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387章 空气里都冒着粉红泡泡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礼物!”战廷深道。

    看着战廷深认真期待的样子,聂相思心尖微甜,同时也有更多的亏欠感。

    以前只以为他不在乎生日,所以连生日礼物也不曾为他准备过。

    现在看来,他并非不在乎的吧!

    聂相思从床上站起,拉着战廷深的双手让他坐在床上,自己则站在他面前,“本来这次我是打算精心准备后给你一个生日惊喜,没打算就这么把礼物给你,因为我觉得有点太平淡了。”

    战廷深盯着她,“今天一天下来,你觉得还平淡么?”

    聂相思怔了下,旋即就笑了,挑眉看着他,“今天发生的事,对我来已经很惊心动魄了,我想我再过多少年都不会忘记。”

    战廷深扯唇,把她双手握在手心里,“我的丫头真的长大了。”

    “三叔,你这样的话已经了很多次了。”聂相思微红了脸,轻声。

    “的时候,都是我心里想的。”战廷深柔声道。

    聂相思吸气,往前走了一步,低下头,在战廷深鼻翼上轻吻了下,“等我下。”

    战廷深亦是满目温柔,“好。”

    聂相思从战廷深手里抽出双手,窈窕的身影像是夜晚出没的精灵,翩跹的闪出了卧室。

    战廷深双眼安宁的看着门口。

    因为他知道,她很快就会回来。

    不消三分钟,聂相思便折回了卧室,手里像是拿着什么东西。

    床离房门口有些距离,战廷深看去,倒也看不清她拿的是什么。

    而聂相思又不知为何,走得很缓慢。

    聂相思将手里的东西用力捏紧,细白的手指都捏得有些白了。

    可她对着战廷深的那张脸,艳嘟嘟,红润润的,宛如娇羞的少女。

    战廷深眸光凝在她脸上,薄薄的唇温柔的轻勾着,“走这么慢干什么?快过来。”

    咕噜。

    聂相思吞了吞口水,张着嘴不停的吐息,望着战廷深的双瞳夹杂着紧张、羞涩,“三叔,知道你生日快到了的时候,我一直在想,要给你准备一件什么礼物好。我想了很多很多,都觉得不够好。”

    战廷深脉脉盯着聂相思,面上冷酷的线条在一根一根的软化,“只要是你准备的,都是最好的。”

    聂相思轻抬抬下巴,模样娇俏,“可是我觉得什么东西都配不上你。”

    战廷深浅笑,盯了眼她手里的东西,柔声道,“那你最后给我准备了什么?”

    “……”

    聂相思站定在离战廷深约四五步的距离,目光清莹如水看着他,“三叔,自从四年前知道你喜欢我,后来我也喜欢你开始,到现在,我的眼里,心里就只有过你。我是真的,很爱你,我离不开你。”

    战廷深看着聂相思,面上的神情渐渐变得郑重而严谨。

    聂相思又用力握了握手里的东西,鼓足勇气走到战廷深面前,缓慢伸出手,摊开掌心,将手里的东西呈现在他眼前。

    战廷深垂眸看着她掌心里的东西,放在大腿上的一只手慢慢蜷紧。

    躺在聂相思手心里的,不是别的,是一只巧的纯白色丝绒盒子。

    聂相思在战廷深膝盖前蹲下,仰起脸定定看着战廷深,“三叔,我想起来,我们好像一直都没有这个东西。虽然你跟我,没有这个东西也不会影响什么。但在我心里,它很神圣。”

    战廷深双瞳竟是一热,艰涩滑动喉结,盯着聂相思同样涨红的眼睛,“是三叔想得不周,一直忽略这件事。”

    聂相思抿紧了紧唇,努力睁大眼,抑制眼眶的潮热,歪头对他笑,“那么,战先生,你愿意戴上它,一辈子都不摘下来么?”

    战廷深什么都没,拿起聂相思手心的盒子,打开。

    盒子里是两枚男女对戒,款式很简单,仅仅只是一个圈,连一丝多余的纹路都没有。

    做工看上去也极其不讲究,很是粗糙。

    兴许一般人看不出这做工如何,可是看惯了好东西的战廷深,一眼便能瞧出。

    见战廷深一直盯着戒指瞧,聂相思皱皱眉,有些心虚,声,“戒指是我去店里亲手做的,我第一次做,不太会,可能看上去不是很顺眼。而且,很便宜。”

    战廷深抬眼看她,声音淡静,不露声色,“多便宜?”

    “……我很久没上班了。之前在榕城上班,每个月的工资也没想着节省,所以剩下的不是很多。但我已经把所有积蓄都拿出来做这对戒指了。”聂相思看着他,解释。

    “嗯,多少?”战廷深问。

    聂相思默默低头,抬起一只手。

    战廷深扬眉,“五万?”

    噗……

    聂相思默默吐血。

    摇头,“五千。”

    战廷深盯着她,不出声了。

    聂相思略尴尬,红着脸,“我知道这是有点便宜了,你堂堂战氏集团的总裁佩戴这么廉价的东西,实在有些跌份。我本来,本来是可以拿你的钱做一个贵的,配得上你身份的。但我想,我是第一次给你准备生日礼物,我就想我自己拿钱……就是,就是有点尴尬,我卡里只有四千多……这对戒指本来加上制作费要五千的,我还跟老板讲价还价了很久,老板才同意……”

    “这么,连五千都不到?”

    “……”聂相思垂头丧气,“嗯。”

    战廷深睨着她,半响,薄唇卷高,拿出盒子里的女士戒指,捉住聂相思的手给她塞进了中指。

    在聂相思错愕抬起绯红的脸时,战廷深又拿出那枚男士的递给聂相思,“给我戴上。”

    “?”聂相思瞠目。

    “快点!”战廷深盯着她,含笑催促。

    聂相思看着他俊脸上的笑,一下欢喜了,喜滋滋的拿起戒指,捉住他的大手把戒指戴了进去,“看,刚好。”

    聂相思盯着他好看的手瞧了半天,又把自己戴着戒指的手拿过去跟他并放在一块,盯着看了好半响,,“以前总觉得缺点什么,现在好了,什么都不缺了。”

    战廷深弯身,把人抱起来放在他腿上,盯着她亮亮的大眼,郑重其事,“思思,我跟你保证。除非我这只手断了,否则,我这辈子,都不会把它摘下来。”

    聂相思眼角温热,搂住他的脖子,“你不嫌它便宜了?”

    战廷深笑,用佩戴着戒指的手握住聂相思那只手,“刚才只是逗你的。我怎么会嫌弃它?”

    聂相思盯着他看了会儿,抬起头吻了吻他的唇角,“你喜欢么?”

    在她退开时,战廷深抬手捏住她的下颔,薄唇应到她唇上,黑眸深情如许盯着她,哑声道,“很喜欢。除了你,这是我这三十多年,收到的最好的礼物。思思,我爱你。”

    聂相思抱紧他,双眼迷离看着他,“那时勤时聿呢?”

    战廷深只笑,什么也没,便把人抱到床上,俯身用力吻住了她。

    这一夜,注定是个空气里都冒粉红泡泡的旖旎之夜。

    ……

    到第二天,盛秀竹容甄嬿带着三个家伙回来,聂相思才知道,原来昨天的记者大会以及晚上的晚宴,从头到尾只有她被蒙在鼓里!

    聂相思心有点疼!

    “原本是打算带时勤时聿励远参加晚宴,一起公开。但后来老爷子,现在公开时勤时聿励远不太好,他们三个都还好,早早的让他们曝光在媒体大众前,一举一动都被关注不是好事。老爷子还是希望,三个家伙能跟其他孩子一样,有个不被打扰,随心所欲的童年,所以临时决定,没有让三个家伙出面。”盛秀竹道。

    “爷爷是对的。我也不希望他们过早曝光。”聂相思。

    “不过昨天的晚宴,我们都守在电视机前,看了直播。”容甄嬿笑眯眯道。

    聂相思摸摸自己的脖子,略不好意思的斜了眼泰然坐在一边的战廷深。

    “爸爸,你这个是戒指么?”

    时聿本来不想问的,但战廷深从一坐在沙发里,就一直把那只手明晃晃的放在大腿上,戒指上的反光时不时晃他一眼。

    时聿鬼机灵,深深感觉到他亲爸身上发出强烈的要他问他的信号,所以就问了。

    “戒指?”

    盛秀竹和容甄嬿闻声也看了过去,果见战廷深手上多了一枚特别特别普通的戒指,可架不住他那只手长得好看,戴上那枚戒指,倒也不显得low。

    “你们买戒指了?”盛秀竹问。

    聂相思默默抬手拍了拍发烫的脸。

    战廷深则装模作样的举起手看了眼,语气十分的随意,“你们看到了。”

    容甄嬿、盛秀竹,“……”

    “思思亲手做的,算她有心。”战廷深这话真的很难听不出“装”的成分。

    容甄嬿和盛秀竹彼此看了眼,都憋不住想笑,同时又有些无语,纷纷附和。

    “相思亲手做的,当然有心了。”盛秀竹笑眯眯。

    “也就是廷深你,欢欢才这么上心。”容甄嬿道。

    聂相思真的很不好意思。

    战廷深却显得特别受用,盛秀竹和容甄嬿在附和时,这人也跟着淡淡点头,黑眸矜贵的瞄一眼羞得恨不得把自己躲起来的聂相思,一本正经,“看在你这么上心的份上,之前的事就算了吧。另外,来而不往非礼也,你吧,想要什么礼物,我回头买给你。”

    盛秀竹和容甄嬿摇头失笑。

    聂相思捂脸,三叔你真的秀过头了啊!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