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385章 思思,上来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翟司默瞪大眼,这丫头分明是在明晃晃的威胁他啊!

    “五哥,你想好了,不?”聂相思眯眼。

    “相思啊……”

    “各位贵宾,晚上好。”

    翟司默正准备打马虎眼先“躲过一切”再,这时,舞台上却适时传来一道男声。

    台下交流的众多来宾闻声,纷纷停下,朝舞台上看去。

    翟司默趁聂相思看上去的一刻,快速拨开她的爪子,遁了。

    “诶……”聂相思惊,皱眉去看翟司默,却见他一蹦三跳的,不一会儿就闪得远远的。

    聂相思恼气得直跺脚!

    “我是刘述,有幸成为这次晚宴的主持人。废话不多。诸位贵宾想必都很好奇这场晚宴的名头是什么,主办晚宴的又是谁?”刘述嘴角挂着职业微笑,双眼自然的扫过台下众多来宾,不慌不忙,“我在这儿也不卖关子了,直了吧。今天的晚宴主办方是四大家族之一的战家,战廷深,战总裁!”

    三叔?

    聂相思听话,原本望向翟司默那边的双瞳瞬间滑向舞台那名男主持人身上,满眼惊愕。

    台下的众人亦是错愕。

    实则才参加这次晚宴,他们本就带着诸多疑惑。

    半个月前,潼市凡是有些声望的商政军界各名流人士相继收到一张十分郑重正式的烫金请柬,但奇怪的是,打开请柬,里面的内容,仅是邀请他们今晚到帝皇大酒店参加晚宴,末尾竟是连署名都没有。

    之所以如邀前来参加晚宴,一来是收到的请柬很正式,隐隐给人矜贵之感;二来,帝皇大酒店是闻氏集团名下,一般来讲,能在帝皇大酒店举办宴会的人都非同一般。

    因此,凡是收到请柬的人,几乎都在今晚准时出席了。

    只是他们万万没想到,举办宴会的人,竟是战廷深!

    不愧是专业的主持人,刘述在一片唏嘘和惊愕抽气声中,从容如常道,“至于战总裁举办今晚这场晚宴的目的是什么,我们还是请战总裁本人来揭晓谜底吧!”

    “三叔在现场?”

    聂相思心跳都微微停了,双眼一眨不眨的看着舞台,低低喃言。

    刘述完,退让到话筒一边不到三秒钟,一抹挺括高大的身姿出现在舞台上。

    明明没有聚光灯,可他的出现,却像是自带着吸睛的魔力,让在场的所有人,不由自主的将目光聚焦在他身上。

    战廷深一身靛蓝色西装,内衬精良黑色立领衬衫,西装纽扣正式的扣着,短发规整的往后背梳着,将他一张立体深刻的脸庞显目的露了出来,他往话筒前每迈一步,都能隐隐看到他从西裤里隐约显现出的大腿肌肉线条,看着性感,又格外的有力量美。

    聂相思不自觉将手放到自己的左心口前。

    她能清楚感觉到心脏在她掌心下激烈的跳动震动,她掌心都是麻的。

    战廷深走到话筒前,面容一贯的冷酷严冽,一贯的不苟言笑,让人望而生畏,望而生惧。

    他在台下一众人中,精准的找到聂相思,一双眼眸漆深如无垠浩淼的深海,紧紧欔着聂相思,削薄的唇轻启,“思思,上来。”

    聂相思屏住的呼吸,瞬间紊乱,慌神的站在台下,大眼晕着盈盈水光,不知所措的盯着他。

    台下众人的视线也缓缓聚集到她身上,聂相思就更显得慌。

    “思思,你应该不希望我现在下来抱你上来吧?“战廷深像是天生的王者,站在台上,居高临下的凝着聂相思,声线该死的冷静淡薄。

    聂相思另一只放在腿侧的手抓了抓裙子,本是慌得要死,脸却要命的发烫。

    战廷深瞧着聂相思那样儿,想是也没指望她出息的自己走上来,薄唇略无奈的轻抿,轻侧身便要下台。

    就在这时。

    “别!”

    聂相思慌里慌张道。

    战廷深停下,看着她。

    聂相思没敢去看周围人的目光,盯着一张绯红的脸,微低着头,慢慢朝台上走。

    战廷深视线紧追着聂相思。

    见她迈上台阶,便几步走过去,在她跨上舞台时,伸手稳稳捉住她轻轻抖着的胳膊。

    聂相思飞快看了他一眼,便又媳妇似的低了头。

    战廷深沉沉盯着她滚烫的侧脸看了会儿,黑眸碾过一抹不易察觉的浅笑,在她胳膊上的大掌顺着下滑,坚定的握住她轻捏着的拳头。

    聂相思呼吸急促了些。

    白皙的脖子也寸寸红到了锁骨下。

    战廷深嘴角快速扯动了下,又飞快抿沉着,牵着她走到话筒前。

    台下。

    四散的翟司默四人默契的站到了一块,皆眯眼瞧着台上的一对璧人。

    “今天一天发生的事,来年要是评选潼市十大事件,妥妥的能入围。”翟司默插兜。

    “我估计这条消息,在场的媒体都能炒它一年。”楚郁邪气勾唇。

    “一年算什么?我看以后只要廷深和相思在公众场合露面,这新闻就能拿出来再被炒一次。”徐长洋扬扬眉道。

    闻青城淡清清盯了眼徐长洋三人,“难道只有我一个人关心相思的承受力?”

    徐长洋三人看向闻青城。

    闻青城却看着台上,“这大悲大喜的,要是有个……”

    “呸!”

    翟司默提脚就要踹他。

    只是脚还没落下,闻青城眉一皱,眼珠子就那么傲娇的睨了眼翟司默。

    翟司默果断认怂的把大脚收了回来。

    “不是我你啊三儿。”楚郁瞥闻青城,“当初廷深跟我们几个商量的时候,你不是一口就答应了么?还夸廷深浪漫来着。那时候你怎么不担心相思的身体扛不住?”

    闻青城沉默了半响,气息不慌不乱,“四年前我们合伙耍了他一次,廷深记仇。我想着,这次帮他隐瞒相思,也算是功过相抵,就没提。”

    “我靠!”楚郁翻白眼,“要是有个万一,咱们就都等着被廷深记一辈子仇吧!”

    “这件事的弊端,我是真的没想到。”徐长洋沉默了许久,了这么一句话。

    楚郁和翟司默对看了眼,同时,“我也是真没想到!”

    闻青城俊脸抽动了下,“现在想把自己摘清,来得及?”

    徐长洋呲牙。

    闻青城眼角找到险些隐没在人堆里的林淮,,“放心吧,我既然想到了,就会提前想办法将可能发生的危险全部扼杀。再,能下定决心跟自己的‘叔叔’在一起,相思那心理素质能有多差?”

    得了。

    什么话都被他一个人了!

    有危险的是他,没危险的也是他!

    so……

    翟司默三人彼此看了眼,默契的站到一边,决定孤立闻青城十分钟!

    闻青城:(⊙﹏⊙)

    ……

    站在人群外侧的陆兆年和谢云溪,望着台上那对养眼的男女,眼底的眸色各异。

    陆兆年几乎用尽了全身的自制力,才没有转身离开,不去看眼前戳心的一幕。

    事实上。

    到如今陆兆年都无法相信,得到聂相思一颗真心的,竟是她一直叫三叔的长辈!

    他们怎么能在一起呢?

    他们为什么能在一起呢?

    四年前。

    在他知道她是他舅妈的亲生女儿,他的表妹时,他多痛苦啊!

    因为他知道,他若执意与她在一起,就是有违伦常,就是**。

    那段时间,他纠结,伤心,痛苦……

    可还没等他从这种折磨中解脱出来,她的死讯就传来了。

    接下来,又是长达四年,漫长的悲痛。

    如果他知道,她并非在意外人眼光的人,他当年的纠结和痛苦挣扎就都不会有。

    他陆兆年就是拼了命也会争取她,跟她在一起。

    其实。

    只要聂相思对他是有意的,他的纠结和煎熬也不会有。

    只要她是愿意跟他在一起,只要她是喜欢他的,他就不会放弃。

    是的。

    换他也不会放弃,换他也会拼尽所有只要能跟她在一起。

    可是为什么?

    他竟然不能容忍她和战廷深在一起!

    不管有没有血缘关系,战廷深是从她五岁开始便抚养她长大的人啊!她叫了十多年你叔叔,堪比父亲的人!

    她怎么就能跟他在一起呢?

    “表姐,我不相信,我不能相信!”

    陆兆年双瞳猩红,魔怔了般,嘶哑道。

    谢云溪将视线从台上的聂相思和战廷深抽回,看向陆兆年,声音温婉清柔,但也格外冷静,“兆年,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你也该放下了。不管相思是不是跟战总裁在一起,是不是已经为战总裁生下了孩子?你跟相思都不可能啊。相思是我妈的女儿,是你的表妹。”

    “可是战廷深是收养相思的叔叔!如果我不能跟相思在一起,他战廷深更不能!”陆兆年犹如走到绝路的困兽,猛地抓紧谢云溪的胳膊,低吼。

    “兆年,你冷静点,这里是晚宴现场。”谢云溪忍着疼,柔声安抚。

    “相思不可能会心甘情愿跟战廷深在一起!我不相信她会喜欢一个比她年长十二岁,她一直叫叔叔的人!一定是战廷深逼迫她,一定是他强迫了相思!”陆兆年狰狞道。

    谢云溪双眼沁红,难过的盯着陆兆年失控的脸,“你不要再自己欺骗自己了。你看看相思,她像是被战总裁强迫的样子么?兆年,你放过你自己吧,好么?”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