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374章 我的目标是你,只是你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我听时勤时聿叫他明叔叔。且时勤时聿跟这位明先生很亲密,时勤时聿见到他就抱住了他。我想能让孩子们这样亲近的人,应该是家里人。”

    明叔叔?

    是明西城!

    “聂妈妈,我本来是想给您家里打电话的,可时勤时聿和那位明先生都由他们给你打。时勤时聿表现得很积极,我想这位明先生对他们而言,必定不一般。所以才放心让时勤时聿跟明先生离开了。”

    老师见聂相思听到是明西城将时勤时聿接走,非但没有松口气,反而愈是紧张,心下也跟着忐忑,不安的看着聂相思解释。

    明西城突然接走时勤时聿,对他的目的,聂相思完全没有把握。

    心头焦急难安,聂相思实在没心情反过来还去宽慰这位老师。

    她紧忙走回车里,拿出手机去翻明西城的号码,翻着翻着。

    聂相思忽然想到,她换手机后,根本就没存明西城的号码。

    聂相思懊恼的咬唇,找出聂臣燚的号码拨了出去。

    聂臣燚那边很快接听,聂相思也等不及他开口,,“哥,你有明西城的号码吧?你快把他的手机号发给我,很急。”

    “好。”

    聂臣燚稍稍沉默,应道。

    随即,挂断电话。

    很快,聂臣燚将明西城的号码通过短信发了过来。

    聂相思便立刻拨了过去。

    手机拨通了。

    但很久明西城都没接!

    聂相思捏紧手机,耐着性子等。

    直到接通铃声快要自动停止,明西城才接起了电话。

    “明西城……”

    “相思?”

    明西城的口气听上去还挺意外的。

    聂相思闭眼,忍着,“明西城,你什么意思?”

    “啧啧啧。听听这压抑着怒火的声音。”明西城低笑,“相思,难得你主动给我打一次电话,跟我话,就不能温柔些么?你这样,真是伤人!”

    “明西城,我没心思跟你扯这些!我问你,时勤时聿是不是你接走的?”聂相思愠怒道。

    明西城沉默了几秒,保持着低笑,“相思,你这么紧张干什么?就算是我接走了时勤时聿,我难不成还会伤害他们么?你别忘了,时勤时聿也是我看着长到现在的。”

    “就算是?”聂相思拧紧眉,“难道不是你接走的时勤时聿?”

    “是我啊。”明西城这样。

    “……”聂相思绷紧了脸,还是将怒火压制着,“明西城,你们现在哪儿,我过去找你们!”

    “别别别。”

    明西城啷当的笑,“相思,你现在情绪貌似很激动,我觉得你现在还是不要来找我们了。不如你先平复下心情,我带时勤时聿玩会儿,再联系你,告诉你我们在何处?”

    “我现在很冷静,不需要平复心情!你只管告诉我你们在哪儿?!”

    聂相思道。

    “你确定你现在很冷静?”明西城明显故意吊着聂相思。

    聂相思现在真是恨不得往明西城嘴里塞一盆翔!

    闭了闭眼,聂相思努力缓和了下口吻,,“我很冷静。”

    “呵。我们在食戟吃东西。”

    “我马上过来!”

    明西城刚完,聂相思立刻道。

    挂了电话,聂相思便上车,让张政开车去接上了励远,随即直奔食戟去。

    路上,张政问聂相思,“姐,这件事要通知先生么?”

    聂相思皱眉沉思。

    如果这件事告诉那人,那人恐怕会动怒。

    到时候见到明西城,若是动了手可怎么办?

    主要是。

    她现在不确定明西城的意图。

    他要是只是接时勤时聿玩玩,吃个晚餐,那她现在过去接走时勤时聿便可。

    但要是那人去,事情绝不可能就这么算了。

    虽然那人不怕得罪人,也不怕与人为敌。

    可要是因此事让战家和榕城的明家结了怨,而明家又与聂家关系交好,不好收场就算了。

    到时候她哥夹在中间,怕也是为难。

    如是想着。

    聂相思目光轻闪,看着张政,“暂时别让他知道吧。兴许,我们现在过去就能接走时勤时聿了。”

    听到聂相思这样,张政虽有犹豫,但也听了聂相思的话。

    ……

    车子抵达食戟。

    聂相思刚下车,就听一侧传来一道汽车的喇叭声。

    聂相思步伐微顿,偏头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当看到从驾驶座车窗探出头脸上挂着轻浮薄笑盯着她这边的明西城时,聂相思一张脸刷地黑了。

    抿紧唇快步走了过去,什么都没,伸手就去拉后车座的车门。

    车门打开,聂相思却并未在里面看到时勤时聿。

    聂相思双眸紧凝,冷盯向从驾驶座回头看着她的明西城,“时勤时聿呢?”

    “上车!”

    明西城。

    “明西城……”

    “相思,你别这么紧张,听我把话完嘛。”明西城摇摇头,仿佛在责怪聂相思没有耐心。

    聂相思现在很想撕了他的脸!

    “时勤时聿现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你上车,我带你去找他们!”明西城软软看着聂相思。

    “明西城,你到底想做什么?”聂相思沉着脸。

    明西城啧了下,眯起桃花眼嗔怪的睨聂相思,“我能干什么?我只是想带你去找时勤时聿。”

    “你刚才你跟时勤时聿在食戟吃东西,现在我到食戟了,你又时勤时聿被你放在另一个地方。假若我跟你到了那里,你会不会又跟我,时勤时聿又去了别处?明西城……”

    “相思,我觉得人与人之间还是要有点基本的信任的!你呢?”明西城笑着慢迢迢打断聂相思的话。

    聂相思捏紧手心,隐忍的看着明西城。

    明西城抬起下巴指了指副驾座的位置,语气无奈,“快上车吧,嗯?”

    “明西城……”

    “相思!”

    明西城叹气,“那个地方,只有时勤时聿两个家伙在,我跟他们了,出来办点事很快就回去了。若是我迟迟不回去,两个家伙要是因为担心我擅自离开去找我了怎么办?所以别话了,快上车吧,好么?”

    聂相思握了握掌心,眼角涌出一寸红,“我先跟张叔一声,让他先送励远回去。”

    “去吧。”明西城点头。

    聂相思便回到车前,看着张政道,“张叔,你先带励远回别墅,我去接时勤时聿。”

    “姐……”张政不放心的拧着眉。

    “我上车后,马上给先生打电话。”聂相思郑重道。

    “……好!”

    聂相思往后看了眼担心盯着她的励远,咬咬牙,走到明西城车侧,拉开副驾座坐了进去。

    而聂相思坐进车里的一刻,张政立刻拨通了战廷深的号码。

    ……

    车里。

    聂相思从侧盯着明西城悠闲放松的侧脸,“明西城,你把时勤时聿放在什么地方了?”

    “我入住的酒店。”明西城这下倒没隐瞒聂相思,坦率。

    酒店?

    聂相思放在腿上的双手微微蜷缩,“你不是跟我哥一同回榕城了么?”

    明西城转头看了眼聂相思,用老朋友聊天的自如口吻,“你哥得对,榕城到潼市的确方便,航班不过一个半时就到了。”

    所以,他是回了榕城以后,又过来了!

    聂相思转开视线,看着车前,视线里却什么都没有,心绪不宁,“我记得你以前很忙,怎么,现在不忙了?“

    “忙里偷闲而已。”明西城。

    聂相思抿抿唇,又转眼看向明西城,“……明西城,你别跟我卖关子了,你实话吧,你想怎么样?”

    明西城笑了笑,却不话。

    聂相思固执的盯着他,“时勤时聿都很信任你,喜欢你。我相信你也一样,很喜欢时勤时聿。所以,无论如何,你都不会伤害他们的,对么?”

    明西城点点头,“那是当然。”

    聂相思轻松了口气,“谢谢。”

    听到聂相思这般,明西城眼底闪过轻讶,微眯眼从后视镜看聂相思,“你谢我?”

    聂相思看了他一眼,在椅座上坐正,双眼又看着前方,“是,我谢谢你。谢谢你跟我你不会伤害时勤时聿,谢谢你,没有让时勤时聿错信你,谢谢你,曾带给时勤时聿的温暖回忆。”

    明西城轻挑上扬的薄唇到底一点点沉了下来,从后视镜深盯着聂相思看了几秒,错开视线看着前方的路,出口的声线亦沉暗了些许,“相思,到底你对我并不信任!你不相信我不会伤害时勤时聿。因此故意这些话让我对时勤时聿心生怜惜。”

    “你错了。我这些,仅仅只是我心里所想。”聂相思坦然看着他。

    但内心深处。

    聂相思的私心,的确是明西城所的那样。

    只不过此刻面对明西城,她万不能承认!

    对于私自带走时勤时聿的明西城,聂相思实在做不到信任。

    身为母亲。

    她必须想方设法不让自己的孩子受到伤害。

    转眼看着聂相思,明西城眼底掠过沉思。

    倒是分辨不清聂相思此时的话的真假!

    眯紧眼,明西城错开视线,道,“不管你心里是不是这样想的。相思,我明西城虽不是正人君子,但自认为还算言出必行重诺的人。所以,我跟你不会伤害时勤时聿,就不会伤害他们!这一点,你完全不用怀疑!”

    聂相思抿唇,没话。

    隔了会儿。

    明西城忽然又开了口,面上的神情讳莫如深,“相思,我的目标从头到尾,都是你,只是你!”

    聂相思一颗心倏地往上提。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