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379章 男人大度讨女孩子喜欢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岂料聂相思一听,登时从他肩上抬起头,哭肿的双眼边滚泪珠边定定盯着战廷深,“我把明西城杀了!”

    翟司默不设防,猛地咳了声,好险没笑了。

    其余几人也都默默低了头。

    战廷深心下却只是疼,腾出一只手轻拭她眼角的眼泪。

    “啊呜……”

    聂相思现在除了害怕就是害怕,恐惧将她的脑海都填满了。

    “我杀人了,我杀,呜,我杀人了……”聂相思揪紧战廷深的衬衣,哭得那叫一个肝肠寸断。

    战廷深拧紧眉,黑眸漆黑如海,沉甸甸望着聂相思满是泪痕的脸,哑了声音,“明西城没死。”

    不忍心逗她,不忍心看她哭,看她无助,看她害怕……

    “……啊?”

    聂相思愣住,泪珠卡在她两边眼角,欲落不落,盯着战廷深深沉的脸看了好一会儿,才惊愣道。

    战廷深抱紧她,俯低头,高挺的鼻梁抵着她的,漆深如墨的眼潭认真凝着聂相思,“明西城没死,所以,你没有杀人。”

    “啊?”聂相思眼泪滑了下来,又望着战廷深,“啊”了一声。

    战廷深温柔的抚她凌乱的头发,“嗯。”

    “呜唔……”

    聂相思蓦地踮脚,死死勾着战廷深的脖子,大哭,“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战廷深抱起她,亲了两下她的耳朵,看了眼徐长洋几人,阔步折回。

    ……

    战廷深一行人径直离开了村,走时顺便带走了刚卖到村里或是想方设法想离开的女人。

    自然,答应村长的一百万,战廷深允诺的给了。

    至于其他,已不是他能管得了的。

    一路奔波,到天亮才回到了潼市。

    明西城被送去医院治疗。

    战廷深不放心聂相思的身子,也带她去医院检查了一番,得到她除了受到了一定的惊吓,没有其他问题。

    战廷深方带着聂相思离开医院,打算带她回家。

    聂相思担心自己这幅样子回去让容甄嬿和盛秀竹看了悬心,便央求战廷深先带她去酒店,让她收拾一番,再回去。

    于是,战廷深就带她去了酒店。

    楚郁等人,除了翟司默再辛苦下去商场给聂相思买身新衣服外,都各回各家忙各自的去了。

    帝皇大酒店。

    聂相思洗完澡裹着酒店的浴袍从洗浴室出来,战廷深正坐在房间的单人沙发里,双手随意搭在两边沙发把手,深眸沉遂凝着她。

    聂相思轻抿唇,朝他走了过去,坐到他腿上,温顺的靠在他胸前,眼泪又慢慢淌了下来。

    战廷深抬臂搂着她的腰,凝着眉尖看着聂相思长睫上颗颗晶莹的泪珠,将下巴轻搁在她额头处,缓声,“看来以后,真得每时每刻把你带在身边,我才敢放心。”

    聂相思脸在他胸前上下蹭了蹭,哑着嗓子眼瓮声瓮气,“三叔,对不起,我总让你操心。”

    战廷深静静的看着她,黑眸里晕动着包容,温声,“是有些人心眼太多,防不胜防。”

    “我是不是天生就招这些啊?我真是……有点累了。”聂相思委屈极了,。

    “善良的人总是以善意看待这个世界,看待周围的人。所以她们也想象不到,一个恶人,做起恶来,会有多么丧心病狂。”战廷深一只手轻放到聂相思脸上,温柔的触碰。

    聂相思愣了下。

    几秒后,聂相思从战廷深怀里退出,在他腿上微微坐直,眼眶润红看着战廷深,“三叔,你打算怎么对付明西城?”

    战廷深目光倏然转深,沉静盯着聂相思,“你觉得呢?”

    “我……”聂相思轻握住手心,有些不敢看他过于深谙不可测的眼睛,“明西城这次虽然把我骗到那么偏远的地方,但我也险些将他砸死。且现在他还躺在医院里昏迷,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我想,这件事,要不就这么算了吧。”

    “算了?”战廷深眼神和脸色都没有变化。

    聂相思指尖掐着掌心,纤长的睫毛低低垂着,微微点头,“可以么?”

    战廷深停留在聂相思脸上的手,瞬间收了回来。

    两片薄唇凉凉抿着,抱起聂相思,起身走到床边,将她放坐在床上,看着她的双眼亦透着些许冷,“你五哥给你买的衣服就放在床上。先换衣服,我带你回别墅。”

    战廷深完,也不给聂相思话的机会,转身几步走出了卧室。

    聂相思皱眉看着战廷深挺括的背,嘴唇张动了好几次,却什么都没能出口。

    其实。

    她之所以开口替明西城求情,除却时勤时聿和聂家与明家的交情外,还有最重要的一点。

    昨天上午在那个地洞里,她太紧张了,对明西城有防卫过当……

    明西城实则什么逾矩的行为都没有,貌似就是想起身拿点什么东西。

    可他一动,她就慌了。

    拿起手边的石头就把人给砸了。

    她怕……砸得轻了,反而弄巧成拙更激怒明西城。

    所以就……用力砸了。

    她其实也不过是想着把人砸晕了,她好逃出地洞去找某人,跟他会和。

    熟知,下手太重。

    明西城当场就被她给砸晕了,血一个劲儿的飙。

    聂相思吓得半死,愣了半响,才慌里慌张的爬出地洞,打算回那户人家求助。

    可是又不凑巧的,她迷路了。

    又怕碰到村里的其他人,到时再把她抓起来关着……便一直在极致的恐惧和惊慌中躲到了深夜被某人找到。

    那段时间,聂相思简直像过了几十年那么长。

    其后。

    聂相思想着,明西城都被她砸得血流如注,又过了这么长时间,估计也没救了。

    所以她才以为自己把明西城给杀了……

    聂相思轻轻闭了闭眼,长长吐气。

    ……

    与聂相思一样,战廷深同样两夜未归。

    战廷深又与容甄嬿和盛秀竹,聂相思和他在一起,所以容甄嬿和盛秀竹并不知道聂相思被明西城“骗”走的事。

    不仅如此,就连时勤时聿都以为聂相思抛下他们,跟他们的亲爸出去“快活”去了,这两天就光郁闷了。

    励远大约知道些,但战廷深跟他叮嘱过,不能告诉时勤时聿他们,励远便没。

    作为唯一知情人,励远这两天也过得相当辛苦和担心。

    在这样的前提下,战廷深带聂相思回到别墅,容甄嬿和盛秀竹反而笑眯眯的打趣了几句聂相思和战廷深。

    两天没休息好,回到别墅不一会儿,聂相思就回卧室休息去了。

    战廷深等聂聂相思睡着,才出了门。

    战廷深没去公司,而是去了医院。

    战廷深到医院时,不料聂臣燚也在。

    战廷深眯眼看着聂臣燚,眸光有些沉。

    “避免让我家老太太疑心,所以这次过来,我就没去别墅那边,打算看看情况就回榕城。”聂臣燚。

    战廷深盯着聂臣燚,没出声。

    聂臣燚盯了眼病床上,额头被重重缠裹了n圈,昏迷中的明西城,浅声又,“禾欢到榕城与西城碰面的第一次,西城就跟我提过,让我把我这堂妹嫁给他。”

    “你不必跟我这些,我并不想知道其他男人是如何肖想我的妻子!”战廷深寒声道。

    聂臣燚轻扬眉,转眸看着战廷深阴鸷的脸,声音不慌不忙,“那时,禾欢的状态并不好,郁郁寡欢,神情总是恍恍惚惚,而且还怀着你的孩子。我跟西城,禾欢是一定会生下孩子的,你看看她现在这个样子,日后也不见得会好,你确定要我把她嫁给你?”

    战廷深面容冷沉。

    “你猜西城怎么跟我的?他,反正他也不喜欢禾欢,之所以想让我把禾欢嫁给他,无非是想靠聂家的背景,坐上明家当家人的位置。西城的坦诚很叫我不喜欢,不舒服。但同时我也知道,假若他跟我对禾欢一见钟情,我会更加厌恶,反感!”

    聂臣燚扯扯唇,“实话实,禾欢那时候,还真没有让人一见钟情的潜力。”

    战廷深拿一张冷得能冻死人的脸对着聂臣燚。

    “明西城从禾欢最不好看的时候看到她如今青春动人的模样,他对禾欢的心情大概也是在这样潜移默化中发生了改变。虽他一开始并不喜欢禾欢,但在心里,西城是真的已经拿禾欢当他的人,当他未来要娶的女人!”

    聂臣燚浑不在意战廷深的不耐和不悦,继续,“可是谁知道半路杀出个你……”

    “半路?”

    战廷深冷盯着聂臣燚,声线玄寒,“思思五岁就跟我在一起。这样算,到底谁才是半路杀出来的?”

    “妹夫何必这么斤斤计较。男人大度一些比较讨女孩子喜欢。”聂臣燚摇摇头。

    “你觉得我需要其他女孩子的喜欢?”

    战廷深阴凉看着聂臣燚,“你与我了这么多,倒不如干脆点,直接把你的目的了吧!”

    “这件事好像到现在,西城才是最惨的那个。我看,就算了吧。”聂臣燚倒还真直接。

    “呵。”战廷深冷笑出声,“不可能!”

    聂臣燚抿紧唇,看向战廷深,黑眸里侵入些些认真,“如果西城真有心真正伤害禾欢,我第一个不会放过他!”

    “他连掳人的事都做出来了,我可不认为他没有伤害之心!”战廷深无情哼道。

    聂臣燚微皱了眉,转眼看着病床上的明西城,“你和禾欢重逢得太突然,你又将禾欢带走的太突然,不到几个月,你们再有孩子的消息传来得也太过突然,这一波一波的,叫谁心里能舒坦?能平衡?”

    “他明西城心里舒坦不舒坦,平衡不平衡,跟我有关?不舒坦就能随随便便掳人么?思思现在可是有孕在身!他敢做这件事,就该为此付出代价!”战廷深狠声道。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