊子烂货!”

    “叫什么聂相思,她配叫相思两字么?我看她应该改名骚浪贱!”

    “这位聂姐打缺少父爱吧!要么就是真的贱,要么就是精神有问题,建议她去看看心理医生。”

    “同为女性,真的不想这样。但这位聂姐真的不配当女人,真给我们女人丢脸!”

    “十四岁就被泰迪精附体了么!”

    “……”

    足够电视机前的观众看清楚评论上的内容,女主播又出现在了镜头前,不过这次那张微博截图却成为了她的背影图,并没有切掉。

    女主播面上带着笑,“看来这位聂姐是真的惹了众怒了,诸位网友都很激动啊。当然,这些评论对比起网上的评论真的已经是巫见大巫了。好了,废话不多了,本期节目就到这里结束了。不过提醒广大观众朋友们。接下来的节目是更精彩的有关此事的直播,请大家继续关注本台。”

    直播?

    聂相思蓦地咯噔跳了下。

    “这些人真是太过分了!他们根本就不了解事实真相,有什么资格发表评论!”

    聂相思这厢没啥反应,容甄嬿和盛秀竹却气得直发抖。

    “我看最应该看心理医生的就是他们这群人!”盛秀竹涨红着脸,怒意汹汹道。

    “岂有此理,真是岂有此理!”容甄嬿怒到捶沙发!

    聂相思见状,担心容甄嬿和盛秀竹气坏了身子,忙要起身坐过去安抚两人。

    不想身子感动,眼角不经意扫到了屏幕。

    只一眼,聂相思整个人蓦然从沙发里站起,脸颊紧绷,瞪大眼盯着电视屏幕,声音在出口的瞬间便哑了,“远……”

    容甄嬿和盛秀竹看见聂相思的反应,心神一凛,纷纷朝屏幕看去。

    “励远……”

    “励远!”

    容甄嬿和盛秀竹都是一软,眼泪瞬间就出来了。

    屏幕上。

    励远被众多记者围堵在校门口,好几只话筒都快杵到他脸上去了。

    家伙站在人群中间,身子站得笔直,可他的手里还拎着一只军绿色的水壶。

    聂相思认得那只水壶,是时聿的!

    励远肯定是想给时聿送水壶过去,所以才会从学校出来……

    “远,远……”

    聂相思视线模糊,转身就要朝门口跑。

    她不能,不能再让远再受到伤害,不能……

    已经够了,够了!

    “欢欢!”

    “相思!”

    容甄嬿和盛秀竹看到跑出去的聂相思,心头都是一震。

    盛秀竹一下从沙发里站起,就要追出去。

    可眼角看到在沙发里挣扎着哆嗦着站不起的容甄嬿,咬咬牙,高声叫张惠去追聂相思,自己则留下来照顾容甄嬿。

    ……

    励远就读的学校门口。

    励远死死捏着手里的水壶,漂亮的脸和薄薄的嘴唇已是泛青,可望着将他堵死在中间的一众记者的双眼透着许多成年人都比不上的坚毅和沉敛。

    这些记者虽诧异与励远的早熟和淡然,但想到他有那样的“母亲”,便都觉得不足为奇。

    一枚话筒猛地杵到励远的唇,“你为什么一直不话?难道聂相思不是你的母亲?你知道你母亲十四岁就生下了你么?”

    励远扣着拳头,一双漆黑如幽潭的大眼冷冷盯向那记者。

    那记者心下竟是一怵,不自觉将话筒从他嘴边拿离了分。

    “你知道你母亲聂相思曾是你父亲战总裁收养的侄女,你母亲以前是叫你父亲叔叔的。”

    “现在家里,你母亲是叫你父亲叔叔还是丈夫?你叫你父亲爸爸还是爷爷……”

    “呵呵。”

    这位记者问到这里,便惹得一众人窃窃笑了起来。

    励远呼吸重了重,胸脯起伏烈烈,眸光如冷箭般,一一从这些记者的脸上看过去。

    随着他的目光所及,众记者脸上的笑都慢慢散了去。

    等励远看过去后,笑声基本也停了。

    “听你叫霍励远,为什么不叫战励远?难不成你的亲生父亲并不是战总裁?”

    这话问得,不可谓不恶毒,不尖刻!

    励远抿紧嘴,倏地高高抬起脸,直直盯向那记者,从头到尾没开口的他,开口了第一句话,“你敢告诉我你的名字么?”

    励远的声音带着孩童的稚气,可盯着那记者的双瞳却分外明亮,亮得人不敢直视,亮得人心虚!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