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388章 是他的妻子,他的人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昨天的认亲记者大会以及晚上的晚宴视频一经曝光,不出意料,炸了。

    虽然各家媒体的确因为战廷深的“恳请”,通稿内容以及标题都没针对聂相思,且尽量只是委婉的阐述这个事实。

    但广大网友和各大微博大v却并不买账。

    新闻一出来,舆论就夸张的呈现一片倒的趋势,哪怕新闻本身并未过多涉及聂相思。

    但几乎所有评论和发言都将矛头直指向聂相思,内容基本都是骂她谴责她为主,用词相当犀利恶毒,不愧为某些网络键盘侠的风格。

    消息爆料不到两个时,便有大v爆料出有关知情人与他透露,聂相思当初勾引身为叔叔的战廷深的聊天记录,且还真附了四张微信聊天截图。

    此消息一出,瞬间被大量转发恶评。

    不仅如此。

    有关聂相思的爆料开始层出不穷。

    有聂相思在蔚然高中时便“风流成性”的,还有聂相思勾引现市长公子不成反被羞辱的,甚至夸张到,还有聂相思勾引过已故的战津……

    总之,这些爆料,只有想不到,没有他们报不出的!

    每一条都致力在聂相思身上贴上“婊子”和“贱人”的标签,恶毒到令人发指!

    战廷深等人虽然料到今天的新闻爆出后会非常的热闹,却都没想到竟是这样的“热闹”场面!

    ……

    战氏集团总裁办公室。

    战廷深匆匆赶到时,翟司默等人已经在了。

    “现在网上铺天盖地全是诽谤诬蔑相思的新闻,网络舆论强势到已经无法遏制的程度。虽然我已经想办法联系有影响力的新闻媒体人澄清此事,但是效果一般。根本不足以抵抗那些如洪水猛兽般的恶评!”翟司默难得严肃道。

    战廷深沉着眉,拿过楚郁递过来的电脑,刚扫了眼,便被掷到了茶几上。

    嘭——

    巨响!

    徐长洋几人彼此看了看,面色皆是凝重。

    “我已经让助理用官博发了正式通告,凡是继续造谣生事,无中生有,诽谤相思的,天恩律所必要采取法律措施,替相思讨回公道!”徐长洋沉眉盯着战廷深道。

    战廷深双手放在跨上,黑眸森寒可怖,“能查到最先爆出造谣思思的人么?”

    “已经查了。也问过了。这些谣言都是用境外邮件发来的,报酬亦是境外转账,相当丰厚。但让他做这件事的人究竟是谁,就不得而知了。”楚郁。

    “梁雨柔如何?”战廷深阴鸷道。

    楚郁轻眯眸,却是沉默。

    战廷深长眉紧蹙,抬眼寒冽盯着楚郁。

    “……梁雨柔,死了!”楚郁。

    战廷深眼廓轻缩,看着楚郁。

    闻青城三人也盯着他。

    楚郁走到沙发坐下,摸出根烟点上,边吸边,“昨晚半夜死的。”

    “怎么死的?”徐长洋问。

    “今天这事发生后,我第一个想到的也是梁雨柔,便让人调查她最近发生的事。不想得到的消息却是她死了。”

    楚郁用力吐了口烟圈,“尸检报告上,是服用了过量的兴奋剂,导致神经一直处在极端亢奋的状态,长时间处在这样的状态便会浑身抽搐和窒息。所以警局的判断是意外。”

    “她没事吃那么多兴奋剂干什么?”翟司默蹙眉。

    楚郁盯着他,“据她死前与多名男子发生过关系。”

    翟司默,“……”

    “虽然警局是意外,但我却觉得梁雨柔死得未免太凑巧了。”徐长洋。

    “先不管这个。”战廷深沉声道,“除了这些,还有没有其他信息?”

    楚郁看着他。

    “!”战廷深冷声道。

    “……战瑾玟这几天在国外。”楚郁缓缓。

    战廷深面色寒沉,盯着楚郁。

    楚郁蹙眉,有一口没一口的抽烟。

    过了会儿。

    翟司默道,“相思现在怎么样?知道这个消息么?”

    战廷深拽紧拳,“我离开别墅前,没收了她的手机,断了别墅的网络信号,也嘱咐我妈,暂时不要让她看电视。但是这样治标不治本,瞒不了多久。”

    “廷深,我们必须得尽快想出办法解决!”徐长洋道。

    “我知道!”战廷深面色阴寒,攥紧的双拳始终未曾松开,“立刻联系陆兆年……”

    战廷深话还没完,办公室内的内线电话便响了起来。

    战廷深转眸沉盯着那座机。

    翟司默微眯眸,看了眼几人,上前拿起电话。

    不知道那端了什么,翟司默突地盯向战廷深。

    战廷深抿紧唇。

    “带他上来!”翟司默完这句,便将电话挂断了。

    战廷深几人看着他。

    翟司默看着战廷深,叹了口气,才,“不用联系了,曹操来了。”

    “……”

    ……

    不到五分钟,办公室房门嘭的声从外推开,一道急匆匆的身影从外疾走了进来。

    “总,总裁,我……”

    “关门。”战廷深冷清看着闯进来的,面色沉然的男人,道。

    领陆兆年上来的前台姐,啥也不了,赶忙关上办公室房门,闪人了。

    “战总裁,您比相思年长十二岁,又是战氏集团的掌权人,如今潼市名副其实的商场之王。兆年实在诧异,战总裁在做任何决定前都不用防患于未然么?”陆兆年话虽得“客气”,但一张年轻俊朗的脸却绷得铁青。

    除却战廷深。

    徐长洋几人在陆兆年火药味浓得像是要把整间办公室都炸了的口气,皆挑动了下眉。

    看来,陆擎集团成立短短两年便能上司也不是没有道理,年轻人好胆量啊!

    战廷深冷呲,“陆公子匆匆赶来,不会只是想呈口舌之快吧?”

    “不愧是战总裁,事到如今还能淡定如斯!”陆兆年轻咬牙道。

    战廷深看着他,“既然陆公子来了,倒省了我联系陆公子的功夫。”

    陆兆年满腔的愤懑一丝一毫都没能发泄得出来,望着战廷深冷沉的脸,陆兆年很想把自己的拳头送到他脸上去!

    昨天先是召开记者大会急着撇清聂相思和战家收养与被收养的关系,晚上便迫急不带的公开两人结婚的消息。

    他就没想过,这两件事同时爆出来,会带来怎样的舆论威力么?

    众人还没接受得过来聂相思其实是徐家所收养的消息,便又让大众知晓,他们一直以为是叔侄关系的两人,其实不是叔侄,而是夫妻!

    光是想,就能想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他竟一点防患措施都没有!硬生生将相思推到了可怕的舆论漩涡,推到风尖浪口去!

    这就是他所的爱么!?

    战廷深看到陆兆年脸上的愤恨,心下就没一点感受么?显然不是的!

    聂相思是他的妻子,他的人。

    他算哪根葱,到他面前逞什么狠!怒的又是什么名头!

    战廷深皱着眉,凛凛盯着陆兆年,“陆公子假若是为了解决事情而来的,便坐下,如果是其他,陆公子请便!”

    看着战廷深狂傲的模样,陆兆年将一口牙磨咬得紧紧的,拼了全力才忍下一腔的怒火,愣是逼自己坐到了沙发里。

    众人见状。

    就算是战廷深,也不免得多看了两眼陆兆年。

    其实,陆兆年和战廷深彼此忍耐的原因,无非是因为他们都同样在意着一个聂相思。

    若非如此。

    就几秒前陆兆年在战廷深面前的表现,战廷深早把人踹出去了。

    而陆兆年恐怕也受不得这个气,早就一挥衣袖,转身走人。

    ……

    这厢,聂相思在书房看了两个时的书,便打算搬电脑看美剧休息片刻。

    不想打开电脑,竟发现断网了。

    聂相思惊了,她能,这是她在别墅第一次遇到断网这种不能忍的事么?

    盯着电脑看了半响,聂相思也没多想,放下电脑,下楼打算去检查下网络。

    刚下楼。

    客厅的座机便响了起来。

    聂相思正好路过座机,顺手就把电话拿起来接听了,就连坐在座机旁的盛秀竹都没来得及阻止。

    看到聂相思接听电话,盛秀竹和容甄嬿眼睛就瞪圆了,各种紧张的盯着聂相思。

    聂相思奇怪的看着盛秀竹和容甄嬿,“怎,怎么了?”

    盛秀竹和容甄嬿都轻轻摇头。

    聂相思皱眉。

    “张阿姨么?我是云舒,您能帮我叫下相思么?我有事跟她。”云舒风风火火的声音传来。

    聂相思听到声音,嘴角卷了下,“我就是聂相思本人,请问这位大美女找我有什么贵干啊?”

    “……相思。”夏云舒声音听上去微懵,大约是觉得聂相思的声音太欢快了。

    “什么事啊云舒?”聂相思也不跟她贫了,笑着问道。

    夏云舒突然沉默。

    “……云舒?”聂相思纳闷。

    “相思,我看到新闻了,你跟你三叔终于公开了,真好。”夏云舒笑嘻嘻道。

    “你要跟我的事就是这个啊?”聂相思含笑。

    “……是呀。聂相思,你太没意思了,这么大的消息,你竟然不主动给我汇报,害我看到新闻才知道。”夏云舒哼哼道。

    “这件事可不能赖我。我也是昨天到晚宴才知道三叔打算公开。今天上午三叔担心我玩手机辐射大对孩子不好,把手机给我没收了。”聂相思听着像是在埋怨,可嘴角两边的弧度却扬得很高,分明就是喜欢的。

    “噢噢,好吧。既然是这样,那我就不追究了。”夏云舒。

    之后两人又聊了几分钟,才结束了通话。

    聂相思挂了电话,见盛秀竹和容甄嬿还看着她,眼底浮出迷惑,张了张嘴正要什么时,刚挂的座机,又一次响了起来。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