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375章 还真是多灾多难啊!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聂相思一颗心倏地往上提。

    “相思,我是真的很喜欢你。过去四年,我之所以有那么好的耐心,无非是觉得无论你怎么拒绝,最终你都是我的。可惜,没等你松口嫁给我,战廷深就出现了。”明西城看了眼聂相思惶然的脸,。

    聂相思蜷紧指尖,“我四年前就已经是他的妻子。现在我们有四个孩子,彼此恩爱,我们很幸福。明西城,我记得你过,你看到我如今的生活,是抱着祝福的心态。”

    “这么假的话你也信?”明西城挑唇哂笑。

    “……”聂相思慌乱眨动了眼睫,盯着明西城,“明西城,这辈子除了他,我不会喜欢别人。如果你真的喜欢我,请不要做让我憎恶的事!”

    明西城缓缓眯紧眼,却是不再话。

    聂相思看着沉默下来的明西城,心下翻涌不安。

    ……

    战廷深接到张政电话时,正在一个饭局上。

    听到张政聂相思以及时勤时聿叫明西城带走,战廷深甚至都来不及与饭局上的众人打声招呼,便匆忙起身离开了。

    战廷深即刻联系楚郁,让他朝明西城在潼市的行踪。

    并根据张政提供的明西城的车牌号亲自打电话去交通局要求监控这辆车的踪迹。

    然而,最终得到的结果是,这辆车停在了市区某街道,不过是个空车。

    楚郁方面亦是很快传来消息,告诉战廷深,明西城三天前就来了潼市,这三天都住在帝皇酒店。

    不过他刚致电帝皇酒店,让大堂经理亲自去明西城入住的总统套房看了,明西城并未在酒店里。

    线索似乎就这么断了!

    战廷深铁青着脸,将车猛地停靠在路边,拿起手机拨出聂臣燚的号码。

    “我刚要给你打电话。你那边是不是……”

    “少废话!告诉我明西城的号码!”战廷深沉吼。

    “……果然出事了。”聂臣燚的声音也沉了分。

    “!”战廷深抓紧方向盘。

    聂臣燚似提了口气,“我现在告诉你明西城的联系方式也没用。因为我刚分别给明西城和禾欢打过电话,都是不在服务区,无法联系到他们。你若想通过明西城的手机追踪定位他的位置,恐怕行不通!”

    在聂臣燚这里得不到有用的消息。

    战廷深便没有跟聂臣燚废话,挂了电话,立刻拨出楚郁的号码,让他调查潼市附近那些地方没有信号覆盖。

    结束通话。

    战廷深双手抓着方向盘,将额头低垂到方向盘上,深刻坚毅的侧脸绷沉到有些狰狞,耳朵下的脖子,青筋都用力突了出来。

    “明、西、城!!”

    ……

    聂相思见明西城一路驶出了市区,往山上去了,一颗心更是高悬着。

    “明西城,你要带我去哪儿?”聂相思防备的看着他。

    “别急,到了你就知道了。”明西城。

    聂相思垂眼想了想,忽地睁大眼,看向明西城,“……你现在要带我去的地方,时勤时聿根本不在那儿对么?”

    明西城开车驶出市区,起码就有三四个时了。

    而明西城是下午才去纯钇接走的时勤时聿。

    他若是将时勤时聿也带到这么远的地方,一来一回数个时,根本不可能!

    明西城笑了下,“以你的聪明不至于现在才想明白。相思,看来你是真的慌了,被我吓的!”

    “明西城,你该知道你这么做对你没有半点好处,我不会因此而喜欢你,甚至会因为你的行为而厌恶你。他要是知道,也不会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再有,你在做这些的时候,想过明家的处境么?”聂相思气头上,盯着明西城的目光陡然犀利尖锐。

    “这是我个人的事,与明家无关!”明西城道。

    “连我一个女人都明白的道理,你明西城何必自欺欺人!你虽然只是明家的二少爷,但你终究是明家人。无论如何你都摆脱不了这个标签!你想摘清这个身份,可能么?”

    聂相思深吸口气,继续道,“明西城,你现在送我返回,我就当这件事从没发生过。到此为止吧好么?“

    实话。

    聂相思以前是真的没想到,以明西城对她那几分虚无缥缈的喜欢,会让他做出这样不顾一切的事来。

    现下。

    聂相思许是相信了明西城对她是真的喜欢。

    可这样的喜欢,让聂相思恐惧!

    更让聂相思觉得明西城偏执得可怕!

    “相思,你不用再劝我!我是不会开车将你送回去!我们干脆就住进山里,永远不出来好了。管他什么战家,什么明家,从此以后通通跟我明西城无关!”

    “你想住进山里,你自己住!”聂相思捏紧拳头,愤懑道!

    明西城听到聂相思恼怒的话,反是对聂相思笑了笑,那模样倒印出许多宠溺来,“我偏要跟你一起。”

    “明西城……”

    “相思,这个时候,时勤时聿应该已经被平安送回战家了。”明西城转过头,看着被近光灯照亮的前路,。

    聂相思眼眸突然滚热,深吸气去摸手机。

    可还没摸到手机,她突然想到,手机根本没有信号,她想联系别墅那边,确认时勤时聿是否安全都没办法。

    聂相思靠在椅背上,秀眉拧得死死的,眼眶温热,“明西城,你的喜欢让人害怕你知道么?”

    明西城怔了下,从后视镜看聂相思。

    聂相思却转头,用后脑勺对着后视镜。

    看着车外的山路,聂相思想,如果她现在没有怀孕,她索性便跳车了!

    明西城望着聂相思的后脑勺,双眼,渐渐被一层黯然覆盖。

    ……

    车子又开了两个多时,最后再淌过一条崎岖的山路,终于在一处农家前停了下来。

    农家院子里亮着一只昏黄的灯,大黄狗站在院子的石坝上冲车里娃汪汪大叫。

    明西城解开安全带,看了眼那只体型庞大的狗,对聂相思,“别害怕,它只是虚张声势,不敢咬人。”

    聂相思蹙眉,双眼无温盯着明西城。

    明西城是榕城人。

    可为了掳她,竟然连这么偏僻的地方都找到了。

    并且看样子,他应该提前来探过路,否则他怎么知道这只大黄狗不咬人?

    “委屈你先在这里住一段时间。这家人在山顶,与其他农户隔着一段距离,平时鲜少人来。而且我已经跟这家人提前了,除了一日三餐准时送来外,不能来打扰你我。”明西城。

    聂相思看着明西城。

    心里的“红莲业火”止不住的往上攀涌!

    明西城大概是觉得聂相思还不够怒,继续往这火可劲的“添油加醋”,“另外,乖乖待在这里,不要想着逃跑。我调查过,这条村子是出了名的穷,村里的男人大多都是单身汉,靠从拐卖妇女的人贩子手里花钱买媳妇。你长得这样好看,未免出来到处走动被人看见起歹心,抓了你关进黑屋,你逃都逃不出来……”

    “你不用吓唬我!”聂相思咬牙道。

    明西城皱眉,认认真真看着聂相思,“相思,你听着,我没跟你开玩笑,是真的!这个村子,很危险!”

    “……”聂相思脸都绿了。

    他将她骗来就骗来吧,竟然还把她带到这么危险的地方,他明西城脑子确定没毛病么?

    望着聂相思惨绿惨绿的脸,明西城猜到聂相思现在心里不知道怎么编排他,便笑,“没办法,战廷深在潼市势力庞大,我要是随随便便带你去个地方,很快就能被他找到。而且,我担心你想方设法的逃跑,我又不舍得绑着你,所以只好带你来这种地方了。”

    “明西城,你知道我现在最想做的一件事是什么吗?”聂相思暗咬着后牙槽,目光凌冷如箭盯着明西城道。

    明西城面上带着笑,望着聂相思看了会儿,,“怎么办,我不想知道。”

    “我想把你扔出去喂那只大黄狗!”聂相思还是道。

    “噗……”明西城靠在椅背上,竟是笑得畅快。

    聂相思瞪着明西城,眼角涨红,心肝脾肺肾都隐隐疼了起来!

    ……

    这家院子,是凹形的。

    正对院子的是堂屋,左右是卧房。

    那户人家住左边的房间,明西城和聂相思则住在后边。

    明西城估计是真打算在这山上长住。

    聂相思坐在屋子里的矮凳上,看着明西城前前后后进出房间去车里搬东西都跑了好几趟。

    且东西之多,搬到房间里都堆成山了。

    最后明西城出去一趟回来,手里提着一桶热水和一只大木盆。

    聂相思看着他。

    “我想你应该想要洗个澡再休息。”明西城把水倒进木盆里,又去提了一桶冷水进来,放到木盆边,就出去了。

    聂相思闭眼,抚着肚子深呼吸。

    一遍一遍告诉自己,在这个时候,千万要冷静,千万要冷静!

    十多秒后,聂相思睁开眼,起身去关了房门,栓上。

    但她并没有洗澡,只是就那捅水洗了个脸,泡了个脚,便拿出手机,在房间各处转悠,找信号。

    聂相思几乎将房间每个角落都拿着手机扫了遍。

    然而。

    奇迹并没有发生。

    聂相思泄气,挫败的坐到床上,黯然低头看着自己微微隆起的肚子,苦笑,“聂相思啊聂相思,你这半辈子,还真是多灾多难啊!“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