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383章 她竟不是三叔收养的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聂相思看着那只干净修长的手,不自觉长吸了口气。

    从后台出来,徐桓恩与常曼在前,聂相思挽着徐长洋的臂弯在后,经过一段不算长的走廊,走进了活动室。

    跨进活动室的一刻,脚下便是红地毯,这红毯一直蔓延到台上。

    聂相思心没来由的收紧再收紧。

    倒不是因为脚下这象征着庄重的红地毯,而是活动室高台下,将整个活动室挤得满满当当的媒体记者。

    “……徐叔。”聂相思紧张的看徐长洋。

    徐长洋对她淡淡笑,“好歹也是廷深培养长大的,任何场合都不该怯场的对么?可不许没出息的给你三叔丢人。”

    聂相思瞄了眼台下交头接耳的一众媒体,压低声音,“我不是怯场,我是奇怪。”

    “你的奇怪,不一会儿就给你解了。”徐长洋绅士的握了握聂相思的手,将她的手从他臂弯拿开,亲自给聂相思拉椅子。

    聂相思瞧着已经坐在各自位置上的常曼和徐桓恩,抿唇轻轻吐气,坐了上去。

    徐长洋见她坐稳,方走到聂相思隔壁的位置坐下。

    台上的四人坐齐,台下也安静了下来。

    徐桓恩伸手摸了下面前桌上的话筒,从容对着话筒道,“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法庭上也不喜欢废话,所以我就不拐弯抹角,直这次之所以召开记者大会的目的。”

    徐桓恩温蔼看了眼身边的聂相思,含笑,“现在坐在我身边的这位,是我十七年前收养的女儿。”

    聂相思瞪大眼,刷地看向徐桓恩,眼神震惊。

    而台下则是一片抽气声。

    徐家在潼市是最负盛名的律政世家,地位不比四大家族低。

    在潼市,也唯有徐家才能称得上是黑白政三界通吃的存在。

    在这三界,徐家都有庞大的关系网。

    所以,徐家与四大家族一样,在潼市,无人敢轻易招惹,也无人敢不给徐家颜面!

    也正因如此。

    徐家召开记者大会,再吊炸天的媒体和新闻人都不敢不出席。

    这才导致,今日的记者大会“人满为患”的场景。

    “我相信,我这女儿的名字在潼市很少人没听过,但真正见到我女儿模样的倒不多。”徐桓恩泰然望着台下,声线在瞬间拔高了几度,“我这个女儿名叫聂、相、思!”

    “what?”

    “什么?”

    “我天!”

    “我没听错吧!”

    “聂相思?”

    台下一众媒体闻言,皆是震惊,不敢相信!

    若非徐桓恩向来一不二,不开玩笑,众人都以为徐桓恩在笑呢!

    不仅是那些媒体,就连聂相思也是迷迷茫茫,惶惶然然。

    “大家没有听错,相思的确是我们徐家收养的女儿,这些都是当年收养相思的相关证明。”

    常曼从事的也是律政,气质自有一股精干。

    话间,她将早已准备好的资料交给一旁的人。

    那人便展开资料,拿到台下走了一圈,让那些震惊的媒体人都扛着相机啪啪的拍个够。

    聂相思错愕的轻张唇,歪头看徐长洋,那摸样跟个傻愣子似的。

    徐长洋禁不住抿唇,伸手亲昵的摸了摸聂相思的脑袋。

    然后。

    便是一阵更猛烈的快门声响来。

    聂相思盯着徐长洋,懵得想哭。

    “徐老板,恕我冒昧,聂姐四年前出了意外,不是已经……”其中一个记者憋不住好奇,问道。

    称徐桓恩为“徐老板”像是某种约定俗成的规矩,或是大家对他的尊称。

    聂相思自打有意识以来,就听旁人这么称呼徐桓恩。

    闻言。

    徐桓恩四人都朝那记者看了去。

    “四年前相思出意外不假,我们以为相思遇难也不假。我们与相思重逢也不过是在几个月前,我们才知道,相思侥幸从那次意外中逃了出来,因为某些不方便的原因,所以这几年才未与我们重新取得联系。”徐桓恩。

    即是不方便的原因,那众记者自然也不会不识趣的继续追问。

    “徐老板,十七年前收养聂姐的是您,可为何聂姐却又战总裁抚养长大?”

    “是啊。且这么多年,外界一直以为聂姐是战总裁所收养。既然聂姐不是,为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一直没有与外界澄清?是觉得没有必要,还是有其他什么原因?”

    “聂姐一直坐在战总裁的珊瑚水榭别墅。我记得,聂姐每年的生辰都是以战家的名义举办的庆祝生日宴。为什么不是徐老板您的名义?”

    “徐老板……”

    “你们一下子问我这么多问题,我倒不晓得先回答哪一个好。这样吧,我一个个来。今日之所以召开记者大会的原因除了公开我们与相思的关系以外,便是为了解答你们这些疑问。”徐桓恩。

    众记者满腹问号,听徐桓恩如是,便都屏气凝神,安静下来听他。

    徐桓恩又慈爱的看了看聂相思,才逻辑清晰的,“当年,相思父母车祸身亡的案子,机缘巧合下是我太太负责跟进。我与我太太本来除了长洋还有一个孩子,是个女孩儿。只可惜,那孩子与我们无缘,在我太太肚子里不到五个月便夭折了。这一直是我和我太太最大的遗憾。”

    “所以当年我太太在警局看到的相思,登时生了怜惜之情。相思父母车祸身亡,亲戚各有负担无法承担照顾和抚养相思的责任。相思无人照管,等待她的,就是被送去福利院,继续等待肯收养她的家庭。”

    “我太太觉得与相思有缘,在那时便生了想收养相思的心思。后来几番犹豫过后,我太太才告诉我她的打算,与我商量。“

    “我一直清楚,我太太失去女儿的痛楚,所以没有犹豫,就同意了我太太要收养相思的想法。于是我们便收养了相思。只是收养过后,现实问题也跟着出现,渐渐具体。我跟我太太都很忙,将相思交给保姆照看我们也不太放心。是以我这儿子想出了个好办法。

    徐桓恩编故事编得还有鼻子有眼,怪像真的的!

    到这儿,还挑眉赞赏的看了眼徐长洋。

    徐长洋便对徐桓恩“谦虚”的点点头。

    聂相思,“……”

    “我儿子有几个亲如亲兄弟的好哥们,相信在座的诸位都是知道的吧。”徐桓恩笑道。

    看到台下的众记者纷纷点头,又才继续,“那时几个子还都过着游手好闲的舒坦日子,整天也闲得发慌。我儿子就提议,干脆就让他这几个兄弟一块来照顾相思。”

    聂相思:这是什么鬼提议?

    “虽然有些离谱,但也不是不可行是吧?”徐桓恩。

    众记者:您是就是吧!

    “当时只有廷深少年便有自己独立的别墅,所以为了方便几人轮流照顾相思,几人一合计,便一致同意将相思放到廷深的别墅。如此一来,有他们几个轮流陪着相思,相思也不会感到冷落和寂寞。”徐桓恩着还点起了头,好似他做这个决定做得多对般!

    聂相思好想叫他不要再编了,有点尴尬啊!

    这样的决定像是堂堂“徐老板”做的么?

    徐桓恩和常曼,以及徐长洋表情真的特别的正派,尽管他这一番辞听着有些些的扯淡,但看他们这严肃认真的模样,底下的一众记者媒体竟情不自禁的相信了。

    所以啊,不怕扯,只要你得够真就行!

    “至于为什么没有公开相思的身份,还真如刚才那位记者朋友所,没必要。在我和徐老板心里,相思是我们的女儿就够了。”常曼。

    这话倒是真的,公开与否,又与其他人有何干系?

    当然,如果他们早知道,战廷深和聂相思后来会结婚,估计早在他们收养聂相思时就公开了。

    问题是谁也没有预知未来的能力。

    “还有一点我要补充一下。”徐长洋慢迢迢,“相思每年的生日宴,不是任何人的名义,是我们这几个相思的哥哥专门为她准备的。只是外界如何传,我们并未过多解释罢了。”

    “那为何现在要公开呢?”一位记者大声道。

    徐长洋笑了,润眸直直锁定那位记者,慢慢,“就在帝皇大酒店,就在今晚,将有一场晚宴,想知道为什么现在突然选择公开的媒体朋友,欢迎参加。”

    “晚宴?什么晚宴?”那记者又问。

    徐长洋睨了他一眼,从位置上站起身,扣上了解开的西装纽扣,对台下,“感谢今天来参加记者大会的各位,辛苦了。”

    徐长洋完,绕出椅子,见徐桓恩和常曼都已起身,他方把手递给聂相思。

    聂相思懵得不行,讷讷的把手放到他手心。

    徐长洋感觉到聂相思手心的湿润,轻挑眉,将她从位置上拉了起来,边牵着她朝台下走,边,“你这丫头啊,没出息。”

    聂相思挑眼瞪了他一眼,幽怨道,“我是因为震惊好么?徐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徐长洋眯眯眼,牵着聂相思走出活动室,往后台去的走廊上,才开口,“当年你三叔不过十七岁,根本没有收养的资格。而你三叔决定收养你时,老爷子和其他人都不知晓。是以才找上我父母,请求以她们的名义收养你。”

    聂相思轻怔。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