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380章 我倒比不上一个明西城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他明西城心里舒坦不舒坦,平衡不平衡,跟我有关?不舒坦就能随随便便掳人么?思思现在可是有孕在身!他敢做这件事,就该为此付出代价!”战廷深狠声道。

    聂臣燚沉默了片刻,眉宇轻蹙,“那你想怎么对明西城?”

    战廷深阴狠冷哼,“他明西城不是什么都不顾么?那么他就算失去接任明家当家人的资格也该是不在乎!”

    聂臣燚闻言,彻底默了。

    对于现下战廷深如此大动肝火、震怒的状态,聂臣燚尚不能全然理解。

    正如他自己所言,对于他们这些为情为爱死去活来的人,他实在不能理解。

    在他看来,明西城不过是心有不甘,是以才会做出这种丧失理智的事。

    也正因为了解明西城,聂臣燚在得知明西城将聂相思带走的消息时,并未太过紧张,左右明西城都不会伤害聂相思。

    当然此事若就这么轻易算了,换他也是不同意的。

    但要是因此而毁了明西城的前程,未免有些过重了!

    聂臣燚这厢觉得战廷深对明西城的惩罚太重。

    战廷深却觉得还算轻了。

    他没有因为这件事牵连他们明家,就已经算是仁慈!

    他们明家就烧高香吧!

    随后,战廷深没有与聂臣燚再交流,裹挟着一身阴翳离开了医院。

    ……

    下午放学,张政接三个家伙回到别墅,得知聂相思回来,正在房间里睡觉,三个家伙便兴冲冲的挤到了聂相思的房间,围坐在大床四周,看着深陷睡眠的聂相思。

    聂相思这两天精神高度紧绷,不放松,根本没怎么休息。

    好容易回到家,聂相思整个才觉得安心了许多,一躺到床上,闭上眼睛就舍不得挣开。

    看着聂相思睡着的样子,励远悄悄握住了聂相思放在被子外的一只手,慢慢松了口气。

    “看来欢欢是跟爸爸出去玩得太高兴了,没怎么休息,累得一回来就睡觉,我们三个都这样看了她好久了,她竟然一点感觉都没有。”

    时聿看着聂相思的睡颜,酸溜溜。

    时勤赞成的轻点了下脑袋,表情也有点埋怨。

    励远分别看了看时勤时聿,没什么。

    ……

    张惠将晚餐准备好,上来唤聂相思吃晚饭,聂相思才幽幽转醒。

    一睁开眼,便看到了围坐在她两边纷纷盯着她看的三个家伙。

    聂相思瞬间想到她以为她把明西城给杀了时的心情。

    那时候,她是真的怕自己因此惹上牢狱之灾,被迫与励远三人分离,甚至还有可能在牢里生下老四……

    虽然后来知晓明西城无碍,但那时的心情却是真实存在的。

    聂相思朦胧的双瞳顷刻清明,她忙从床上坐起,伸手把三个家伙都拥进了怀里。

    清透的大眼蓄起薄薄水汽,不停的亲吻三个家伙的眉头和脑袋,“宝贝儿,妈妈好爱你们。”

    励远默默伸手回抱聂相思,手心轻轻拍聂相思的背,无声的安慰她。

    时勤时聿彼此看了眼,时聿撅嘴哼唧,“欢欢,你太不够意思了!你跟爸爸出去玩儿,竟然不带上我们。”

    聂相思吸了吸鼻子,摸他的脑袋,嗓音沙哑,“你们不是在上学么?我怕耽误你们学习,所以才没带你们一起。”

    “借口。”时聿不买账,傲娇抬抬下巴,看着聂相思,“欢欢,自从认了爸爸,我跟我哥在你心里的地位就降了。而爸爸在你心里排第一。你不爱我跟我哥了。”

    “胡。”聂相思刮了下时聿的鼻子,眼角微微红着,望着时聿,“坏蛋,你竟然这样误会我!我千辛万苦把你们生下来不。你们长大到现在,就是你们闯了多大的祸,我都没舍得打你们一下。你现在这么我,真是让我好伤心。”

    “妈,弟他就是着玩儿的,不是认真的。你最爱我们了!”时勤见聂相思红了眼睛,便真以为聂相思是伤心了,忙握着她的手,急忙解释。

    “是啊是啊,我不是认真的。”时聿也紧忙道。

    聂相思看了看焦急看着她的时勤时聿,润红着双眼,什么都没,只再次伸手把他们都抱进了怀里。

    ……

    聂相思替明西城求情,好似惹怒了战廷深。

    从他回到别墅,就一直没拿正眼看她,用了晚餐便上楼去了书房。

    聂相思心下有些难受,但也没有立即去书房找他。

    而是陪盛秀竹和容甄嬿在客厅沙发坐着。

    这样坐了会儿,盛秀竹突然看着聂相思,“相思,马上就是廷深三十四岁生日,我们是不是要给他过个生日?”

    聂相思闻言,双瞳微凝。

    是啊。

    再过三天,就是某人三十四岁生日了!

    “什么时候?”容甄嬿愣神了会儿,忙望着聂相思问。

    “还有三天就是三叔三十四岁生日。”聂相思。

    “只有三天了?你这孩子怎么不早点跟奶奶,奶奶也好准备生日礼物啊!”容甄嬿叹气。

    聂相思抿抿唇,轻声道,“三叔一向低调,就是过生日也跟平常没什么不同。”

    “廷深低调是他的性格使然,但我们不能因为他低调就因此对他的生日忽略不计,满不在乎。”容甄嬿。

    “……起廷深生日,我这个做母亲的也有好几年没有正儿八经的给他过过生日。”

    听着容甄嬿的话,盛秀竹心下浮出愧疚,语气里也充满了歉意,“就连刚才提起,也是忽然想到。”

    容甄嬿看看聂相思,又看看盛秀竹,略沉吟后,,“廷深父亲刚过世不久,此时也不能大肆庆祝。不如我们把廷深的那些好友,在廷深生日那天都叫过来,大家一起吃个饭,陪着他。怎么样?”

    “我也是这么想的。”聂相思看了眼二楼书房,低声。

    “既然要给廷深过生日,那天的晚饭,就让我来做吧。”盛秀竹。

    聂相思惊了惊,看着盛秀竹。

    盛秀竹见状,不由笑了笑,“怎么?我会做饭很奇怪?”

    “……妈,您会做饭呀?”聂相思道。

    在聂相思的记忆里,盛秀竹是连厨房的门槛都没跨过的人!

    盛秀竹笑意更深,“我当然会做,而且还做得很不错!”

    “可我从来没见过您做饭。”聂相思声道。

    “……”盛秀竹表情有些微妙。

    聂相思愣了愣,忽然福至心灵,明白了。

    她之所以没见过盛秀竹做饭,无非是,盛秀竹下厨都是在她不在的时候,所以她才不知道盛秀竹会做。

    聂相思明白过来,看着盛秀竹微悻的脸,真心一笑,“托三叔的福,我有口福了。”

    这下好了。

    盛秀竹对战廷深和聂相思的愧意,更浓了。

    ……

    在客厅与盛秀竹和容甄嬿商量了会儿战廷深生日的事,聂相思才起身上了楼,轻手轻脚的钻进了书房。

    只是让聂相思意外的是,战廷深并未坐在书桌前办公,而是容颜冷峻的端坐在书房沙发里,浑身竟是散发着生人勿进的寒厉之气。

    聂相思下意识轻屏了呼吸,站在门前怔怔看着战廷深,想朝他走,又一时不敢迈动步伐。

    战廷深看到聂相思,不动声色的将握在手里的手机放到了茶几上,抽回视线,语气极冷,“有事吗?”

    聂相思听他这冷漠的口气,心下便咯噔狠跳了跳,汲气,“也没什么事。我就是想进书房看会儿书再睡。”

    “嗯。”战廷深淡冷应了声,从沙发站起,“你看吧。”

    完,战廷深从沙发绕出,朝门口这边走过来了。

    聂相思呆呆的,表情僵硬。

    战廷深走到她面前,眸光无温盯着她,“不是要看书么?进去吧。”

    “……你,你呢?”聂相思声音极,她没有底气时就这样。

    “我有别的事。”战廷深。

    “什,什么呀?”聂相思心看着他。

    战廷深眉头轻皱,盯着聂相思不话。

    聂相思垂垂眼,伸手拉住战廷深的衣角,深呼吸道,“三叔……”

    “你可以放心了。”战廷深冷不丁打断聂相思的话。

    “……”聂相思懵,抬眼迷惑看着他。

    战廷深眯眼,声线森寒,“你的好堂哥跟你心有灵犀,都觉得明西城绑了你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我不应该题大作的计较,此事就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所以,他偷偷将明西城带回了榕城!”

    聂相思瞠目,“我哥把明西城带回榕城了?”

    战廷深冷笑。

    聂相思见状,心尖止不住一凉,抓着战廷深衣角的手指捏紧了,“三叔,你误会了,我没有觉得你题大作。我知道你是紧张我担心我,所以才震怒。”

    “你都知道吗?”战廷深凉淡看着聂相思。

    “我当然知道。”聂相思朝他靠近,扬起脸着急的望着他,“三叔,你听我解释好么?”

    “明西城跟聂家跟你,关系匪浅。”战廷深。

    聂相思怔。

    战廷深眸色玄冷,锐利盯着聂相思,“你知道明西城将你带去的地方有多危险么?你知道你如今怀着孩子么?你心里有我,有时勤时聿励远么?假若我晚去一步呢?聂相思,你却轻易出让我算了不追究他明西城这样的话!”

    聂相思心房激跳,被他一句接着一句的质问,问得不出一句话。

    “我倒比不上一个明西城!”

    战廷深冷狠抛下这句话,便离开了书房。

    留下的聂相思,才算是彻底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这下是真慌了神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