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384章 你个缠人的丫头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聂相思轻怔。

    “那时,就是你三叔也不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你是被战家收养,还是被徐家收养,就没有必要非得得那么清楚。”徐长洋。

    “为什么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聂相思皱眉,看着徐长洋。

    “虽然是我父母的名义收养的你,但实际上是廷深养着你护着你。既然如此,与不有什么要紧的?”徐长洋牵着聂相思走进后台。

    常曼和徐桓恩都已坐在位置上,看着聂相思浅浅笑。

    聂相思心事却有些重,“当初三叔也没有告诉我这个。”

    刚开始知道他对自己存着那样的心思,聂相思是何等恐惧和害怕。

    可是在那种情况,那人也能稳得住,愣是没跟她。

    如果他在那时候告诉她,她其实是徐爷爷和徐奶奶收养的,她兴许……

    没往下想,聂相思自己便摇了摇头。

    其实她当初抗拒恐慌的根本,并非是收养的问题。

    而是她真心实意的拿战廷深当长辈看待,所以就算是战廷深在那时将这件事告诉她,她该恐惧还是会恐惧,该无措还是会无措。

    思及此。

    聂相思释然的吐了口气,看着徐长洋哼道,“徐叔,你们几个实在是太腹黑了。我明明是徐爷爷徐奶奶收养的,你们非要我叫你们叔叔,硬生生的把辈分给长了,太过分了!”

    徐长洋指指她,“胡八道了不是?分明是你自己决定叫廷深叔叔。你叫廷深叔叔,难不成叫我们哥哥?这样一来,我们倒比廷深低了一辈。这事我可不干!”

    聂相思忍不住笑,“你们也太有意思了。挣谁是老大谁是老幺不,还挣辈分。亏你们都快三十,或三十多的老男人了,幼稚得很!”

    “哼。”徐长洋眯眼,恨恨道,“爸妈,你们瞅瞅,刚升了一辈,现在连规矩也没有了,话没大没!”

    聂相思对他吐了吐舌头。

    徐长洋盯着她,润眸里溶着笑。

    徐桓恩和常曼也乐。

    “对了徐叔,你晚上帝皇大酒店要举办晚宴?”聂相思走到常曼边上坐着,挽着她的胳膊,目光晶亮看着他问。

    “嗯。”徐长洋也寻个位置坐下,“你中午没来得及吃什么东西,我让人给你买些来。现在就待在这里,晚上跟我们一道参加晚宴去。”

    聂相思不太喜欢参加这样热闹的场合,但想到徐长洋刚回那些记者的话,便没什么。

    ……

    晚宴定在七点。

    六点刚过,翟司默楚郁闻青城等人便先后到了聂相思所在的休息室,且今天个个都是盛装出席。

    聂相思奇怪得很,一个劲儿的盯着他们看。

    翟司默等人各自聊着,一致无视了聂相思。

    聂相思鼓鼓腮帮子,不甘寂寞,厚着脸皮插话,“五哥,今天是哪家举办的晚宴啊?”

    翟司默跟没听到聂相思的问话般,勾着楚郁的脖子,两人额头都快抵在一起了,彼此着话。

    聂相思黑线,眨眨眼又去看闻青城,声,“三哥,你不是一般不参加这种模式的晚宴么?今天怎么参加了?”

    闻青城倒没有装没听到,泰然看着聂相思,淡淡定定,“我也不是很清楚,我今天为什么要来?”

    啊?

    聂相思眼角抽动,斜了眼徐长洋,登时连问下去的心情都没有了。

    这几人,要么是故意冷落她。

    要么就是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把他们集体得罪了?

    但后者,聂相思深觉得不可能。

    主要是,她不觉得自己牛逼到能同时把他们四个人都得罪的程度!

    ……

    六点五十,一行人进了晚宴现场。

    只是聂相思还没看清楚宴会现场的景致,翟司默几人便相继遇到上前主动搭讪的人,从她身边走开了。

    徐桓恩和常曼遇到政界友人,走到一边寒暄去了。

    于是,就只剩聂相思非常突兀的站在中间。

    聂相思轻咬下唇,皱紧眉怨怨的看跟人聊得如火如荼的翟司默几人,真的很想算算自己此时的心理阴影面积!

    “相思。”

    就在聂相思“含恨”打算找个隐秘的角落坐下时,一道清朗,夹杂着疑惑的男声蓦地从后洒来。

    聂相思讶异的回头看。

    当看到站在她身后不远,一身笔挺西装的陆兆年,以及他身侧挽着他,亭亭玉立的谢云溪时,聂相思眼波快速闪动了下。

    没有回身,聂相思只礼貌的对陆兆年和谢云溪点了点头,便要朝宴会一侧走去。

    “等等相思。”陆兆年急得拂开谢云溪挽着他胳膊的手,几大步走到聂相思跟前,星眸迫切的望着她。

    聂相思微微往后退了两步,目光平静看着陆兆年,“有事?”

    “你为什么看到我就走?很讨厌我么?”陆兆年拢紧眉,看着聂相思,声线低沉问。

    聂相思垂了下眼,“你想多了。”

    “相思……”

    “妹妹。”

    陆兆年刚开口,谢云溪急急从后走到了聂相思面前,聘婷的站在陆兆年身侧,眸光盈盈若秋水,柔弱无依的看着聂相思,“你怎么看到我就走?”

    聂相思抬眼盯着她,“我不是看到你才走,而是我本来就打算走。”

    谢云溪仿佛因聂相思这口气这话伤心了,皱着眉头,可怜的看着聂相思。

    聂相思不动声色看了看陆兆年和谢云溪。

    今天的晚宴,陆兆年不带未婚妻战瑾玟,反而带他表姐来了。

    “相思,我的确有话跟你。”陆兆年双眼缱绻盯着聂相思,缓缓。

    聂相思看向他,“什么话?”

    陆兆年暗暗攥了拳,“下个月我就要结婚了。”

    “是吗?恭喜你呀。”聂相思笑了下,真心实意道。

    “……”陆兆年整个人却狠狠震了下,眸光紧缩看着聂相思,“你,你恭喜我?”

    聂相思睫毛掩了下,点头,“结婚是喜事,当然要恭喜。”

    “相思……”陆兆年心脏钝疼,凝着聂相思的眼眸聚着红,“你知道我要跟谁结婚么?”

    聂相思轻抿唇,望着陆兆年,“不是战瑾玟么?”

    “是她!可我并不喜欢她!我厌恶她!我喜欢的……”

    “陆兆年!”聂相思微提气,浅皱眉,眸光明亮盯着他,“不好意思啊,我要去找我五哥他们,失陪。”

    聂相思完,转身便要朝翟司默等人所在的地方走。

    “相思,我跟战瑾玟结婚了,往后我们就是一家人……”

    聂相思往前的步伐倏地停顿,蓦地回身,目光清冷看着陆兆年,“你误会了吧,我跟她战瑾玟并不是一家人!战瑾玟是战瑾玟,我是我,我们互不相干!”

    望着聂相思突然凌厉的脸,陆兆年迷惑怔住。

    聂相思拧眉,最后盯了眼谢云溪,转身继续朝翟司默等人走。

    陆兆年死死扣着拳,上半身前倾,下意识的要追上去。

    “兆年。”

    谢云溪紧忙拉住陆兆年,心疼的看着他赤红的眼睛,哑声道,“别追了。她不喜欢你。”

    谢云溪眼睁睁看着陆兆年脸上浮现出越来越多的痛苦,心尖宛若被钝刀一刀一刀的划着,疼得厉害。

    往陆兆年身边靠近了几步,谢云溪更紧的挽着陆兆年的手,仰起头,轻轻看着他绷紧得像大理石雕像的脸,“你又不是不知道,相思自与瑾玟就不对盘。瑾玟仗着是战家的四姐,正牌千金,没少欺负相思,为难相思。你在相思面前提战瑾玟,相思能高兴么?”

    陆兆年眸光血红,死死盯着走到翟司默身侧,背对着他这边的聂相思,下颚绷到紧颤,狠声道,“我知道相思在战家受了不少战瑾玟的气。以前我就亲眼见过战瑾玟刁难相思,话极其难听!像战瑾玟那样怨毒的女人,根本不配跟相思成为一家人!她连相思一根寒毛都比不上!”

    谢云溪望着陆兆年布满憎恶的脸,本是她故意引导他迁怒战瑾玟的。

    可如今,她却突然心痛到不出话来!

    在他心里,聂相思如此重要,如此重要!!

    ……

    “五哥,你又要去哪儿?”聂相思见翟司默又要闪人,眼疾手快的扯住他的西装衣摆,皱眉瞪着他道。

    “你个磨人的丫头!”翟司默烦得拿手指戳聂相思的脑门,“你五哥我能干什么?你没看到么?这宴会上的美女这么多,你五哥我自然是去泡妞!松手松手,别妨碍我给你找五嫂!”

    “你少诓我!”聂相思抓紧他,愠怒的盯着他,“不了解你的人只知道你翟大导演就是只花心大萝卜,是个女的都要撩一撩。但我还不知道你么?”

    翟司默来了兴致,抱胸看着聂相思,“你倒,你知道什么?”

    聂相思现在憋着气呢,见他挑衅,抬抬下巴道,“三叔跟我过,你至今还是个处,对么?”

    “噗……”

    翟司默喷血,腿一软,差点没跪到聂相思面前,抓着聂相思一只胳膊,涨红着一张俊脸,颇有些气急败坏道,“乱!诬蔑!**裸的造谣!”

    “哼。”聂相思眯眼,“你不?”

    “什么?”翟司默狠声狠气。

    “你跟三哥四哥徐叔他们搞什么鬼?今晚的晚宴究竟是怎么回事?”聂相思道。

    “……”翟司默盯着聂相思,忽然就冷静了下来,“什么搞什么鬼?”

    聂相思松开翟司默的衣摆,脸严肃的看着他,“五哥,我给你最后一个机会,你要是不跟我实话,我现在就把你还是那啥那啥的消息替你公开了!你好歹身处美女如云的娱乐圈,可至今你还是个……你,要是让人知道你还是那啥那啥,他们会怎么想?会不会觉得你有什么隐疾呢?”

    翟司默瞪大眼,这丫头分明是在明晃晃的威胁他啊!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