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382章 你个老男人有什么了不起的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聂相思之前只是心疼,现在心肝脾肺肾都疼!

    “明天就是三叔生日了,现在却联系不上他,该怎么办啊?”聂相思瘪着嘴,眼泪汪汪的看着徐长洋几人。

    “明天是廷深生日?”徐长洋眉一皱,。

    聂相思盯着徐长洋,哑着嗓子无语,“徐叔,你现在真的是年纪大了么?记忆里下降得也太厉害了吧!前两天我还联系过你们,让你们明天到别墅吃饭,陪三叔过生日。”

    被年纪大的徐长洋登时悻悻,不话了。

    “相思,你别哭了,也别着急,不定明天廷深就回来了。”翟司默浑不在意。

    聂相思看翟司默,眸光怨怨,“五哥,你也记性不好么?我刚不是了,三叔在跟我生气,他选择今天去出差分明就是故意的。既然是故意的,他明天怎么可能回来?”

    “万一……”

    “算了,我今天找你们出来就是个错误。”聂相思胡乱用餐巾抹了把眼睛,抓起包从位置上站起,头也不回的朝门口走,留给徐长洋几人一个黯然神伤可怜的背影。

    徐长洋几人见此,都没起身去追,安安心心的坐在位置上。

    等聂相思出去后,楚郁慢条斯理拿出手机,邪佞扫了眼徐长洋三人,老神在在的挑眉,拨出了一个号码。

    那端很快接听。

    楚郁打开免提,狞笑,“我现在是越来越期待明天了。”

    那端没出声。

    徐长洋几人都笑。

    ……

    下午,张政去学校接励远时勤时聿时,战曜突然出现,将三个家伙接去了老宅。

    张政将消息通知聂相思时,聂相思只以为是战曜想时勤时聿了,没多想。

    晚餐没有几个家伙,聂相思盛秀竹及容甄嬿吃得相当冷清。

    夜里九点过,聂相思至少给战廷深打了上百通电话,结果都是关机状态。

    如果聂相思开始是慌乱紧张伤心,那么到现在,聂相思就只剩下委屈和忿忿了。

    就算她做了错事,她谦也道了,也愿意解释。

    可他不仅不给她解释的机会,反而在她精心为他准备好生日惊喜前出差,故意躲着她,让她着急难过,且怎么联系都联系不上他。

    聂相思现在很生气,很委屈!

    “战廷深,你个老男人有什么了不起的!你就拽吧!我就不信你能躲我一辈子!”

    聂相思抱着战廷深的枕头愤愤咬着,“就你能躲是不是?告诉你,等你回来了,我当着你的面儿带时勤时聿励远和肚子里的豆芽离家出走,再也不回来了!你等着,你等着啊啊啊啊啊!”

    叩叩——

    “欢欢?“

    听到容甄嬿隔着房门传来的声音。

    聂相思一下闭嘴,绷着脸朝门口看去。

    “欢欢,你睡了么?”容甄嬿问。

    聂相思眨眼,忙从床上坐起,手忙脚乱把弄乱的床清了清,快步朝门口走去,将房门打开,睁着一双大眼看着门口站着的一身睡衣的容甄嬿,“奶奶。”

    容甄嬿往卧室里看了眼,微笑伸手拉着聂相思一只手,慈爱,“趁廷深出差不在家,今晚你陪奶奶睡一晚可好?“

    聂相思抿唇,轻点了点头。

    “来。”容甄嬿笑眯眯的将聂相思拉出,牵着她朝自己的客房走,“奶奶已经很久没有跟你睡一起了。”

    聂相思把另一只手放到容甄嬿臂弯挽着,从侧看着容甄嬿苍老的面容,柔声,“奶奶,您要是不嫌我烦,以后你来我这里,我都陪您睡。”

    “今天不过是廷深不在,所以我才拉你一块。要是廷深在家,奶奶可不敢不识趣的跟廷深抢。”容甄嬿打趣。

    聂相思挽唇。

    本以为这晚又是个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的夜晚。

    不想与容甄嬿睡在一起,奶孙俩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聂相思没一会儿就睡了过去。

    且中途竟也没醒。

    直到天明,容甄嬿都起床许久了,聂相思才醒了过来。

    聂相思呆呆的躺在床上,盯着这间房看了好一会儿,才想起自己昨晚是跟容甄嬿睡在一起。

    聂相思伸手揉了揉额头,张唇深呼吸。

    ……

    聂相思回房洗漱收拾好自己,拿起手机给战廷深打电话,毫无意外听到的又是对方手机已关机的冰冷提示音。

    聂相思这次很淡定的挂了电话,因为“心死“了!

    某人是铁了心的要与她生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气,连自己的生日也不顾了。

    而她又怀着孩子,他不想她联系到他,她就永远找不到他的情况下,她焦虑纠结不安,能改变什么?

    ……

    聂相思下楼,平静的跟容甄嬿和盛秀竹吃早餐,期间盛秀竹和容甄嬿默契的没有提及战廷深,盛秀竹也不再要在家中设宴请徐长洋等人来陪战廷深过生日这样的话。

    一切就好像,今天根本就不是战廷深的生日般!

    吃完早餐,聂相思去书房看书时,看到那张某人时常坐在上面处理公务的大班椅,心头还是一点点的堵了起来,拿在眼前看的书,也是一会儿模糊一会儿清楚。

    强撑着看了十多分钟,聂相思实在无法坚持,负气的把书扔到沙发一边,曲起腿放在沙发里,抱着双腿,把脸伏进大腿上,哑着嗓音喃喃哼道,“我才不难过,我一点都不难过,不难过……”

    叩,叩叩——

    聂相思靠在腿上的脸歪对向房门,两只眼睛通红通红的。

    叩叩——

    “相思,你快来~~“

    是盛秀竹的声音。

    聂相思微皱眉,从腿上抬起头,迷惑的盯着门口,“妈,有什么事么?”

    “你徐叔来了,带了很多人。”盛秀竹。

    徐叔带很多人来?

    聂相思放下腿,用手背揉了揉眼睛,将眼眶里的红润都揉散,朝门口走去。

    聂相思走到门口,刚将房门打开,盛秀竹便立刻探进一只手来,拉着聂相思就朝楼梯口走。

    聂相思,“……”

    ……

    楼下。

    聂相思瞠目望着徐长洋带来的一众人,匪夷所思的吸气,“徐叔,你这是闹啥?”

    今日,徐长洋一身规整正式的墨蓝色西装白色衬衫和黑色领结,短发亦是经过特别打理,端正成熟的坐在沙发里,看着又英俊又儒雅。

    听到聂相思惊疑的话,徐长洋放在沙发把手的修长手指轻敲了两下,轻撩唇,“徐叔待会儿要认个亲,你陪徐叔去。“

    “啊?”聂相思懵逼。

    徐长洋对聂相思露出一枚颠倒众生的笑,倏地打了个响指,对他带来的一众人,“开始吧!”

    听到徐长洋的“响指”声,聂相思嘴角抽了下,正要张唇什么时,身体两侧突然各朝她伸出两只手来,架起她朝二楼走去了。

    “这边这边!”

    是张惠积极带路的声音。

    聂相思:exo?!

    ……

    聂相思跟提线木偶似的被抓着线摆腾了近两个时,终于被架着下了楼,放到了徐长洋面前。

    聂相思一对秀眉拧得死死的,盯着徐长洋:莫名有种自己在参加选妃的感觉!

    现在已是七月,过夏了。

    而聂相思身上穿的这件礼服,不愧是国际知名设计师操刀设计,穿在她身上,既不乏大家闺秀的高贵气质和端重,又透着丝丝若隐若现的性感。

    “很漂亮!”徐长洋放下腿,起身,清雅笑看着聂相思,满意。

    聂相思身后拨了下太阳穴两边的那一撮卷发,皱眉,“徐叔,你把我打扮成这样,是要干什么呀?”

    “我刚不是跟你过,徐叔今天要认个亲。”徐长洋卷唇道。

    聂相思把徐长洋打量了遍,再看了看自己,声嘀咕,“认个亲需要这么浓重么?到底是认什么亲啊让你这么看重?”

    徐长洋但笑不语。

    聂相思迷茫,去看盛秀竹和容甄嬿。

    盛秀竹倒还好,面带微笑,没什么异样。

    容甄嬿望着她的眸光就复杂多了,甚至眼角还带着隐隐的泪光。

    聂相思轻吸气,迈步就要朝容甄嬿走去。

    徐长洋却在这时伸手拉住她的胳膊。

    聂相思轻怔,抬眼看着徐长洋。

    徐长洋挑眉,润声,“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该出发了。“

    聂相思,“……”

    ……

    帝皇大酒店,贵宾活动室后台。

    聂相思被徐长洋带到后台,惊讶的发现徐长洋的双亲也在。

    “徐爷爷,徐奶奶……”聂相思愕然上前,站在徐母常曼面前。

    常曼笑容温婉,亲热握住聂相思的手,“瞧把你这孩子意外得。”

    聂相思眨眼,“徐奶奶,您和徐爷爷也是陪徐叔来认亲的么?”

    常曼温柔睨了眼徐长洋,柔柔,“算是吧。”

    “徐奶奶,你们认的是什么亲啊?”聂相思现在真的很懵。

    “待会儿你就知道了。”徐父徐桓恩笑道。

    聂相思看着徐长洋常曼三人,一颗心都快被好奇撑爆了。

    以前她怎么不晓得,徐叔徐奶奶他们这么会吊人胃口!

    这时,有人敲门走了进来,“徐先生,人已经到齐了,您看什么时候过去?”

    徐长洋轻扬眉,没有第一时间回答来人的话,而是睨向聂相思,浅声,“相思,准备好了么?”

    聂相思傻乎乎的,“你,你们认亲,我还要,还要准备什么吗?”

    聂相思这话一出,引得徐长洋常曼徐桓恩都禁不住笑了笑。

    聂相思咬唇,满脸茫然。

    就听徐长洋道,“就现在吧。相思,来。”

    徐长洋将一只手递到聂相思面前。

    聂相思看着那只干净修长的手,不自觉长吸了口气。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